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第八章:俄罗斯近代外交思想

更新时间:2002-01-07 18:11:00
作者: 王福春 (进入专栏)   张学斌  

  

  俄罗斯的近代历史是以彼得大帝的改革为起点的。彼得大帝的改革使俄罗斯由一个封闭落后的国家一跃成为欧洲强国。从18世纪开始,俄国一直是西方均势体系的一员;同时俄罗斯人的根深蒂固的扩张主义倾向,又使它成为西欧列强防范和遏制的对象。俄国是世界上征服领土最多的国家,从9世纪的基辅罗斯到20世纪的俄罗斯帝国,在1100多年的时间里,它的版图几乎以几何级数增长,成为横跨欧亚两大洲的超大型帝国。

  但是,与西欧资本主义国家不同,俄罗斯的历史发展带有文明和野蛮的二重性特点:即一方面资本主义因素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另一方面,则存在着许多封建农奴制的残余。因此,列宁曾恰当地把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俄罗斯称为“军事封建帝国主义国家”。俄罗斯的这种国情自然也反映在其统治阶级的外交思想特别是外交政策思想之中。

  

  第一节:彼得大帝的外交思想

  

  彼得一世(Peter the Great 1672-1725),又称彼得大帝,是俄国历史上起过重大作用的历史人物。恩格斯将彼得大帝称为“真正的伟人” 。在他当政期间,落后的俄国开始了工业化的大跃进,他倡导的改革引导俄国踏上迅速发展政治、经济和文化的道路。

  彼得的沙皇生涯是在对外征战中度过的,他深知俄罗斯国家需要的是争夺出海口,为了征服亚速海,他不惜发动第一次俄土战争;为了争夺黑海,他又发动第二次俄土战争;为了取得波罗的海的出海口他甚至同瑞典进行长达21年的“北方战争”。1721年,“北方战争”以俄国的胜利告终,原为内陆国家的俄国变成一个濒海帝国,同年他被加上全俄罗斯皇帝的称号。

  在考察彼得大帝的外交思想的同时,俄国的政治制度,这里主要指是中央集权制度,是不可忽略的重要因素。实际上,俄国的中央集权制度的强化过程从伊万三世就开始了;但这个过程曾经由于王朝的更替而暂时中断。到1613年罗曼诺夫王朝开始统治时,这个过程才得以继续,尤其是1696年彼得继位后,中央集权的趋势在不断加强,这个过程甚至一直贯穿到十月革命。彼得大帝当政时期也正是西欧中央集权制的君主国家发展时期。中央集权制在当时是被看作动用国家资源以增强国家实力的重要步骤,彼得大帝也正是看中这一点对沙皇俄国的原有制度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造。在改革中,部分表面上似乎是被扩大的地方实际上是更便于加强对整个社会资源的控制。

  彼得大帝外交思想最突出的两个方面是学习西方和用武力扩展疆域(取得出海口),当然前一个方面的目的是为后一个方面服务。

  彼得大帝进行的改革带有明确的西方化色彩,而且在俄国的沙皇当中,彼得一世可能是最倾向于西方生活的一个,虽然他发起的西方化运动的直接目的是为了在与北方的瑞典和南方的土耳其的战争中取胜。彼得大帝自己就曾于1697年乔装打扮,花了18个月时间到西方各国进行实地考察和学习。作为第一个到达西欧的俄国沙皇,西欧的技术、工业和军事引起了彼得大帝的浓厚兴趣,甚至引起他对俄国落后生活方式的强烈反感。回到俄国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强迫俄国人的生活方式西方化。比如说他安排了一系列的社交活动使贵族男女们按照西方式礼节交往;要求俄国人改变传统的服饰,甚至强迫剪掉俄国人引以为豪的长胡须。彼得大帝之所以1703年开始不遗余力地在波罗地海沿岸修建新都彼得堡,除了军事上考虑外,还希望新都成为与西方各国交流的窗口。在彼得大帝看来,如果让具有强烈保守倾向的莫斯科继续作为俄罗斯人思想、文化中心,要进行西方化是不可能实现的。与此同时,彼得大帝还从西方招募了大量的人才为俄罗斯服务,让人翻译了大量的西方文献,按照西方的模式建立了现代的学校培养人才,强迫贵族青年进学校学习等等。对于彼得大帝制服俄国人原有野蛮的做法,马克思评论说“彼得大帝用野蛮制服了俄国的野蛮” 彼得的这种方法对其后来的继任者影响很大,包括列宁在内的后来的苏联领导人都在自觉不自觉地运用这个方法,列宁本人就表扬彼得“在反对野蛮势力时,决不拒绝使用野蛮的斗争手段”

