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钱锺书:宋诗选注·杨万里

更新时间:2015-03-17 12:46:45
作者: 钱锺书 (进入专栏)  
取尽珠矶碧海愁”,又《哭孟东野》:“吟损秋山月不明,兰无香气鹤无声。自从东野先生死,侧近云山得散行”;陆龟蒙《甫里文集》卷十八《书李贺小传后》:“天物既不可暴,又可抉摘刻削,露其情状乎?使自萌卵至于槁死,不能隐伏”;皮日休《鲁望昨以五百言见贻因成一千言》:“万象疮复清,百灵瘠且癴”;吴融《赠广利大师歌》:“昨来示我十数篇,咏杀江南风与月”;黄庭坚《山谷诗外集补》卷三《和答任仲微赠别》:“任君洒墨即成诗,万物生愁困品题。”

   29林希逸《竹溪鬳斋十一稿》续集卷十二《陈子宽诗集序》论杨万里自言焚弃少作,因说:“然观公见行诸集,此等句既变以后未尝无之;岂变其可变者,其不可变者终在耶?”

  

过百家渡①

园花落尽路花开,白白红红各自媒。

莫问早行奇绝处,四方八面野香来。


柳子祠前春已残,新晴特地却春寒。

疏篱不与花为护,只为蛛丝作网竿。


一晴一雨路干湿,半淡半浓山叠重;

远草平中见牛背,新秧疏处有人踪。

   ①在湖南永州。柳宗元做过永州司马,所以那里有他的祠堂,就是第二首里的“柳子祠”。

  

悯农

稻云不雨不多黄,荞麦空花早着霜。

已分①忍饥度残岁,更堪岁里闰添长②!

   ①料定、早知道。

   ②“堪”等于“不堪”、“岂堪”,参看梅尧臣《田家语》注⑧。意思说:这个年头儿真难过,度日如年,偏偏又碰到个闰年,日子比平常的年头儿多。

  

闲居初夏午睡起

梅子留酸软齿牙,芭蕉分绿与窗纱。

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①。

   ①这首诗里的“留”字“分”字都精致而不费力,参看杨炎正《诉衷情》词:“露珠点点欲团霜,分冷与纱窗。”第四句参看白居易的《前日〈别柳枝〉绝句,梦得继和,又复戏答》:“谁能更学孩童戏,寻逐春风捉柳花?”有人指摘这首诗说:“‘梅子留酸’、‘芭蕉分绿’已是初夏风景,安得复有柳花可捉乎?”(王端履《重论文斋笔录》卷九)可备一说。韩偓《幽窗》已有“齿软越梅酸”。

  

插秧歌

田夫抛秧田妇接,小儿拔秧大儿插。

笠是兜鍪蓑是甲,雨从头上湿到胛①。

唤渠朝餐歇半霎,低头折腰只不答。

秧根未牢莳未匝②,照管③鹅儿与雏鸭。

   ①尽管戴“盔”披“甲”,还淋得一身是水。

   ②秧还没插得匀。

   ③小心提防。

  

  

春晴怀故园海棠

竹边台榭水边亭,不要人随只独行。

乍暖柳条无气力,淡晴花影不分明。

一番过雨来幽径,无数新禽有喜声。

只欠翠纱红映肉①,两年寒食负先生!②

予去年正月离家之官,盖两年不见海棠矣。

   ①苏轼《寓居定惠院之东杂花满山有海棠一株》:“朱唇得酒晕生脸,翠袖卷纱红映肉。”这里用他的比喻。

   ②那时候杨万里在广州,“先生”是他自称。

  

五月初二日苦熟

人言“长江无六月”①,我言六月无长江。

只今五月已如许,六月更来何可当!

船仓周围各五尺,且道此中底宽窄!

上下东西与南北,一面是水五面日。

日光煮水复成汤,此外何处能清凉?

掀篷更无风半点,挥扇只有汗如浆。

吾曹避暑自无处,飞蝇投吾求避暑;

吾不解飞且此住,飞蝇解飞不飞去。

   ①大家都说长江里很凉快,等于没有夏天。这句谚语北宋初就有(《五灯会元》卷十六义怀语录引),参看洪适《渔家傲》词:“六月长江无暑气”(《全宋词》卷一百三十四)。

  

初入淮河①

船离洪泽岸头沙,人到淮河意不佳。

何必桑干方是远,中流以北即天涯②!

