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邓晓芒:康德道德哲学详解

更新时间:2015-01-22 10:54:44
作者: 邓晓芒 (进入专栏)  
我们经常说中国人的道德失落 , 实质上究其本因 , 这并不完全是道德的失落 , 而是由我们道德的性质和传统模式所决定的。只有以人格为目的 , “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 才是真正道德的。

   第三种变形的表达方式是 : 每个人的意志都是立法的意志。在道德方面 , 人是自律的。至于“ 治国平天下 ” 或基督教中上帝的戒律等等 , 在康德看来 , 这些还不是真正的道德律 , 因为它们都是“ 他律 ” 。最高的道德律的表达就是自律 , 每个人的自由意志都是立法的意志 , 每个人出于自由意志为自己立法 , 不是听从别人的教导。严格的说 , 这一表述没有采用命令的形式 ,而是直接指陈一个事实 , 即每个有理性的存在者的意志都是普遍立法的意志。这样第三种命令形式就成为了前两种命令形式遵守的最牢固的根据了。在这三种命令形式中 , 只有第三种命令形式才使得行动的主体具有了人格的尊严 , 并激发起“ 敬重 ” 的道德情感。正因为如此 , 在现实的道德教育中 , 康德非常反对利用大家的一种从众心理去给他人树榜样的做法 , 去进行情感教育。康德的道德教育思想是建立于道德自律的基础之上的。每一个人当他达到理性成熟时 , 都可以对他进行启蒙。什么是启蒙 ? 就是让每个人用自己的理性去思考 , 勇于用自己的理性走出被监护状态 ( 儿童就是被监护状态 , 因此也就走出儿童状态 ) 。这就是康德对我们在道德教育上所带来的一种启发。

  

   第三层次是康德的 《 实践理性批判 》 。前面在道德形而上学中提到这样一条原则 , 即你要使你的行为的准则愿意永远成为普遍的法则。这样一个道德律 , 它的前提是什么 ? 它何以可能 ? 每个人的意志都是立法的意志 , 那么这种意志的前提是什么 ? 所以实践理性批判就是要批判的考察道德律的前提 , 道德律何以可能等问题。 《 纯粹理性批判 》 是考察认识何以可能 , 《 实践理性批判 》 就是考察道德何以可能的问题。康德给出了一个答案 , 那就是“ 自由 ” 或者“ 自由意志 ” 。自由意志是什么 ? 这不是可以用任何机械关系所能够分析的。每一个人应该为自己所做的行为负责 , 你有功或有罪 , 这在生物学家、 医学家眼里和在神学家、 法官眼里是完全不同的 , 后者总是首先把人假定为是具有自由意志的。如果从医学或生物学的角度来说 , 犯罪行为是受环境因素决定的 , 罪犯的心理形成是从小受到了环境的不良的教育和影响 , 才成为这样一个犯罪的人 , 所以法官要判刑 ,就应该判这个社会有罪 , 罪犯仅仅是社会的产物 , 没有自由意志。但是法官却要判罪犯有罪 , 因为犯罪行为是罪犯在清醒状态中做出的 , 除非医生能够证明罪犯是个精神病人 , 那么罪犯就可以免予刑事起诉 , 他就需要送往医院治疗 , 因为那个时候罪犯已经不是完全的人了。自由意志是超越一切因果性之外的原因 , 这是法庭判罪的根据 , 也是神学上认定人有罪的根据。法官判罪犯有罪 , 是建立于把罪犯看作具有自由意志的人 , 而不是动物的前提之上的。因此西方法学界有一派很流行的观点 , 其代表人物 , 意大利的佩卡利亚就曾提出“ 罪犯受罚是他的权利 ” , 罪犯是自由人 , 因此罪犯的罪是他自己的罪 , 罪犯为此受罚是罪犯的权利。这是因为当时制定法律的时候 , 他是赞同的 , 因此罪犯的犯罪行为就被假定为在清醒状况之下的明知故犯的行为 , 就是准备承担犯罪的后果的。因此 , 受罚只是罪犯实现了其自由意志 ,相反如果释放他 , 那将被视为剥夺罪犯的应享权力 , 是不尊重罪犯的人格一贯性。这看起来是个很荒谬的理论 , 但其背后却有着西方很重要的伦理思想 , 就是尊重人的自由意志和人格的一贯性 , 并且自由意志和人格的一贯性是不受任何因果律的干扰的。 “ 自由 ” 这个概念在 《 纯粹理性批判 》 里面也讲到了 , 他的第三个“ 二律背反 ” 就已经提到自由和必然的矛盾问题。康德在“ 二律背反 ” 里面提到 , 人到底有没有自由意志 , 我们没法证明 , 但你也没法否认。因为你即便否认也需要用经验证明 , “ 自由 ” 却是超验的 , 是“ 自在之物 ” 。因此 , 他强调只要我们严格的分清这两者分属于自在之物和现象世界 , 即使我们永远也不知道自由是如何样的 , 我们也能够从这个矛盾中摆脱出来。康德在《 纯粹理性批判 》 中认为“ 自由 ” 是可以先验的假定的 , 对于“ 自由 ” 我们是不能证明的 , 但我们也不能否认。因此 , 我可以提出一个“ 先验自由 ” 的空理念 , 虚位以待。这概念在认识领域没有任何意义 , 但在实践领域却是有意义的。康德在《 实践理性批判 》 一开始就强调 , 人的道德律之所以成为可能 , 就是由于人在实践上是“ 自由的 ” , 实践的自由是不能认识的 , 但却具有实践上的“ 实在性 ” 。所以自由意志是一切道德之所以可能的前提 , 这是实践理性批判的最高点。如果我们追溯道德如何可能 , 就在于人有自由意志。至于自由意志如何可能 , 这就没法证明了 , 它是一切证明的绝对前提。把一切道德建立在自由意志上 ,把一切道德的评价、 善恶的评价都建立在自由意志之上 , 这是康德非常重要的理论贡献。

    

    

   (文章原载于《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年6月第25卷第2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ijihu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2958.html
文章来源:《西安交通大学学报 ( 社会科学版 )》 2005年6月第25卷第2期(总7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