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第六章:英国近代外交思想

更新时间:2002-01-07 18:05:00
作者: 王福春 (进入专栏)   张学斌  

  

  经过资产阶级革命和工业革命之后,英国在18世纪末期和19世纪初逐渐成为西方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1840年,英国的工业产量约占世界工业总产量的45%,对外贸易占世界贸易总额的21%,有所谓“世界工场”之称。尽管英国具有强大的国力,但它对欧洲大陆却没有扩张的野心。其主要原因在于英国是一个海岛国家,位于欧洲大陆的边缘,与欧洲大陆若即若离;同时其资本主义工商业发达,需要广阔的海外市场和殖民地。为此,英国建立了一支强大的海军并维持着一个庞大的海外殖民帝国。对欧洲大陆的政策,英国长期以来奉行所谓“均势外交”。这种政策的核心就是,英国在任何时候,都“必须反对一个最强大的国家或者几个国家联合起来的政治上的独裁”。 均势政策使英国的外交带上了一种经验主义甚至机会主义的色彩。通过离强合弱、扶弱抑强、孤立、干涉等手段的交替应用,英国维持着一种对自己有利的欧洲大陆均势,并成为这种均势的操纵者。

  

  第一节:霍布斯的外交思想

  

  托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 1588-1679),英国著名政治思想家,西方现实主义外交思想的传统的代表者。

  霍布斯1588年生于英国南部威尔特郡。父亲是一个乡村牧师,没有什么学识。但霍布斯却从小聪明好学,加之作为商人和市政议员的伯父为他提供了很好的教育条件,当他还不到15岁的时候就已经通晓拉丁文和希腊文。于是他被送到牛津大学深造。毕业后在哈德威克担任了很多年的卡文迪什家族的家庭教师和秘书。他与该家族的交往一直持续到去世前。从1610年起,霍布斯曾经数次周游欧洲大陆,结识了笛卡尔、高斯、伽里略等杰出的科学家。1637年,他曾写过一篇《法律的自然性与政治性》的文章,反对国会与国王分权,主张绝对君权,表现出保守的政治倾向。而且他与王党关系密切。所以在1640年英国革命一开始便跟随一些旧贵族逃亡法国。在法期间,他一方面从事科学与哲学的研究,另一方面参与英国在法的王党分子的活动,并曾担任当时逃亡法国的威尔斯亲王(即后来的查理二世)的数学教师。他在巴黎一呆11年。在他来到法国之初,就制定了广泛的哲学写作的计划。这一计划包括三部主要著作,分别论述物体、人性和社会。1643年他开始写作《利维坦》一书。1651年,在他返回英国的这一年,发表了这部他一生中最伟大的著作。所谓"利维坦",是圣经中记载的一种巨大的海兽,力大无穷。霍布斯以此来命名《利维坦》,意在用以比喻一个强大的国家,借此论证君权至上,反对"君权神授",这在客观上为克伦威尔的独裁专政进行了辩护,为大资产阶级和新贵族的政治统治奠定了理论基础。这表明霍布斯是一个过渡型的人物,也是一个思想上充满矛盾的人物。他一方面与旧的王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并鼓吹绝对君权的思想,另一方面,又曾支持国会派,反对君权神授,主张君权人授。 他的其他主要著作还有《论公民》(1642)、《论物体》(1655)和《论人性》(1658)。晚年,他撰写了一部自传,翻译出版了著名史诗《奥德赛》、《伊里亚特》。1679年12月4日,他逝世于哈德威克,终年91岁。

  霍布斯的主要外交思想有以下3个方面:

  1."自然状态"与国家主权学说。 霍布斯深入考察了人性。他认为人的每一个行动,不管表面看起来是多么慈善和仁爱,其本质的动机都是利己的。而且我们对于人的行为的任何评判,包括道德,都必须与我们的这种利己本性联系起来考察。他认为三大自然原因--竞争、猜疑以及荣誉感必然导致人与人之间的争斗,具体来说就是为有限的物质财富而竞争、相互间的不信任导致的猜疑和因追求和保持荣耀而相互敌视。竞争、猜疑和荣誉使人人互相为敌,彼此如同豺狼一般,与此相适应的"自然状态"便是"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状态。同时,霍布斯认为有三种动力促使人们去结束这种战争状态:对死亡的恐惧,对舒适生活的渴望和通过自己的劳动来取得舒适生活的愿望。于是理智便提示给人---------们一些方便易行的和平条件;这些和平条件就被称为自然法。它用来限制每个人基于本性与本能的自然权利,以便维护和平与秩序。自然法的内容有14条之多,概括起来就是"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前三条法则最为重要,因为他们确立了结束自然状态的基本条件。霍布斯认为,脱离自然状态以保存自我的渴望决定了我们必须寻求和平。这就是自然法的第一条:"每一个人只要有获得和平的希望时,就应当力求和平;在不能得到和平时,他就可以寻求并利用战争的一切有利条件和助力。" 由第一条自然法所反映的人类寻求和平的理念,就导致了第二条自然法:"在别人也愿意这样做的条件下,当一个人为了和平与自己的目的认为必要时,会自愿放弃这种对一切事物的权利,而在对他人的自由权方面满足于相当于自己让他人对自己所具有的自由权利。" 就是说,为了和平就必须对等地放弃一些特定的权利,如夺取他人生命的权力等。放弃权利的目的在于结束战争状态,实现和平,达到自保;而放弃权利又必须是对等的,是一种相互的转让。霍布斯进一步指出,权利的互相转让或交换也就是人们所谓的契约,而所有的契约都是权利的相互转让与交换。所以为了和平必须缔结契约。第三条自然法是"所订信约必须履行"。 如果没有这一条自然法,所订信约就毫无意义。然而有了自然法人们还不能摆脱自然状态。在自然状态下虽有自然法起调整作用,但没有一种使人们足以遵从的权威。人类要摆脱人与人的敌对状况,必须寻求能使大家畏惧并指导其行动以谋求共同利益的公共权力。社会契约是人类订立一种约定并共同遵守,以共同脱离险恶的战争状态。最重要的是,它拥有一个人造灵魂--主权。主权是国家得到生命和活力的关键所在。主权是绝对和至高无上的,也是不可分割、不可转让的,它是国内法律和道德的力量源泉。主权依凭其自身的强制力量,使契约各方都平等地履行义务。 在霍布斯看来,这就是缔约的过程,也是国家形成的过程。他认为、国家就是一个外御强敌,内求和平的集中权力。国家的本质就是某种威慑的力量,是某种武力。没有这种武力,契约便只是一纸空文,完全没有力量使人们得到安全保障。霍布斯认为,这种武力是某种超越于任何个人之上的权力,"这样一种社会契约就需要人们把个人的所有权利都转交给一个中央政府。这个中央政府统治所有的人,同时也保护所有的人。摆脱了自然状态后,人们就创立了有组织的社会以及绝对的主权。为了履行保护被统治者免遭其自身低劣的的本能的侵害的这一基本职能,政府必须拥有无限的权力。" 恩格斯说过:"日益明显日益自觉地建立民族国家的趋向,是中世纪进步的最重要杠杆之一。" 在霍布斯生活的时代,这一趋向无疑是非常明显和自觉了。霍布斯对主权国家的肯定和赞扬,无疑是与这一趋向相辅相成的。