  彼得大帝的西方化不仅表现在生活风俗方面,他更注重在经济方面使俄国迅速摆脱作为落后农业国的状况,试图在经济上赶超先进的西欧诸国。彼得的措施是一方面鼓励商人成立贸易公司以加强同国外的商务联系——俄国在荷兰、英国、葡萄牙等西欧国家都设有领事馆为俄国商人提供便利;在东方,与包括中国在内的众多亚洲国家都签订有商务条约,为双方的贸易往来提供了官方保障。另外一方面,俄国又对进口商品收取高额的关税,彼得就曾在1724年亲自参与制定了一贸易关税法,彼得说“如果国内某种商品的生产超过了该种商品的输入额,则对这种输入品应按其输入价格的75%课税;如果国内某种商品的生产达到了输入额的25%,则对这种商品按25%课进口税” 。

  彼得要改变俄国落后的面貌,并采取了系列措施。各种措施有一个中心点,那就是要加强俄国的实力,准确地说就是要为赢得在南方同土耳其以及在北方对瑞典战争的胜利服务,从各方面增强国家的实力。军事制度自然是这方面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俄国发展的工业多是军事工业。彼得一世的军事改革从1699年就开始,并且在1716年颁布了俄国第一个“军事法规”,使俄国军队建设走上正规化轨道。斯大林就这样评价“彼得大帝接触了西方较发达的国家以后,就狂热地建立工厂来供应军队和加强国防,这也就是想跳出落后圈子的一中独特的尝试” 。事实上,彼得大帝这种注重发展军事工业以增强实力的做法长期指导着俄国后来的领导人,包括苏联的领导者,带有强制色彩的现代化是俄国历史独有的特色所在。

  从彼得大帝开始,俄国开始首次作为欧洲大国走上世界历史舞台,通过对内的改革及对外关系中的外交与战争手段,俄国有了同英国、法国等欧洲传统强国地位大致相同的可能。除了加强军事工业外,彼得大帝在外交思想方面影响深远的另外一点便是执著的战争方法。

  俄国走向欧洲,同北方的瑞典和南方的土耳其的战争是其序幕。之所以选择这两个方向,与俄国自身的地理位置密切相关。对此马克思有经典的评述:“他们在历史上初次出现的时候,他们的发祥地是伏尔加河及其支流,第聂伯河、顿河和北得维那河等河流的发源地和上游流域。他们的领土除芬兰湾尽头外,没有一处与海相连。在彼得大帝以前,俄罗斯人也并没有表现出有能力征服出白海以外的任何海口,而白海一年有四分之三时间被冰块封冻,不得通航。彼得堡现在所在之处是过去一千年来芬兰人、瑞典人和俄罗斯人纷争的场所。从默麦尔附近的波兰根到托尔尼欧的其余全部海岸,……是后来才被征服的。而且,好象为了证明斯拉夫人的抗海特性,在这全部海岸线中,波罗地海岸没有哪一部分实际上属于俄罗斯人。” 争夺出海口,就有了同西方国家交流的机会,这种思路是理解俄国直到苏联时期外交政策的一个基本点。

  彼得大帝执政是俄国向西北和西南两个方向扩张的新契机。一方面由彼得自己的性格决定,另一方面,当时作为北欧最强的瑞典同其他国家如丹麦、萨克森的矛盾为彼得的提供了可乘之机。1698年1699年,俄国分别同萨克森和丹麦订立了反对瑞典的条约,形成了所谓的“北方同盟”;为了集中精力同瑞典作战,俄国还同土耳其签订了为期30年的君士坦丁堡和约。有了这一系列的准备工作,俄国于1700年向瑞典正式宣战,但北方同盟在战争初期的进展却十分不利。俄国在军事上的准备却并不充分,1700年俄国军队在纳尔瓦大败,一个外国人曾生动地描述俄国士兵“象猫一样围着热饭打转转,谁也不想烫着自己的爪子。” 但瑞典查理十二世并没有乘胜追击,俄国人得到喘息机会,并且还攻取了位于立沃尼亚的瑞典军事基地。到1704年,俄国人终于如愿以尝地占领了位于波罗地海沿岸的伊万城,从而打开了通往西方的通道,彼得还在1714年把首都搬迁到这座新建的城市。在此之前,俄国军队1709年已在波尔塔瓦大败瑞典军队,粉碎了其在欧洲大陆的军事优势。根据两国1721年签定的尼什塔特和约,俄国获得了在北欧的支配地位,并从此开始跻身欧洲大国的行列。西欧国家高度评价尼什塔特和约对于俄国的深远意义,法国一个外交家这样评价“尼什塔特和约使他(彼得一世)成为波罗的海两个最好的港口的统治者” 。彼得大帝的这个外交成果长期以来为俄罗斯人津津乐道,普希金曾对彼得进行热烈的歌颂,“俄罗斯进入了欧洲,象一艘舰只在斧头的敲击和大炮的轰鸣声中下水一样。”

