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裕生:情感何以是有序的?

————续论马克斯·舍勒的“质料的价值伦理学”基础

更新时间:2015-03-31 21:42:48
作者: 黄裕生 (进入专栏)  

    

   在康德伦理学里,由于把先验的东西(das Apriorische)等同于形式的东西(das  Formale),因此,质料也就被归入在后的经验性领域;与此同时,所有的情感活动都被定位在感性领域,并多与质料客体的作用相关,因此,情感与质料一样,也都属于经验领域而可以以因果性关系加以说明,因而都被排除在了伦理法则的基础之外,否则伦理法则就是经验性的,并且只是自然法则的延伸。

   但是,在《质料何以是先验的?》一文里,我们已经表明,在马克斯·舍勒看来,康德的这种等同是其哲学的一个根本错误。因为在胡塞尔与舍勒这里,作为直接的被给予物而言,质料恰恰是先验(在先)的。这种先验质料不仅有量与质,而且其质不像传统哲学(比如在康德与黑格尔哲学里)以为的那样,首先只是“实在性、否定性”或“存在、不存在、定在”等这样的规定2,而是同时有价值色彩的规定(比如舒适不舒适、美还是丑、高贵或粗鄙等等);甚至可以说,质料首先就是作为这样的价值现象给予我们。所以,在舍勒看来,如果说价值之间是有级序(等级秩序,die Rangordnung)的,那么这种价值级序也就是一种质料的级序,一种价值质性的秩序3。

   如果说的确如舍勒认为的那样,作为直接的被给予物,先验质料就是价值现象,那么,质料就不可能像在康德与黑格尔的哲学里那样,首先只是在没有色彩的纯粹感性形式或感官感觉中被给予,而必定是一开始就在充满色彩的情感中被给予,否则我们无法想像质料会直接作为各种价值现象呈现出来。那么,使这种先验质料作为价值现象在其中被给予的情感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呢?如果说康德把先验与形式等同起来是一个错误,因而把质料定位在经验性领域是错误的,那么,这是否也意味着他把情感定位在感性感官领域是是错误的?如果是这样,那么也就意味着,存在不依赖于感性感官的情感活动,也就是说,存在着主动-自发的情感。先验质料是否就是在这样的情感中作为价值现象给予我们?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也就意味着,这种情感是有秩序的,否则价值之间就不可能是有序的。但是,如果存在主动而有序的情感,那么,伦理学将不再能像康德以及古希腊哲学那样,把情感排除在道德的基础之外,相反,倒恰恰可能是情感构成了一切道德法则的基础。

   因此,为了澄清舍勒关于伦理学基础的思想,我们在讨论了“质料何以是先验的?”这一问题之后,要进一步专门讨论“情感是否有序以及何以有序?”的问题。

   一.情感的分类:本原的意向性感受活动与本原的价值现象

   在西方哲学的传统里,情感一直被当作盲目的意识——它不仅在认识(真理)上是盲目的,而且在价值上也是盲目的,因此,情感是无序而不可靠的。虽然也有伦理学把快乐或愉快这种情感感受当作自己的的原则,但是,为了避免陷入纵欲主义,这种伦理学总是不忘强调真正的快乐是心灵或理智的快乐,而不是情感的快乐。实际上,这样对待情感本身表明哲学对情感问题的长期掩盖与无知,因为这样看待情感首先意味着把所有情感混为一谈。

   我们每个人都体验过各种情感,但是,却很少去深究何为情感,以及情感的类型与层次等等这样的问题。我们通常是在与理性相对置当中去讨论与理解情感,当一个人可能采取过激行动时,我们总是劝说:你理性一点,别感情用事!“理性一点”什么意思?就是要你瞻前顾后,权衡得失,看看值还是不值。简单说,就是要进行冷静的计算与排序。我们之所以劝人“理性”,就因为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认定了只有理性才能进行权衡与排序,而感情或情感则是盲目的,似乎完全受冲动或激情的支配。所以,在西方思想传统里,只有“合理(Vernüngftig)”一说,而没有“合情”之说4。实际上,当理性被狭义化为一种权衡与排序的活动时,理性就不过是理智而已。所以,人们有时也说“理智点”!当情感被置于与这种理智的对置当中去理解时,情感早已成了盲目与无序的东西。所以,凡是合理的,必定只是基于理性或出于理性,而不可能是基于或出于情感。情感没有logos ,情理两重天。

