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铁民 李亮伟:关于守选制与唐诗人登第后的释褐时间

更新时间:2015-03-30 15:09:33
作者: 陈铁民   李亮伟  

     一

   唐、宋人为唐人写的传记,往往是这样记载传主登第后的释褐时间的:

   (一)周绍良主编《唐代墓志汇编》天宝○四三《张思鼎墓志铭》:“神龙年(705-706),郡辟秀才擢第,调补潞州铜鞮县尉。”

   (二)周绍良、赵超主编《唐代墓志汇编续集》大历○一二米乘《杜钑墓志铭》:“开元七年,进士擢第,解褐授襄陵县尉。”

   (三)唐杜确《岑嘉州诗集序》:“天宝三载(744),进士高第,解褐授右内率府兵曹参军。”

   (四)《全唐文》卷二三八卢藏用《苏瓌神道碑》:“年十八,进士高第,补宁州参军。”

   (五)《新唐书•李峤传》:“二十擢进士第,始调安定尉。”

   (六)《唐代墓志汇编》开元一二○《王大义墓志铭》:“以永徽三年(652)明经擢第,拜江华主簿。”

   (七)同上垂拱○四六《李敏墓志铭》:“永徽六年,岁贡明经高第,初褐汾州灵石县主簿。”

   (八)同上圣历○二○《房逸墓志铭》:“上元三年,以明经举,射策甲科,解褐补扬州海陵县尉。”

   (九)同上开元三四六《慕容瑾墓志铭》:“年廿,明经擢第,解褐岐州参军。”

   (一○)同上乾元○一○裴颖《崔敻墓志铭》:“年贰拾柒,明经擢第,调补泽州晋城县尉。”

   对上述各例有两种不同的理解。一种理解是,登第和释褐授官的时间在同一年,如闻一多《岑嘉州系年考证》就据杜确序定岑参于天宝三载登第,同年解褐授官。应该说,这种理解是符合当时的语言习惯的,如陈子昂《离狐县丞高府君墓志铭》云:“唐龙朔元年(661),有制举忠鲠,君对策及第,试永州湘源县尉。”(《全唐文》卷二一六)句子结构和上述各例没有不同,而制举登第都是立即授官的,所以此例只能作当年登第当年授官理解。另一种理解是,登第和释褐授官的时间不在同一年,因为唐人进士、明经及第后,尚需经过吏部的铨选,才得以授官,这两者之间相隔一定时间。这种理解亦可以成立,因为古人为文简约,往往笼统而言,不详记登第与释褐授官时间的差异。如作这种理解,可通过标点来表现:在上述各例之末句的前一句加句号(如第三例在“进士高第”句加句号)。

   王勋成先生在其《唐代铨选与文学》一书(以下简称“王书”)中说:“及第举子有了出身,成了吏部的选人后,仍不能即刻授官,得先守选数年。如进士及第守选三年,明经(明二经)及第守选七年,明法及第守选五年……等。守选期间,世称他们为前进士、前明经、前明法等。及第举子的守选自唐初贞观年间就开始了。……在唐代,进士及第不守选即授官,可以说是没有的。”(注:中华书局2001年版,第2、4页。)此说如果成立,则对上述十例,就都只能作第二种理解了;而且根据王先生的上述新见,学术界从前已作出的关于唐代诗人登第后释褐时间的考证结论,有不少必须改写,王先生自己就撰写了《岑参入仕年月及生年考》、《王维进士及第与出生年月考》二文(注:前一文载《文学遗产》2003年第4期,后一文载《文史哲》2003年第2期。),从事着这种改写工作,如前文认为岑参天宝三载登第,守选三年,至七载春方授官,由授官时三十岁逆推,他当生于开元七年(719),等等。看来,唐代及第举子的守选制,牵涉到不少唐代诗人的生平事迹考证问题,很有必要将它搞清楚。

