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盈盈 潘绥铭:论方法:定性调查中“共述”、“共景”“、共情”的递进

更新时间:2015-02-28 12:50:24
作者: 黄盈盈   潘绥铭 (进入专栏)  

  

   原载《江淮论坛》2011年第1期

  

   摘要:文章首先提出社会科学研究中“论方法”的重要性,旨在弥补“方法论”与“调查方法”割裂的现状,强调要在具体方法的操作中分析其方法论内涵与来源,在方法论的指导下改善现有的方法。文章进而基于实地调查经验,具体分析了定性调查中“聊天”、“旁听”、“体验”三种方法的特点及其方法论意义,扩大了“主体”与“互动”的概念,突出了研究者与被访者之间共述、共景、共情的重要性。唯有此,才能更加充分地实现定性调查方法论中所强调的“整体性”原则,才可能突破被访者“无可表述或无法表述”的局限,更加接近“主体呈现的真实”。

  

   关键词:方法论;定性研究;访谈调查

  

   一、问题的提出

   定性调查在社会学领域正日益受到重视,但是相关的研究和论述却相当缺乏。(1)

   已有的文献可以分为两大类内容:一类是译介国外的方法论与理论视角(2);另一类是把定性调查的若干方法比如访谈、观察、文本分析、焦点组访谈等作为方法教程的一部分(3);还有非常少量的文章在实地调查的基础上论及方法论和方法(4)。

   人类学对于定性调查中的“参与观察法”向来很重视,大部分人类学家都在使用这种方法,在方法论方面的论述也相对比较成熟。(5)但是在中文文献中,专门论述人类学田野工作方法的论文也是偏向于方法论的探讨,实施过程很多时候则被视为“不言自明”而加以省略,或者仅仅散见于正文之中。

   可以说,少量的有关定性调查研究方法的论文尚未在中国社会科学界形成“方法学”的研究气氛。这主要表现为至少4点局限性:

   1)主要停留在“译介”而不是“研究”,缺乏对于调查方法本身的具体分析与反思,更缺乏从具体调查实践出发的总结与论述。

   2)往往仅仅讨论理论视角,或者是仅仅教条式地介绍已有的几种方法,缺乏“个人的感受和经历”,缺乏本土性,也缺乏反思性。

   3)重方法论,轻方法。“方法论”的论述通常被认为“更有深度”;具体的调查方法则仍然主要局限在教科书的范畴,没有意识到调查方法也需要“论”。

   4)方法论与方法之间呈现割裂、甚至是两张皮的状况。一方面,对于方法论的论述往往既没有具体调查方法的支撑,也不注重如何在实施中加以贯彻,往往呈现为空中楼阁。可是另一方面,具体调查方法又往往是只有陈述却无论述,既不清楚其中贯彻了何种方法论,也不清楚该方法对于方法论有什么意义,结果似乎成了盲人摸象。

   有鉴于此,本文的定位首先不在于创造新的方法,也不在于抽象地谈论方法论,更不是译介具体调查方法的条条框框,而在于“论方法”(6)。也就是说,本文希望基于中国的调查情境与实践经验,分析与论述定性调查的具体方法及其操作过程,以便揭示其方法论内涵与来源,并且在方法论的指导下改善现有的方法。

  

   二、共述:聊天调查

   1.聊天与访问的质的区别

   笔者所主张的聊天式调查与一般教科书上提及的访问调查之间的关键区别在于四点。

   其一,访问调查是一种研究者在自己事先规定的范围之内的询问,因此必须防止跑题,客观上就束缚了被访者的主体表达与呈现。聊天调查则相反,它虽然也会从某个主题开始,但是不仅不怕跑题,而且把它视为被访按照自己的逻辑对于聊天主题的发挥与引申,视为理解主体的重要的与难得的途径之一。

   其二,访问调查往往有提纲,在实际操作中,有些研究者甚至误以为提纲越细越好,结果不仅与开放式问卷之间不存在质的区别,甚至会走到封闭式问卷的地步。聊天调查则不仅没有访问提纲,而且尽量不直接询问,而是启发对方主动发起与扩展谈话的内容与深度。

   其三,访问调查中的“询问”是研究者的单向的信息索取,而聊天调查则强调双方的交流,也就是信息的交换。因此在聊天调查中研究者也需要主动表述一些自己的信息,甚至个人隐私,坚决反对某些访问调查实践中出现的“审案式询问”。

   其四,访问调查往往分外重视如实地记录被访者回答了什么,却不注意记录研究者自己究竟是如何询问。聊天调查则相反,它的记录是全息与全程的,而且必须加入研究者的反应与理解。

   前者的一切设计与实施技巧所表达的都是“我”作为研究者想了解什么;反之,后者的唯一要领则是“他”作为被访者想说什么。

   前者的结果是研究者“挖掘”到了什么,而后者的结果则不仅仅是被访者呈现了什么,而且是双方共同建构出了什么,尤其是双方究竟是如何构建的。也就是说,这两种方法的一切操作细节的区别其实都是来源于两者的视角根本不同:究竟需要不需要主体的主动呈现与双方的互动。

   在既有的调查方法教程中,聊天调查往往由于被误认为缺乏精心的设计、不能录音等而被忽视,甚至被作为“不正规”的反面教材。在实际操作中则往往因为急功近利(时间经费等等的考虑)而被省略了。可是笔者恰恰认为,在目前的社会学调查实践中,问卷多于访问,访问多于聊天,这应该说是一种不佳状态。

   2.界定与特征

   我们把聊天界定为:为最终达到某个研究目的,研究者进入到被访者自己的情境中、以被访者为主体而进行的互动式的无限开放的交谈与讨论,因此简称为“共述”。其基本特征是:

