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孟宪强:莎士比亚创作分期新探

更新时间:2015-04-01 14:41:00
作者: 孟宪强  

   1849年德国学者盖尔维努斯在他的四卷本著作《莎士比亚》中第一次将莎士比亚的戏剧创作分为三个时期。1877年英国学者道顿在其《莎士比亚入门》中将莎士比亚的创作分为四个时期。我以为在以往的莎氏创作分期研究中,不论是“三分法”,还是“四分法”,普遍存在着以下几个问题:(一)莎士比亚开始创作的历史剧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的全部创作又以历史剧结束,而以往的分期研究都忽视了这个重要的事实,对莎士比亚的历史剧创作没有给予应有的地位和评价;(二)莎士比亚的喜剧是从一个比较低的起点上开始的,而以往的分期研究常常把莎士比亚的喜剧创作误定为莎士比亚全部创作的开始,不恰当地、过分地强调了所谓莎士比亚创作受到“大学才子”作家的影响;(三)未能将莎士比亚时代的社会生活、文艺潮流与莎士比亚的创作活动有机地结合起来做全方位的透视。由于上述问题的存在,影响了人们对莎士比亚创作真实轨迹的辨识。

   我认为在莎士比亚四分之一世纪的戏剧艺术生涯中,他的创作应该分为五个时期,在这五个创作时期里,莎士比亚创作了历史剧、喜剧、悲喜剧、悲剧、传奇剧等5种类型的作品,形成了既统一又多样的艺术风格。

   第一个时期为奠基期(?-1592)。这个时期莎士比亚创作的历史剧获得了最初的成功,他成为这种新的戏剧样式的真正创始者,在英国戏剧史上迎来了一个历史剧空前繁荣的辉煌局面,他与“大学才子作家”马洛等共同开创了英国戏剧史上一个伟大的新时代。

   莎士比亚是在英国历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里走上舞台的。他开始创作的时候正值1588年伊丽莎白女王打败西班牙的“无敌舰队”,举国欢庆的日子。英国成为海上强国,民族意识日益强烈,爱国热情高涨。在这种形势下,英国的各种历史著作相继问世,并且形成了新型的戏剧——历史剧。1588年之后伦敦出现了许多历史剧,保存下来的有无名氏的《亨利五世的辉煌时代》(1588)、《动荡不安的约翰王在位时代》、《爱德华三世》等。

   这个时期英国“大学才子”作家们在喜剧与悲剧的创作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马洛创作的悲剧《帖木耳大帝》(1587)与《浮士德博士的悲剧》(1588)的问世,奠定了素体诗为戏剧中人物语言的基本形式。他的作品气势雄浑,把悲剧提高到真正艺术的高度,因此有人称他为英国的“悲剧之父”。而在历史剧的创作上,“大学才子作家”没有达到应有的高度,在这方面,后起的莎士比亚超过了他们所有的人,他的创作把历史剧推上了与悲剧、喜剧并驾齐驱的重要地位。

   1590年莎士比亚的《亨利六世》中篇演出受到欢迎,它在莎士比亚的创作中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正是这部剧作的成功,才引导莎士比亚接着这部剧本的内容向前追溯,向后延伸,于1591年间相继创作了《亨利六世》下篇和《亨利六世》上篇。这三部剧作构成了一部雄浑的三部曲,引起伦敦戏剧界的震动。

   莎士比亚的《亨利六世》三部曲所反映的深刻思想显示了莎士比亚戏剧的天才创造。他以其卓越的艺术才华使正在兴起的历史剧达到了真正戏剧艺术的高度。莎士比亚在历史剧创作上的地位同马洛在悲剧创作上的地位是完全相等的,那种认为“马洛影响了莎士比亚早期历史剧”①的观点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马洛只创作了一部历史剧《爱德华二世》,而且是在1593年,在莎士比亚名声大噪,引起“大学才子作家”嫉妒之后,没产生过什么反响。历史昭示了这样一个最根本、最重要的事实:莎士比亚的创作是以其独创性的历史剧的成功为开端的。

   历史剧是一种新的戏剧类型。古希腊只有悲剧与喜剧,没有历史剧。亚里士多德认为“历史”与“诗”(包括史诗和戏剧诗)是有本质区别的,这种区别表现在两个方面:一、历史“叙述已发生的事”,诗“描写可能发生的事”;二、诗“所描写的事情带有普遍性”,而历史则“叙述个别的事”。②在古希腊诗与历史的严格界限是不能混淆的,在整个中世纪欧洲也没有所说的历史剧。这种戏剧兴盛于16世纪最后十几年的英国伊丽莎白时代,它是应时代的需要而出现的。它将“已发生的事”和“可能发生的事”结合在一起,将“普遍的事”与“个别的事”结合在一起,将历史诗化,它的最本质的特征就是它的戏剧冲突的限定性:这包括戏剧冲突的发生、发展及结局,对这些戏剧家都只能加以选择加工,但不能进行更改。

