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巍:《甄嬛传》中的国际关系学

更新时间:2015-02-06 19:08:42
作者: 李巍  
在国际关系中,当自身实力还不够强大,或者局面模糊不清之时,暂时的甚至长期的韬光养晦、隐匿锋芒非常必要,这有利于缓解来自强国的压力。

   莞系三姐妹初入宫时,甄嬛非常懂得韬光养晦的道理。新秀入宫,大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以尽早获得皇帝垂爱。而甄嬛却假称风寒不便侍寝,隐藏深宫之中,静观后宫风云变幻。

   眉庄不懂得韬光养晦,最早承宠,获得皇帝的芳心,但也成为了联盟斗争中最早的牺牲品。而甄嬛韬光养晦,借机广结人脉清理后院,而且熟悉了后宫的游戏规则,更重要的是避敌锋芒。而后来的沈眉庄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也学会了韬光养晦,谦退自抑,在复出之后,收敛锋芒,专心侍奉太后,也避开了险恶的第一线斗争,从而得以存活于后宫乱世。

   此外,后宫老人端妃和敬妃也都是善用韬晦之计的高手,端妃长期称病超然于后宫争斗之中,关键时刻却能一语定乾坤,这何尝不是一种韬光养晦?敬妃表面柔弱,面对华妃和皇后的咄咄逼人之势,常常忍辱退让,这是另一种韬光养晦。在刀光剑影、血雨腥风的后宫政治生活中,曾经的明星选手先后陨落,即便是一等一的权谋高手甄嬛也历经多次起落,唯独敬妃和端妃在后宫中始终屹立不倒,特别是到最后,众妃嫔死的死、疯的疯,唯独敬妃和端妃搭乘甄嬛大获全胜的便车,不仅笑到了最后,而且成为皇贵太妃和太妃,不能不说是一种韬晦的智慧。

   即便是势力强大的皇后在必要时候也懂得韬晦和退让,在华妃气盛之时,她也不是一味蛮横斗狠,而是该让则让,不争口舌之快。韬光养晦者通常都能收获便车之利,在与华妃的斗争中,皇后任凭莞系冲锋在前,自己韬晦在后,结果皇后搭乘了倒华成功的便车。

   相反,最初的夏常在、余答应,后来的祺贵人都是因为不知韬晦之理,一味冒进,成为敌对势力的眼中钉。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可以韬光养晦,处于风口浪尖的人物通常难以韬光养晦。甄嬛深知这一道理,因此在关键时刻,甄嬛从不吝于奋发有为,甚至主动出击。装神弄鬼恐吓丽嫔、假传信息诱陷华妃,便是甄嬛主动出击的两个经典案例。

   韬光养晦是对战略耐心和战略意志的极大考验。通常而言,崛起国都容易范急躁冒进的战略错误。但是崛起国的韬光养晦也不是无限制的,当自身实力强大到一定阶段,对手不会容忍其继续韬晦,这时就需要奋发有为了。

  

   七、选边站队与追随强者

  

   对于弱国而言,追随强者是获得生存的重要手段。但是在无政府状态的国际体系中,强者通常有多个,而且相互争夺盟友,追随什么样的强者,就是对弱国智慧的考验。同样,在腥风血雨的后宫之中,如何选边站队也是一项智力活儿。

   新秀刚刚入宫之时,特别是以甄嬛为代表的新人,大都不了解宫中既有的联盟构成,只能谨慎保持中立,待形势明朗之后择良木而栖。刚入宫的夏常在就是不知后党与华约的实力对比,以为皇后是宫中正主,站到本处于守势的后党一边,殊不知协理六宫的华妃才是宫中的实际权力掌握者。结果华妃以严刑峻法处置了夏常在,在新进的妃嫔中立下赫赫威势,从而阻止了后来者继续倒向皇后。

   联盟之间充满了分化组合。每次危机和风波,都能体现后宫嫔妃之间的选边站队。安陵容最初选择依附于甄嬛,但后来倒向皇后;曹贵人依附于华妃,后来倒向莞系;齐妃自始至终依附于皇后。