   但是,在我们的实际体验里,情理并非总是两重天,情感并非都是没理的。相反,有些情感恰恰是“合理的”,至少是与理性法则是一致的。比如出于爱这种情感,人们会设身处地地去理解与尊重他人的意愿和生活,这与出于理性命令的道德法则的要求恰是不谋而合的。这意味着,有些情感本身是“有理有序的”。也就是说,在我们人类的情感中,有些的确如传统哲学以为的那样是盲目与无序的,而有的则相反,是有理序的。这里涉及到了情感的区分问题。在舍勒看来,康德与其他哲学家的一个根本失误就在于他们都未能对情感做出明确的区分,而都只是在一般意义上去理解情感。

   虽然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情感当中,正如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理性之中一样,但是,我们却很少认真追究过情感生活本身。在我们的情感生活(das emotionale Leben)中,爱与恨、偏好与偏恶(Vorziehen und Nachsetzen)是情感,极乐与绝望、悲伤与喜悦、痛苦与欢乐也是情感,还有诸如愤怒以及各种激情与激动也都是情感。所有这些情感都不属于严密的思维活动,既不是表象活动,也不是判断活动。虽然如此,这些情感之间显然是有别的,那么它们之间的区别在哪里?按舍勒的划分,所有这些情感可以被分为三类:

   一,爱与恨,属于最高也是最后的情感活动;

   二,偏好与偏恶,属于具有认识功能的情感活动;

   三,其他所有的情感活动,这类情感都属于感受活动(das Fühlen)。

   这里,我们要首先讨论作为感受活动的情感体验,因为这类情感构成了我们情感生活的主要部分,虽然并不是主导部分。为此,我们们首先要对感受活动本身进行分析。

   作为一种意识行为,感受活动总是有所感受,也就是说,感受活动总是有感受的对象或内容。就感受的对象来说,有些感受对象是直接在感受行为中被给予的,而有些则是经由其他意识行为(比如表象)被给予,或者说,是间接被给予的。根据感受对象的被给予方式,舍勒实际上区分了两种感受活动:本原的意向性感受活动(das ursprüngliche intentionale Fühlen)与非本原的感受活动5。所谓本原的意向性感受活动,就是其对象或内容是直接在感受活动中被给予的感受行为;换个角度说,它能直接给出对象,能够让某物或使某物显现出来。用现象学的话说,这种感受行为具有“客体化”(Objektivieren)功能而能直接给出自己的对象。与此相反,非本原的感受活动之所以是非本原的,就在于它的对象首先是经由其他意识行为被给予的,也就是说,这种感受行为本身并不能直接给出对象。在这里,如果我们把意向性理解为不仅能朝向对象,而且因这种朝向而能让对象出现或使对象到来的意识功能,那么,这种非本原的感受活动也可以被视为一种非意向性的感受活动。于是,本原的意向性感受活动与非本原的感受活动的区分,实际上也就可以被视为意向性感受活动与非意向性感受活动的区分。

   这里要指出的是,只是在对意向性作前面的理解这个前提下,这个区分才是成立的。如果只是在“有所指向、有所朝向或有所苗准”这个意义上理解意向性,那么,感受活动都是意向性的。因为感受总是有所感受,而不可能有没有被感受的东西的感受活动。只是就有些感受活动是在通过其他意识行为(比如知觉或表象)给出对象的基础上才能进行而言,并非所有感受活动都是本原的意向性感受活动。在这个意义上,上面的区分也许可以更确切地被看作是本原的意向性感受活动与非本原的意向性感受活动之间的区分。

   这种区分更多时候也被舍勒等同于意向性的感受活动(das intentionale Fühlen)与单纯的感受状态(die  Gefühlszust?nde)的区分6。或者我们也可以说,舍勒试图通过这种区分来说明本原的意向性感受活动。在舍勒看来,感受状态属于内容与显现领域,而感受活动则是接受这些内容或显现的一种功能7。那么,我们又如何理解这种属于内容或显现的感受状态呢?

