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顾如:也谈儒墨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更新时间:2015-03-30 21:14:30
作者: 顾如  

   新墨家思想学派网:

   顾如先生的用词总是比较激烈。我们理解了儒家和儒学,对墨家和墨学有什么启示呢?

  

   顾如:

   错误是最好的老师。先秦墨家兴起,墨子从隐居状态出世,目的就是反击儒家对华夏传统的破坏。这一点有好些学者也看到了。墨家被称为“十大主张”的兼爱、尚同等,全部是针对当时的儒学进行反击。先秦墨家本于古之道术,又从对儒家错误的批驳中大量吸取经验教训。可以说,没有先秦儒家犯的那些错误,就没有墨学的伟大。先秦儒家几乎犯下人类可以犯的所有类型错误。所有墨学之中也就有了对这些错误的批评和解决之道。

   前面你提及“多数暴政”问题。《墨经》中恰恰就有对这个问题的论述。《墨经》说「正而不可担,说在抟。九无所处而不中县,抟也」。“九”是绝大多数意见。“不中悬”是变幻不定。“抟”字也内含变幻不定意味。这句话是说,虽然人们有绝大多数人形成的共识。但是如果其变幻不定,那么也不可以视为“担”——平衡状态。也就是不能执而为法。正,就是执法。所以墨家主张要「行循以久」,那些被长久验证的规则,才是真正应该被人们遵守的规则。人们短期的疯狂,无论多少人赞同,都不可以被广泛依循。多数暴政,仅仅依靠想象是无法意识到的。必然要有惨痛教训在前,否则人们总是想象自己是善的,意识不到“多数暴政”会存在。先秦之时,人们看到的主要疯狂状态,就是儒家秦国的举国对外掠夺的疯狂。因为他们犯了这个错误,墨家就发现了这个错误,从而提出了正确的观点。

  

   新墨家思想学派网:

   请谈谈“新墨学”的发展。

  

   顾如:

   我们看到了儒家的乱象,我们还能跟着去“发展”墨学吗?我是不同意发展墨学的。在当今不适合。我过去说过一句话:我们之所以要复活墨学,正因为我们处在儒家社会之中。我们所有人或多或少都带有儒家思维方式。比如有人担心:儒家被扳倒了,中国人还有传统吗?这就带有很强的儒家式信念伦理色彩。我们不要把保守传统作为目标,而应该将人们思维正常化作为目标。人们思维正常化之后,自然懂得去分辨是非,懂得找到传统。墨家会教人十天志、教人义之经,然后重点是教人辩学——也就是怎么思考。只要人们不封闭、懂得思考,而不是迷信。自然会向好。你不能不择手段地去保守传统。你为了保守不能称为传统的那些东西,必然需要采用错乱人们思维的方法。比如说谎、诡辩、制造迷信。那是在保守传统,还是在毁人呢?

   由于我们处在儒家社会之中,思维都带有儒家色彩。所以我们需要尽量避免“发展墨学”这种想法。我们应该专注于阐述先秦墨学的原文和内在逻辑。不要去想发展。避免托墨言己,在当今社会托墨言己必然是在托墨言儒。未来正常社会,自然会有人发展墨学。不与墨家主要主张相矛盾,就应该承认为墨学。只是要留待正常人去发展墨学。墨家爱三世,我们不能给后人留下一个违背墨学的墨学底子。不能用自己的行为,去给后人留下坏榜样。

   我们也可以试着讲学。讲训诂、讲原文解读。找一些国外发生的案例,让墨学爱好者们试着运用所学进行辩论等等。总之,不要学儒生试图干禄。我们可以学习港台儒家,去开发心性、伦理、对社会的基本认识。传统应该给人们提供什么呢?不就是基本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嘛。关键是“内圣”。所谓“外王”,在道家(包括墨家)本意只是不偏不倚、是以通义为法治、是信身从事。本来就不是儒家理解的,去干涉、管控别人。

   其实我们不用担心墨学对现代没有足够解释力。先秦儒家犯下了人类几乎所有可以犯的错误。作为其批评者,墨学本身就几乎纠正避免了人类几乎所有的错误。加之墨学的特点,他是一个以除害——排除错误为特点的学派。实际上谈的都是人类社会的底线。我们不太关心社会该怎么样高尚,我们关心社会不要去犯已经犯过的错误。所以先秦墨学本身就对任何社会有足够的解释能力。

  

   新墨家思想学派网:

   你提到讲学。你认为墨学现在有讲学的环境和条件吗?

