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范进学:出版自由与宪法权利的保障

——从“刘福堂案”到“杨玉圣案”之宪法思考

更新时间:2015-02-06 21:26:58
作者: 范进学  
负责全国出版活动的监督管理工作事务,由国务院自己立法,以“行政法规”的形式对公民的政治权利即出版自由设置限制或剥夺之条件,涉嫌为违背宪法与立法法之法治原则。其他更低的机关或者最高人民法院更无权以行政规章或司法解释之位阶低的规范性文件剥夺或限制公民的出版自由之政治权利。

   为什么由宪法确认并赋予公民的基本政治自由权利最终变成了行政部门的“给与”的权利?笔者认为主要是与我国国家政府部门权力本位或优位意识之存在与人权保护意识阙如有直接关联。目前有关出版自由和结社自由的法规皆是以“管理条例”而非“保障条例”为出发点的,也就是说作为公民的基本政治自由权利立法目的应当立足于“保障”或“保护”之目的而非以“管理”之目的。长期以来,政府行政机关对公民的权利习惯于“管理”而非“保护”,这是本末倒置。凡是涉及公民的基本权利,就应当从保障的角度出发进行立法,因为政府“管理权力”是由公民“自由权利”所派生的,权利是目的,权力以保障权利为鹊的。因此,有关政治自由权利的“管理条例”,如果以“保障”之名行“管理”之实,则与公民政治权利自由的实质背道而驰。

   可见,上述规制出版自由的各类规范性文件与我国宪法保障公民政治权利之规定与原则精神存在立法冲突,必须以宪法之名予以检视与审查,如此,方可确保公民宪法权利的真正实现。

  

   三、谁才是宪法权利的真正守护者?

   包括出版自由在内的各种政治权利,既需要法律的保障,更需要宪法的保障,然而,必须明确的是,所有宪法权利的保障如果只能由“法律”来保障,而漠视或忽视宪法的保障,那么某些具体的法律、法规或规章可能就是宪法权利实现的障碍。就像刘福堂案或杨玉圣案中有关“非法出版物”的认定一样,相关部门基于各类“通知”或“条例”之规定认定为“非法出版物”,看上去似乎是正当的,因为,在执法或司法机关的角度看来,依照各类“通知”或“条例”认定为“非法出版物”,是符合法治原则的。但实际上造成了这样的窘境,自由成为“行政机关”的赐予,对于普遍的理性和普遍的出版自由的“取缔”或剥夺成为行政机关的权力,因为,行政机关掌握着什么是合法与什么是非法的“认定权”与“法律”的解释权,最终行政机关成了对权利自由的裁判者。按照目前行政或司法保护宪法权利的制度机制,包括刘福堂、杨玉圣等在内的公民就难以真正实现宪法所赋予的出版自由。

   那么,谁才是宪法权利的真正守护者?从全球各国之经验观之,只有且惟有司法性的宪法审查机构才是宪法权利的真正守护者。即跳出“法律”之框而站在其高级法和根本法即“宪法”的层面,以“宪法”的视野予以审视,方能确保公民宪法自由权利的真正实现。

   世界各国设立宪法法院或宪法裁判庭或宪法委员会等独立的司法审查机构保障公民基本权利,主要是因为宪法权利是一种不同于法律权利的基本权利:宪法权利或公民基本权利实现的义务主体是国家或政府;而法律权利实现的义务主体主要是自然人或法人组织,譬如财产权既是宪法权利,也是民法权利,宪法和法律从不同的层面给予财产权以保护:从宪法层面保护的是公民财产权免遭国家或政府的侵害,而民法层面的保护则免遭自然人或法人的侵害。从防范的对象看,通过法律防止自然人或法人组织对公民权利的侵害是容易的,因为它的背后有国家的强制力做保障;但如何防止国家或政府对公民权利的侵害则是法律所无能为力的,因为法律是国家制定的,国家既可制定法律,也可废止法律,当国家或政府以法律的名义侵害个人的权利自由时,法律自身是无力保护公民个人权利的。所以,法律不是公民基本权利的最后守护者。基于此种原因,近代社会才出现了规制国家政府权力的根本法—宪法,近代宪法的出现,就是基于法律无法遏制国家或政府层面对个人权利的侵害的产物。由宪法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就需要有一个具体实施与保障的机构,或如美国式的最高法院的司法审查制度,或如奥地利式的宪法法院司法审查制度,或如法国式的宪法委员会司法审查制度。

   在我国需要确立怎样的一种宪法审查机构来保障公民基本权利的实现,对此,尽管存在着诸多争论或歧义,但既然把宪法作为“具有最高法律效力”的母法看待,就应当设置实施和保障公民权利的机构,否则,公民的宪法权利就只能由法律去保障,而法律的保障的后果则以“法律”之名不合理地剥夺或限制公民应有的宪法权利。要维护我们的生存权利,改善我们的生存方式,就必须在我国实施司法性的宪法审查机制。

  

   【作者简介】

   范进学,单位为上海交通大学。

   【注释】

   [1]我国《宪法》第3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163.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3689.html
文章来源:《现代法学》2013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