     二

   “王书”说:“所谓守选,就是在家守候吏部的铨选期限。”(第46页)应该说,“王书”对唐代铨选制的研究成绩显著,关于守选的论述亦道他人所未道,但对于及第举子守选制的形成、发展过程的论证,显得不够充分。如称进士及第必须守选三年才能授官的定制,初、盛唐时已经存在,就缺少充足的证据。《唐会要》卷七五《贡举上•帖经条例》云:“贞观九年五月敕:自今已后,明经兼习《周礼》并《仪礼》者,于本色内量减一选。”“王书”说:“所谓‘于本色内量减一选’,就是在明经及第后应守选的年数中,可适当减免一年。唐人将守选一年称作‘一选’。只有守选,才能减选。由是知,贞观九年(635),明经已经有守选制了,则进士和其他及第举子也应同时存在着这一制度。”(第47、48页)按,由及第明经已有守选制,不能推出及第进士也同时存在着这一制度。“王书”指出:“及第举子守选的根本原因,与六品以下官员守选的原因一样,是为了缓和官缺少而选人多这一社会矛盾。”(第50页)这意见很对。据《通典》卷一五《选举三》载,贞观时,“每岁选集,动逾数千人”,在这数千名选人中,占绝大多数的是三类人,一类是任职期满或因故停职的六品以下称为旨授的官员,二类是门荫出身获得参加铨选资格的人,三类是流外出身获允参选入流的人,至于常举及第后尚未授官的士人,则数量不多,其中明经及第者每年只有一百人左右(注:参见傅璇琮《唐代科举与文学》,陕西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124页。),进士及第者数量更少,还不到明经及第者的十分之一,据徐松《登科记考》,自太宗贞观元年至二十三年,进士科总共录取205人,平均每年仅录取8.9人。如果说让一百名明经及第者守选数年,对于缓和官缺少与选人多的社会矛盾还多少起些作用,那么让8.9名进士及第者守选数年,对于缓和这一矛盾所能起的作用,就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所以由贞观时及第明经已有守选制,还不能推出同时的及第进士也实行这一制度。另外,据上述材料,只能大致说明,贞观时及第明经已存在守选现象,不能说明及第明经守选,在当时已形成定制。

   “王书”提出初、盛唐时及第进士已有守选制的另一个证据是:“《资治通鉴》卷二○三载:‘(裴)行俭有知人之鉴,初为吏部侍郎,前进士王勮、咸阳尉栾城苏味道皆未知名,行俭一见谓之曰:二君后当相次掌铨衡,仆有弱息,愿以为托。’裴行俭为吏部侍郎在高宗总章二年(669);王勮为初唐四杰王勃之兄。前进士是及第进士在守选期间的称呼,若及第进士关试后即授官,当然就没有必要存在这一名称了。正是因为及第进士从关试后到授官前有一段较长的待选时间,这一段时间就是及第进士的守选期限。既然高宗总章二年就已经存在‘前进士’这一名称了,则当时及第进士也就已经有守选制了。”(第48页)上述推论实际上很难成立。首先,仅根据《通鉴》的上述记载,难以证成“总章二年就已经存在‘前进士’这一名称了”。关于裴行俭鉴识苏味道、王勮之事,在《通鉴》成书之前已有多种记载,如:

   在选曹……见苏味道、王勮,叹曰:“十数年外,当居衡石。”后各如其言。

   ——《全唐文》卷二二八张说《裴行俭神道碑》裴行俭……为吏部侍郎,赏拔苏味道、王勮,曰:“二公后当相次掌钧衡之任。”

   ——刘肃《大唐新语•知微》

   行俭……兼有人伦之鉴。……是时,苏味道、王勮未知名,因调选,行俭一见,深礼异之,乃谓曰:“有晚年子息,恨不见其成长。二公十数年当居衡石,愿记识此辈。”其后相继为吏部,皆如其言。

   ——《旧唐书•裴行俭传》

   裴行俭为吏部侍郎时,赏拔苏味道、王勮,谓曰:“二公后当相次掌知均衡之任。”

   ——《册府元龟》卷八四三

   此事又见于《唐会要》卷七五《藻鉴》、《太平御览》卷四四四引《唐书》、《新唐书》之《裴行俭传》及《文艺传上》,诸书皆未称王勮为“前进士”,则“前进士”三字,很可能是《通鉴》作者根据王勮“进士及第而于时无官”的情况酌加的,据此不能证明总章时就已存在“前进士”这一名称。从现存的唐代资料看,“前进士”之称最早大致出现在唐玄宗开元、天宝年间。如成书于天宝末年的《国秀集》,其目录有“前进士常建”、“前进士樊晃”,《唐代墓志汇编》开元二二六《寇堮墓志铭》“大唐开元十四年正月癸未,前国子进士上谷寇堮卒”,同上天宝一四一《博陵崔氏墓志铭》署“前乡贡进士弘农杨绾述”,同上天宝二五六《房自省墓志铭》署“前国子进士房由撰”,等等。