   英国第一部历史剧出现在16世纪初,是由英格兰主教、新教论战者、戏剧家约翰•贝尔(Bale John,1495-1563)创作的《约翰王》(1534?),在这部剧中,把中世纪道德寓意剧的形式与历史剧的内容结合到一起。后来到了莎士比亚时代,历史剧才成熟起来。因此有人把贝尔的《约翰王》比作茧,“它既不是毛虫,也不是飞蛾”,③80年代在伊丽莎白时代历史剧才真正破蛹而出。历史剧在英国戏剧史上繁荣的时间很短,文艺复兴之后世界各国都没有再出现莎士比亚时代那样具有系列规模的历史剧。同时在理论上也没有引起特别的重视,其主要原因是历史剧比一般戏剧体裁的创作受到更多、更大的制约。由于对莎士比亚历史剧的价值缺乏应有的认识,所以长时期以来在莎士比亚创作分期研究中都未能真实地揭示出莎士比亚创作的最初的成功。

   莎士比亚的历史剧满足了时代的要求,它成为总结历史经验教训,表现民族情感和爱国热情的艺术载体,受到了观念的热烈欢迎。1592年8月,托马斯•纳什(Yhomas Nashe,1567-1601?)在一篇文章中记下了《亨利六世》上篇中英雄人物塔文博给观众的强烈感染。《亨利六世》三部曲充分显示了莎士比亚戏剧创作的天才,它超越了当时出现的历史剧那种颂歌式的简单模式,通过一个软弱无能的国王为国家带来的灾难向观众表现出了关于国家命运和前途的重大问题:王权问题。围绕这个中心,莎士比亚在《亨利六世》三部曲中几乎涵盖了他后来历史剧中的全部主题:贵族问题、教会问题、农民起义问题、民族战争问题等等;在这三部曲中人物性格是鲜明的:亨利六世心慈面软,象个活菩萨;但做为一个国王,他是软弱无能的,不能解决各种矛盾。因此,当约克公爵理查举兵反叛时,他无能制止,终于导致了英国的内战,即长达30年之久的红白玫瑰战争(1455-1485)。此外如塔尔博父子的恿敢精神、爱国热情;玛格丽特王后的凶狠淫邪;约克公爵的野心权欲等等都各具特性,它们显示了后来莎士比亚在塑造人物性格方面的巨大潜能。在《亨利六世》三部曲中莎士比亚将那样错综复杂的历史事件结构成线索清楚、场面庞大的戏剧,它表现了莎士比亚在结构戏剧方面的天才匠心。总之,《亨利六世》三部曲是莎士比亚创作开始阶段的成功之作,它奠定了莎士比亚后来戏剧创作的坚实基础。它完全可以称之为莎士比亚全部戏剧创作的一个序幕,同时,莎士比亚的《亨利六世》三部曲也奠定了历史剧在英国戏剧史上的重要地位。他虽然不是第一部历史剧的作者,但是经过莎士比亚的天才创作,历史剧才真正升华为一种戏剧艺术,在当时取得了与喜剧,悲剧同等的地位,成为当时三种主要戏剧样式之一。因此,我认为1590-1592年莎士比亚创作的《亨利六世》三部曲同1585年前后黎里创作的喜剧、1587-1589年马洛创作的悲剧具有同样的开创意义,它们都是文艺复兴时期英国戏剧发展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掀开了英国戏剧史崭新的一页。

   第二个时期为发展期(1593-1600)。这个时期莎士比亚创作了长诗与十四行诗,奠定了他在英国文学史上的诗人地位;他的戏剧创作呈扇形展开,喜剧、历史剧、悲剧的创作交叉进行,其中以历史剧、喜剧为主。