   虽然感受状态并非只有感性感受(感性上感受的东西,die sinnliche Gefühle),但是在舍勒看来,所有感性感受都属于感受状态。所以,我们首先来看舍勒对作为感受状态的感性感受的说明:

   “所有专门的感性感受(感性上感受的东西)都具有状态的本性。它们这里可以通过简单的感觉内容、表象内容或知觉内容与客体发生某种‘联系’,或者或多或少‘无客体’地存在。但是,只要发生这种联系,这种联系始终就是一种具有间接本性的联系。对感受的东西的被给予存在来说,使感受的东西与对象联系起来的始终是后补的关联行为。”8

   这里,所谓状态(Zustand),也就是作为被给予的结果的持存,它具有当前性,也只有当前性这种时间特征。所有感性感受都具有这种状态本性,因而都是一种感受状态。这种感受状态(不管是感性的,还是非感性的)的一个本质特征就是,它与客体的联系是间接的。它不是通过感觉,就是通过表象或知觉、思维等意识行为及其内容而与客体发生联系。我们来分析几种情况:

   比如,疼痛这种单纯的感性感受,是通过局部的感官感觉而与灼热或芒刺联系起来,如果没有可定位的感官感觉的中介,那么疼痛只是被忍受着,而不会与灼热相联系。或者在我身上涌起的某种情绪感受,比如愤怒、忧伤、喜悦等,这里,如果的确如胡塞尔所说“一个没有被喜欢的东西的喜欢是不可思议的”9那样,那么,愤怒、忧伤、喜悦总有被愤怒、被忧伤、被喜悦的东西,否则也就不会有愤怒、忧伤与喜悦。在这个意义上,这些感受都是有其意向性对象的意向性感受——在这一点上,舍勒与胡塞尔、布伦坦诺不同,舍勒认为这些在某物或某事上感到的愤怒、忧伤或喜悦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意向性体验10。但是,在下面这一点上他们是一致的,就是,这种感受与其对象的联系并不是直接的,或者说,它们的对象并非首先是由它们给出来的。对此,舍勒分析道:在这里,愤怒与我对之愤怒的东西的联系,肯定不是意向性的和本原性的的联系,是我首先已知觉或已表象、已思维的对象激起我的愤怒,我才(虽然通常是很迅速地)把愤怒与此对象联系起来,并始终是通过表象把它们联系起来11。

   也就是说,这里所愤怒、忧伤或喜悦的东西首先已经在表象或知觉、思维中给予了我们。在这个意义上,这里的感受对象是由表象或知觉这些意识行为奠定的,感受本身没有自己独立给出的对象。感受虽然有朝向对象的意向性,但是,它所朝向的对象却是已在表象或知觉的意向行为中被给予了。如果说这里有双重意向性,那么感受行为的意向性则是第二重的意向性,是以表象或其他意识行为的意向性为基础。

   因此,这样的感受与对象的联系是不明确的,我们常常是在“关注”了自己的这种感受之后,这种感受与对象的联系才得到确定。今天喜悦或忧伤笼罩着我,我充实地感受着喜悦或忧伤,如果我不追问,我今天为什么陷入这种情感当中?究竟是什么东西在我心中引起喜悦或忧伤,那么,我就只是喜悦着或忧伤着而已,而不会把这喜悦与见到恋人,把忧伤与朋友远去联系起来。在这个意义上,舍勒认为感性感受或感受状态与对象的联系都是由关注或思维等关联行为追补上去的。

   这种由关联行为追补上去的联系实际上都是因果性解释。所以,舍勒说:“纯粹的感受状态只是可断定和可作因果性说明的。”12 但是,这种因果性关系并非如物理现象的因果性关系,在物理现象里,原因A必然出现结果B,但是,朋友远去并不必然让我忧伤,见到恋人也未必一定让你喜悦。因为忧伤、喜悦这些感受状态实际上隐含着价值感受与价值偏好的奠基性作用13。

上面的讨论表明,感受状态或感性感受与对象的联系有两个相互联系的基本规定:间接性与因果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gouwany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603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