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义:李白诗的语言创造法则

更新时间:2015-04-02 11:26:19
作者: 杨义 (进入专栏)  
垂杨成了有灵性的主语,它拂动绿水,把作为宾语的“东风年”(东风骀荡的新年)摇曳得非常艳丽风光了。结尾一联的龙庭泛指边塞,即李白《古风》其六“昔别雁门关,今戍龙庭前”的龙庭。它的本意是攀折一枝垂杨(柳)枝条,远寄龙庭边塞的征夫,以表达思念之情的。但是在词性变异中,“春色”竟成了宾语,成了攀着柳条可以折下来的东西。这种宾语的变异,不仅体现了用词的巧妙,而且也注入深挚的情感,因为龙庭边塞缺乏春色,在折柳表达思念的同时,也想给彼人寄上一片春色。

   李白诗中以春作为宾语,而显得落笔不俗之处,还可以举出几例。比如《凤凰曲》:“嬴女(秦穆公之女弄玉)吹玉箫,吟弄天上春。”《江夏送张丞》:“酒倾无限月,客醉几重春。”《侍从宜春苑,奉诏赋龙池柳色初青、听新莺百啭歌》:“东风已绿瀛州草,紫殿红楼觉春好。”最后一例感觉到春光美好的主语竟是紫殿红楼,紫殿红楼也有人一般的感觉,这已经够奇了。岂料它的前面又用色彩词“绿”作为动词,这就开了王安石《泊船瓜洲》中“春风又绿江南岸”的绿字用法的先河。据洪迈《容斋续笔》卷八说,王安石的这个“绿”字,最初是“到”字,又改为“过”字、“入”字、“满”字,改了十几遍,才定为“绿”字,从而使这首诗顿添颜色,充满生机。王安石苦心孤诣追求的东西,李白却能顺手拈来,可见他对词性进行脱俗处理时,颇有一点举重若轻的风范了。李白把“绿”字用得甚妙之处,还有以绿为宾语,以草木的色彩借代草木本身,如《古风》其二十三:“秋露白如玉,团团下庭绿。”不过如此使用“绿”字,在南朝齐人王融的《鼓吹曲•巫山高》中已经用过:“怃然坐相思,秋风下庭绿。”可见词性变异,为古代诗人所常为,只不过李白作得更有才华,更为清逸,比如他的“秋露……下庭绿”比起“秋风下庭绿”,就更为意象鲜丽,精彩纷呈了。

   经过脱俗处理的词语,在相互组接中表现出极大的活性。这种活性使词语作为生命细胞,相互间建立某种生命的联络。联络的形态有种种,起码有三种值得注意,一是比喻非类,二是组合出格,三是体验特异。《秋浦歌》说:“秋浦长似秋,萧条使人愁。”秋浦县有秋浦水,水之长属于空间范畴,秋之长属于时间范畴,它们之间怎能互相比拟?但是两个“秋”字异性而同字,“愁”字又有“从心,秋声”的构定方式,不可能的比喻成为可能,而且有点天然浑成了。比喻既可以非类,组合也不妨出格,因为诗性在脱俗中难免越轨。《寻阳送弟》诗云:“人乘海上月,帆落湖中天。”实际情形也许是月夜湖中,人乘船而来,天、月、帆都倒映在湖水里。出于倒影的幻觉,仿佛天在湖中,船在月上,如此出格一写,给人飘飘然欲仙的感觉。

   既然湖上幻觉可以出格,山行的体验也不妨显得特异。《送友人入蜀》诗云:

   见说蚕丛路,崎岖不易行。山从人面起,云傍马头生。芳树笼秦栈,春流绕蜀城。升沉应已定,不必问君平。

   首联倒也平常,只不过用传说中的远古蜀王蚕从,来作为蜀地的代称。“见说”是唐代习用语“听说”,使用这个词说明李白没有亲自走过由秦入蜀的崎岖山路。但他送别友人的时候,不妨想象蜀道行进的艰难。想象的介入,既可以使他在《蜀道难》中夸张“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又可以使他在此诗中使用特异的体验,把山路的高和陡写得别开生面。本来是人在陡峭的山路上行进,不时逼近悬崖,却写成山似乎在跟人开玩笑,陡然在人面前站起。本来是人骑马走上高峻的峰峦,走入云雾之中,却写成云似乎在跟马捉迷藏,突然在马头旁滋生涌现出来。颔联利用了运动的相对性,不是以人作为主动的一方,而是把主动性赋予山与云,这就在词性变异组合中赋予蜀道的山崖云气以生命的灵性了。颔联写蜀道之难,颈联写蜀道之乐,难中有乐,也算是一种独特的积极的人生哲学。诗人把这种哲学渗透到入蜀行程中的山川草木上了:繁花满枝的树笼罩着由秦地开始的栈道,荡漾着春意的流水环绕着此行的目的地成都城。如此芳树、春流伴随着友人入蜀之程的始终,树木流水善解人意实际上折射着作为蜀人的诗人对友人的一份感情。尾联对难中有乐的哲学作了进一步的升华,人生升沉应该是早有定数的,何必去问成都的卜者严君平呢?这似乎是命定论,实际上采取一种顺其自然的旷达的人生态度。此诗中间二联是讲究对仗的,山、树、云、水被灵化而为主语,使程式化的对仗变成活对仗。在这种充满活性的蜀道山川的独特体验中,诗人在自己没有亲自走过的地方,与友人共同魂游,共享苦乐,使千载以后的读者也能在活性不减的诗学境界中,真切地感受到其间的滋味、情趣和哲学了。

     三、重字试验的声情美与回环美

   诗歌语言崇尚简练。把单音成义的汉字加以重复,是对追求简练的诗歌文体风尚的一种挑战,一种变异。前面讲到李白对诗歌用词的脱俗处理,他的诗歌好用重字,这不仅是对用词的脱俗处理,而且是对诗歌文体风俗或文体形式的脱俗处理了。比起双声、叠韵的音素重复来,重字具有字面重复的直观性,它对诗歌的声调、节奏和意义的影响也就更为明显和直接。重字的源头在于民间,在于古体诗,因此这种似乎直率多于修饰的修辞方式,包含有转俗为雅、化古为新、变拙为妙的功能,其间存在着某种审美情调复合和转化的辩证法机制。

   相传是帝尧时代的《击壤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已经出现句首重字的现象了。《诗经》重字甚富,“关关睢鸠”是拟声重字,“采采卷耳”是动作重字。“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则是对外在的衣装和内在的心理的重字抒写了。可见重字的功能,是具有相当广泛的涵盖面的。《楚辞》的重字,显得更加敷陈。如《九章•悲回风》:“愁郁郁之无快兮,居戚戚而不可解”;“穆眇眇之无垠兮,莽芒芒之无仪”;“藐蔓蔓之不可量兮,缥绵绵之不可纡。愁悄悄之常悲兮,翩冥冥之不可娱。”以致洪亮吉《北江诗话》说:“古诗《青青河畔草》一篇连用叠字,盖本于《离骚》、《九章》之《悲回风》。”此语不确,它只见重字的外观,未审重字的功能。《楚辞》重字多在句眼,用以渲染行为心理的形态,而《古诗十九首》的重字在句首,运用时少敷陈而多灵巧:“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青青陵上柏,磊磊涧中石”;“冉冉孤生竹,结根泰山阿”;“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抒。……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这些句首重字,无论用于状物、写貌,还是用于言情,都显得委婉多姿,增加了声情美的程度,成为古诗中代有仿效的形式。

   据说曾经前后三拟《文选》的李白,对这种形式也有拟作。如《拟古》其十二:“去去复去去,辞君还亿君。汉水既殊流,楚山亦此分。人生难称意,岂得长为群。”这是拟《古诗十九首》的“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的,但它已经在第二句中增加了“君”字的参差重复,从而使重字形式多样化了。李白的拟古,是作为一种语言形式的训练,训练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创造新的形式。即便是句首重字,如《秋浦歌》其十:“千千石楠树,万万女贞林。山山白鹭满,涧涧白猿吟。君莫向秋浦,猿声碎客心。”它已经把较为单一的形容词的重复,变换为数词和名词的重复,这就在陌生感中显得新鲜独特。以千千、万万来形容石楠、女贞树林,造成了繁荫葱茏的感觉。山山、涧涧也在峰峦重叠、涧流曲折中,烘托出白鹭繁集、白猿长鸣的凄清境界。不仅白鹭、白猿异句重复白色,而且猿吟、猿声隔句重复猿啼,这就在万木青苍中使白色千点格外耀眼,并在人迹罕至处使猿声哀鸣成为全诗反复回荡的旋律。如此写山林中的禽兽,遂从自然深处体验出深沉的悲凉,并把它渗透到独特的重字所酿造的声情美之中了。