   这个时期莎士比亚的历史剧创作仍然沿着时代要求的轨道行进。这个时期英国虽然打败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但两国之间的战争仍常有发生,西班牙始终是个威胁。1595年爱尔兰发生叛乱并同西班牙勾结,两国的舰队不断袭击对方的港口。国内反对新教国王的天主教势力虽然遭到严厉打击,但他们并不甘心。伊丽莎白女王始终不嫁,王位继承问题仍然牵动着国人之心。在这种形势下,以关心国家命运为主要特征的历史剧创作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1593年马洛创作了《爱德华二世》,皮尔(George peel1556-1596)创作了《爱德华一世》,1599年汤姆斯•海伍德(Thomas Heywood1574-1641)创作了《爱德华四世》等。“1599年伦敦舞台上出现三个寓意性人物:外貌可笑的‘喜剧’;脸色阴沉,一手执长鞭,一手执匕首的‘悲剧’;举着旗帜,背着战鼓,脸色沉重的‘历史剧’”。④这表明到90年代末历史剧已同喜剧、悲剧并列成为当时戏剧舞台上的三种样式之一。

   这个时期莎士比亚创作了6部历史剧,构成了一个相互连贯的系列。《亨利六世》三部曲与1592-1593年创作的《理查三世》成为以“红白玫瑰战争”(1455-1485)为背景的“第一个四部曲”;除1596-1597年创作的《约翰王》外,《理查二世》(1595-1596)与《亨利五世》(1598-1599)成为以英法“百年战争”(1339-1453)为背景的“第二个四部曲”。

   莎士比亚这些历史剧的中心是王权问题,突出表现了莎士比亚的爱国主义热情。在历史剧中戏剧家赞美自己的祖国“可爱的英格兰”,赞美治国有方的国王以及为国家利益而斗争的英雄人物,同时谴责了那些给国家带来灾难的暴君和背叛国家利益的可耻行为。莎士比亚的历史剧表现了他的人文主义政治思想:主张改革,抑制贵族和教会势力,反对社会动乱和封建内战,主张重用有才能的新贵,反对资产阶级的个人野心和对权力的贪欲。主张开明君主统治,对内能使国家富强,百姓安居乐业;对外则能战胜敌国,维护民族与国家的独立。莎士比亚的系列历史剧为世界戏剧史上所罕见。

   这个时期莎士比亚创作了十部喜剧,这些喜剧是顺应时代要求的产物,它们满足了公众的趣味,表达了他们新的人生理想和追求。这个时期,英国日益强盛,王权与资产阶级建立了联盟,社会发展较快。伊丽莎白女王把一些专卖权赏给一些新贵族,扼制和削弱了旧贵族的势力,新兴资产阶级的力量迅速增长。他们在对外贸易和国内经商的生活中形成了一种积极进取的精神、冒险的精神,对他们的前途和发展充满了乐观主义的精神。这种新的人生观念、人生理想成为当时社会的主流。莎士比亚这个时期完成的喜剧正是这种新的社会力量、新的社会阶层、新的思想情趣的艺术表现。这十部喜剧是:《错误的喜剧》(1593);《维洛那二绅士》(1594);《驯悍记》(1594);《爱的徒劳》(1594);《仲夏夜之梦》(1595);《威尼斯商人》(1596);《无事生非》(1598);《温莎的风流娘儿们》(1598);《皆大欢喜》(1599);《第十二夜》(1600);

   莎士比亚喜剧的中心主题是友谊和爱情。通过青年男女的爱情纠葛作者抒发了浓郁的青春的情意。莎士比亚的喜剧的基调是抒情的,女角在其喜剧中占中心地位。这些女性形象可以称之为妇女解放运动史上的一组丰碑,她们感情丰富,品格高尚,聪明勇敢,成为莎士比亚礼赞新的人生理想与追求的艺术载体。喜剧中“有情人皆成眷属”的结局表明这个时期莎士比亚对实现人文主义人生理想的乐观主义态度。

   莎士比亚的喜剧创作是从一个不太高的起点开始的,具有明显的模仿痕迹,但逐渐成熟,并形成了一个统一的独特的的艺术风格。莎士比亚的喜剧在戏剧史上是独树一帜的,它不是古希腊、罗马喜剧传统的继续,它所表现的不是“对于比较坏的人的摹仿”⑤,而是表达了人们刚刚从中世纪精神统治中解放出来的那种轻松与欢快,表达了人们在相对和平稳定的年代里对人生的种种憧憬和希望,表达了人类青年时代对爱情和友谊的礼赞与追求。莎士比亚的喜剧可以称之为一曲充满诱人魅力的“青春之歌”。

这个时期莎士比亚也开始了他的悲剧创作。同第三个时期的大悲剧比较起来,他的早期悲剧尚不具有前后一致的美学特征,还没有形成代表莎士比亚悲剧的统一的风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6089.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战线》(长春)1994年0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