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克木:《梵语文学史》前言

更新时间:2015-01-27 13:01:50
作者: 金克木 (进入专栏)  
有人对比考证为晚出于《罗摩衍那》的提要;可是两者的处理 大不相同。在大史诗中的二十章共约七百“颂”(诗节)的篇幅中, 不但休妻情节完全没有,而且家庭伦理场面也是一带而过。全书 着重于天神下凡降魔的主题,描写神魔之战。在毗湿奴教派的经 典《毗湿奴往世书》中,这个毗湿奴化身的罗摩却没有地位,好像不 存在。另一部全面讲毗湿奴十次下凡化身的《薄伽梵往世书》,只 给罗摩两章的地位,粗略讲一下故事梗概,远不及写黑天部分的长 篇叙事诗详尽而生动(共九十章)。很明显,这三部书都是写黑天 而不是写罗摩的。写罗摩的《神灵罗摩衍那》又大不相同。罗摩完 全是神,故事中人物事件都不过是表演神力的幻象。罗摩的妻子 悉达并未被劫,劫去的只是幻影。罗摩像是在演戏,预知一切。在 佛教徒中流传的罗摩故事如《杂宝藏经》和《六度集经》中的则只重 放逐失国,因果报应。在《故事海》中只有罗摩失妻和重圆情节。 在诗和剧中,迦梨陀娑的《罗怙世系》是借以显其诗才,特在《凯旋》 一章中描绘罗摩由空中回国的旅途情景。薄婆菩提写罗摩的两部 戏,一部是在故事中装进了王国政治斗争,另一部则表达作者对休 妻一事的看法(本书第三编第九章)。跋娑的罗摩戏剧却又没有弃 妻情节(本书第三编第五章第三节)。还有跋底的诗《罗摩传》只是 为了表现语法形式。这些书各有用意,各有不同的时代和社会背 景。此外还有许许多多后来的以罗摩故事为题材的作品。这些不 易贯串起来像说《西游记》故事的演变那样溯根源而谈发展。古代 印度作家总是喜欢以“故事”作“新编”,而不注重新事,同《旧约》的 《传道书》的作者一样认为“日光之下并无新事”。若就一部书说, 有些是层次纷纭的长时期的累积。最明显的是大史诗《摩诃婆罗 多》。印度学者多人(还有外国人)协作,尽多年之力才校出一个本 子,弄清传本源流。发起者和首任主编苏克坦迦(V.S.Sukthankar) 由此得以论证出现存形式的主要编订者是婆利古家族,与《摩奴法 典》同出一派。可是他在论全诗的意义和层次时,竟完全抛弃了校 订时的科学考证而以崇拜黑天的宗教思想感情作神秘主义的解 说,判若两人。印度学者高善必(D.D.Kosamb i)除对印度史有其研 究和看法以外,还费多年辛勤劳作整理古代的格言诗,结果弄清了 伐致呵利《三百咏》的流传情况,校出综合的全本及其他几种本子。 像这类的专题研究,从19世纪欧洲学者动手作起,以后国际上和 印度本国内有许多人努力,到现在多半是在整理方面有成绩,而文 学作品还不是其中主要部分。要对梵语文学“知人论世”,“考镜源 流”,就我所知,条件似还不够,我个人能力更谈不上了。

   以上说明一些客观的困难,当然主要困难还是我的能力。因 此,本书只有按照作品的内容和类型划为《吠陀本集》、史诗、古典 文学三个时代来论述作品。其中只有第二个时代算做奴隶社会阶 段其前一个是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其后一个是从奴隶社会到 封建社会。这两个都定不下其中过渡期的起迄而指定所产生的作 品。史诗时代照说比较清楚,可是无论讲历史和讲文学都不能说 是明确。两部史诗很不相同,非古希腊荷马的两部史诗可比。佛 教和耆那教文献实际上很多晚出;就内容的主要部分和来源说应 当较早,而现有的书却又较晚。《吠陀本集》和其较晚出的部分文 献在本书中分开作为属于两个时代。我觉得就内容和形式说可 以分开,但是否分属两个社会阶段,哪些部分属哪个阶段,或属过 渡时期的哪一段,实在难以确定。《往世书》划归第三时代是就其 成书时期和宗教内容说,但这类书很复杂,大概也包括较早的成 分。只有古典文学时代的后期作品可以说是属于封建社会,不过 进一步细分也很困难。因此,书中分期很笼统,只能说是大体如 此。每一期中概述背景也是只能尽我能力把比较为一般所承认的 事实概括叙述,很难说是恰当。如土地制度问题,书中照马克思、 恩格斯说是公有制,但也提到马克思也承认仍有私有制(第二编第 一章第一节)。各章分述,有的以书为中心,有的以类型,有的以作 家,虽写时都有所考虑,但也未必合适。有些作品,如著名的几部 古典长诗,除迦梨陀娑的以外,都是形式主义严重的,虽在印度传 统中地位很高,本书却不分别专作论述,只在第三编第十一章第一 节中叙说。又如《觉月初升》一剧只在第三编第十一章中简略提一 下。它将概念形象化(这一点像英国彭扬的《天路历程》),以政治 情节讲哲学,能不能看做也是以哲学讲政治?这剧出于11世纪后 半正是伊斯兰教大举进入印度西方和北方之时。这剧又出于东部 孟加拉一带。它宣传吠檀多一元论哲学,鼓吹宗教上和政治上一 元化的统一,这会使人想到,这种哲学此时流行,到后来基督教进 入印度时(19、20世纪)更为盛行,可否说是有同类的社会政治背 景?这戏虽很特别而且生动,却密切结合古代印度习俗,宣扬唯心 主义,难为我国人所接受,因此不便在书中多加介绍和提出我的臆 说。本书的这类处理和评价当然问题不少。至于当时写书论多于 述,现在也无力加以充实了。

