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幼棣:后望书8——大调水:用什么维系国家与民族的血脉

更新时间:2015-04-05 10:34:47
作者: 朱幼棣 (进入专栏)  

  

   编者按:作者授权刊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后望书8 大调水:用什么维系国家与民族的血脉

  

   规模空前、耗资空前的南水北调西线工程箭在弦上。

   一本声称调西藏之水能救中国的书正在热销之中。

   旷世工程,水变成油,怎能维系我们民族与国家的血脉?

   那些伤口将永远难以愈合,流淌鲜血。

   现实、想象和理想,科学与伪科学。

   紧锣密鼓的造势与宣传,谁在"忽悠"中央?

  

   一、调水工程:用不上水与用不起水

   跨流域调水可以追溯到2 000多年前。

   古代调水,多数是为了航运的需要,增加河流的水量,另外挖掘运河,沟通各个水系,就像修公路网。

   如公元前360年动工开凿的鸿沟工程,引黄河水东流,注入圃田泽,经过这个湖泊的调节,然后"又为大沟而引甫水(圃田泽)"东到大梁,即现在的开封附近。鸿沟二期工程分为两支,分别把黄河水引入了淮河水系的汴水和沙河,大大增加了这两条河流的流量。"北水南调"、"引黄济淮"的"鸿沟水系",使中原地区成为古代全国交通的核心,这实际上是大运河的雏形,在历史上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黄河流域是我国农耕文明的发源地。有人说黄河文明是一种"落后的文明"。黄河是害河,还是母亲河?这个争论肯定还会继续下去。东汉时期,刘秀定都洛阳,全国政治中心移出关中,洛阳成了大批漕粮的集中地。洛阳修建了有名的阳渠,因势利导,西引洛水为主源,又纳入其他一些河流的水量,运粮的漕船可直抵城下。丝绸之路,在洛阳通过运河,与淮河和东南沿海地区其他运河对接。从汉、唐至宋代,调水,治理河道,在国家政治经济中心从黄土高原腹地的关中,向东部平原地区的过渡和转移中,各大水系运河网起了决定性作用。

   曾7次被黄河水淹没的古都开封,浓缩了古今黄河的变迁史,其中最严重的一次洪水,死亡人数达35万之多,开封成了一座荒城。但不可忘记,开封几度因河而废,因河而兴。北宋时正因为调黄河之水入汴河,航运之利使开封成为人口上百万、富甲天下的国际大都会。至今,我们仍能从《清明上河图》中领略汴京的繁华与舟楫之便。

   当代跨流域、远距离调水,主要是补充流域和区域淡水资源,以满足工农业生产或城市用水。

   在过去几十年中,大规模、跨流域、远距离调水有比较成功的,效益明显的,如引滦(河)济(天)津工程,至少天津增加了一个比较稳定的水源。也有众说纷纭、评价不一的,如上世纪80年代投资10亿元修建的引黄(河)济青(岛)工程--如果考虑到近百万民工、6 000多名解放军参加这一工程建设,还有6.5万亩占地、移民费用等等,工程实际造价大大超过了预算。

   引黄济青工程全长290公里,从黄河边的打渔张引水闸到青岛,穿越小清河、淄河、潍河等数十条大大小小河流,有一座大型水库蓄水,大量隧洞、涵闸、数百座桥梁,沿途有5座泵站逐级提水,引黄济青工程建成后,设有工程管理局和分局。人员多,运行成本和管养费用高。水引到青岛后,价格大大高于当地开源和节水的花费,因此青岛尽量用本地的水源。但有关部门规定青岛即使不用水,一年也要交数千万元"水费",以维持这一工程的运营。据了解,引黄济青工程利用率不到40%,引黄济青工程并未达到原来论证和规划设计的标准。另外,黄河下游频频出现断流,进入上个世纪90年代后,平均每年断流时间在102天左右,断流河段长达400多公里,造成了冬春季节黄河常常无水可引。

