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解放军少将核武袭美论”真相

更新时间:2005-09-05 10:48:49
作者: 凤凰网  

  

  7月中旬来,美国一些主流媒体爆炒“解放军少将核武袭美论”。报道称,7月14日,中国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朱成虎少将在出席由中国外交部主办的官方简报会上,对参访北京的驻香港外籍记者表示,中美两国若因台湾问题发生军事冲突,“中国别无选择,只能动用核武。”他并说,如果中国西安以东的城市在核战争中变成废墟,则美国一两百座城市也将遭到毁灭。

  尽管朱成虎一再声明只是个人意见,但基于“这是近十年来北京高层官员最具挑衅意味的谈话”的理解,西方媒体的报道立即将其论调升高。而华盛顿的鹰派政客更是以此作为中国好战的证据,敦促布什政府在贸易和投资方面对中国实施更严厉的限制。

  “威胁论”甚嚣尘上,但也有一些权威人士认为,西方自由世界允许不同声音的存在,现在,他们也应当开始习惯中国军方学术研究人员表达自己的声音。

  

  是否代表政府立场?

  

  7月14日,英国《金融时报》和美国《华尔街日报》亚洲版率先报道称:中国国防大学的一名少将军官公开扬言,如果美国介入台海战争,对中国进行导弹袭击,中国可能在常规战争中使用核武器来对付美国。

  美联社、路透社、英国广播公司、《纽约时报》等众多西方媒体随即跟进。

  这些媒体称,这是近十年来第一位中国高级军官谈到中国在必要时,可能对美国使用核武器,而且据他们的记忆所及,连苏联军方人士在美苏冷战对抗时期,也没有对美国发出过这样直截了当的警告。

  报道引起了美国朝野的震动。美国务院发言人批评朱成虎的言论“高度不负责任”;中国军事权威、美国国务院前官员里克·费舍尔(Rick Fisher)说,如此“具体的威胁是新动向”。

  美国联邦众议员谭克里多更于7月14日致函中国驻美大使周文重,表示“严厉谴责”,要求中国“道歉”并“解除该名将领的职务”。美国政客的表态随即引起台湾岛内部分政客的热烈响应。台湾媒体报道称,7月15日,“陆委会”就此提出“强烈谴责”。主管大陆事务的“陆委会”发言人游盈隆说,“朱成虎的这番说法是非常严重的失言,暴露出中国鹰派人士的狰狞面孔,讲这个话的人应该道歉。”

  游盈隆同时承认,“陆委会”“不清楚当时发言的情形”。

  媒体报道显示,西方社会普遍关注的一个焦点是,朱的发言是否代表着中国政府的立场?

  7月18日,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与到访的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共同举行记者会,在谈到中国解放军将领提出核武袭美论时,拉姆斯菲尔德说:“我很想知道,他的言论在多大程度上代表或不代表中国政府的观点,我想我还是等着看之后的发展。”

  《华盛顿时报》则在此前的报道中引述一名美国国防部官员的话说,中国将领通常只表达官方立场,朱成虎可能无意间透露了一些战争计划的成分,或者他在讲话中所公开的内容在事前经过中国资深政治领导人的考虑和批准。

  对此,中国方面迅速进行了说明和澄清:中国外交部7月14日表示,朱成虎将军的说法不代表政府,另一位发言人稍后补充说外交部正在了解此事。发言人强调,朱成虎院长7月14日会见了由“香港明天更好”基金会组织的外国驻香港记者内地采访团,并同他们进行了交谈。在交谈开始前,他一再表示,愿就记者关心的问题谈一些个人的看法。

  更多的媒体认为,把朱成虎的谈话解读为表达中国政府立场是没有根据的。香港《信报》评论员文章指出,首先看朱成虎发表谈话的时机,美国国务卿赖斯正好到北京来会晤中国领导人,对中方尽力促成朝核六方会谈复会表示感谢,并且表示中国崛起对美国不是威胁。对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要求美国防止“法理台独”,虽未看到赖斯有何具体表态,但她曾一再表明希望两岸重启和谈。再则,胡锦涛两个月后就要访问美国,与布什进行今年以来的第二次峰会,就当前中美关系与世界局势进行磋商。由于中国公布《反分裂国家法》和台湾泛蓝三党领导人相继访问大陆,两岸关系与台海紧张气氛已有所缓和,北京对台使用武力并无迫在眉睫之势。因此,北京目前实在没有对中美关系与美国意图发出如此狠话的必要。

