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东麓:东坡论陶述评

更新时间:2015-03-26 11:01:41
作者: 东麓  
大有一种重获人生自由的喜悦。东坡所谓“以无事自适为得此生”,便是指出“秋菊有佳色”一首所表达的对这种自由的人生的一种体味。全篇所表现的人生观,固然多源于道家思想,特别是庄子的超然物外的人生态度,而就其实质来说,陶诗所表露的与庄子同属超功利的审美的人生态度。同样深受道家思想熏染,又酷爱渊明其人及其诗的东坡,对陶诗的精神实质是心领神会的。可是,当他联系到自己的现实处境时,一种人生失落感便油然而生。这一则极可能写于黄州时期,不仅因为东坡爱陶、和陶始于此时,而且它所抒写的情感与身处逆境的黄州时期最为吻合。东坡在前期所怀抱的功成身退的愿望尚未来得及实现,就险遭不测,由阶下囚而成“逐客”,于是“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25)]的人生慨叹便冲口而出。“凡役于物者,非失此生耶”,这种人生失落感与其词作中的慨叹同出一辙。这里固然暗含着不得志的牢骚和苦闷,以及对不合理的现实不满的情绪,而从积极的一面来看,也可以说是循着庄子、陶渊明等前贤的思想轨迹,继续探求实现人的本质的道路。所以,东坡读诗一得虽仅寥寥数语,而其思想情感的深刻性足供我们玩索。

   对渊明田园生活的赞赏以及对自我人生道路的反思。东坡在《书渊明诗》中说:“‘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侵晨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道狭草不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览渊明此诗,相与太息。噫嘻,以夕露沾衣之故而犯所愧者多矣。”此则诗话直抒阅读渊明“种豆南山下”一诗的强烈感受,“相与太息”一语,可见诸人激动的情状,这里有对陶诗的激赏,有对渊明隐居时乐在其中的劳动生活的仰慕,也有因出处不同而引起的慨叹。东坡之所以深感“以夕露沾衣之故而犯所愧者多矣”,是因为他与渊明同样“性刚才拙,与物多忤”,而不能象渊明一样及早抽身隐退,以致“平生出仕以犯世患”。这样的阅读感受是深切的,它是对自我人生道路的一种反思,当然也有牢骚和愤懑的情绪。因为东坡原是“奋厉有当世志”[(26)]的,一心想在政治上有所作为,结果却屡历坎坷,犯了“世患”。陶渊明成了他晚年崇拜的偶像,而两人所走的人生道路是并不相同的。通过东坡对镜自照式的自我反思,我们对陶、苏两家不同的生活道路以及久历仕途的东坡深刻的内心矛盾,就会有更明白的认识。

   对渊明思想和诗句本意的新发现。前者如《书渊明〈饮酒〉诗后》:“《饮酒》诗云:‘客养千金躯,临化消其宝。’宝不过躯,躯化则宝已矣。人言靖节不知道,吾不信也。”这里所引用的两句陶诗,表明了对人的生命的高度珍惜,以及自然规律的不可抗拒,带有某种人生的和自然的哲理。东坡从中看出渊明“知道”——通晓自然规律,是独具只眼的。这样的佳句赏析一得,无异于对诗人的一种新的发现。后者如《书渊明诗二首》之二:“陶诗云:‘但恐多谬误,君当恕醉人。’此未醉时说也,若已醉,何暇忧误哉!然世人醉时是醒时语,此最名言。”“此未醉时说也,若已醉,何暇忧误哉”数语,一语破的,揭示了渊明以醉者自居的本相。原来,陶渊明“寄酒为迹”(萧统语),消遣、发牢骚、韬晦等兼而有之,其组诗《饮酒二十首》,都是这种心理背景下的产物。因为要发牢骚,抒发对黑暗现实的愤懑和不满,隐隐露出“金刚怒目式”的一面,难免要触犯当政者的忌讳。因此,渊明以醉者自居,有时故作醉语,以求避开尘世罗网。“但恐多谬误,君当恕醉人”二句,正反映了这样的心态。东坡还以“世人言醉时是醒时语”这样的生活经验来加以证明,也是具有说服力的。东坡所论,显然可以将人们对陶诗的理解引向深入。