   --如果抛开计划经济国家投资不计成本,工程刚动工沿线城市自来水价格就全面上涨、"接轨"等政策性因素,单从经济技术方面分析,引黄济青与海水淡化的成本相差无几,工程算不上"效益显著"。

  

   二、东线:清水与污水

   进入新世纪后,跨流域调水的工程规模越来越大。

   南水北调--即把长江干流或重要支流之水,调到黄河、海河流域,是世界上最大的跨流域调水工程,也是我国跨流域调水的"标志性"工程。现在,南水北调的中线与东线工程已相继动工,西线工程也呼之欲出。

   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南起苏北扬州市附近的江都,至山东黄河边上的东平湖,长663公里。二期工程分两条输水线路,一条是北上穿过黄河至天津的北大港水库,长493公里;另一条输水线向东,进入胶东半岛,至威海的米山水库,与"引黄济青"的渠道相交,长701公里。--如果把东线一期与二期的线路相加,不管是把长江水引到山东半岛还是天津,其长度都大大超过了1 000公里。

   南水北调东线主要是利用京杭大运河及其平行的河道输水。

   就工程本身来说,东线的投资较少。且江苏已有从长江提灌工程,向苏北输水,只要适当扩大规模,向北就可延伸到山东境内。

   我们的祖先几百年以前,就已经修建了沟通钱塘江、长江、淮河和黄河、海河各个水系的大运河。运河主要是为了沟通南北航运。从运河水的流向来说,基本上是以黄河为界,根据自然地形,分别南流与北流。

   古人修建运河,依势而成。在山东与苏北,横贯着一条长达数百公里的断陷沉降带,沿线有众多的湖泊:东平湖、南阳湖、独山湖、微山湖,以及洪泽湖、高邮湖等,其中梁山泊是当年英雄好汉们出没啸聚之地。这一连串湖泊可以调节水量,无须再建水坝蓄水。另外,高邮湖、洪泽湖等在丰水季节,可以直接从这些湖泊调水北上,缩短输水距离。

   南水北调,与航运不同,需要修建多座扬水站,多级提水。根据初步规划,在2008年、2013年、2030年分别完成500立方米/秒、600立方米/秒和800立方米/秒的调水规模。--如此规模的流量,需要大量的电力,逐级提水。

   这仅仅涉及调水的成本与水价,东线工程成败在于治理污染。

   东线从长江取水。长江下游水质尚好,现在主要指标为二类。根据规划,向山东、河北、天津调水后仍要达到三类水质。如果一河污水向北流,净化处理后达不到饮用水标准,则南水北调将没有任何价值。

   这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其实,难度之大,超过了南水北调工程本身。

   东线地处诸水下游,横贯南北。江苏省境内,河流湖泊众多,来水量大。运河上机声帆影,船舶穿梭,运输繁忙。沿岸码头村镇众多,运河水质看起来浑浊,但总体上污染还不太重,主要是一些生活污染,氨、氮等几个指标超标。

   由于运河、洪泽湖等水系涉及河南、安徽等淮河流域的汇水区,淮河是我国污染最严重的河流之一,干流几乎全部是四五类水,水质浓臭得像酱缸--这就不能不危及南水北调。

   每年雨季将临,淮河干流颍河、蚌埠等各河闸陆续放水,污染水团下泄,在下游形成长达数十公里移动的污染带,所到之处,鱼虾绝迹,甚至给洪泽湖带来了灭顶之灾。淮河污水团下泄造成的严重污染事故,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起,多次震惊了全国,在2003年还引起10年治淮成败之争。毫无疑问,淮河流域的污染治理,仍然任重道远,不容乐观。