两岸舟船各背驰,波痕交涉亦难为。

只馀鸥鹭无拘管,北去南来自在飞。

中原父老莫空谈,逢着王人③诉不堪。

却是归鸿不能语,一年一度到江南④。

   ①南宋把淮河以北全割让给金。宋光宗赵悼绍熙元年(公元一一九〇年)杨万里奉命去迎接金国派来的“贺正使”,这几首就是那时候做的。

   ②唐诗像雍陶《渡桑干水》说:“南客岂曾谙塞北,年年唯见雁飞回”,表示过了桑干河才是中国的“塞北”。在北宋,苏辙出使回国,离开辽境,还可以说:“胡人送客不忍去,久安和好依中原;年年相送桑干上,欲话白沟一惆怅。”(《滦城集》卷十六《渡桑干》)在南宋,出了洪泽湖、进了淮河已走到中国北面的边境了!杨万里的意思就像徐陵《为始兴王让琅邪二郡太守表》:“言瞻汉草,乃曰中州;遥望胡桑,已成边郡”;白居易《西凉伎》:“平时安西万里疆,今日边防在凤翔”;或陆游《醉歌》:“穷边指淮淝,异域视京雒”。可比较王符《潜夫论》第二十二《救边》篇的议论:“无边亡国。是故失凉州则三辅为边,三辅内入则弘农为边,弘农内入则洛阳为边。推此以往,虽尽东海,犹有边也。”许多南宋诗人都跟杨万里有同样的感慨:例如陆游《剑南诗稿》卷二十一《送霍监丞出守盱眙》,姜特立《梅山续稿》卷一《渡淮喜而有作》,袁说友《东塘集》卷三《入淮》,陈造《江湖长翁文集》卷十一《都梁》第四首,许及之《涉斋集》卷七《元日登天长城》,戴复古《石屏集》卷七《江阴浮远堂》、《盱眙北望》,《南宋群贤小集》第三册毛珝《吾竹小稿•仪真》第三首,汪元量《水云集•湖州歌》第二十四首,汪梦斗《北游诗集》自序,《诗人玉屑》卷十九载路德章《盱眙旅舍》,《瀛奎律髓》卷四十七潘柽《上龟山寺》,《〈宋诗纪事〉补遗》卷四十五王信《第一山》、卷五十四蒋介《第一山》。参看刘因《静修先生文集》卷九《白沟》:“白沟移向江淮去。”

   ③天子的使臣;《春秋》三传里常用这个名词。

   ④沦陷中的北方人民向南宋的使者诉苦也没有用,倒不如不会说话的鸿雁能够每年从北方回南一次。宋人对中原的怀念,常常借年年北去南来的鸿雁来抒写,总说:“自恨不如云际雁,南来犹得过中原!”“何许中原惟雁见!”这一类的话(陆游《剑南诗稿》卷十《冬夜闻雁有感》、卷三十三《枕上偶成》、卷七十八《闻新雁有感》,王质《雪山集》卷十二《问北雁赋》,韦居安《梅磵诗话》卷下引方回句;参看邹浩《道乡集》卷八《邻家集射》,岳珂《玉楮集》卷四《九月一日闻雁》)。杨万里反过来写“中原父老”向往南宋。

  

遇宝应县新开湖

天上云烟压水来,湖中波浪打云回;

中间不是①平林树,水色天容拆不开。

   ①等于“若不是”,现代口语里也有这种说法;参看王建《赠王枢密》:“不是当家频向说,九重争遣外人知?”

  

桑茶坑①道中

田塍莫道细于椽,便是桑园与菜园。

岭脚置锥留结屋②,尽驱柿栗上山巅。


晴明风日雨干时,草满花堤水满溪。

童子柳阴眠正着,一牛吃过柳阴西。

   ①在安徽泾县。

   ②留下一小块“立锥之地”,准备搭草屋。

  

  

  

过松源晨炊漆公店

莫言下岭便无难,赚得行人错喜欢;

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出一山拦。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5218.html
文章来源:《宋诗选注》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