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工真:德意志犹太人向巴勒斯坦的移居(1933-1941)

更新时间:2015-02-06 15:43:08
作者: 李工真 (进入专栏)  
1.Teil,p.276.)

   这种"迎合态度"并不意味着纳粹当局的反犹政策有丝毫的放松,恰恰相反,它成了加速迫害犹太人的有力依据。1935年9月15日颁布的《纽伦堡法》掀起了新一轮的排犹浪潮,它不仅剥夺了犹太人作为德国公民的权利,而且禁止犹太人与"雅利安人"通婚。已经沦为失业者的犹太人在经济上重新适应德国环境的可能性变得更小了,在欧洲邻国和美国普遍拒绝接收德国犹太难民的情况下,巴勒斯坦无疑成为人们的首选目的地,就连非犹太复国主义的"德意志犹太人全国代表机构"也在1935年9月26日的《促进外移的新计划》中声称:"必须用一个更大的计划来适应这种日益上升的移居需求。首先以巴勒斯坦为目标,但也不排除其他所有那些合适的国家"。(注:Wolfgang Benz,Die Juden in Deutschland,1933-1945,p.438.)

   正是在这种局势下,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在德国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那种关于"巴勒斯坦是惟一为接纳大量德意志犹太移民做了具体准备的地方"的宣传,更是使得越来越多不是出于宗教信念,而是急于寻求避难所的人们走上了移居巴勒斯坦的道路。就连不少过去按"德意志意识"来思考的"同化圈子"中的犹太人,也开始放弃他们的传统信念,并与犹太复国主义运动联结在一起。这是因为,巴勒斯坦毕竟能为这些在德国生活了长达70多代的犹太人,在逃离他们迄今为止的家乡后提供一种有着古老文化渊源的新同一性身份。因此,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在德国已不再仅是一种理论,而是一个事实了。

   二 移居巴勒斯坦的手续与条件

   德意志犹太人向巴勒斯坦的移居活动主要是由犹太复国主义最重要的机构"巴勒斯坦犹太人办事处"来组织的。作为处理整个巴勒斯坦移民事务的国际性机构,"巴勒斯坦犹太人办事处"从全世界的犹太复国主义者和非犹太复国主义者的募捐活动中获得了它的经济来源,由于这种相对有保障的金融背景,它能够用必要的手段来资助那些由它设在40多个国家里的"巴勒斯坦中央局"。

   在各国的"中央局"中,头一个是1908年设在海法(今以色列)的"殖民事务中央局",第二个是1918年设在维也纳的"奥地利巴勒斯坦中央局"。在1922年英国与国联的托管协定生效后,"巴勒斯坦犹太人办事处"又于1924年在柏林设立了"德国巴勒斯坦中央局"。为了适应1933年后变化了的局势,"德国巴勒斯坦中央局"先后在各行省设立了22个分支部门和大约400个代理机构。(注:Wolfgang Benz,Die Juden in Deutschland,1933-1945,p.454.)

   "德国巴勒斯坦中央局"面临的任务是复杂的。头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将德意志犹太人合法移往巴勒斯坦,而这个问题从根本上讲涉及与纳粹当局以及英国托管政府之间的交涉。

   自1933年纳粹当局开始推行迫犹、逐犹政策以来,"德国巴勒斯坦中央局"考虑到德意志犹太人严峻的社会和经济局势,决定首先组织人员前往巴勒斯坦收集信息。这种旅行当然必须得到纳粹当局的批准。早在1933年5月,他们便开始与纳粹当局交涉,由于此时的纳粹当局想尽快将犹太人从德国驱逐出去,因此,对前往巴勒斯坦这类性质的旅行一般都是批准的。

   "德国巴勒斯坦中央局"移民问题顾问海因兹·科恩(Heinz Cohn)博士,在他1938年出版的《对德国犹太人移民的规定》一书中,谈到了领取这种旅行护照的条件,"一位拥有德意志帝国国籍的犹太人若想前往巴勒斯坦,必须首先向'巴勒斯坦中央局'的下属机构出具证明材料,并附上与移入地当局、移入组织或是与某位移入地亲戚之间的往来信件,以表明这次旅行的确是为计划中的外移收集信息服务的。当'巴勒斯坦中央局'的下属机构根据提交的证明材料,将这种有计划的旅行视为一种为以后的移出服务时,它便为这位申请者提供一份护照证明书,并将它与一份手写的个人旅行申请书一并交给所在管区的警察局。在签发护照以前,警察局还要求出境者提交当地财政局和城市税务局的资信,以证明他不是'帝国逃税者'"。(注:Heinz Cohn,Auswanderungsvorschriften für Juden in Deutschland.Berlin,1938,p.11.)