   幸也是不幸。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山东段处于构造带上,地势低洼,有许多湖泊河道可以利用,作为输水渠道。在这个断裂带的运河沿岸地区,坐落着曲阜、济宁、莱芜、菏泽等城市,人烟稠密。鲁西南众多的河流,泗水、大汶河、赵王河、万福河等,都汇入了南四湖、东平湖和大运河。梁山野性的水泊,微山湖优美的风光,只留在历史的记忆和书本里。在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南四湖47个断面监测,水质全面超标,这些水域均为四类、五类或劣五类,有的河段已经丧失了利用价值,连浇庄稼都不行。

   南水北调东线二期,将跨过黄河,途经河北与天津。而这一地区为海河扇形河网的下游,其水质全部为劣五类。要利用大运河北段,治污不能说无望,但任务之艰巨将超出想象。

   需要对输水线路上的河道湖泊进行治理。需要调整航运线路,拆除清理输水干渠上的一些码头,改造运河上和湖泊里的船只,需要在水面船只上增设生活垃圾污物回收装置。

   不仅仅是河道与湖泊,把眼光放得更远一些,还需要调整产业结构,限制和清理南水北调东线沿岸的造纸、酿造和化工等重污染企业,沿河沿湖的工业企业和生活污水废水,禁止向湖中直排。此外,还要建立数十座城市污染处理厂,对重污染的河道进行截流。微山湖等水产养殖区域和面积要重新规划,清理拆除不合理的水产养殖场。对规模化的畜禽养殖的污水废物治理任务也极为艰巨。

   即使不建设南水北调工程,河流、湖泊和城市的污水也同样需要治理--从这个意义上说,南水北调东线的污染治理仅仅是先走一步。①

   问题是,鲁西南是沿海省份山东经济相对不发达地区,地方财力不足,居民收入水平较低。加快经济发展,改变落后面貌,是人们的普遍愿望。可提高工业与生活污水达标排放的标准,提高工业企业准入的门槛,增加污水处理设施,关闭污染严重的企业,必然会增加生产成本,影响当地的"投资环境"和经济发展。即使国家投资建设城市污水处理厂,如何维持正常运转,也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看一看国家重点治理,规模空前的"三河"、"三湖"工程吧。

   我曾任新华社教科文和政治采访室主任,从事过十多年环境采访报道,获得过首届环境最高奖"地球奖"。多次走过淮河、海河、辽河和滇池、太湖、巢湖,深知这些流域污染治理难度大的深层原因。国务院领导多次到这些流域进行现场办公,决心把清澈的淮河带入新的世纪--言犹在耳,决心大,投入多,而成效不显,这让人感慨不已。

   十多年,甚至是一代人的努力,衰老了多少环境工作者和环保志愿者,国家投入数百亿元,不能说付诸东流,但治污效果有限却是事实。有些水域还多次出现反复,甚至有污染加重之势。淮河、滇池变清的既定目标依然遥远!

   在这种情况下,东线诸多的湖泊与河道,人们对治理后水质能否达到三类标准存有疑虑是很正常的。

   中央领导曾指出,南水北调东线是"先治污,后调水"。

   事实上,调水相关工程闸坝、扬水站等已陆续动工,有的已经完成,而治污步伐远远落后--不是预感,到2008年至2013年,极有可能是扬水站建成了,闸坝建成了,原有的调水计划无法完成。如果北调来的是滚滚污水,到时如何向全国人民交代?是选择延期、追加投入,还是修改原有的计划?--这一切都将大大增加调水的成本。

  

   三、调水沿线,水价如潮上涨

   冬日的下午,我泛舟在丹江口水库。汉水与丹江,在这里汇合。青山如黛,水平似镜,景色优美。

汉水和丹江,是中国古代沟通长江与黄河又一重要水道。特别是当中原战乱、黄河夺淮造成水运交通中断以后,这条水道就显得更为重要。历史上,许多惊心动魄的战事,都在这条大通道上发生。南宋时期,元兵沿汉水南下,荆襄陷落,时局崩溃。李自成退出北京,回到西安,也是沿这条通路败退湖北,最后在九宫山被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625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