   写本书时有一些考虑,下面提一下。

   我所见到的古代印度文学史,很多是包括文献史,并不专论文 学。本书以文学为主,非文学部分从略。古代印度典籍中有许多 书包罗广泛,其中有文学成分,但并不限于文学,或主要不是文学, 本书论述只着重其文学方面。

   印度人写自己的古代文学史,虽有西方影响,毕竟离不开传统 背景及用语及民族观点。西方人写的也脱不了他们心目中的自己 的传统及观点。写本书时,我也时常想到我国的古代文学,希望写 成一本看出来是我国人自己写的书。当然这决不是说没有利用他 人研究成果。不过书中取材于他人之处并未注明,这虽有掠美之 嫌,但也是表示引用错误和评价不当应都由我负责;而且这原是作 为讲义,也似不必像专门著作那样标明出处和胪列书目。古代印 度文献一直是国际上的研究对象。我既孤陋寡闻,也没有专力长 期从事,遍检有关资料,只能得出这种简陋的成果。

   中国和印度的古代社会虽有许多相似之处,而且我们又曾用 汉、藏两种语言翻译了大量的、佛教各方面典籍,但彼此具体情况 仍有很大差异,而风俗习惯不同,更易生误解。特别是梵语古书 (包括文学书)很多只是给特定范围的人而不是供一般人阅读的, 所以包括了易生歧义的“行话”和“不足为外人道”的部分是理所当 然的。这种情况对我们理解和欣赏以至评价文学作品也产生困 难。梵语和汉语的古典诗文都那么着重形式以致很难离开原文仅 从内容来鉴赏。就内容说,我们很难体会古代印度文人的那种特 殊的宗教思想感情;他们也未必容易懂得我们的敏锐的善恶伦理 道德感。尽管我们从前小时候念“关关雎鸠”,却大概不会(如泰戈 尔在《我的童年》中自述)让少年男女读《鸠摩罗出世》。古代印度 人虽要寡妇殉夫,却未必赞赏方孝孺不惜灭十族以殉的那种道德 标准。我们不容易了解他们为什么满口出世、出家而实际上文献 中经常出现中国人会认为非常世俗甚至不道德的东西。他们对此 并不觉矛盾,而且似乎视为当然,甚至以为神圣,毫不隐讳。他们 的心目中,出世、人世,精神、物质,神、人等等对立物仿佛是公然合 一的。中国人大约自从宋朝就开始分离上流和下流,公然和背地, 诗文和词曲小说,彼此面目不同。中外有异,古今相隔,本书只能 就其大端,言其概略,涉及我们难以接受的人情风俗思想感情处则 从简约,用意是使本书能为一般读者看得下去,不致陷于繁琐或引 起误会。

   关于古代印度文化,尤其是宗教和哲学,19世纪以至20世纪, 在国际上有种种说法,例如关于“亚利安人”,“印度教”,“种姓”, “六派哲学”,“两大史诗”,等等。其中有的辗转相传,已为大家熟 知成了常识,甚至现代欧美小说里也会引用几句古代印度哲学、 宗教及习俗的词语如修炼“瑜伽”之类。这里面并不是没有问题。 有的说法当初由于早期所见资料较少,考古发掘不足,或则加上传 闻有的还出于狭隘观点甚至偏见,带上当时一派思想倾向烙印, 有的还出于有意渲染夸大。这类说法的来源不仅是曾对原始资料 作过探索的西方专家学者和思想上的种族主义观点,还有印度传 统影响以及民族主义观点等等。就这些问题对可靠的资料进行实 事求是的调查研究和客观的科学分析,破除迷信偏见及似是而非 的不确切说法的著作还是很少。我国对于国际上研究情况介绍不 多对于国内保存千年以上的古代印度文献的译本(还有些原文的 古写本)没有多少人作科学的整理和研究,当然也会因袭一些说 法。这类问题很大,牵涉的面很广。我当然无力去做核实和分析 工作,只能在觉得有所未妥之处简略过去,或则大胆说一点自己的 浅尝臆说。因为主要是讲文学,所以对这类困难问题的节略或说 得不对,想能得到谅解。

   论述梵语文学涉及古代印度社会许多方面,我思想水平不高, 知识有限,而又不得不作一些分析和概括,当然会有脱漏、含糊、错 误之处。对国际上和印度本国的有关论述,我既未得遍观,见到的 也是只可用作资料,难以抄袭成书;即使想用一书作为底本,所见 到的也多嫌陈旧而且离我国现在的要求太远;只好尽自己微力,依 据梵语原书,吸收前人成果,略事编排,妄抒管见,作力所不及的这 一艰难工作,正是“力苍蝇而慕冲天之举”(《抱朴子》)了。 许地山的《印度文学》出版到现在约半个世纪过去了。我国人 民对仅隔一道喜马拉雅山脉的邻邦印度,对印度的曾在亚洲以至 世界有过很大影响的古代文化,对我们由汉译和藏译保存的丰富 的古代印度文献,都还不能说已有相当了解。我不自量力敢将这 书出版,不过是想在“提高整个中华民族的科学文化水平”中献一 点点竹头木屑,也就是鲁迅所说的“烂苹果”(《准风月谈》)而已。

   著 者 1978年秋于北京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318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