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潘绥铭:跨学科主张的陷阱与前景

——​――基于预防艾滋病领域的实践

更新时间:2015-04-13 10:37:28
作者: 潘绥铭 (进入专栏)  

  

跨学科主张的陷阱与前景

――基于预防艾滋病领域的实践


黄盈盈 潘绥铭[①]


摘要

  

   目前文献对于跨学科的主张,基本上把可能性作为必然性来论述,缺乏反思。为警惕跨学科的主张沦为陷阱,本文基于预防艾滋病领域中跨学科实验的经验与教训,首先分析了不同学科世界观与方法论的冲突为跨学科带来的挑战;进而提出实现跨学科的三个必要条件:各个学科内部的多元平等、自甘边缘的异端分子与他们的开放性。充分条件是创建世界观、思维逻辑和价值取向三方面的新的元命题。发展条件则是创立新的方法论。

  

   关键词:跨学科; 学科世界观; 学科方法论  

  

   Advocating for Interdisciplinary: Traps and Possibilities

  

   Current Chinese discourses of disciplinary approach bases

   assumption on its ‘possibilities’ as taken for granted, while lack of reflections.

   To avoid turning ‘disciplinary approach’ into a trap, this paper critically analyzes

   the challenges base on the conflicts between different disciplines of their epistemology

   and methodology,

   and follows by discussing on the conditions of its possibilities. Three

   necessary conditions include: diversity and equality within each discipline, the

   spaces for the heretics and the openness of the discipline. The sufficient

   conditions include: creating new statements on epistemology, the

   logics of thinking and values. Creating new methodology is an important developmental

   condition. The paper takes interdisciplinary efforts in HIV field as a practical

   example and examines its achievements and challenges in Chinese contexts.      

  

   Key word: Interdisciplinary, Epistemology, Methodology

  

  

  

  

  

   一.问题与背景

  

   自从20世纪60年代以来, 跨学科作为一个专门的研究对象在欧美得到发展[②],形成了跨学科学(interdiciplinology);并在80年代初被介绍到中国[③],在90年代中开始成为学术热议。其近义词有超学科(transdisciplinary)、多学科(multidisciplinary)、交叉学科(crossdisciplinary)等等。还有一些提法也包括这个意思,例如学科整合、后学科、去学科化等等。最近几年,跨学科在中国受到越来越多的提倡,在各个具体领域中的应用也日渐增多[④],逐步成为一个优势的学术话语[⑤]。

  

   (一)问题及其新意

   笔者在前人的肩膀上去深化这样的讨论:跨学科何以可能?在反思的基础上警惕“跨学科主张”成为陷阱;提出“跨学科主张”实现的条件与前景。

   本文与现有文献的主要区别在于两点。

   首先,本文所要分析的并不是跨学科研究本身,而是“跨学科的主张”,是这种被作为学术发展方向提出来的口号,暂不论及该主张内部的细致差异。

   其次,目前中国的跨学科研究,究竟是一种实然(现存的)、必然(来临的)、或然(可能的),还仅仅是一种应然(必要的)?综观文献,实际完成的跨学科研究的成果很少,尚不足以作为一种客观存在来进行分析和总结;大多数文献都是对于跨学科的提倡以及对其必要性的论证,几乎都是从“必然性”的假设出发。不多的文献虽然也论述了跨学科的可能性,但是基本上也都是从“有可能”这个假设出发的。只有一位作者质疑了这个假设,可惜篇幅太短,意犹未尽(冯钢,2007)。

   本文首先分析跨学科主张为什么很可能成为一个陷阱,然后再探讨如何才能使之成为可能。

  

   (二)文献简析

   许多文献都是基于两个未经检验的假设:一是现实的需求或者学科的发展必然产生跨学科研究;二是跨学科研究必然产生更大效益。它们在逻辑上有缺陷,带有“因必然而必然”的色彩。本文不拟讨论之。

   跨学科这个主张是中国人自觉引入中国的;因此笔者不试图去研究它在国际上的原生态,也不涉及国内外的差异,而是努力分析这个主张在中国的现实状态。因此暂不引述国际文献。[⑥]

   跨学科的界定

   文献中的通常定义是:跨学科是一种新的研究形式,旨在将不同的知识整合成一个比较全面的知识形式, 其特征是较强的公共观点导向和较强的解决问题的能力(蒋逸民,2009)。