  7月17日,香港《大公报》记者联络当事人朱成虎少将。朱将军表示,自己的讲话“是有前提的”,外电某些解读是“断章取义”。“要注意朱将军说话时上下文的语境。”香港时事评论家何亮亮认为,对朱成虎少将的话不能孤立地看,而是要结合中国军方长久以来的战略思想来看,还有朱成虎少将这次讲话的具体背景。何亮亮说:“他是在回答记者问题的时候,以个人的名义做了一个这样的讲话。我们看这个讲话首先要看他的前提,这就是如果在台海战争中,美国发动对中国打击的话中国会如何做。我想,讲这个前提很重要。如果不看这个前提,就说解放军一个将领说我们要用核武器袭击美国,这就是非常疯狂、也是非常愚蠢的说法了。”

  

  中国核政策没有改变

  

  据香港媒体报道,7月21日,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中国、美国、日本学者代表团时指出,中国一贯恪守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今后也不会改变。

  李肇星向代表团介绍中国对当前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的原则立场时,被问及最近有位中国军方研究人士发表核武器问题的谈话,李肇星回应说,这位学者的话只代表个人,不代表中国政府。他说,中国自1964年成功进行第一次核试验后就明确承诺,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中国一贯恪守这一承诺,今后也不会改变。

  清华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楚树龙在接受《大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承诺,是非常明确而坚定的。到目前为止,没有丝毫的迹象表明,中国政府会放弃这个承诺。“没有听到任何领导人在任何场合说中国会改变或放弃这个立场。从来没有。”

  楚树龙说,朱成虎少将发表不同的个人看法,是正常的事,但政策最终的决定权一定还是政府。楚树龙同时提供了一个假设,除非外国对中国发动全面的战争,除了核武器之外所有的高精尖武器都使用上,中国国家面临危亡的时候,中国也许会放弃这个承诺。不过他认为,那种可能性不太大。“我想朱成虎谈的是最坏的情况,最坏的情况应该不会发生。”

  楚树龙指出,台湾问题涉及中国核心利益,有可能会导致中美间一定或较大程度的武装冲突,但不会升格为中美间的全面战争,使国家面临生死存亡的危险,那也就不会导致核武器使用的问题。在常规方面,中国还是有很多常规的办法来对付“台独”或对付美国等其他国家对中国统一和领土主权的威胁。

  与媒体的猜测和鹰派政客的狂热相比,美国政府表现得相对冷静和理智。

  美国国务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高级官员也表示,据他本人所知,美国驻华使馆并未就此事与中国有关方面进行接洽,因为美国方面觉得“根本没有必要”;美国五角大楼也明确表示,不会对某位中国将领的个人言论做出回应。

  

  军方声音出现多元化趋势

  

  中国军事领域一直以来留给外界的印象是高度神秘。随着近年来中国军队内部军事思想的变革与对外交往活动的日益频繁,军队内部思想活跃者不断发出声音,导致中国军方声音出现多元化的趋势。这种声音最先体现在非属作战部门的军人中间,朱成虎就是其中之一。

  而另一典型便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政治部创作室副主任、大校军衔的一级作家乔良,因其与同为大校军衔的广州军区政治部军官王湘穗在1999年合著《超限战》一书,而备受瞩目。

  该书中对于“超限战”的解释是超越一切战争模式,打破一切限制,一切手段,特别是以非军事手段迭加组合、惟我所用,从各个角度、各个层次、各个领域打击敌人,达到战争目的。

  此书1999年出版,当年年底便在大陆众多图书排行榜读者提名中名列前茅,但在随后的专家评议中遭到普遍的抵制。由于该书倡导在战争中的不择手段,尤其是将“恐怖战”纳入超限战的范围而备受批评。美、英等国公开指责该书“为流氓国家或组织的恐怖主义提供理论依据”。

  辩护者认为,《超限战》并非是针对哪个具体国家(如美国),而是纯粹的军事思想著作,更不是主张恐怖战的理论,是一种现代条件下进行战争的最新理论。

  此时的西方军事理论界对《超限战》一书的评价为“的确论证了一些独创的思想,作为一个展望和引导21世纪战争的创作。”此书出版2年后,针对美国的“911”袭击事件发生,恐怖分子所采取的,正是《超限战》中恐怖战的方法。

  之后,《超限战》被再次与恐怖主义联系起来。朱成虎关于核武的言论,也有媒体认为是超限战的经典战略,但更多的评论者则认为,朱成虎的核武言论是中国军方对“超限战思维”的改变。

