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曹锦清:论中国研究的方法

更新时间:2015-04-06 22:29:04
作者: 曹锦清 (进入专栏)  
比如说城乡差异有多大、区域差距有多大,农村里面的人均收入的变化如何,等等。这些都是通过客观的研究,可以把这些事实收集上来,供分析之用。但是,我们必须把社会心态列入一个重要的社会事实,我们不能完全用实证主义的方法把人看成物。人就是人,人有主观性。推动人们行为的不只是客观的数据或客观的事实,说基尼系数到了什么程度,然后社会就乱,事实却可能是这两者之间关联度并不高。

   人们对这些事实的主观判断特别重要。但人们的主观判断与经验事实之间是有联系的,比如说“瓮安事件”,这是一个多年积累的问题,地方政府要圈地,要招商引资,要搞工业,要增加GDP,要增加财政收入,当然官员在这个过程中不会忘记自己兜里要多拿一点,就是有腐败。官员看到了经济增长,也看到了老百姓由于工业发展就业比过去好了,老百姓的钱确实比过去多了,房子也盖得比过去好了,他就以为天下太平了,他以为只要把GDP搞上去,把老百姓的收入搞上去,其它的问题就都解决了。这也是我们三十年来的一个很重要的主流想法。但是老百姓收入增加和老百姓对自己生存处境的判断是两码事,他对官员行为的判断、他对矿主们的判断,这些心理在一次大的突发事件中暴露出来了,这种心理积压成为群体的心理,是导致爆发群体性事件的主要原因。人们对贫富高度分化不满意,上层确实太富了,底层民众比过去是富一点,但同时他对暴富者炫耀性地使用财富,张扬财富十分怨恨,这种怨恨平时弥漫着,一个事件群聚起来,就可以把整个县政府砸得稀巴烂,使整个公、检、法瘫痪。所以,在研究社会的过程当中,一定要注意社会心态——人们对自己的生存处境、对周边的环境、对财富、对权力的主观判断,这个主观判断是一个客观事实。这种主观判断是形成群体性事件的一个主要原因,所以单把社会事实看成是可以量化的、可以观察的,这是不够的。

   那么如何去获知研究对象的心态?这确实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这就涉及晚近德国的一个学派,叫文化社会学或历史社会学学派,他们提出一套与实证主义不同的研究方法,他们说人不是物,人具有主观性,人赋予自己行为的动机、意义,在社会学研究领域具有突出的地位。你不是研究人们怎么行为,而是人们为什么这么行为,他赋予自己的行为一个什么意义。这个主观意义怎么能作为研究的对象呢?如何来研究呢?他们有一整套说法,非常复杂。时间关系,这里我不多说。但是中国的老古话里面把这个东西已经说透了,第一个成语叫推己及人,中国人讲推己及人,要将心比心,要设身处地,实际上这也是人与人之间能够沟通的先决条件。但是要推己及人而不推错,完全有可能推错,所以又有成语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推错了。这里有没有一个能够使得人们之间的内在性能够直接地沟通的办法?我觉得这里不存在一个方法,因为只有这两个人的经验、处境相同才能产生“同情”。如果两个人的情或情境、语境完全一样,那两个人的交流也就是多余的了,这叫“此时无声胜有声”,就是心心相映,不要用语言了,这是交流的最高境界,一般人是做不到的。所以理解当中充满着误解,因为有误解,所以人类个体之间充满着冲突,沟通成为一个复杂事件。

   我这里能讲的就是,作为一个研究者,应该增加自己的履历,要和各个阶层的人交朋友、相接触,开阔自己的心量,增加自己的知识。这也是能够进入现场、能够得到不同的人信任的一个前提条件。如果你要入村调查的话,你要对农村有一个预先性的知识。如果连小麦和草都分不清楚,那肯定会被人笑话,人家是不愿意接待你的。你要知道一亩地大概多大,小麦的产量大概多少,一年几熟,它的投入是什么东西,价格波动如何,产出怎么样,价格怎么样,计算这个农户或这一带的农户的一般的收入。考察农户、考察村、考察乡镇,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考察他收入的多寡和来源,以及支出——支出的多寡以及支出的方面。如果

   没有预备性的知识,你是调查不出什么名堂来的。

   社会事实在我这里既是可以被外部观察到的那些事实,也包括我们眼睛一下看不到的,而在人们内心存在着的那些主观性、主体性、态度、动机。社会心态或社会态度的调查,要列入社会研究的一个重要的方面。据费孝通的学生说,费孝通晚年一直讲自我检讨,他说我那么多年的研究,主要关注的是社会生态,而没有去重点关注社会心态。而这个问题,我在中原调查的时候——当然我这里不是说我比他有先见之明,但我确实是把社会心态放在很重要的位置。费孝通的学生传达的费孝通晚年的话,更加深了我的这个判断。其它还有一些具体的调查方法,我这里就不讲了,时间关系,我就到此结束,然后让诸位来批评。  

   此文是先生2008年底在复旦大学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里所做的演讲稿。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jingzh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6376.html
文章来源:《如何研究中国》,第03-17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