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作翔:“真正的权利”理论

——卡尔·威尔曼的权利学说

更新时间:2015-03-22 11:35:01
作者: 刘作翔 (进入专栏)  
其他特别征税权正是国会要排除的。类似的推理在权利的道德推理中虽不常见但可能。例如,汤姆逊在自我防卫理论中讨论了事实规范和道德规范。讨论到堕胎时,她说,关于胚胎拥有不受因堕胎而死亡的道德权利主张是虚假的,因为其"生存权"以诉求为基础,不是绝对的生存权,而是有限的免遭非法杀死的权利。

   5.人们或者会说,一些具体的权利是虚假的,因为其所依据的更抽象权利被其他冲突的抽象权利所消减。这也是罗纳德·德沃金解决此类问题时常采用的方法。任何完善的理论都能够处理好抽象权利和具体权利之间的差别,抽象原则与具体原则也是如此。这是一个差别程度的问题,但是可以用更为清晰的例子来说明差别之间的两极,将其作为种类上的差别对待。抽象权利是一种笼统的政治目标宣示,它不考虑总体目标的权衡,也不考虑特定环境下与其他政治目标的妥协。而具体权利则要精细得多,它被设计为在特定的环境下与其他政治目标竞争为目的。言论自由并不是简单地说公民可以自由表达,而且还包括诸如报纸有权刊登不会给军队带来直接、现实危险的秘密防御计划的权利。目标是寻求一个特别方案,该方案能解决抽象言论自由与士兵安全、紧急防御需要之间的冲突。

   然而,我们遇到的这类法律推理案例并不多,这可能是抽样太少和太过随机导致的。马什诉阿拉巴马州案是使用了这种法律推理的典型例子,法庭借此平衡宪法财产权与新闻自由、宗教自由之间的关系。由于后者的重要性超过了前者,所以尽管马什主张自己的公司拥有奇克索镇的全部私有财产权,但仍无权禁止在该镇进行传教活动,法庭判决该禁止权不成立。

   威尔曼说,我们已经找到五种使用法律推理或道德推理的不同途径证明一些宣称的权利是虚假的,但很可能还存在其他途径。这对我和那些被法律甚至道德、政治领域辩论中层出不穷的宣称的权利折磨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因为,不是所有宣称的权利都值得一瞥,直接将其(甚至连那些貌似真实的权利声明)置于理性批判之下,不仅可能而且令人十分向往。

四、真实的义务

   威尔曼还讨论了"真实的义务"问题。他说:一项权利使权利人在某些特定的领域面对一方或更多方拥有支配权。如此,每项权利可以被设定三种不同的角色:角色一拥有权利,角色二是权利的相对人,角色三介于前两者之间。因此,任何权利的实际引入都是多方面的、广泛的,一般包含所有的或几乎所有的权利状态。然而,争议最大的却是其所含的义务。威尔曼的主要目的是试图通过引入新理论来为权利在社会、法律和道德领域的争论降温,而最实际的目标是解决如何判断一些基于权利的义务的真假的问题。

   威尔曼讲到:我们常说某人因一些一般或特定的权利而负有这样或那样的义务。自由主义者说国家有不把从纳税人征收的部分税再分配给穷人的道德义务,因为这侵犯了纳税人的财产权。而其他人则说国家负有向所有人提供福利的道德义务,就连那些非法移民也不例外,因为人人得享有接受社会保险、保持适当生活水平的人权。许多公民坚持认为医生有拒绝堕胎的道德义务,因为堕胎侵害了胎儿的生命权。一些道德哲学家和法学家却认为,怀有缺陷胎儿的母亲有道德甚至法律上的义务去堕胎,因为她的孩子有不带有严重缺陷出生的权利。很多自由主义者认为,华盛顿大学在录取黑人考生方面负有道德和法律上的照顾义务,因为他们过去遭受了美国白人不公正的待遇,有权接受相应的弥补性措施。其他一些保守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则声称,华盛顿大学有不给黑人考生优待的道德和法律义务,因为这侵犯了白人考生获得平等对待、接受公正选拔的权利。尽管期待采用简单、确定的方法来解决这一问题是不现实的,但若采用了适当的理论,还是能够帮助我们辨别这些义务的真伪的。

   威尔曼说,这些争议都涉及到宣称的权利。因此我们可以从人们如何区分真实的和虚假的权利着手。仅当支持权利的理由充分、适当而且持有人适格时,权利才是真实的。确认了宣称的权利的真假后,我们如何分辨义务的真伪?即使宣称的权利是真实的,义务也仅在赋予义务的权利不被其他义务所优先时,才被赋予真实的义务。为了弄清一些真实的权利是否包含特定的义务,仅了解一些关于权利的粗浅知识是不够的,需要详细了解诉求权利的细节和准确的解释。解释不需要完整而精确,但是必须包括针对争议义务、权利的每一个要素并具体到能揭示义务内容的程度。由于任何权利甚至真实权利所包含的义务和状态都是初步的,因此,问题还没有结束。当作为载体的权利被优先时,真实权利包含的真实义务仍可能为虚假的。假使人们能够驳倒宣称权利中的一些特定义务,这就能够证明宣称的权利是虚假的了吗?未必。因为这项权利可能还要基于其他权利。考虑到法律和道德权利的多重性,证明反方的义务不含真实的权利是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即使能够做到,也不足以证明宣称的义务是虚假的,因为不是所有的义务都基于权利而存在。对于那些一直追求用简单、确定的方法解决法律和道德争议的人来说,这是个坏消息;但对于那些因宣称的权利四处滋生而烦恼的人来说,是个好消息。对人们来说,用权利讨论问题(尤其是那些很有实感的实际问题)颇具诱惑。人们怀疑许多宣称的权利是虚假的,至少那些自己十分确信却又几乎不认真寻求解释依据的人,以及更常见的认为自己拥有权利而实际上不具拥有资格的人(如胎儿和动物的占有者)所宣称的权利就是如此。所幸,我们能够在不否定权利之下所有道德义务的前提下识别出许多权利的虚假性。尽管我们研究的重心是真实的义务基于真实的权利,但还存在其他基于义务赋予原因的同样真实的义务。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5471.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研究》2013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