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米健:一个西方学者眼中的中国法律文化

——读何意志近著《法治的东方经验——中国法律文化导论》

更新时间:2015-01-23 23:04:11
作者: 米健 (进入专栏)  
当然,传统中国文化赋予中国法律文化的基本特征因素也仍然会一如既往地存在并占据主导地位,即使某些传统中国法律文化所决定的制度可能会被改造乃至于淘汰。因此,如何氏所言:“一个古老的制度不再正式实施的事实,并不意味着产生了这个制度的人民不再受其影响。”

   3.个别思想观点方面

   我们已经谈到,何氏关于中国法律文化的特征所作的概括和论述是非常深刻精到的。但是,也还有可以商榷的地方。在此只想特别就一点提出论辩,即他所说的:“实用规则对抗法律规则”(“pragmatischeRegeln”versusRechtsregeln)也构成中国法律文化的特色之一。他说:“由于法律和其他制度规范不能或者很少能够给个人提供保护,所以个人在追求其社会和经济目的时就依赖人情关系,通过颇有影响的方法,即计谋和欺骗来进行自我保护。如要进一步说明的话,这表明恰恰由于在中国欠缺法律保护,故作为‘一种不可或缺的生存手段’(eineunentbehrlicheLebenshilfe)而存在的计谋才确实比其他东西更加迫切地产生出来。这样一种实用规则的传统和与此密切相关的对法律和道德规范的违反如今绝对处处可见,而且实际上构成着中国法律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它们‘比其他任何东西都更加构成现代化的障碍’,故同样也恰恰是法律文化的障碍。”对于何意志这一有关中国法律文化的“特色”论述,可以明确它在方法、逻辑和资料三方面都有不妥。具体可阐明如下:

   (1)在方法上,他将“计谋”、“欺诈”这种现象和习惯混为一谈。不仅如此,他还将这种以偏非法的“现象”进一步升级为文化,从而竟然得出“计谋”和“欺诈”是中国法律文化一部分的荒谬结论。客观地讲,中国历史上形成流传下来的三十六计,的确可以说是集计谋之大成,然而计谋和欺骗完全没有固然联系,更不能在此错误理解的基础上将计谋和欺骗作为中国法律文化的一部分。不容否认,在现实中国社会生活中,的确存在许多令人厌恶痛恨的欺诈现象,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商品经济在中国的普遍展开,人们的社会价值观发生了很大改变,传统的道德观念受到很大冲击,在经济交往乃至人际交往中出现了许多“欺诈”现象。但这只是一些非正常的现象,将这种非正常的现象作为一种法律文化,显然失之偏颇。况且,客观公正地分析这类现象,其实主要是随着改革开放和商品经济的深入逐步发生。那么,若按照何意志先生的看法,造就这种法律文化的社会根源岂不来自于西方或资本主义社会?事实上,传统中国文化最为突出的特点之一就是不重实际,或者说不实用。而恰恰在西方文化传统中,实用才是一种常见的观念和规则。所以,何意志所言中国的“‘实用规则’传统”(DieTraditionsolcher‘pragmatischenRegeln’)是不能成立的。

   (2)从逻辑上看,何意志先生一开始就谈到中国法律文化的一个根本特征,即法律与道德的合一。而这种“欺诈”是与传统道德观念完全冲突的,所以,将“计谋”和“欺诈”作为中国法律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有自相矛盾之嫌。

   (3)法律文化必然作为特定民族的历史文化的一部分,这是没有疑问的。但这并不等于所有历史文化都可以纳入法律文化。具体说,何意志在此是将历史文化和法律文化混淆了。因为所谓的三十六计虽然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一部分,而且是十分有价值、有特色的一部分,但要将其归为法律文化,显然是不妥的。

   (4)事实是否真是由于中国人缺乏法律保护因而转向以寻求计谋来实现自我保护,这里面有必然的联系吗?我看未必。至少,这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

   (5)为了说明自己的观点,何意志在此有所征引,但是他所引用的观点其实并没有代表性,至少仅是一家之言。而且,将计谋视为中国现代化进程的一个严重障碍,这种观点实在有些太表面化了,似乎有本末倒置之嫌。总而言之,何意志对中国法律文化特征的最后一项归纳可以说有画蛇添足之嫌。当然,这个败笔完全不会影响他这部著作整体所达到的水平和成就。

   总的来看,何意志《法治的东方经验》一书以介绍、阐释一种富有特色的、独立存在的法律文化为目的。它不仅为西方人了解中国法律文化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研究范例,而且也对中国人认识自身的法律文化提供了可贵启示。但是,作为一部成功的法律文化比较研究成果,它还有更重要的深长意义,即从这种相互独立存在的、彼此不同的东西方法律文化差异中,我们可以更容易看到他们之间的共同之处,而这种共同之处必然是人类社会所决定的永恒因素。事实上,比较法学的最高使命正是要发现和证明这种普遍和永恒的因素。可以肯定,何意志的这部力作为实现比较法学的最高使命作出了贡献。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wenho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3017.html
文章来源:《法学家》2001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