   祺贵人是后宫权斗中一个后来居上的重量级选手,她拥有显赫家世,并得皇帝宠信。祺贵人一开始对顺服于斗倒华约、如日中天的莞系,试图与甄嬛和平共处。然而,祺贵人胸有大志,不甘于甄嬛之下,最后倒向皇后,而且也正是这个祺贵人在滴血验亲的风波之中,差点置甄嬛于死地。

   追随强者是小国外交的常态,国际关系中充满着复杂的选边站队。建国初期,中国选择一边倒,成为苏联冷战的马前卒,在朝鲜战场上吃了大亏。而越南同样因为一味倒向苏联,被中国扇了耳光。邓小平力主中美建交,因为他看到跟随美国的国家最后都富了。而敬妃和端妃后来越来越倒向甄嬛,因为她们在漫长的观察中,发现甄嬛才是这个后宫之中的最强者,而追随强者是保护自己(尤其当自己是棋局中的弱者时)的最好方法。

  

   八、代理人战争

  

   争风吃醋是后宫的核心主题,因为一旦获得皇帝荣宠,权力和利益就随之滚滚而来。而皇帝的荣宠在很大程度上具有零和性质。因此,后宫权力斗争大都围绕争风吃醋而展开。

   在莞系、后党和华约的斗争之中,很多时候并不是联盟领袖直接出面,而是使用代理人战争的模式。这一是可以逃避责任,二是成本也最低。莞系和华约的第一回合斗争,就并非华妃亲自出场,而是启用丽嫔作为马前卒。而丽嫔由于战斗经验缺乏,再加上用人不当--余答应实在难堪重用--甫一上场便成了莞系的刀下之鬼。在这一回合中,甄嬛与眉庄联手运筹帷幄,再加上小允子等一干人冲锋陷阵,可谓赢得干脆利落,一连剪除了华约的两个代理人。莞系清理丽嫔、华妃斗倒沈贵人,都是代理人战争中的牺牲品。

   后来,皇后自持身份,也是多次启用代理人,齐妃、陵容和祺贵人先后成为皇后打击莞系的代理人。由于祺贵人家族实力超群,差点在滴血验亲一役中让甄嬛就此覆没;再加上陵容从中使坏,致使眉庄惨死,从而使莞系大伤元气。

   在国际关系中,使用和打击代理人成为联盟斗争的重要方式。美国善于使用代理人,日本和菲律宾成为美国东亚势力的两大代理人;而美国也善于打击代理人,南联盟战争则是美国旨在剪除俄罗斯的代理人。

  

   九、权利让渡

  

   皇帝的宠信是后宫嫔妃的最大权利。作为三大派系的领导者,甄嬛、皇后和华妃都曾经进行了某种程度的权利让渡,而不是一味垄断所有权利。在眉庄禁足之后,甄嬛势力单薄,需要寻求陵容的支持,为此,甄嬛不得不忍痛将陵容送入皇帝怀抱。不仅如此,甄嬛还为皇帝召幸淳常在积极提供机会,其目的都是为了通过权利分享来巩固和强大莞系联盟。

   而皇后更是懂得权利让渡的重要性,虽然她深爱皇帝,希望据皇帝为一己所有,但仍不得屡次对安陵容和祺贵人进行权利让渡。皇后曾经主持了两次大规模的宫中选秀,分别是为了制衡华约和莞系。即便是强悍霸道的华妃也在关键时刻不得不对贴身侍女进行权利让渡,亲手把颂芝送上皇帝的龙床。

   在国际关系中,权势再大的国家也不能进行权利的垄断,在必要的时候必须懂得与盟友进行权利的分享。利益均沾和权利让渡,是国际政治生活中一项重要的原则。德国在推动欧洲一体化的过程中,多次对法国等进行权利让渡。而权利独享只会招来嫉恨,难以获得更多的追随者。中国要想成为东亚的领导者,必须懂得权利让渡,锱铢必较的国家难以成为雄霸一方的领导者,这一点日本就是前车之鉴。

  

   十、高压、安抚和利诱

  

