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程炼:进化论与伦理学的三层牵涉

更新时间:2015-03-20 13:59:25
作者: 程炼  

   当代哲学在过去的数十年间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从生物学的观点看”以及“从进化论的观点看”的兴起。可与这个现象相比的,可能是更早一点的“从逻辑学的观点看”。依照一种常见的、普遍接受的看法,相对于物理学和化学而言,生物学不是一门关于我们生活于其中的世界的基础科学,属于哲学家们所说的“特殊科学”(special sciences)。生物学的主题局限于生命界,生物学规律的有效性通常针对特定领域并常有例外,充其量只能说是余者皆同律(ceteris paribus laws)。就此而言,当看到生物科学的分支之一——进化生物学——侵入几乎所有的哲学核心地带,激起了对知识、信念、辩护、推理、本体论范畴、意义以及道德这些传统的哲学概念的再思考,人们不免会感到震惊。进化思维或进化探索业已成为今日哲学中的一个时尚,更不提它在心理学、社会学、人类学、经济学和政治学这些社会科学中受追捧的热度了,而这些学科长期在渴望一种受尊重的研究范式。

   本文关心的问题是,在经验或解释的层面上,进化思维在多大程度上揭露了伦理学的基础。这里需要对“经验或者解释的层面”做一点说明。这个层面通常与辩护的(justificatory)层面相区分。在说明一个信念的形成时,我们有时诉诸某些因素与该信念的形成之间的因果关系,有时诉诸某些因素与该信念之间的逻辑关系。大体而言,前一类说明属于经验的或者解释的层面,后一类说明属于辩护的层面。伦理学家对这两个层面的道德说明之间的关系有不同的看法。自主主义者,即相信伦理学有自主性的人们认为,辩护的层面是道德探究的根本所在,无论在解释的层面得到多少有意义的成果,它们都没有触及辩护层面上的问题。自然主义者则大多认为,解释层面的工作决定了或者至少影响到辩护层面的工作。这些争论不是本文关心的主要话题,我下面想要讨论的是如何恰当地理解进化生物学对人类道德现象的解释。

   当面对生物学中的发现如何影响到伦理探索的议题时,有哲学头脑的人自然地有了一个方法论上的担忧。它让人想起休谟著名的是然与应然的区分和摩尔同样著名的对“自然主义谬误”的批判。前行之际,或许我们需要松解一下这个担忧。首先,休谟的区分是一个可能还算合理的规则,如经适当的理解,是一个合理的演绎推理规则。但这个规则与如何提出一个伦理主张或者如何为一个伦理判断做出辩护的问题并无直接关系。就我所知,没有什么道德哲学家声称他们的伦理陈述是他们相信的非伦理陈述的一个演绎结论。其次,摩尔对自然主义谬误的责难,可能建立在他没有认识到这样一个可能性的基础上:道德属性就是自然属性,但这种同一性并不是被先天认识到的,或者说,指称两种属性的词项并非分析地相联系。这里还有一个宽慰。热心于从生物学角度探索伦理学的人们一般被称为自然主义者,或者说他们至少是方法论的自然主义者。如果你指责他们犯了自然主义谬误、指责他们有破坏休谟规则之罪,那么他们的超自然主义同行也是共犯。例如,一些伦理神令论者(divine command ethicists)把被上帝喜爱等同于应该。

   另一个方法论上的忧虑涉及前面提及的所谓的伦理学的自主性。托马斯·内格尔(Thomas Nagel)有力地论证说,伦理学作为一门理论探究,“是用理性的方法进行的”,这些方法具有“辩护和批判的内在标准”,因此伦理学可能抗拒来自外部的理解[1]。在这一点上内格尔把数学、物理科学、甚至生物科学自身与伦理学摆在一起,主张“为伦理学寻找一个生物学解释,与为物理学的发展寻找这样的解释同样愚蠢”[1](145)。在内格尔看来,伦理学中的发展取决于我们的理性能力的运用,那就是,让我们的反思前的或者与生俱来的伦理信念接受理性的批判和修正。尽管理性的能力可以有一个生物学的基础,尽管这些初始信念中的某些部分是有生物条件的或者受生物因素调节的,但是通过理性能力所达成的道德进步不可能按生物学的方式来理解。虽说我对内格尔关于伦理探究的本性的观点多少抱有同情心,但我感兴趣的问题不是生物学思路在理解伦理学时是否有局限,而是这种局限的程度有多大。进化思维有可能既在地位上又在内容上剧烈地改变一直占主导地位的伦理观吗?对道德的生物学说明有可能更精确地解释为什么道德进步比科学中的进步要缓慢和缺少确定性吗?我们有可能从生物学的观点得出一个对人类道德的未来的全新看法吗?从生物学的角度研究伦理学对于传统伦理观而言,要么可以是保护性的,即生物学的观点为伦理学提供新的支持,要么可以是变革性的,即修正传统的对道德的理解。

