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吕嘉健:同呼吸共命运与任性的对抗

更新时间:2015-04-08 20:30:50
作者: 吕嘉健 (进入专栏)  
在这种场合,团体评价和团体责任就消失了;另一方面,集体的谴责再也没有力量、也没有权力去替代自我自己的定向。”(【德】埃利希·诺伊曼《深度心理学与新道德》,P58,东方出版社,1998-9)

  

   道德责任永远是个体的,而如果互相归因指责,则可见出整个社会的道德责任已经瓦解。道德只可以自律,而无法他律,他律盛行,只会造成任性对抗,任何人都可以充当道德审判官,而把自己撤出道德律的界线外。互相指责就像是不成熟的小孩推卸责任,想逃避到事不关己的豁免境地一样。但呼吁重建道德却是无效而虚伪的,“情况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使我们不可能制定出任何道德行为的理论法则。”(《深度心理学与新道德》,P16)——在困局和危机之下,道德只会恶化。

  

   举一个类似的例子:希腊人民由于过度消费福利型、享受性的现代生活方式,以致严重丧失了经济活力和工作责任心,造成政府巨大的财政债务、经济崩溃,以致受到欧盟制裁,不得不向欧盟借下巨大债务度日,在此形势下持续5年而未能解决难题后,偏偏今年大选中选出一个极左倾向的政府上台,而拒绝一个严厉限制全民刻苦生活、撙节勤奋的右派政府。人民更愿意支持一个顺从恶性民意的党派去继续过度消耗不负责任的政治。前月一个更加恶劣的消息竟然是:希腊国防部长Panos

   Kammenos表示,“如果欧盟停止对希腊的救助,希腊将向包括叙利亚圣战组织在内的移民发放出入欧盟申根区所需的文件,用移民浪潮打击欧盟。”“如果欧盟置我们于危机之中,我们就会用移民冲垮欧盟。一旦希腊3月份财政崩溃,希腊就把出国通行文件交给非法入境移民。倘若在上百万的经济移民大潮中,还有伊斯兰恐怖主义者,那么柏林的情况就会更加糟糕了。”——以完全没有道德和罪恶责任的威胁来玩弄政治,以谋求卑劣自私的目的,这是何其荒诞和无赖的政治现实!它充分地说明了:一个集体是没有道德的,恶性道德从来只是作为一个他律归因,作为无法解决难题的责任出路,就是转嫁危机给他者以自保。

  

   缺少罪恶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特点。当集体遭受困境的时候,责任冲突演化成找替罪羊,人的卑劣本性会肆无忌惮地发泄出来。在雾霾严重蔓延的时候,让谁去放弃自己的利益和权利?在集体内部,只会生成互相推诿和任性对抗的状况,宁愿大家一起同归于尽。

  

   总之,同呼吸共命运只是一种境遇共处,在经济意识充分发酵的社会,通过讲道德来治理问题已经完全不可能,甚至连罪恶感也不会产生,而必须由一个个的个体自发生成责任意志,逐渐发展成为集体的共识,包括改变过度任性的生活方式,也包括人人行动起来自觉爱护我们的社区环境。责任意志不会自动生成,除非制度限制。没有解决法治制度之前而讲道德,只能导致道德愈加恶化。我们需要每个个体对自我负面的承认,解构“自我一切皆正当”的意识,才会看清楚自我的“负面”何在,开始反思何为合乎正当的理性生活,才会在集体中有越来越多的个性主义者生长出健康的新道德。永远不可忘记的是:首先建构有效的法治制度才是良性道德的催化剂。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643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