   其次,不能说“前进士”之称和及第进士的守选制无法分离,若无守选制,“前进士”之称也“就没有必要存在”。及第举子的守选制与非守选制的区别在于:前者是举子及第后必须守选数年,才允许参加吏部的冬集铨选,只要守选期满,参加铨选时一般都能获得官职;后者是举子及第后不必守选,听其参加吏部每年的冬集铨选,但参加铨选时未必都能顺利得到官职,关于“前进士”,李肇《唐国史补》卷下说:“进士为时所尚久矣。……其都会谓之举场,通称谓之秀才。……得第谓之前进士。”《蔡宽夫诗话》“唐制举情形”:“关试后始称前进士。”(《宋诗话辑佚》卷下)《通鉴》僖宗广明元年胡三省注:“进士及第而于时无官,谓之前进士。”总之,“前进士”是进士及第者通过关试取得在吏部参加铨选的资格后的称呼,一旦经过吏部铨选授给官职,就再也不能称作“前进士”了。如果当时实行及第举子的守选制,则及第进士在守选期间,当称作“前进士”,从这个角度说,“前进士”之称与守选制联系紧密。但如果当时无守选制,“前进士”之称也并非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因为其一,从通过关试到铨选授官之间,总有一段距离,即便只有短短几个月,这时对及第进士的称呼,也只能是“前进士”;其二,新及第进士参加铨选,往往有被吏部黜落者,玄宗开元中,就已“有出身二十余年而不获禄者”(《通典》卷一五《选举三》),对于这类人,显然也只能称作“前进士”。

   “王书”提出初、盛唐时及第进士已有守选制的又一个证据是:“《册府元龟》卷六三五《铨选部•考课一》载有玄宗开元三年(715)六月的诏文:‘其明经、进士擢第者,每年委州长官访察,行业修谨、书判可观者,三选听集。并诸色选人者,若有乡闾无景行,及书判全弱,选数纵深,亦不在送限。’所谓‘三选听集’,就是守选三年,才可任其参加冬集。因找不到记载,在此之前,进士及第者的守选年限不详。但很可能也是三年。开元初,玄宗为了励精图治,革除不实,就特意强调,只有‘行业修谨、书判可观’的明经、进士及第者,才可‘三选听集’……可见此前进士及第,不管德行、书判进修程度如何,只要三年一到,就都可以参选了。由此可以推断,初盛唐时期,进士及第的守选年限一般为三年,也就是三选。”(第52页)按,“王书”对开元三年诏文的理解有可商之处,为了便于说明问题,先将这篇诏文完整地引录于下:

   每年十月委当道按察使校量理行殿最,从第一等至五等奏闻。校考使乃吏部长官,总详覆。诸州亦比类定为五等奏闻,上等为最,下等为殿,中间三等,以次定优劣,改转日凭为升降。县令每年选举人内准前条访择补置,在任有术一任申,使状有两请(清)兼户口复业带上考者,选日优与内官,其使状有一请(清)兼带上考者,满日不限选数听集,优与处分。刺史第一等,量与京官,若要在州未可除改者,紫微、黄门简勘闻奏,当加优赏。京官不曾任州县官者,不得拟为台省官。吏部铨选,委任尤重,比虽守职,务在循常,既限之以选劳,或失之于求事。选日拔擢一二千(一作“十”)人,不须限以资次,必须究其声实,不得妄相汲引。自古乡举里选,实课人之淑慝,其明经、进士擢第者,每年委州长官访察,行业修谨、书判可观者,三选听集。并诸色选人者,若有乡闾无景行及书判全弱,选数纵深,亦不在送限。崇化致理,必在得人,奖善劝能,义资师古,皆有烦滥,未闻厘革,循名贵实,其道不行,为人择官,人蠹犹在,既复政理,不可因循,须加简勘,以正颓弊。

此文又见于《全唐文》卷二七,作玄宗《整饬吏治诏》。全文先叙对现任地方官的考核督察及奖善劝能之事;次述吏部对六品以下旨授官员的铨选,特别要求吏部打破常规、不拘年资地擢拔一批人;接下仍叙吏部铨选事,提出州长官要对本州的吏部选人(最主要的是六品以下的前资官)的善恶加以访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5943.html
文章来源:《文学遗产》(京)2005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