  彼得大帝外交思想还有一个突出的方面是“能屈能伸”——牺牲部分既得利益保护来之不易的胜利成果。当北方战争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俄国在北欧地区的军事优势引起了英国、法国和荷兰的忧虑,这三个国家与瑞典一起鼓动土耳其反对俄国,后者在1710年向俄国宣战。彼得大帝为此亲征土耳其,但在土耳其的优势兵力的围剿下遭到失败;该年7月两国签定的条约使俄罗斯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失,但却以不太大的代价确保了俄国在北方的胜利。在北方,俄国还在1704年同波兰签定了同盟条约,战争结束后,作为波兰内部政治势力调停人的彼得大帝获得了公开干涉波兰内政的权利。

  在北方战争结束之后,彼得大帝便发动了对波斯和高加索的进攻。马克思认为“他对波斯进行欺诈性的干涉,是为了征服里海。” 继彼得1722年率军亲征波斯后,土耳其军队也于1723年攻入波斯腹地;在几面受敌的情形下,波斯决定先与俄国议和。1723年9月,两国在彼得堡签定和约,波斯答应把里海西面和南面的整个地区等地方割让给俄国。俄国人在里海沿岸的丰厚收益引起了同样准备在里海高加索地区扩张势力的土耳其的强烈不满,1723年底1724年初,在英国、法国的支持下,土耳其对俄罗斯以战争相威胁。在此情况下,彼得大帝被迫中断了与波斯的战争,俄国在君士坦丁堡与土耳其签定了条约,同意在保证在里海西岸和南岸地区占有权的前提下将自己占领的部分高加索领土划分给土耳其。当然,俄国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一旦条件成熟,它会与土耳其,包括土耳其身后的英国法国一决高下。恩格斯曾高度评价彼得大帝的外交思想,说他“第一个充分估计了对俄国非常有利的欧洲形势,他清楚地……看到了、制定了并开始实行了无论是对瑞典、土耳其和波兰还是对德国的俄国政策的基本原则。”

  值得一提的还有所谓的彼得一世的遗嘱。它长期以来在历史学界引起争议,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份遗嘱却在实践中指导着俄罗斯的对外政策。遗嘱中表明俄罗斯对外扩张的战略方向是沿着波罗的海向北扩张、沿着黑海向南扩张和突进波斯湾。显而易见,彼得大帝遵循的逻辑就是取得霸权就要争夺出海口,争得对海洋的控制权。正象中国学者评价的那样,“彼得一世为俄罗斯创立的政策,集中反映在流传于后世的《彼得一世遗嘱》中……‘遗嘱’中所反映的背景情况是真实的,它提出的一整套扩张战略基本上符合彼得一世及其继承人的真实意图和扩张行径” 。

  马克思说,彼得大帝是“现代俄国政策的创立者” 。彼得大帝不仅使俄国开始走向西方,而且使俄国开始逐渐融入到近代西方的体制中。彼得大帝要使俄国成为一个现代意义上的欧洲国家,包括在外交领域的动作都是他的尝试。

  前面的论述表明,彼得大帝只要确定外交目标,就能始终如一地坚持,并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努力争取成功。俄国为北方战争付出的巨大代价便是典型的例子。彼得大帝自己曾说:“北方战争进行了21年,而一般学生只需要七年就可以结业,我们的学校却花了三倍这样长的时间。但是,感谢上帝,我们的毕业成绩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彼得大帝善于开发利用国家资源为增强国力服务,在波罗的海建立了立足点以后,俄国对西方的出口量便逐年成倍增长,到1715年,俄国开始在西方国家设立领事馆,任务就是推销俄国商品。前面已经谈到,俄国人长期以来有一种根深蒂固的不安全感,1709年彼得大帝在波尔塔瓦打败瑞典以后,对于俄罗斯来说进入了一个新时期。应该说,在此之前,彼得大帝所做的某些变革都是带有实验的性质,很多是为了适应战争的直接需要;波尔塔瓦战役的胜利使俄国摆脱了战争的威胁,彼得大帝有机会放手执行自己的改革计划。在这种意义下,彼得大帝的外交活动是其改革的一个重要前提。

  

  第二节:叶卡捷林娜二世的外交思想

  

  叶卡捷林娜二世(Catherine II 1729-1796),1729年4月21日出生在普鲁士境内一个没落贵族的家中,原名为索菲亚。她没有幸福的童年,但是由于时任普鲁士国王费特列二世处于同俄国结盟的考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