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袁刚:也谈反腐除冗及干部下海公务员加薪

更新时间:2015-02-02 15:02:16
作者: 袁刚 (进入专栏)  

  

   提要  “官本位”体制下我国干部“摊子大”享特权,冗官冗费一直是难解的改革难题。如今高压反腐官场又喊出“官不聊生”要求加薪。而不除冗要增税普调干部工资,不仅大失民望,而且会加重体制性腐败。冗是贪的温床,官多本身就体现人治,并扰乱扭曲法治。深化改革就是要剔除冗官沉疴,因此下一步大规模的政府“裁员”不可避免,否则不叫深化改革。而干部与期被辞退不如主动下海,政府应加鼓励出台优惠政策,进一步精简机构促成新一轮干部下海潮。反腐除冗以法治取代人治,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一、  反腐高压态势下“官不聊生”“高薪养廉”呼声的背后

  

   中共十八大后中国改革的力度明显加大,去年被称之为“深化改革元年”,近两年国务院简政放权先后取消和下放7批共632项行政审批事项,废止和修改了不少过时行政法规。刚落幕的四中全会强调“依法治国、依宪执政”,对司法也作出重大改革举措,提出用法治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而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反腐治吏,将改革的手术刀对准自身,从严治党治军,倡导廉洁公正。习李上位一开始就对政府机关提出“八项规定”,反对官场奢糜,对贪腐分子是“老虎、苍蝇”一起打,结果有包括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在内的多名高官显宦落马,一大批贪官被查。2014年11月北京APEC会议由中国主导发表了《反腐败宣言》,开展国际反腐合作,加强国际追逃追赃,切断贪官外逃之路,使官场震慑,民心大快。

   惩治腐败坚持零容忍,长久保持高压态势,使官场爆出“官不聊生”的唉叹。同时,负面反应很快出现,有基层干部不作为了,怕得罪人,怕被人检举,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有领导甚至抱怨反腐反得经济搞上不去了,对“风险高”的招商引资工作不再积极,相顾观望消极怠工,尸位素餐不干活。由于灰色收入渠道被斩断,公务人员实际收入减半,普遍要求涨工资,抱怨“物价年年涨,工资没增长”,“高薪养廉”的呼声也日渐增高。全国人大调研组声称:公务员工资标准8年未调整,若不及时建立合理有效的薪酬激励机制,公务员的工作积极性将难以为继。

   8年不调工资标准,公务员工资增涨的确跟不上物价上涨的情势,以前靠单位“小金库”发奖金办福利获得额外收入,行政审批寻租机会多也可获得不匪的“灰色收入”,如今一并除去,公务人员的手头的确紧了,是该涨工资啦!那么,公务员工资标准到底要多高才算科学合理呢?坊间也多有议论。有中央机关公务员谈工资预期,按“北、上、广”的消费水平,司局级应年入至少30万,处级20万,科级10万元。然而,这不但直接与马克思关于“国家公务人员工资不超过熟练工人水平”的标准相悖,也悖离共产党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老百姓不会满意。

   在我国由于体制性问题,公务人员加一次工资牵涉面极大,历来都是令人头痛的“老大难”。那些人该加,那些人不该加?加工资是否真能激发工作热情,或是正好相反,引发更多利益争夺,陡增矛盾?我国干部体制改革搞了30多年,现今在编有700多万公务员,然光给他们加工资,那些未列入公务员序列,却仍领国家工资的在编“干部”呢?“事业单位”职工呢?还有大量没有编制但实际干事的“员外干部”呢?他们加不加工资?若加,到底有多少人?若不加,公务员序列外的大批“干部”能善罢甘休吗?还有种类繁多数量极大的离退休干部,是否也该加点钱?普遍加工资国家财政能否负担得起,全国纳税人能答应吗?所以说给公务人员加薪绝非轻而易举,它牵涉到旧体制、旧观念及多方利益,所谓“高薪养廉”是站着说话不腰痛,给你高薪,别人怎么办?因此工薪体制要全面配套改革。

