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义:沈从文的“凤凰情结”及其小说的文化特质

更新时间:2015-04-02 11:32:08
作者: 杨义 (进入专栏)  
也有凤鸟徽记。沈从文小说中,凤凰 的影子也值得注意:它可是一个族名,如《媚金•豹子•与那羊》中的男子,属于凤凰 族;它也可以是少女的名字,如《贵生》中的金凤,《凤子》中的同名女子。尤其是后 者,使城里来的工程师感到“山寨的女人是热情有毒的”,从她身上看到“一个放光的 灵魂”。

   话题还得回到沈从文的“凤凰情结”。在楚人心目中,似乎凤是高于龙的。前面提到 的长沙楚墓的《人物龙凤帛画》,那只凤就显得趾高气扬,体积也是龙的几倍。沈从文 对此似乎也是灵犀相通。他在20世纪50年代转向研究出土文物和古代服饰之后,曾写过 一本《龙凤艺术》,认为龙凤“在历史发展中似同实异”,龙代表封建权威,凤则日益 亲近人民群众。他从历史传说谈到民间习俗,黄帝鼎湖丹成,乘龙升天,群臣也攀龙髯 升天。萧史吹箫引凤,和弄玉一同跨凤上天,“同是升天神话传说,前者和封建政治结 合,后者却是个动人的爱情故事。”他又用民俗来印证这一点,南方各地小县城,都有 龙王庙,龙王成了封建神权政治的象征,“乱用龙的图案易犯罪,乡村平民女子的鞋带 或围裙上却可以凭你想象绣凤双飞或凤穿牡丹,谁也不敢管。至于赠给情人的手帕和包 兜,为表示爱情幸福,绣凤穿花更加常见。”这是一种混合着文化人类学和文学艺术体 验的“抒情考古学”。沈从文从龙凤艺术的对比研究中,体验到与他前期的小说创作一 脉相承的平民主义思想。

   从以上分析中可以看到,沈从文的“凤凰情结”,包括苗、汉、土家族杂居的湘西情 结,以及荆蛮、三苗相通的楚文化情结。这种情结深刻地影响了他的文学创作的价值取 向、想象天地和审美形态,沉积成他的文学创作的文化特质和文化基因。应该强调的是 ,沈从文对这种文化基因和特质的传承,是开放性的传承,而不是封闭性的传承,传承 中有着非常深刻的内在的现代性的点化。他的根基在于眷恋湘西,他的成功在于走出湘 西。美国金介甫先生曾经从沈从文作品中统计出,他曾经读过契诃夫、屠格涅夫、福楼 拜、莫泊桑,直到王尔德、乔伊斯、詹姆斯等一大批作家的作品。这些作品的综合影响 ,点醒了他作为一个新文学家去表现湘西生活的灵感和才能。也可以说,如果沈从文在 20岁时不走出湘西并融入曾是新文学发祥地的北京,也就不可能有作为文学家的沈从文 。他在《从文小说习作选•代序》中的一段话,很值得深思:“这世界上或有想在沙基 或水面上建造崇楼杰阁的人,那可不是我。我只想造希腊小庙。选山地作基础,用坚硬 石头堆砌它。精致、结实、匀称,形体虽小而不纤巧,是我理想的建筑。这神庙供奉的 是‘人性’。”希腊小庙隐喻着他对外国文学形式的借鉴,但基础还选在生我养我的山 地上,使用的材料还是山地出产的坚硬的石头。这就是说,外来影响也在改变着沈从文 的文学创作的文化特质,使他的文学创作的文化基因成为具有现代性的复合型。但是这 种特质和基因的变异,是再生性的,而不是原生性的。外来影响的作用,主要在于唤醒 和释放出他的文学创作的潜力,并赋予它某种形式,而不是代替他的文学潜力的积累和 发挥,更不是消解他的文学创作的文化特质和文化基因。

   沈从文的杰出在于他能从外国文学的影响中找出一种可能性,并自觉地发挥了他的“ 凤凰情结”的优势,从而创造出一个属于沈从文的、别人无法代替的审美形式和审美世 界。“凤凰情结”将与沈从文的作品永存。这是我要奉献给在凤凰城举行沈从文百年祭的一句话。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6137.html
文章来源:《吉首大学学报:社科版》2002年0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