  

   顾如:

   我是个操作能力很弱的人,只能说一下设想。而且众所周知,墨学现在的环境非常恶劣。当儒家给墨家扣上黑社会、革命党之类帽子之后。我们讲学必然被警惕。孔子曾孙就通过这种方式,从赵国赶走了公孙龙子。所以我们前面提到,不要去发展墨学,也有这方面考虑。

   我们首先要夯实自己。一是完成《墨子》书训诂。我们需要做到:你可以装作看不到,但却没办法进行反驳,也找不到严重纰漏。我们的训诂必须做到这一点。我们之所以反复循环,不急于拿出来,原因在此。同时我们将建立一整套新的训诂规则。提出一些新的构词、组句规则、先秦逻辑学基础等。儒家人士总是称“古文含义模糊,所指、能指都不清晰”。他们这种说法只是在为自己曲解经典做注脚罢了。事实上先秦经典,至少是道术诸子经典用词是非常准确的。并不是古文模糊,而是被儒生解释得模糊了。我们的训诂方法就是要纠正这一点。

   二是要准确一些引导人们能读懂《墨子》书的教材。我有个比方,南方你也参酌一下。我们可以把前面合作的《墨学三字经》作为预科班。然后以《经上》篇为主线——这本来就是墨子著作的墨学主线,把墨经六篇合编在一起。作为本科班的教材。在讲解《墨经》的同时,把其他篇目穿插进去。这样成系统地传授墨学。经过两步培训,大家就有了足够基础。可以去更深入探讨各个分立的主题。比如《墨家千字文》探讨的修身。这个阶段可以类比为研究生。最后大家具有了自行研究的能力,大概就是硕士了吧。只是我们要暂且避免开新,也就是暂时避免搞出一些博士。呵呵。搞比较研究,也是比较可行的路子。

   第三方面是不是还能弄一些个通讯。把各个人的墨学研究进展通报给其他人。

  

   新墨家思想学派网:

   你提到“传统应该给人们提供基本的思维方式、价值观”。这也是你对墨学的定位吗?

  

   顾如:

   是的。还应该增加一点:提供来自华夏传统论说方式的支持。比如现代所说的自由,实际上就是道术诸子所说的「自然」。而人们在法治中获得的自由,实际上就是墨家所说的「若自然」。法治就是「尚同」。法治的理想情形就是「有间而又有闻」。意志自由就是「内圆」,遵守社会规则就是「外方」。一个群体的社会规则就是「方」。如此等等。比如法制与自由的关系。是自由为本,法制为用。这个问题在西方的论说中需要长篇大论才能说得明白。法制会限制自由,那么为什么法制又是为自由服务的呢?在华夏传统的本用逻辑就非常容易理解。所谓用,是为本服务的,是本的隆起,其中渗透了本。但是用又是突出、优取部分本,做形而上处理的产物。天然对本有选择作用。先秦的逻辑学,其中有这么一个推论。其中自由与法制毫无矛盾。当我们理解了先秦逻辑学。一提到“本自然,用尚同”。那么立即就知道法制与自由的关系了。不需要长篇大论。

  

   新墨家思想学派网:

   你提到的法制,是制度的制,还是治理的治。你还提到儒家的“形而上”?

  

   顾如:

   是制度的制——器物。形而上者之谓器,恰恰与儒家相反。老子说:“处下”。依照儒家“形而下者之谓器”,岂不是要“处器”?而孔子恰恰说:君子不器。先秦儒家所传,基本与华夏传统相反。

   我们在之前所做的《该中国墨学登场了》访谈中,已经达到了与儒家拉开距离的目的。以免因为共有的“国学”之名,被他们连累。当今儒家是“他人笑我太癫狂,我笑他人看不穿”。近几天居然有人依据明显伪作的东西,声称中国人在伏羲时代就有法治。他们已经太疯狂了,应该去参加歌手大赛,而不是自称国学。儒家根本不能代表国学界,不能代表华夏传统。我们墨家后面的工作应该转向辨清那些托墨言儒的东西,让墨学归真。同时需要了解人们希望知道什么东西,向人们提供这些东西。

  

   新墨家思想学派网:

   经常有人问起,信基督的人、信道教的人能不能加入墨家。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顾如:

   认同墨家十天志,自觉运用十天志去除错误言行的朋友都可以成为墨者。认同墨家十天志,就自然会认同墨家大多数主张。墨家本身不是一个宗教。先秦墨者信仰的是当时的传统宗教。现在华夏传统信仰基本失传了。总之,我们不学大陆新儒家立教。

   实际上墨家十天志不与任何正统宗教冲突。只要把天帝鬼神合而为一,理解为上帝或者道、或者其他宗教的神,那么就兼容所有正统宗教了。至于墨家,如果是一个建制。那么现在是没有的。大家先自己考量,自己算不算墨者。这里我重复一下墨家十天志。也请各种信仰的朋友,自己考量一下。有没有违反自己的信仰。

   一曰唯天:天生万物;天为贵,天为知而已矣

   二曰法天:以天志为法;天之志,义之经也

   三曰生生:自生与生生;辅天之生,天责也

   四曰:真天壤之情,不可更也——包括“天生民、人异义”

   五曰:无论长幼贵贱,皆天之臣也

   六曰:天之欲人兼相爱、交相利也

   七曰:天不欲人之相恶相贼也

   八曰:天欲义而恶不义

   九曰:尚贤者,天鬼百姓之利也

   十曰:天帝鬼神之立正长也,将以为万民兴利除害。

   这十条天志已经包含《墨子》中提及的,所有用天鬼论证、讲述的内容。无一例外,无一额外。先秦墨者除墨子外不再有人提出新的天志,对天志内容是非常严格的。十天志中:前面三条是原天志;第三、四条,是墨家作出的基本判断;后五条,是墨家提出的,用于实现“自生与生生”天志的衍生。

  

   新墨家思想学派网:谢谢你接受我们的访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598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