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炳海:《诗经国风》同名歌诗用相同曲调演唱考论

更新时间:2015-02-09 23:19:08
作者: 李炳海  

   《诗经•国风》有多首同名歌诗,《王风》、《郑风》、《唐风》都有以《扬之水》为篇名者,《邶风》、《?{风》都有《柏舟》,《郑风》、《唐风》、《桧风》都有《羔裘》,《唐风》有《无衣》,《秦风》也有《无衣》。这类作品总计十篇。关于《诗经•国风》篇名的由来,通常认为是取作品首句或其中几个字。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有些事实无法?得到合理的解释。如《郑风》的《叔于田》、《大叔于田》,这两首歌诗的第一句都是“叔于田”。既然《国风》歌诗的篇名不忌重复,那为什么这两首歌诗不用同一个题目呢?显然,不能仅仅从《国风》的文字运用方面去寻找同题歌诗出现的原因,而应该转换视角,从其他方面进行思索。《诗经•国风》是可以演唱的歌诗,兼有诗和乐的属性,因此,不妨从演唱的角度切入,探讨同名歌诗在演唱方式上的联系。

   一

   《诗经•国风》有几首歌诗的篇名相同,这些同名歌诗早已引起古今学人的关注。有的学者已从演唱方式上推测同名歌诗之间的关系,对此,赵敏俐教授写道:

   最初的乐歌是依诗配乐的,一旦定型之后就成为固定的曲调,如鼓吹曲中的《有所思》,横吹曲的《折杨柳》,相和歌中的《陌上桑》,以及词中的《念奴娇》、《何满子》等。《诗经》的乐歌中虽然我们还没有发现这类明显的例证,但是却有许多同题之作,如《扬之水》、《谷风》、《柏舟》等等。以往人们往往认为它们仅仅是采用了相同的比兴手法,其实,古老的手法往往源于同一首古老的歌谣,它们虽然还没有形成典范的法式,在各地还会形成不同的变体,但是还有一个大致相同的乐歌的传统在起作用。①赵敏俐的推测是有道理的,可以从《诗经•国风》同名之作的篇章结构上得到验证。

   先看以《扬之水》作为篇名的歌诗。《王风•扬之水》共三章,每章六句,各章字句多有雷同。依此推断,《王风•扬之水》是分三段用同一种曲调演唱,属于同调歌诗。《郑风•扬之水》共两章,每章六句,两章字句同样多有雷同。由此看来,《郑风•扬之水》是分两段演唱,用的是同一种曲调。对比两首歌诗所用的曲调是否相同,重要的依据不在于歌诗的章数,而在于每段歌词的句数。如果同名歌诗的两篇作品每段歌词的句数相同,那么,它们就有很大可能是用同一种曲调演唱。如果两首同名歌诗每段歌词的句数不等,那么,它们就很难用同一种曲调演唱。《王风•扬之水》与《郑风•扬之水》每段歌词都是六句,这两篇同名之作在歌词、章句方面的同构不应该是偶然的巧合,而是由于是用同一种曲调进行演唱的结果,只不过《王风•扬之水》用同一曲调分三段演唱,《郑风•扬之水》用和《王风•扬之水》相同的曲调分两段演唱。曲调相同的歌可以有不同的段数,这是正常的现象。《王风•扬之水》和《郑风•扬之水》不但每段歌词的句数相同,而且所用词语和句型也多有相似之处。《王风•扬之水》各章开头两句分别是“扬之水,不流束薪”;“扬之水,不流束楚”;“扬之水,不流束蒲”。两首歌诗的每段开头所运用的句子是相同的,只是排列次序有所不同。《王风•扬之水》的句型是三言、四言、五言、六言错杂,《郑风•扬之水》是三言、四言、五言兼用,两首歌诗每段歌词的长度相差不多,完全可以用同一曲调进行演唱。