  2.国际无政府状态与现实主义外交思想。霍布斯的《利维坦》一直被当作国际关系学或外交学的经典之作。 因为在他的著作中包含了当代国际关系学核心理论之一--国际无政府状态理论的萌芽,包括了现实主义外交思想的理论基础。他对于西方外交思想的影响主要在于把"自然状态"理论延伸到对国际关系的思考之中。他是从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视角来看待国际关系的。就是说,他把主权国家看作是国际层次意义上的个人。根据霍布斯的理论,在主权国家内部人们以契约和创立政府的形式结束了战争状态,但这就导致在国际社会出现了相互竞争、互相猜疑和争夺荣誉的各个主体,从而使国际社会出现了人类社会初期出现的那种"自然状态"--即"国际无政府状态"。在这个阶段,国际社会的发展还没有达到订立契约建立某种公共权威的程度,或者国家间最多可能达成某些十分有限的契约,但这无法根本改变国际无政府状态。因为要结束自然状态,不仅要有契约,还要有保证契约执行的公共权威。否则,契约就形同废纸,或者只起非常有限的作用。在国际社会中缺乏这样一种公共权威,那么有限的契约也就无法根本改变国际社会中的无政府状态。这样,一个主权内部自然状态(或无政府状态或战争状态)的结束,就是国际社会中自然状态(或无政府状态或战争状态)的开始。霍布斯甚至认为主权国家之间关系的敌对和战争状况比起人与人之间更加严重。他说:"单个的人之间并不总是处于彼此敌对的状态。然而,拥有主权权威的国王和个人之间却并非如此。在所有时代,因为彼此的独立,它们始终彼此猜忌,始终象古罗马的角斗士那样彼此敌对。他们的武器始终对准对方,他们的目光始终相互敌视。堡垒、要塞和炮台遍布在他们王国的疆界线上,他们还始终不断地相互刺探。这就是战争态势。" 为什么会这样呢?霍布斯分析道:即使在自然状态下,人类社会也是分为各个很小的氏族的。"在任何地方,如果人们分为小的氏族生活着,则互相抢劫,掠夺就成为职业,根本不被认为违反自然律,而是说掠夺的越多,谁的荣誉就越大。"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只遵守一些很有限的契约,比如不伤害被俘者的性命等。他进而指出:"像小氏族以前所做的那样,现在城邦和王国也是这样做。城邦、王国不过是较大的氏族,它们(为了自己安全)扩大领土。他们借口有危险和恐怕敌人侵入或者有可能使侵略者得到帮助,于是尽量设法用公开的武力或秘密的谋略征服或削弱邻邦,因为没有别的预防方法,这种做法就被认为是公正的,并且为后代当作荣誉来纪念。" 霍布斯的这段话不仅揭示了当时国际关系体系的现实,而且揭示了此后几个世纪的国际关系体系的现实,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也仍然是直到今天我们所见的国际关系体系的现实。因此,在霍布斯之后的国际关系研究中,"自然状态"就成为"国际无政府主义"同义语,"自然权利"则被当成现实主义外交政策的恰当表述。

  这就是说,"霍布斯提供了对世界政治进行分析的一种核心思想,即无政府状态。" 对于霍布斯来说,由于人的本性就是"对于权力的永不满足和至死不息的追求",人与人之间的冲突就是不可避免的,战争便成为人类社会的一种常态。那么消除战争的途径就在于把权力交给一个绝对的主权,并完全服从于这个主权。在国际的层次上,这种途径就是创立世界政府。因此,霍布斯的贡献不仅他深入阐释了国际无政府状态的理论,而且在于深入阐释了政府的必要性。 依照这种观点,只要世界政府不存在,国际社会中的各国之间斗争和冲突就是永远不变的状态,可以称之为"一切国家反对一切国家"的状态。因为"如同自然状态下的个人,每个国家都平等地拥有主权,即拥有无限制的自然权利。权势成为国家不变的追求目标,权势竞争成为国际关系的恒常模式。"而"权势竞争与安全两难形成一种恶性循环" ,权势竞争越是继续,各国就越是缺乏安全感,缺乏安全感的国家就越是要加强对权势的争夺。在这种国际无政府状态下,有限的国际合作无法改变国际关系的普遍冲突性质。在这种国际无政府状态中,也就不存在任何道义。国际关系中就充满暴力与欺诈。因此,国际关系中不会有真正的和平,和平只是战争的间歇,或另一种形式的战争。 不难理解,这些思想后来成为现实主义外交思想的基石。但是,需要指出的是,霍布斯的国际无政府状态理论与当代现实主义外交思想相比还有一定的距离。比如,对于国际关系中的无政府状态的看法,有的研究者认为它实际上并非"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自然状态,而是具有共同社会纽带和理性规范的自然状态,即约翰·洛克认为的那种的自然状态。虽然不存在一个国际层次上的公共权威,战争也不时成为国家的一种政策选择,但国际关系中仍存在着秩序。国家间存在着共同利益、共同价值观念、共同规则、共同运作机制,从而构成了无政府状态下的国际社会。国际关系也因此具有一定的有序性甚至合作性。还如,对于国家和个人对无政府状态承受能力的差别,有的研究者指出,国家对无政府状态的承受能力与个人不同。国家是由众多个人和团体组成的一个实体,可以为自己提供防御手段,在遭受外部武装攻击时不一定会被置于死地。自然状态中能力平等的个人易受伤害的程度是相同的,所以无政府状态不可容忍,但国际体系中存在着国家强弱的区别,强弱的不同导致易受伤害程度的不同,均势就是在这一条件下运作,并且往往有助于较弱国家的安全。国家在经济生活中也享有个人远不能及的自给程度,经济上总的来说它们依然相对独立。因此,与自然状态中的个人不同,国家一般能容忍无政府状态而不是要求建立一个世界政府。

  3.霍布斯的外交策略主张。 第一、霍布斯主张,应该把国家间的合作视为一种权宜之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