   对陶诗中绝妙诗句的知赏。陶诗中《癸卯岁始春怀古田舍二首》之二中“平畴返远风,良苗亦怀新”二句(按,陶集今传本“返”皆作“交”),极为东坡所赏,一则曰“非古人耦耕植杖者,不能道此语”[(27)],再则曰“非余之世农,亦不能识此语之妙也”[(28)],从创作与鉴赏两个不同的角度,体认出了两句陶诗的超妙。这两句诗是诗人劳动生活的一种结晶,而由于东坡世代都是农家,并且很可能有了黄州时期躬耕东坡的经历,因而获得了在田野上劳作的生活体验,所以两句陶诗深蕴的美质很自然地为东坡所发现。所谓“识此语之妙”,或可从此处领会。的确,两句陶诗表现了自然界富于生机的律动,人和自然的亲近,以及对庄稼成长的关注,它们成为千古名句,是同东坡在鉴赏中独具慧眼与最初称扬分不开的。

     对陶氏的一点批评

   如前所述,陶诗最为东坡所赏爱,渊明其人差不多或了东坡崇拜的偶像。但是,东坡对渊明并非一味颂扬,他在《渊明非达》一文中就对渊明作过认真的直截了当的批评:

   陶渊明作《无弦琴》诗云:“但得琴中趣,何劳弦上声。”苏子曰:渊明非达者也。五音六律,不害为达,苟为不然,无琴可也,何独弦乎?

   众所周知,渊明受过道家思想很深的影响,他“质性自然”,蔑视权贵,淡泊功名,归田后更抱着乐天知命、委运乘化的人生态度,等等,都是有力的证明。有人统计,陶诗用事,《庄子》最多,共49次[(29)],由此也可见一斑。然而东坡从哲学的角度加以评说,断言“渊明非达者”,这是言之成理的。他从《无弦琴》诗看到了渊明与道家思想的距离:“五音六律,不害为达。苟为不然,无琴可也,何独弦乎?”这样的论说在逻辑上是辩证而深刻的,是无懈可击的,因为按照庄子齐物论的世界观[(30)],有无得失之类乃是无差别境界,故“五音六律,不害为达”,无琴亦是如此,不必斤斤于琴弦的有无;取乐之道,凭借“无弦琴”,则仍属“有所待”,而远没有达到“无所待而游于无穷”的精神境界[(31)],所以被东坡看出了破绽。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东坡所谓“达”,应是“超脱”的同义语,是指老庄人生哲学中最高的境界。

   深通老庄的东坡所下的“渊明非达者”这一评语,应当说是一个精辟的学术见解,它划出了渊明思想与道家思想的界线,让人们领悟到深受道家影响的渊明原来与道家的超脱仍有距离。这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对渊明思想研究的深化。

   注释:

   ①见《陶渊明传》。

   ②《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3。

   ③《归去来兮辞》序。

   ④《岘佣说诗》。

   ⑤《继愚轩和党承旨雪诗》。

   ⑥《诗谱》。

   ⑦《师友诗传录》。

   ⑧《朱子语类》卷140。

   ⑨《舟中读陶》。

   ⑩《藏海诗话》。

   (11)《苏轼文集佚文汇编》。

   (12)参见《岁寒堂诗话》卷上。

   (13)《诗品》卷中。

   (14)谢榛《四溟诗话》卷2引。

   (15)见《后山诗话》。

   (16)《白石道人诗说》。

   (17)《评韩柳诗》。

   (18)《书柳子厚〈渔翁〉诗》。

   (19)《书唐氏六家书后》。

   (20)《韵语阳秋》卷1。

   (21)《陶渊明集序》。

   (22)见《苏轼文集佚文汇编•与二郎侄一首》。

   (23)《归去来兮辞》。

   (24)《归园田居五首》之一。

   (25)《临江仙•夜归临皋》。

   (26)苏辙《亡兄子瞻端明墓志铭》。

   (27)(28)《题渊明二首》之一。

   (29)见朱自清《陶诗的深度》。

   (30)参见《庄子•齐物论》。

   (31)见《庄子•逍遥游》。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5689.html
文章来源:《盐城师专学报:哲社版》1996年0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