   在1937年以前,纳粹当局对无论去哪国进行这类性质旅行的犹太人一般都是放行的,但他们一般都无法获得一年以上的有效护照。这是由于纳粹当局有这种担忧,即"有帝国国籍的犹太人旅行到外国后将会干出危及帝国根本利益的事情"。(注:Heinrich G.Adler,Der Verwaltete Mensch.Tübingen,1974,p.4.)但是,由于有德国国籍并持旅行护照的出境者,只要能在护照有效期内获得移入国方面签发的接受证明,便能作为正式移民留在移入国。因此,随着越来越多的犹太人利用这种方式留在了外国,护照有效期的问题已显得意义不大,问题的关键已变成究竟允许什么样的人进行这种旅行了。1937年11月16日,帝国内政部的公告宣布:"去外国的有效旅行护照可以签发给犹太人,当这份护照对移出准备是必须的时候,应允许有效护照的无限制延期。但必须估计到在他移出之后,这位护照申请者会从事敌视德意志的活动,因此,这一规定的有效性不涉及特别危险的犹太人"。(注:Heinz Cohn,Auswanderungsvorschriften für Juden in Deutschland,p.13.)这意味着对凡是因"种族原因"而非"政治原因"想离开德国的犹太人放宽尺度,而前往巴勒斯坦的犹太人一般都属于前者。因此,他们在前往巴勒斯坦的手续上没有碰到特别的困难,只是在随身携带的财产上有严格规定,并强调"出境时必须用10帝国马克的硬币或外币来支付护照登记费"。(注:Heinz Cohn,Auswanderungsvorschriften für Juden in Deutschland,p.13.)

   仅有德国方面的旅行护照不足以提供合法移民的身份,移入国的规定才构成一种真正难以克服的障碍。移入英国的托管地巴勒斯坦要受一种移民体系的制约。尽管在1917年11月2日的《贝尔福宣言》中英国政府宣布,它将考虑"在巴勒斯坦为犹太民族造就一个幸福的民族国家",但每年移入巴勒斯坦的人数是有限额的。英国于1922年受国联委托作为巴勒斯坦的托管人以来,便将这片土地接受能力的判断权授予了"巴勒斯坦犹太人办事处"。这个在国际法上得到承认的全世界犹太人在巴勒斯坦事务中的总代表,能提供一种有效的入境批准书。这种权利后来被具体分配给了它设在各国的"巴勒斯坦中央局",各国的"巴勒斯坦中央局"能根据自己的判断来决定合适的申请者。(注:Petez Leshem,Straβe zur Rettung.Der Weg deutscher Juden nach Pal stina.K ln,1973,p.5.)

   但是,自1929年世界经济大危机开始以来,由于有大量贫穷的东欧犹太难民移往巴勒斯坦,英国托管政府便开始对移入者的资格进行日益严格的限制,先是只允许那些拥有500巴勒斯坦镑证明的"资本家"自由移入巴勒斯坦,后又将这一标准提高到1000巴勒斯坦镑。由于纳粹当局的迫犹行动不断升级,要求移居巴勒斯坦的德意志犹太人也越来越多,在这种压力之下,经"巴勒斯坦犹太人办事处"多次交涉,英国托管政府才在1933年颁布的《移民条例》中,对移民进行严格分类,允许下列人员可以获得官方许可证并入境巴勒斯坦,这一内容也被刊登在"德国巴勒斯坦中央局"1934年发行的《犹太移民手册》上。

