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月军:从边缘到中心——论红卫兵的政治社会化

更新时间:2015-04-11 21:28:42
作者: 李月军  
本该处于社会政治边缘的红卫兵,却被推到社会政治运动的中心,这种社会角色的倒置,导致了红卫兵在文化和角色上的双重错位。

   政治社会化形成的红卫兵政治文化只是当时社会政治之树结出的一枚畸形异果。其强烈的反社会、反文化色彩决定了它必定是短命的。它试图以极端的反叛形式来表达与敌对阶级的分野,但敌人是主观制造的;它疯狂地从物质层面上冲击传统文化(破四旧),但“越是激烈地拒绝一切旧事物,就越是依赖过去” [11](P71)。它把仇恨情节看作冲决罗网的动力,但仇恨却是真正自由民主的天敌;它宣称自己的理想是要解放全人类,却把自己的狂想作为裁决一切的普遍真理;它认为自己的反叛是正义的,但结果却是背叛了正义;它以集体主义始,却以无政府主义终。于是,被称为“初升太阳”的红卫兵们,刚刚升起就为自己的光芒灼伤。

  

   [参考文献]

    [1]理查德•弗拉克斯.青年与社会变迁[M]. 北京:北京日报出版社,1989.

    [2]王卓君.文化视野中的政治系统——政治文化研究引论[M].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1997.

    [3]罗点点.红色家族档——罗瑞卿女儿的点点记忆[M].海口 :南海出版公司,1999.

    [4]陈凯歌.少年凯歌[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

    [5]高奇.新中国教育历程[M].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1996.

    [6]苏渭昌,雷克嘯.中国教育制度通史:第8卷[M].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2000.

    [7]毛泽东思想万岁[Z].(“文革”宣传品,无出版单位)1967.

    [8]阿妮达•陈.毛主席的孩子们——红卫兵一代的成长与经历[M].天津:渤海湾出版公司, 1988.

    [9]徐友渔.形形色色的造反——红卫兵精神素质的形成及演变[M].香港: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1999.

    [10]人民日报[N]. 1958-09-20.

    [11]保罗•康纳顿.社会如何记忆[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

    [12]莫里斯•哈布瓦赫.论集体记忆[M].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2.

    [13]毛泽东同志论教育工作[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58.

    [14]乔·萨托利.民主新论[M].北京:东方出版社,1998.

     [15]卜大华.一个红卫兵发起者的自述[J].中国青年,1986,(10).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aoziyu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6597.html
文章来源:《湖北行政学院学报》2004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