   方法论上的考虑就此打住,进化伦理学的总体思想是:道德是进化的产物。对这个大论题做一点推敲我们就会看到它的意思是极其含糊的。表述这个论题的三个关键词“道德”、“进化”和“产物”对这个论题的不同提倡者意味着不同的东西。在相关文献中,“道德”的意义涵盖相当广泛,一些作者从纯粹行为学意义上看待道德,将之等同于利他性的、合作性的、关爱性的以及公正的倾向或行为;一些作者要求道德具有更丰富的心理学特性,如同情、感恩、厌憎、疚愧等情感;一些作者要求道德指的是更理智的事物,如道德信念或判断;一些作者认为道德是一个社会学对象,如一个族群所赞同的道德法条或体系;最后,一些作者将道德限定于道德哲学家们所理解的完整的人类道德(如人们的日常道德)。文献中常见几种区分:原始道德(proto-morality)与真正的、含义丰富的道德的区分;非人类道德与人类道德的区分;社会生物学家眼中的道德则同时涵盖人类和非人类情形。就人类道德情形而言,有些作者区分道德能力与道德能力所释放出来的道德判断和道德行为,对两者给出不同的进化解释,这样使得他们的理论变得相当复杂。在进化伦理学的背景下,把握“产物”的多义性极其重要,因为它可以指直接产物,也可以指间接产物(副产物)。一旦“产物”与“进化”结合起来,理解这两个词的多义性就显得更有必要。某些作者按严格的生物学方式理解进化,即按照有良好定义的自然选择的观念来理解进化过程;某些作者非常宽泛地使用“进化”这个词,让其涵盖所谓的文化进化(cultural evolution)。除了这些名词术语使用上的差别之外,在生物进化是否影响到文化进化的问题上人们也见解不一。

   有多少刻画进化生物学与伦理学的相关性的立场,取决于上述词项的不同的意义可以以多少个逻辑上可能的方式结合起来。在这里将这些可能的立场一个个罗列出来是不切实际的。下面,我通过区分相对于自然选择的三个不同级别的进化涉入来对这些伦理学的进化描述进行分组。换言之,这些描述的不同在于它们在不同程度上诉诸自然选择在塑造人类道德中所起的作用。

   我们先从一个在最弱意义上使用“从进化论的观点看”的版本开始。这个版本的描述大致是这样的:要解释“我们为什么有我们所具有的道德”的问题,它的回答是,“因为我们足够聪明”。说我们有道德只是一个说我们有如下特性的快捷方式:知荣辱、明是非、有做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的动机、以一致的方式思考如何生活和怎样行动,等等。我们所独具的智力水平是其他动物无法比拟的,正是它赋予了我们上述道德特性。但是,这里有一个与自然选择相关的重要区分。我们独有的智力水平是自然选择赋予我们的直接赏赐,因为它带给我们生存和繁殖上的优势,因而被称为一个适应(adaptation)。我们的道德信念、动机以及行为在自然选择的游戏中并未出场,它们只不过是我们理性能力所结出的果实。简言之,这些道德属性并无一个生物学本性,因而不需要一个生物学解释。这样,进化生物学家弗朗斯思科·阿亚拉(Francisco Ayala)说:

   人类的道德感是一个联适应(exaptation),不是一个适应。道德感是由判断某些行动是对的或错的构成的;不是由选择或者执行某些而非其他行动、或者由依据行动的实际后果评价行动构成的。做出道德判断会提高那些判断一个行动是善是恶的人们的繁殖度,似乎是不太可能的。某种“初始的”伦理行为因此会被自然选择进一步拔擢,也似乎是不太可能的。[2]