   A类,特殊人才类:A1,拥有1000巴勒斯坦镑现金的"资本家";A2,拥有500巴勒斯坦镑现金的自由职业者,或根据移民部门的观点能证明有这种经济能力的人;A3,拥有至少250巴勒斯坦镑现金的手工业者(手工工具和机械能部分折算);A4,每月至少有4巴勒斯坦镑现金的养老金接受者;A5,拥有至少500巴勒斯坦镑现金并从事稀缺职业的人。B类,生计得到确保的人:B1,生计得到官方机构确保的16岁以下的孤儿;B2,宗教职业者;B3,在从事职业生涯前生计得到确保的大学生和中学生。C类,拥有工人证书者:年龄在18-35岁(个别情况可达45岁)之间的工人,其数量通过巴勒斯坦托管政府每年分两次决定,并由"巴勒斯坦犹太人办事处"分配名额。D类,有所要求者:D1,妻子、子女、父母,当他们提出要求时,在巴勒斯坦已定居的家庭成员又肯定能关照他们生计的,可获得移入许可证;D2,企业家在例外情况下要求的特殊工人。E类,对于15-17岁之间的年轻人,巴勒斯坦托管政府可提供大量特别证明书,由"巴勒斯坦犹太人办事处"分配名额。(注:Zentral Pal stinaamt für Deutschland,Handbuch für die jüdische Auswanderung.Berlin,1934,p.143.)

   根据这一《移民条例》,尽管来自德国的犹太移民在1937年11月17日以前一般都没有一年以上的有效护照,但"巴勒斯坦犹太人办事处"却都能够在他们旅行护照的有效期内,通过设在海法和柏林的"中央局"之间的有效联络,为他们签发合法证书进而从英国托管当局手中取得正式移民的合法身份。通过这种方式,从1933-1936年,巴勒斯坦接受了34400多名来自德国的犹太移民。(注:Wolfgang Benz,Die Juden in Deutschland,1933-1945,p.447.)

   三 移居巴勒斯坦前的职业培训

   第一批逃离纳粹德国并到达巴勒斯坦的新移民,面临许多在其他任何国家都不可能遇到的困难,这是"德国巴勒斯坦中央局"当初没有预见到的。

   与魏玛共和国时代不同,当时只有少量的犹太人移往巴勒斯坦,这些人大多属于20年代以来由东欧经德国过境前往巴勒斯坦的东方犹太人。1933年纳粹夺权后,由于迫害的矛头首先针对有知识背景的犹太人,因此,第一批逃离德国移往巴勒斯坦的犹太人,不仅绝大多数属于土生土长的德意志犹太人,而且是教师、医生、律师这样的脑力劳动者。他们原以为在此立即就能再度建立起一种适当的生存条件,但巴勒斯坦的生活现实很快使他们感到了深深的失望。

   像所有的移民社会一样,新移居地的日常生活模式往往是由那些人数上占据优势的老定居者们来决定的。而巴勒斯坦现存的犹太社会共同体则是由50年来那些来自俄国、罗马尼亚等国的东方犹太人组成的。这些老定居者的生活水平比这些新移民在德国时的生活水平要低得多,这就迫使新移民在相当大的程度上降低了他们的生活水平。事实上,"当第一批德意志犹太移民在1933年到来时,城市的卫生设施、头一批现代街道以及海法的港口等,这些英国人带来的文明才刚刚显示出它的萌芽。对于这种进步,老定居者往往是用10年或20年前的标准来衡量的,因而其结论也是充分肯定的;而德意志犹太移民则是按他们离开德国时的生活水平来衡量的,其结论却是完全否定的"。(注:Gerda Luft,Heimkehr ins Undekannte.Wuppertal,1977,p.32.)

这些新移民中的许多人虽然分配到了土地,但在这片土地上,除了杂草以外什么都没有,他们得在这片土地上自己动手盖房子,这个事实给新移民的打击是沉重的,因为这些人中间几乎没有哪一个惯于体力劳动。而且对于这些大专院校工作者、律师和医生来说,要找到专业上对口的职业尤为困难。例如,移入巴勒斯坦的律师必须通过"外国律师资格考试"才能开业。这种考试特别难通过,因为它要求人们必须熟练掌握希伯来语和英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3658.html
文章来源:《历史研究》(京)2004年0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