   重字的方式除了前述的句首双字重复、句中双字(或句眼双字)重复之外,还有两句句首单字重复,两句或多句的句中参差重复,以及全诗的回环重复。这些方式在李白诗中都多次出现过,说明他以此进行着多姿多彩的语言试验,甚至由此尝试着一种“重字美学”。两句句首单字重复的方式,可以加强和加快诗行的节奏感。李白有一首尝试性的诗,名曰《三五七言》:“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这是一首洋溢着民歌情调的闺思诗,开头两句以“秋”字重复,增加了诗行的跳跃感。在以落叶和寒鸦比喻男女间的悲欢离合之后,最终以“相思相见”、“此时此夜”这种隔字重,强化诗行的节奏感,也加强了思念的焦灼感。诗人在首二句中用了一种重字方式,兴犹未尽,又在尾二句中换用了另一种重字方式,可见他这种语言试验的兴趣是非常浓厚的。

   浓厚的语言试验的兴趣,使李白一些诗的重字方式往往不是单一的,而是复合的。把单字重复于字首,与回环重复于句中的方式复合起来,使也带点民歌情调的《上三峡》,显得更为精妙:

   巫山夹青天,巴水流若兹。巴水忽可尽,青天无到时。三朝上黄牛,三暮行太迟。三朝又三暮,不觉鬓成丝。

   前面四句是用回环往复的重字法,第一句句尾的“青天”,跳到第四句句首;第二句句首的“巴水”则在第三句句首并列,如此交替重复,形成一股语言的漩流。这大概是李白被流放夜郎途中,溯流而上三峡所作。巫山连峰不绝,夹着那长条的青天,巴水在峡谷间奔流着。诗人便顺手把舟行的巴水和头上的青天拿来作隐喻,流放路程中的巴水在恍惚间是可以走到头的,而受皇帝恩赏的那片青天已经没有达到的时机了。在“巴水”“青天”的语言回环中,诗人对自己的命运沉吟再三,语言的漩流与心理的漩流相对应,散发着苍茫与悲凉。后面四句借用了一则关于三峡附近的黄牛山的民谣:“朝发黄牛,暮宿黄牛。三朝三暮,黄牛如故。”但是这里把“三朝三暮”一句分拆重组,形成两句句首单字重复,以及一句参差重复。这就把黄牛山附近的迂回溯江而行的艰难,写得更其充分,而结尾一句“不觉鬓成丝”,也就成了人生路程艰难的深长叹息。

   参差重字的自由度较大,重复往往出现在音节的特定部位,形成节奏感或节拍感。有时两句相若,组成对偶。如《江上望皖公山》的首联:“奇峰出奇云,秀木含秀气。”以奇、秀二字同节拍的重复,增强了对皖公山的奇秀印像。《宣城见杜鹃花》的节拍感更强:“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还见杜鹃花。一叫一回肠一断,三春三月忆三巴。”子规鸟又名杜鹃,传说是古蜀望帝杜宇所化,至春则啼,啼声为“不如归去”,音甚凄恻。李白是蜀人,以他的家乡的啼声催人归乡的杜鹃鸟,与他客居宣城时所看见的杜鹃花相联系,抒写了对故乡的摧肝裂肺的苦恋。杜鹃鸟与杜鹃花,本来是可以重字的,但诗中隐重复于异名,采取一种不重之重的表述方式。后两句则刻意以重字为对偶,写杜鹃鸟的叫声时以数目字“一”、“三”各作三度重复,在强烈的节拍感中使鸟声与心声相应,一咏三叹,把思乡之情写得荡气回肠。可见重复用字在强化诗歌节奏感的同时,呼应着心理情绪的节奏感,往往成了诗学与心理学相沟通的语言形式。

回环重复是一种最复杂的重字方式。它把相同的字眼和意象散落于全诗,如珠落玉盘,圆转自如,又相互联通、推衍、撞击和呼应,产生了众音共鸣、声情并茂、气韵浑融的审美效果。如此“重字美学”,更足以称为高级的“美之学”。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用了这种重字法,春字四见,江字十二见,花字二见,月字十五见,夜字二见,意象往返辉映,流光溢彩,奇幻而谐妙。崔颢的《黄鹤楼》也用此法,黄鹤意象三见,又用“悠悠”、“历历”、“萋萋”等重字错综其间,遂使全诗气象苍莽,声情兼美。前人已指出,李白的《鹦鹉洲》和《登金陵凤凰台》近乎“崔颢体”,其显著的特点也是鹦鹉,或凤凰的意象各有三见,采用重字法以抒写苍凉的愁情。然而李白是运用重字法的大师,他驱遣重字往往能到一种出神入化的效果。他的《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中的一些句子,便可作如此观:“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本来,诗歌由古体进化为近体之后,省略“之乎者也”一类虚词,渐成定式。李白却在起用古体的同时,纵情驱遣此类虚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6133.html
文章来源:《佳木斯大学社会科学学报》1998年0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