   1)不是按照研究者的逻辑进行,没有提纲也没有提问,而是激发被访者主动提出话题与发起讨论;

   2)以“主动交换”为互动中研究者的行为准则,包括情感的交换与信息的交换;

   3)不存在“跑题”的问题,所有的信息以及与被访者的相处都有助于研究者对于被访者的了解与理解。

   3.聊天技巧

   聊天调查的一切操作技巧的原则都是为了激发作为主体的被访者更好地呈现自己,更多更深地与研究者开展互动式的交流,而不是像访问调查那样追求“更加巧妙的提问”。

   其实,聊天调查的一切技巧,都是人际交往能力的体现,都是生活经验的结晶。(7)笔者并不准备构建出聊天调查的理想模式,仅仅是根据自己的调查经验,提出4个要点。

   *以“建立信任关系”为首要目标;

   *看人下菜碟;

   *必须真诚而且投入;

   *顺着对方的思路走。

   4.实例分析与反思

   笔者曾在深圳进行过探索式研究的聊天调查,从聊天调查的界定与特点来分析,大致可以看出操作过程的几点得失。

   首先,笔者有一定的研究目标(探索式地了解某红灯区的大概面貌),这次聊天与这个目标相关。

   其次,笔者对于聊天调查的对象是有所选择的。一则是,聊天对象从一开始对笔者就没有多少排斥感,因为笔者在当地已经待了十来天了,周围人对于笔者的存在已经有点习惯了。二则根据笔者的观察,聊天对象不太合群,工作之外一个人孤独地站着的时间比较多。所以,跟我一样,她也需要朋友。大家年龄又差不多,而且都是过年不回家、孤身在外地的女孩,所以聊天不但容易开始,而且既有信息的交换,也有情感的交换。

   第三,笔者具有一定的交换意识,即首先介绍自己的情况。只是很遗憾,笔者当时的经验非常有限,还没有充分意识到交换的重要性,因此没有记录下来笔者是如何介绍自己的以及在聊天过程中双方是如何交换信息的。

   第四,这次聊天是笔者发起的。但是除了发起谈话之外,聊天对象在聊天中是主要的发言者,我只是在某些地方用“嗯”、“真的吗”之类的话表达对于谈话的兴趣,并激发聊天对象进一步发表她的看法。

   第五,整个聊天是按照聊天对象的生活逻辑与思维路线进行的,所以她才会发挥出话题之外的表述。在这次调查的当时,笔者曾经认为这是“意外”收获,以后调查得多了才悟出来:若非如此,而是直接询问,很可能根本得不到这些信息。第六,也有另外一些信息很有意思,但是笔者当时对于调查主题知识相当有限,没有意识到这些信息的宝贵,也就没有更好地激发聊天对象在这些问题上自由表述。这个刻骨铭心的教训在以后的定性调查中帮了笔者的大忙。

   其实,这次聊天的最大收获是跟聊天对象聊上了,建立了一种信任的互动关系,这是后来聊天对象主动约我去她住处、过年了给我做年夜饭、初一一起出去玩这种朋友关系的开始。而后面陆续几次的聊天则不仅让我了解到更多聊天对象的故事,也更加理解了处于她的生活世界中的她。

   从聊天开始,我们才能在深入定性调查的路上不断地走下去。这也是聊天调查的基本功能之一。

  

   三、共景:旁听调查

   1.旁听与倾听的质的差别

   已有的定性调查教科书已经论及“访谈中的倾听”的重要性(8)。可是,旁听与访谈中的倾听却全然不同,主要表现为下列的三点:

   第一,旁听到的内容是被访者完全独立自主地呈现出来的,既不是聊天调查中那样靠研究者激发出来的,更不是访问调查中那样由研究者事前设定的。

   第二,旁听的时候,被访者所表述的一切都是呈现给她自己的熟人看的,既不是聊天调查那样的刺激+反应,更不是访问调查中那样被研究者所“挖掘”,基本上摆脱了研究者的控制。

   第三,研究者旁听时,被访者与谈话对方之间的人际关系是现实的、日常的与自然的,所以这时的被访者是“她的关系中的她”,而不是访问调查与聊天调查中的“人造关系中的她”。总之,区别的关键是:交谈双方的身份、相互关系与谈话性质都改变了,从研究者这样的陌生人来询问被访者,变成了研究者弱化自己的存在,观察发生在被访者生活情境中的两个或多个熟人之间的日常聊天。这就带来三大好处。

   其一,在访问调查甚至聊天调查中,被访者都有可能给出各种各样的“被研究者强制之下的”表述,但是在熟人之间的交谈中,双方既更少有说谎的动机,也更少有这种可能性,因此其中的信息最贴近主体的真实呈现。

   其次,在访问调查甚至聊天调查中,被访者很容易倾向于你问什么我才说什么,可是在熟人的交谈中双方却往往可以海阔天空或者入木三分,往往极大地增加了信息的总量与丰富性,尤其是非常可能出现研究者自己事先没有预计到的重要内容。

   第三,旁听熟人之间的交谈,可以迅速准确地把握住双方的关系与交流内容,从而发现与理解当地社会交往中的许多深层次问题,而这在那种仅仅针对一个被访者的访问调查甚至聊天调查中却往往是难于上青天甚至束手无策。

   每个人在生活中其实都有过“旁听”的经验,而且“旁听”在定性调查中的作用其实非常大。可是在现有的教程与实践中,它往往被误认为是“非正规”或者“过于日常化”而被忽略,或者仅仅作为“参与观察”的一个小技巧而被弱化。在笔者的多次红灯区考察中,很多非常有意义的信息恰恰是靠旁听得来的,而不是“访”或“聊”出来的。因此,我们把旁听作为一个重要的定性调查方法单列出来进行论述。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441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