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炳海:《诗经国风》的章句类型及其演变

更新时间:2015-02-10 00:04:21
作者: 李炳海  

   《诗经》在周代是可以配乐演唱的歌诗,《国风》则是采自周代15个地区的歌诗。现存《国风》没有以一章成篇者,都是由两章以上组成,这是因为它最初是供人演唱的歌词。通常情况下,每首歌都要分几段,因此,歌词也就不能只是一段,而要有几段。当时的一段歌词,就是《诗经》中的一章。每段歌词长短不一,少则两句,多则十余句,由此造成《诗经》各章的句数参差不齐。探讨《国风》的章句结构,实际上是分析周代地方乐曲的歌词形态,以及由此形成的《国风》的文本的结构艺术。

   一

   《国风》通常是一首诗由几章组成,因为一章就是一段歌词,所以,每首诗各章的句数绝大多数是相同的,为的是适合演唱的需要。但是,也有个别例外,流传下来的《诗经》文本,在《国风》中就有同一首诗各章句数不一致的现象。这类诗共有八首,它们是《召南》的《行露》、《野有死麕》,《?{风》的《君子偕老》、《载驰》,《郑风•丰》,《魏风•葛屦》,《唐风•扬之水》,《秦风•车邻》。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复杂的,鉴于它们在《国风》中所占比例较小,在进行整体观照时可以忽略不计。《国风》章句结构如表1所示,通过统?计,可以得出如下结论:在《国风》160篇作品中,四句成章的72首,数量最多,占总数的45%;其次是六句成章者,计32首,占总数的20%。两项相加,总数达104首,占《国风》总数的65%。如果再加上八句、十句、十二句成章的篇目,《国风》八句成章的8首、十句成章的4首、十二句成章的3首,偶数成章的篇目119首,占《国风》总数的73.7%。由此可以看出,《国风》作品偶数句成章的占绝大多数。前面排除的8篇作品,有3篇全是偶数句组成一章。把这3篇再加进去,《国风》偶数句成章的作品多达122首,超过总数的3/4。《国风》绝大多数作品采用偶数句成章的结构方式,其中的一章相当于后来的一首诗。这种偶数句成章的结构方式,奠定了中国古代诗歌的基本样式,即每首诗由偶数句组成,后来的绝句、律诗以及大多数古体诗都是如此,奇数句构成一首诗的情况较少,属于例外和偶然,而不是常规。

   表1  《国风》章句结构一览表

  

  

《国风》多数作品是遵循偶数句组成一章的原则,但是,它的每篇作品的章数却不是偶数居多,而是奇数居多。《国风》160篇,其中由三章构成的93首,占总数的58%。《国风》多数作品的篇章结构遵循的是奇数章成篇、偶数句成章的原则,成篇和组章的原则是相反的。《国风》多数作品由奇数章组成,每章由偶数句组成,这样一来,这些诗歌本身就形成了奇偶相生、阴阳互动的结构。在演唱歌诗时,每段歌词基本都是四言诗句,又由偶数句组成,给人一种整齐匀称的感觉。可是,由于多数歌词是由三段组成,分三段演唱,又使人在感觉到整齐匀称的同时体味到数量上的变化。这种音乐欣赏在时间上先是整齐匀称,后是流转变化的感觉,有利于调动人的审美兴趣,避免了呆板沉滞。这种歌词用文字记录下来,在空间排列上就形成奇偶相生、阴阳互动的形态。这种结构模式对于中国古代诗歌具有原型意义。后来的绝句、律诗都是以奇数字组句,而以偶数行成篇,每句或五言或七言,每首诗或四句或八句。新体诗的这种结构范式,在《诗经•国风》的篇章、章句结构中已经有了雏形。