   《唐风•扬之水》共三章,第一、二章每章六句,第三章四句。从第一、二章的结构来看,和《王风•扬之水》、《郑风•扬之水》基本相同,完全可以用同一曲调进行演唱。问题出在《唐风•扬之水》的第三章,这章只有四句,比前面的每章少两句,单从歌词文本形态而言,无法用前两段的曲调进行演唱。《唐风•扬之水》末章表现情感的急转直下,所以运用的句子数量和前面两段歌词不同。这段歌词可以有两种演唱方式,要么按照四句进行演唱,采用和前面不同的曲调,这首歌诗成为变调演唱的作品;要么将最后两句重复一次,整段歌词成为六句,用和前面两段歌词相同的曲调进行演唱,所用曲调和《王风•扬之水》、《郑风•扬之水》是一致的。以上两种推断不论哪种能够成立,都说明《王风》、《郑风》、《唐风》的《扬之水》是用同一种曲调进行演唱,但《唐风•扬之水》的末段可能出现变调。尽管如此,三首同以《扬之水》为题的歌诗,演唱的曲调出自同一版本应该是可能的。另外,这三首歌诗都是表现男女爱情婚姻的作品,《王风•扬之水》出自在外服役的男性之手,抒发自己的配偶不能同来、归日无期的忧伤。《郑风•扬之水》、《唐风•扬之水》都是以婚姻变故为题材,出自女性之口。这三首歌诗抒发的都是忧伤、苦闷之情,取材相近,再加上每段歌词形态类似,完全可以用同一曲调演唱。

   再看以《柏舟》为题的歌诗。《邶风》有《柏舟》,《?{风》也有《柏舟》,这是流传在同一地域的两首同名歌诗。《邶风•柏舟》共五章,每章六句,采用的是整齐一致的四言句式,各章基本是平列的。从歌词形态判断,这首歌诗分六段演唱,用的是同一曲调。《鄘风•柏舟》全诗如下:

   泛彼柏舟,在彼中河。髡彼两髦,实维我仪。之死矢靡它。母也天只,不谅人只!

   泛彼柏舟,在彼河侧。髡彼两髦,实维我特。之死矢靡它。母也天只,不谅人只!

   这首歌诗共两章,每章七句。前后两章句数和句型相似,是用同一种曲调分两段演唱。和《邶风•柏舟》相比,《?{风•柏舟》每段歌词多出一句,是七句为一段。其中多出的一句是“之死矢靡它”,属于女子自誓之词。去掉这一句,《鄘风•柏舟》和《邶风•柏舟》每段的句数、每句的字数就完全相同,当然可以用同一种曲调演唱。基于上述情况,可以得出如?下结论:《邶风•柏舟》和《?{风•柏舟》用于演唱的曲调基本是相同的,《邶风•柏舟》是正体,每段六句歌词,《鄘风•柏舟》是变体,在六句歌词中间加一句自誓之词“之死矢靡它”,因此,演唱的中间部分和《邶风•柏舟》稍有差异。《邶风•柏舟》抒发一位下层官吏在?宦海风波中挣扎的抑郁之情,《?{风•柏舟》是一位女子倾诉恋情受阻的苦闷,两首歌诗表现的都是作者内心的忧伤痛苦,基调一致,当然可以用同一种曲调演唱,只是《鄘风•柏舟》在演唱的中间出现短暂的变调。另外,《邶风•柏舟》分六段演唱,而《鄘风•柏舟》分两段演唱?。

   《国风》中还有以《羔裘》为题的歌诗,分别见于《郑风》和《唐风》。《郑风•羔裘》全文如下:

   羔裘如濡,洵直且侯。彼其之子,舍命不渝。

   羔裘豹饰,孔武有力。彼其之子,邦之司直。

   羔裘晏兮,三英粲兮。彼其之子,邦之彦兮。

   这首歌诗共三章,每章四句,每句四字,分三段进行演唱。

   再看《唐风•羔裘》:

   羔裘豹祛,自我人居居。岂无他人,维子之故。

   羔裘豹褎,自我人究究。岂无他人,维子之好。

   这首歌诗两章,每章四句,除各章第二句是五言外,其余均为四言。《郑风•羔裘》和《唐风•羔裘》每段歌词的句数相等,都是四句为一段,只是歌词的段数不同,一者是三段,一者是两段。既然每段歌词句数相同,每句歌词的字数或是纯用四言,或是以四言为主,这两首歌诗当然可以用同一曲调演唱。不过,把这两首歌诗的形态加以对比会发现,《唐风•羔裘》两段歌词的句型结构相同,在用同一曲调演唱时不会存在差异。《郑风•羔裘》第一、二段歌词句型结构相同,可以用同一种曲调演唱。第三段歌词的句型结构和前两章不同,演唱时应该用变调。由此可以得出结论,《郑风•羔裘》和《唐风•羔裘》都是配以相同曲调演唱的歌诗。《唐风•羔裘》是正体,两段歌词用同一种曲调演唱,《郑风•羔裘》是变体,前两章用和《唐风•羔裘》相同的曲调演唱,第三段出现变调。

   《郑风•羔裘》和《唐风•羔裘》出现的角色或是“羔裘豹饰”,或是“羔裘豹祛”、“羔裘豹裦”,他们身穿羊羔皮制成的裘衣,袖口用豹皮加以装饰,其华贵的服装表明他们都是贵族成员。《郑风•羔裘》的主题很明朗,作者赞扬的是一位贵族武士,他孔武有力,为人正直,不怕牺牲,是国家的精英。对《唐风•羔裘》的解释多有歧义,主要是对某些词语的理解不够准确,需要加以辨析。那位“羔裘豹祛”的贵族成员“自我人居居”,“自我人”犹言对待我们。居居,安静的样子。《庄子•盗跖》:“神农之世,卧则居居,起则于于。”居居,指安静。“自我人居居”,指那位贵族成员待人平和宽厚,是赞扬之词。“自我人究究”,还是指那位贵族成员的待人处事。究,字形从九。“九字其实是勹的变体。甲骨文勹作 ,象人曲臂之形,故勹有包义,又有匝义,勹是抱、匀的初文。人曲臂又是聚物的形象,故从勹变体指事,还可以得到聚义,这就是九……《庄子•天下》:‘九杂天下之川。’《释文》:‘本亦作鸠,聚也。’此‘九’正用其本义。”②九有聚集之义,究,字形从九,也有这种含义。刘向《九叹•远逝》:“长吟永欷,涕究究兮。”这里的究究,指泪水聚集,连绵不断。《唐风•羔裘》所说的“自我人究究”,指那位贵族成员对自己这群人很有凝聚力,与前章的“自我人居居”一脉相承,因其待人平和宽厚,所以很有凝聚力。《郑风•羔裘》和《唐风•羔裘》都是赞扬贵族君子的作品,情调相近,当然可以用同一曲调进行演唱。

   除《郑风》、《唐风》外,《桧风》也有以《羔裘》为篇题的歌诗,全诗如下:

   羔裘逍遥,狐裘以朝。岂不尔思,劳心忉忉。

   羔裘翱翔,狐裘在堂。岂不尔思?我心忧伤。

   羔裘如膏,日出有曜。岂不尔思?中心是悼。

   这首歌诗和《郑风•羔裘》、《唐风•羔裘》一样,每段歌词四句,每句四字,每段歌词的文本形态是一致的。因此,这三首以《羔裘》为篇题的歌诗,应该是用同一种曲调演唱的。《郑风•羔裘》和《唐风•羔裘》的赞美对象是贵族成员,《桧风•羔裘》出自女性之手,她思念的对象在朝廷时穿着狐裘,休闲时穿着羔裘,显然,他也是一位贵族成员,诗的作者由于思念这位贵族成员而忧伤。这三首以《羔裘》为篇题的歌诗,不但每段歌词的句数相等,而且都以贵族男子为表现对象,据此可以断言,《羔裘》是在郑、唐、桧地流行的歌谣,用同一曲调演唱,以贵族成员为主要角色,歌词的文本形态呈现出惊人的相似。

   最后再看《国风》以《无衣》为篇名的歌诗。《唐风•无衣》全诗如下:

   岂曰无衣?七兮。不如子之衣,安且吉兮。

   岂曰无衣?六兮。不如子之衣,安且燠兮。

   这首歌诗篇幅很短,只有两章,每章四句,杂用二言和四言。两段歌词的句数和句型相同,是用同一曲调进行演唱。

   《秦风•无衣》全诗如下: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脩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脩我矛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3833.html
文章来源:《文艺研究》(京)2008年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