  “《超限战》的作者是一名作家,而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军人,而《超限战》也只是一部文学作品。”国防大学战略研究室一位学者说。这位学者认为,《超限战》的作者对解放军的军事战略方针没有深入的了解,没有掌握中国的军事战略思想。

  但是这名学者否定了《超限战》中的战法在中国军队中的应用。 他说,当前世界恐怖主义猖獗的情况下,恐怖主义是世界共同的敌人,〈超现战〉容易使人造成误解。在任何情况下中国不能搞恐怖。

  而在中国军内,相对于朱成虎与乔良,多元化声音最为响亮的便是解放军空军副政委,空军中将刘亚洲。

  由于其近乎神奇的写作和对中国战略问题的把握,使得刘亚洲迅速被熟知和推崇。

  1987年4月,刘的报告《老山作战应该立即停止》得到军队高层认同,不到半年中国南方边境作战停止。1988年9月,刘的《不失时机地与南朝鲜发展关系》的报告受到国务院的重视。刘作为中国政府代表团的成员,参与了和韩国的建交谈判。

  1988年12月,刘针对中国军队面临的形势,在《中国军队必须进行改革》的报告中,呼吁军队改革非成功不可。文中还提到中国如再发生动乱,可能会演化成十分惨烈的结局,军队可能介入。半年之后的政治风波就证实了他的观点。1990年2月,刘在写给解放军总参谋长的《关于时局的几点看法》一文中提到,戈尔巴乔夫已抛弃马克思主义,苏联将搞多党制。3天后,戈尔巴乔夫在苏共中央全会上宣布,苏联将搞多党制。

  1993年9月,刘的《关于封锁台湾》的报告,预测民进党有可能成为台湾执政党。2000年11月刘亚洲的《中国空军攻防兼备要论》一书,使解放军空军作战思想一步跃升到世界新军事理论之列。

  2001年1月,刘写的《金门战役检讨》一书引发了各国军方的关注。该书第一次披露了解放军在1949年10月攻打金门失败的经过。反思和总结了战役失败的原因和教训,倡导不打无准备之仗,引起巨大反响。

  之后在其所作《中国未来二十年大战略》中,刘亚洲提出,解决台湾问题,是要争取台湾民心,搞好大陆政治体制改革、解决香港治理问题、整合而不是征服台湾。并且就此提出 “一国两治”、“分而不离,合而不并”的概念。

  由于其文章不主张武力征服台湾,从而招致中国大陆相当多青年网民的非议,被戏称为“小说家将军”,其对国内极端民族主义的批评也招致新时期“汪精卫”和“美帝走狗”的漫骂。

  但在军内,刘亚洲还是获得了比较正面的评价,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军方人士,并未用类似对朱成虎少将和乔良大校的语言评价刘亚洲。“我们应该从正面理解”,刘亚洲关于台湾问题的见解符合中央的政策,中国一直都坚持和平统一,有一线希望都不会放弃。刘亚洲中将的声音在军内获得了相当程度的认可。刘亚洲一直以来对中国国家战略多有言论,内容涉及军事、外交、农民问题,台湾问题、思想多个领域,依靠其军事背景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力。

  而就在2005年中国大陆反日浪潮高涨之时,刘亚洲筹划组织的“中日关系青年研讨会”被有关方面取消,随后刘亚洲等10名将校军官连署发表呼吁,要求对外强硬、对内推动政治体制改革。

  诸如此类的军内多元化声音的趋势,被外界广泛看作中国军方强硬派声音的崛起或少壮派有关中国国家安全环境、国防政策的新的思潮。一位高级军方研究人士说,朱成虎少将主要研究的方向是国际关系和外交事务,而乔良则是一位着力于艺术创作的军旅作家,虽然他们都有军衔,但分属于国际关系研究和文职部门,都不是能对中国军事战略和核政策做出准确发言的军方人士,如果军方的专业军官发表意见,那么他就需要对发言负责任。

  至于如何看待此次“朱成虎事件”,香港军事评论员郭坚说,中国搞核武库,目的是具备威慑力。因此,朱成虎无论是作为一名少将军人,还是作为一名教授学者,完全可以发表他个人的看法。

  郭坚认为,西方自由世界允许不同声音的表达,他们也应当要习惯中国军方人员表达不同的声音:“中国的官方表态说,这是个人观点。这是一个很新鲜的说法。中国官方并没有说,他胡说八道,也没有说他说得不对,也没有说他没有这么说,没有否认。而是说,这是他个人的观点。这是中国慢慢要和国际接轨,允许不同声音存在。这是一个正规化和现代化的进程,是好事。”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55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