   华妃惯以高压威慑对手和臣服盟友,但却很少使用安抚和利诱手段,特别是对其重要盟友曹贵人,华妃通过挟持其女温宜公主为人质,来压制曹贵人,这是她的重大失误,这直接导致了曹贵人破釜沉舟、反戈一击,从而使得声势浩大的华约一派分崩离析。

   要维持联盟的稳定性,光靠武力威胁不够,必要时需要利诱和安抚,这一点甄嬛和皇后要深谙其理。皇后一开始就以大度贤良、乐善好施的形象示人,赢得了齐妃和陵容的追随和效忠。而甄嬛更是刚柔并济的高手。在维持与眉庄的联盟关系时,当自己得宠之时,甄嬛对眉庄极尽安抚,以防止其醋意大发,背叛联盟;而对于手下和盟友,甄嬛更是极尽利诱拉拢。为了拉拢敬妃,甄嬛不仅对其揭发槿汐一事既往不咎,而且不惜将亲身女儿胧月长留敬妃身边。

   甄嬛虽以温婉著称,但在对付敌人之时,也不惜采用高压和威慑手段,在滴血验亲的风波中,甄嬛一旦得理,便对肇事者进行异常严厉的惩罚,这一高压手段的使用,对皇后也构成了极大的震慑。

   在国际关系中,高压、安抚和利诱是大国逐鹿的三种手段,需要交替使用。一味高压,会带来逆反,比如华妃之于曹贵人;一味安抚,会带来僭越,比如皇帝之于年羹尧;一味利诱,则会带来贪婪,比如甄嬛之于陵容。

   不仅如此,针对不同的人,也需要使用不同的手段。曹贵人长期摄于高压,需要利诱;陵容胆小怕事,需要威服;眉庄顾念旧情,需要安抚。在东南亚的棋局中,对于中国外交而言,同样需要区别对待。有的国家需要高压,比如菲律宾;有的国家需要安抚,比如越南;有的国家则需要利诱,比如马来西亚。一味使用高压,虽然能够使人臣服一时,但最终可能导致众叛亲离。

  

   十一、意识形态、情感

  

   国际关系中没有永恒不变的朋友,只有永恒不变的利益。后宫中也是如此。华妃自始至终都坚守这一信念。

   皇帝和妃嫔的爱情、奴仆对主子的忠义、妃嫔间的友情,都证明是不可靠的。特别是皇帝和妃嫔的海誓山盟,非常具有虚伪性。甄嬛最初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对皇帝充满幻想。最终,皇帝一次次的冷酷无情让甄嬛彻底醒悟。相反,倒是沈眉庄对皇帝的本来面目认识比较彻底,知道皇帝才是这后宫中最寡情薄意之人,所以敢于率先背叛皇帝、大胆追求自我真爱。

   皇帝是一个绝对的现实主义者,为了国家社稷和个人利益,很容易将爱情抛诸脑后,比如皇帝能够很容易决定将自己的最爱献于葛尔丹。而华妃、甄嬛和皇后之败,均源自对皇帝有着一种情感上的期望。国际关系中,也不必对一国存在情感上的期望,最初的兄弟也会反目成仇,比如中越之间。

   当然,剧中槿汐和甄嬛的主仆之义,以及甄嬛和沈眉庄的姐妹情谊,让这一出冷冰冰的权力游戏有了一些温情,真实的权力世界虽然不存在温情脉脉的情感,因为在丛林世界中,每个人都是自私的权力动物,但是在国际关系中,大国特别是领导国有时仍然会扛起正义的大旗,大打意识形态之牌。

   在后宫之中,主仆之义、姐妹情谊、怜悯之心、正义之感有时也十分重要,尽管背后的实质是因为她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命运共同体,但如果没有这些情感和意识形态的包装,赤裸裸的利益交换显然会让这出戏显得过于冰冷,毕竟人也是情感的动物。因此,对于中国外交而言,过于现实主义的利益原则会让中国丧失道义的制高点。美国总是以人权和民主等价值诉求掩盖背后的权力和利益诉求,也是让国际关系中的权力斗争多了一些道德的外衣。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dingdu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3687.html
文章来源: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