   在这段话之前,阿亚拉还说:“艺术、文学、宗教以及许多其他人类文化活动也都可以视为联适应,它们是作为高度的人类智能和工具制造的结果而生成的。”[2]

   这个阵营的一些理论家甚至主张,人类道德与生物的力量之间是绝缘的。丹尼尔·邓尼特(Daniel Dennett)在《达尔文的危险思想》中讲道:

   虽说动物严格地被其生物性所控制,但人类行为主要是被文化决定的,文化是一个在很大程度上自主的符号和价值系统,从一个生物基础中成长起来,但与之渐行渐远。由于能够在多方面克服和挣脱生物上的约束,文化之间能够彼此不一到这种差异的重要部分由此得到解释的地步。[3]

   阿亚拉和邓尼特都相信道德源于文化进化而非生物进化。文化进化的概念在直观上是有启发性的,在学术上有权得到尊重。首先,把道德看作是文化进化的产物、看作是我们从生物性中获取的高度智力的演示,似乎既忠实于我们对自身在动物王国的独特地位的理解,又忠实于我们的深层道德现象学。我们的确有其他灵长类动物所没有的高度发达的大脑;我们的确在伦理方面展示了我们的理性能力;我们的确感到我们的理性探究是受内在于一个主题中的标准和方法的指导的;等等。其次,文化进化论者的确有一个关于文化进化如何进行的说明。下面是阿亚拉勾勒出的一个版本:

   道德条规是文化进化的产物,而文化进化是一种独特的人类进化模式,这个模式优于生物模式,因为它是一个更有效的适应性模式;它比生物进化要快并且它能够被引导。文化进化基于文化遗传,它是拉马克式的而非孟德尔式的,这样使得获得性的特征得以传播。最重要的是,文化遗传不依赖于从父母到子女的生物继承,而是也横向地传播并且没有生物上的界限。[2](328)

   这种从文化进化角度理解道德的尝试无疑是有趣的和有启发性的。基于本文的目标,我想提出几个思考,它们可能不直接涉及文化进化道德观的正确与否,但可能引起一些关于其健全性的疑问。

   第一个考虑涉及这样一个问题:这个文化版的对道德的进化论研究如何顾及道德的特殊性。如果道德是联适应,那么宗教、艺术、科学也都是。当我们试图理解人类道德的本性和内容时,仅仅说我们的生物本性让我们有道德能力、说我们通过文化传播(其中包括我们的理性活动)习得道德的内容,是不够的。我们可以对数学、物理学以及其他与文化相关的事情说同样的话。文化进化既快速又有效的事实,或许在不同的程度上可以解释过去一些世纪中科学知识的巨大增长、宗教氛围的急剧变化、艺术时尚的炫目转换。但是,道德变化或进步相比之下缓慢、不稳定和难以明述。在我看来,一个基于文化进化观念的以一概全的图像容易对我们观察到的伦理学与其他文化事物之间的差别不敏感。我自己的猜测是,或许由于有一个额外的与人类动机相关的构件,伦理学比科学和艺术在更大程度上与人类生物性相纠缠,不认识到这一点就会使得伦理学太过于乌托邦。

   第二个考虑涉及下述问题:在文化进化的观念中扮演角色的那些理论构造如何联系在一起,这种联系必须符合在生物领域中实践着的进化思维。在文化进化语境中使用的术语,如“适应”、“遗传”、“继承”、“传播”等,大都是助探式的和比喻性的,模仿生物的进化模式。考察一下阿亚拉对达尔文的一段话所做的文化进化重构。达尔文说:

   一个含有许多成员的部落,如果这些成员由于高度地具有爱部落精神、忠诚、服从、勇敢以及同情心而时刻准备着互相帮助,为公共善而牺牲自己,那么这个部落就会取得对大部分其他部落的胜利;而这就是自然选择。在世界各处,一些部落一直在取代其他部落;既然道德是他们成功的一个因素,道德的标准和道德天赋良好的人们的数量就会在任何地方提高和增长。[4]

阿亚拉认为达尔文在说两件事。第一,对达尔文而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gouwany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5383.html
文章来源:《道德与文明》2011年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