   在《国风》中,每章诗四句或六句较为多见,由四句和六句组章的作品共101首,占《国风》总数的63.2%。四句或六句组章,就是每段歌词四句或六句,这在当时是比较适中的长度。如果每段超过八句,就是比较长的歌词。从统计表中可以看出,每段歌词超过八句的作品主要见于《郑风》、《魏风》、《唐风》、《秦风》,都在3首以上。考虑到《郑风》共21首,在《国风》中数量最多,所以,超过八句的长歌词所占比例并不高。《豳风》共7首,每段超过八句歌词的作品却有2首,所占比例是较高的。按所占比例计算,每段超过八句的长歌词主要出现在《魏风》、《唐风》、《秦风》、《豳风》。相反,《周南》、《召南》、《邶风》、《齐风》、《陈风》、《桧风》、《曹风》却见不到每段超过八句的歌词。魏、唐、秦、豳位于西部和西北方,周南、召南为南方,齐、邶位于东方,陈、曹位于东南。《国风》超过八句长段歌词的地理分布表明,西部和西北地区演唱的歌曲,往往出现每段超过八句的现象,而东方、南方和东南地区演唱的歌曲,每段则比较短,超过八句的现象很罕见。《王风》居于中间地带,所以,虽然也存在每段超过八句的现象,但数量不大。歌曲演唱时出现的地域之间的差异,造成了各地《国风》文本形态的不同。

   《国风》作品中,每章超过十句的歌诗共8首,在《国风》中属于超长的歌词。这些作品分别是《卫风•氓》,《王风•黍离》,《郑风》的《大叔于田》、《溱洧》,《魏风•园有桃》,《秦风•小戎》,《豳风》的《七月》、《东山》。在上述作品中,《王风•黍离》以叙事为主,兼有抒情。《魏风•园有桃》叙事兼抒情,以抒情为主。除此之外,其余6首都是叙事诗。《国风》主要是用于演唱的抒情歌曲,抒情诗居多。《国风》为数不多的超长歌词中,叙事诗占绝大多数。这个事实表明,当演唱叙事性歌曲时,往往每段歌词较长,由此出现每章诗超过十句的现象,这类歌曲一般都要比抒情歌曲长。《豳风•七月》最为典型,每段十一句,共八段,总计达八十八句,不但每段句数多,而且段落也多,是《国风》中篇幅最长的作品。

   二

   《诗经•国风》是在原始歌谣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原始歌谣章句结构的基本形态是《诗经•国风》组合章句的部件,《诗经•国风》章句结构的多种模式,都可以从原始歌谣那里找到原型。

   原始歌谣为《诗经•国风》提供的章句原型有三类。一是《吕氏春秋•音初》篇记载的涂山氏所唱的《候人歌》:“候人兮倚。”这是只有一句词的歌诗,是单句成章,是最简单的原始歌谣。二是《吴越春秋•勾践阴谋外传》记载的相传黄帝时代的《弹歌》:“断竹,续竹;飞土,逐宍。”这首歌谣是四句成章,但又可划分为两节,前两句是一节,叙述弹弓的制作;后两句为一节,叙述弹弓的使用及功能。三是《尚书•皋陶谟》记载的相传作于虞舜时期的《赓歌》,首章如下:“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1] 这是三句成章,这三章是平列的关系,各表示一层独立意义。

   《诗经•国风》对原始歌谣的上述三种章句结构方式都有借鉴,从而形成了从两句成章到十二句成章的多种章句结构方式。不过,具体到每一种章句结构方式,它们从原始歌谣那里所继承的因素又不尽相同。

   《诗经•国风》最简单的章句结构是两句为一章,《周南•螽斯》、《齐风•卢令》属于这种类型。两句成章的结构特点是前后两句合起来表达一层完整的意义,不能拆分开来。试以《周南•螽斯》首章为例:“螽斯羽辛辛兮,宜尔子孙振振多。”螽斯指蝗虫、蚂蚱一类的飞虫,繁衍速度极快。辛辛、振振,都是众多之象,是以螽斯的众多引出人类子孙众多,家族兴旺。如果把这两句拆解开来,每一句表达的意义都是不完整的。《齐风•卢令》同样属于不能把两句拆解开来的章句结构,两句是一个表达完整意义的语言单位,也是独立的一章。《诗经•国风》两句为一章的结构方式,主要是继承《弹歌》的传统。