   改革就是各种利益关系的全方位调整,是一项系统工程。触及“老大难”说明改革已进入深水区,只有加大力度全面深化改革才能妥善解决。

  

   二、 干部体制改革不彻底使冗官贪官有机可乘

  

   众所周知,我国党政干部体制源于“苏联模式”,一开始就具有职位分类不清,党政不分甚至党政军企不分,以党代政遍地设官设机关,行政搞人海战术,高度集权却又效率低下的弊病。文革中王洪文、张春桥穿上绿军装竟成了军队领导人,工宣队、军宣队入驻机关单位“支左”后赖着不走,以至出现大量“以工代干”干部,造成官多人浮于事,国家财政仅够按人头发工资,称作“吃饭财政”的窘人局面。

   改革开放一开始就将矛头对准了臃肿的干部体制,打破“铁饭碗”,财政“分灶吃饭”。1982年邓小平提出“精简机构是一场革命”,大搞简政放权,军队“消肿”,干部分流,党政分开,政企分开。十几年下来机构改革搞了一轮又一轮,到1998年朱镕基总理声称要闯“地雷阵”,这年也被称之为“机构改革年”,国务院机关大大压缩了。2007年中共十七大又提出“大部制”改革,要把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部门都精简到最低限度,主旨是转变政府职能,把不该管的交还社会。直到十八大新任总理李克强大幅度削减行政审批,使政府部门职能更加明确,宏观监管效能大为提高。

   30年行政改革虽然成效显著,却始终留着一条不敢撼动的大尾巴,使改革不够彻底。本来,国务院部级机构从上百个压缩为十几个,各级政府部门也都大大压缩,与之相应必然伴随着政府大规模“裁员”,然而,当年邓小平曾担心且在国外常见的被裁人员“示威游行”,在中国竟连踪影也没有,机构改革是不减和尚只拆庙,干部只见分流,未见下岗。同一时期的国企改制下岗工人有好几千万,而有“国编”的干部则即使无事可干也由国家包养,干部“铁饭碗”始终未敢触动。

   中国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参照西方发达国家也搞了文官制度改革,即推行现代公务员制度,包括职级、薪酬、奖惩等,但改革也不彻底,所有党务、工会等非政府门类干部也都参照公务员,又划出一大块所谓“事业单位”,有事无事仍然由国家照发工资。所以,中国官员之数到底有多少?至今仍没个谱,700万公务员只是其中一小部分,1982年邓小平说干部之数是4500万,30多年过去因从未见政府“裁员”,其数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如2013年4月21日中纪委官网晒安徽省查处违反“习八条”案例,称有1,035,775名官员共填报了30余万套房地产信息,爆出安徽一省竟有官员百万,又怎能说中国只有700多万公务人员呢?信息时报2014年12月10日报导广东省委老干部局举办学习贯彻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报告会,透露全省有百万离退休老干部,其数惊人!而在职的干部又有多少呢?干部多官多寻租分利者就多,无事他也找事,无权他要揽权,使政府好的政策、法规在他们手上全都变样走型,法治变成人治。

   如《华商报》2014年10月26日报道,陕西岐山县有某村支书妻子名下挂500多亩耕地,每年开豪车领取4万余元国家粮食直补款,政府对种粮农民的补贴被装进贪官腰包,惠农好政策竟被扭曲。村党支部书记不属国家在编干部,他们手头上的权力不足挂齿,却也见逢插针能贪就贪。有豫西某村支书坦言捞不到好处谁还愿干支书啊!而全国百万自然村有几百万个村支书或村官,他们没有工资每人每年仅领取数千元补助金,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很难让他们做到“为人民服务”。于是形成“蚁贪”一族,连扶贫救济款也敢伸手,中央转移支付的“三农”资金,经层层剥皮真能到位的要大打折扣。