   有学者区分了两类跨学科研究。其一是在现存的学科群内部进行的跨学科研究, 即近缘的;其二是在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两大知识板块之间进行的跨学科研究, 即远缘的(续琨、常东旭,2009)。交叉科学则往往是所有跨学科的统称。

   有的文献则从产生的效果来进行界定:一是同时运用两门或多门已经成熟的知识解决一个特殊问题的跨学科研究;二是导致新理论知识的跨学科研究(巴姆,1994)。[⑦]

   但是,有关跨学科之定义的大量论文并没有出现什么分歧。因此与其说是讨论,不如说是引介。

   跨学科的分类

   第一类讨论集中于“问题导向”,综述了跨学科的外在条件与内在条件。前者主要指所要解决的问题的特点、报偿、资源和机构背景;后者主要指参与者的特点、领导、技能、项目组织和小组内交流等(郑海燕,1994)。

   另一类讨论则强调“理论导向”的重要性;指出在跨学科合作之初,学科间的理论联系是前提,课题的设计要顾及不同学科的理论认识(帕尔特尔,1983)。

   还有一类文献集中讨论近邻跨学科研究而且强调三点。首先,提倡各个学科应该认识到自己学科的局限性与弱势,从而建立一种“消极平等”,即“普遍弱势”意义上的平等。其次, 参照现实社会反思各个学科自身的内在逻辑的封闭式弱点,以便在各个学科之间建立一种“弱者间的相互尊重和相互宽容”。第三,,必须充分认识到理论的变化性质。(冯钢,2007)

   研究方法与培训、应用

   在以跨学科方法为主题词的文献中[⑧],直接地、全面地论述跨学科研究方法的高质量论文尚不多见。

   关于跨学科的建设、管理与人才培养的论文不少。还有文献专门论及人文社会科学在某个具体的其他学科中的作用。但是它们其实都是本文所讨论的问题的逻辑结果,因此本文暂且从略。

   文献的小结

   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现有的文献中也存在着两种倾向,一种是单纯的提倡与号召;另一种则是囿于技术层次。少数论文涉及到较深的学理(例如顾海良,2010),但是分析的深度仍显不足。

  

   (三)学理讨论的实践基础

   近年来,跨学科最为热点与前沿的话题之一是社会科学与公共卫生的结合,尤其是在艾滋病的研究与防治领域之中最为典型(Auerbach,2011)。在中国,这种结合于2000年前后初见倪端(郇建立,2011)。艾滋病作为社会问题的性质比其他疾病更加凸显,加上国际项目的推动与草根组织的兴起,使得艾滋病可以被作为一个很好的例子,来讨论社会科学与公共卫生的结合(翁乃群,2003;潘绥铭、黄盈盈、李楯,2006),藉此延伸开来分析、反思在中国现时情境下的跨学科问题。

   笔者对于“跨学科”的兴趣,更直观地来源于自己的实践与感悟。笔者自90年代开始就作为社会学研究者积极参与国内外关于艾滋病的研究与讨论,并实际参与公共卫生部门开展的疾病防治工作,以直接参与者的身份见证了中国艾滋病领域中的跨学科实践。笔者为其进展而欢欣,但也深感其局限性、困难与挑战。

   为了解疑与探索,笔者从2007年开始与北卡大学社会医学系合作,专门探讨如何“促进社会科学在中国艾滋病领域的研究”,以七个小型研究项目为推动力,进行了社会科学家与公共卫生学者就具体问题开展具体的合作研究。

   成功的经验主要在四个方面:多学科的世界观与方法论开始撞出了火花;“人”的概念得以拓展;得以推进“人的主体性”的意识;出现了发展数据收集方法的可能性。

   但是主要的教训也同样具有普遍意义。首先,研究成果基本上仅仅是其中一方所研究的问题,“跨”到了另一方的传统领域之中,但是世界观和方法论却依然是原学科的。其次,“先有人的合作,再有学科的合作”的实施路径的结果,基本上仍然属于不同学科的成果的罗列,理想中的那种整合与超越仍然不可预见。

   基于这样的实践,我们不得不从根本上来反思跨学科这一主张,因此才有了本文。但是由于篇幅所限,具体情况一律割爱。

  

二.跨学科主张何以可能成为陷阱?(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6635.html
文章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3年27卷5期136-143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