   《诗经•国风》三句成章的歌诗共9首,这种章句结构又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三句诗一脉贯通,缺少任何一句都会造成表达障碍和缺陷,如《召南•甘棠》首章:“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这是说对生长茂盛的甘棠树不要剪伐,因为那是召伯停留过的地方,前两句与末一句是因果关系。类似《召南•甘棠》这种三句成章、一气贯通而不能分隔开来的作品还有《召南•騶虞》、《王风•采葛》、《齐风•著》、《魏风•十亩之间》、《秦风•权舆》、《桧风•素冠》、《豳风•九罭》,共计8首,在三章成篇作品中占绝大多数。这类作品的章句结构继承的是《赓歌》的传统。《周南•麟之趾》采用的也是三句成章的结构方式,首章如下:“麟之趾,振振公子,于嗟麟兮。”在这三句歌词中,第一、二两句表达实在意义,由吉祥兽麟的脚趾联想到成群的贵族公子。第三句则是慨叹之语,去掉这一句,前面两句的意义仍然是完整的。这首诗每章句子采用的是2+1方式,即前两句为一个单位,尾句为一个单位,尾句的慨叹类似《候人歌》,前两句组成一节,则是从《弹歌》结构派生出来的。这种2+1的三句成章方式,在《诗经•国风》中只有《周南•麟之趾》这一首,所占比例很低,不带有普遍性。

   两句成章和三句成章,是《诗经•国风》两种最简单的结构方式,其余多句成章的结构方式,是对两句成章和三句成章结构方式的扩充。两句成章和三句成章的结构方式,绝大多数情况下是把两句和三句作为一个有机的整体,不能进行拆解,是构成篇章的基本单位。《诗经•国风》那些多句成章的作品,基本上也遵循这个原则。

   《诗经•国风》多句成章的作品,每章的句数有偶数与奇数的区别,由此而来,它们对两句为一组和三句为一组的结构形态,在具体运用中也存在不同的组合方式。

   每章句子是偶数,同时又是多句成章的作品,通常采用的是每两句诗为一组的方式,由几组这样的诗句构成一章。四句成章结构采用的全是2×2的方式,即两个两句为一组的诗为一章,如《周南•关雎》首章:“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两句诗为一组,两组诗构成一章。依此类推,六句成章的作品大多采用2×3的方式,即由三个两句为一组的诗构成一章,如《召南•殷其雷》首章:“殷其雷,在南山之阳。何斯违斯,莫敢或遑。振振君子,归哉归哉。”三组六句,层次非常分明。其余八句成章则用2×4方式,十句成章采用2×5方式,十二句成章采用2×6方式,很少有例外。

   每章句子是偶数、同时又是多句成章的作品,绝大多数是以两句为一组,以此作为组章的基本单位,只有个别是例外,如《周南•葛覃》首章:“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这章诗由六句构成,但所采用的不是2×3的结构方式,而是由两个三句为一组的句子组成,采用的3×2的方式。类似的情况在六句成章作品中只有《周南•葛覃》的第一、二章。

   《国风》八句成章的作品共8篇,其中有两篇运用了三句一组和两句一组相错杂的结构方式,《王风•君子于役》的章句结构是3+3+2,《郑风•将仲子》的章句结构是3+2+3。《国风》十句成章的作品有《卫风•氓》、《王风•黍离》、《郑风•大叔于田》、《秦风•小戎》,共4篇,全部采用2×5的结构方式。

   《国风》十二句成章的作品有《郑风•溱洧》、《魏风•园有桃》、《秦风•黄鸟》、《豳风•东山》,计4篇。除《郑风•溱洧》采用的是两句一组与三句一组相错的2×2+3×2方式,其余均采用2×6的方式。

《国风》由四句、六句、八句、十句、十二句成章的作品计124篇,(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3835.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辑刊》(沈阳)2006年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