   “苍蝇”小官的贪腐能量不可小歔,官无论有无编制,只要手中有权,就能将审批变成个人财源。如近日报道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区科级干部马超群,以审批供水受贿贪污,纪检机关在其家中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而这并非个别现象,据河北省纪检机关通报,还有很多“小官巨腐”案例,如某市车管所数十人大肆受贿数千万元,某市交警支队长受贿超千万,某市人社局干部监管不力致使医保基金被骗取近2000万元,某县国土资源局长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总额近千万,某村干部利用协助征地时机受贿百万元。而官大审批权重则贪腐机会就更多,如国家能源局原煤炭副司长魏鹏远家中搜出现金2亿多元;“大老虎”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兼基建营房部长谷俊山中将,在上海批一块军产地卖20多亿元,要收6%的回扣;谷的前任王守业中将也贪挪1.6亿元之巨。这些怵目惊心的数据和事例,直接反映出当前反腐的严峻形势。

   “老虎、苍蝇”一起打,但“老虎、苍蝇”何其多!还有大量非“虎”非“蝇”该裁未裁的冗散干部,其数量绝不会比真正干事的公务员少,人们常会见到许多乡、镇也挂“人大”、“政协”牌子,用于养冗。又据《新京报》9月25日报,在“群众路线”运动中,光河北、河南、四川、吉林四省,就清理出“吃空饷”人员10万余,其中河北一省就清理5.5万人。甚至有边上学边领钱的“娃娃官”,如河南渑池县教体局长还在上学的女儿已端上“铁饭碗”。官场有权能捞好处让人留恋难舍,“官本位”大树下不贪不腐亦可享受体制福利特权,于是能人都往公务员队伍中挤,而政府裁员则成了“天下第一难事”。只“分流”不“裁员”多年积累下来的大量冗官,加上天文数字的“三公消费”,使中国的行政成本稳居世界第一。政府这些年来一直是用“土地财政”来填补薪金“黑洞”,而审批土地则又成为“巨贪”的第一温床。连环性体制腐败问题,已成积重之势。

   谷俊山、王守业就都是以掌军队营房批地来敛财的。本来,国防军皆由国家供养,所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军队即便有地也应转交由地方政府处理,无地则由政府无偿划拨,军队既吃“皇粮”就应远离市场,不能经营土地谋利,这在现代世界各国都应是通则。但谷俊山们却能寻租钻空子,不守规则欺上瞒下直接与地产商交贸,中间差价利润的60%要归其所有,仅北京二环黄金地段一块地就捞了个“金玉满盆”。军队有贪官也有冗官,本来军队的职能很单纯,就是维护国家安全,但蚁附于军队与国防打仗无关早该裁撤的所谓“文职”,数量种类仍然很多,邓小平当年挥刀给军队“消肿”,今天看来亦有反复。如北京的解放军各总部医院就多得离谱,完全超出了在京军人的需求,北京不靠海没有多少水兵却设立了“海军总医院”,还有“空军总医院”、“二炮总医院”等,人民省吃俭用拨付的宝贵军费,被少数官员用之于养尊处优。连最须讲规距的军队都公开挂牌显冗,地方各级政府的冗、散、懒、不作为等现象,更是见怪不怪。而冗是贪的温床,反腐必治冗,官海寻租,官多本身就体现人治,并扰乱法治。如上举村支书侵吞惠农补助款例,其实完全可将善款直接打入农户银行卡,减少不必要的中间环节和寻租机会,官员不作为则可即行裁撤,以法律法规治事,促进国家治理体系和能力的现代化。

  

   三、 政府裁员除冗公务员才好加工资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就是要建立法治政府,法治政府反对人治,要依法执政做到精干廉价高效,容不得贪官也容不得冗官,现代化政府不搞人海战术,要尽量压缩减少官场寻租空间。李克强总理上任后大刀阔斧简政放权,取消和下放数百项行政审批,限制政府分利寻租机会,激发社会创造力搞活经济。这必然会使各级政府中不少以层层审批为业的机关和人员无事可干,以前你靠审批权吃饭,现在用不着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342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