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丁放 袁行霈:姚崇、宋璟与盛唐诗坛

更新时间:2015-01-20 21:09:56
作者: 丁放   袁行霈 (进入专栏)  
据孟二冬《登科记考补正》,将中举人数及已知姓名者列举如下:开元元年进士七十一人,状元常无名,还有张子容、王湾、程南锐、赵子卿、赵自励、梁献、李日用、昔安仁;开元二年进士十七人,状元李昂,还有孙逖、于休烈;开元三年进士二十一人,有李诚;开元四年进士十六人,状元范崇凯,还有薛邕、史翙、李朏、张均;开元五年进士二十五人,有刘清、刘廷玉、刘嶷、王泠然、李蒙;开元六年进士三十二人;开元七年进士二十五人,有崔镇、苗晋卿、杜钑;开元八年进士五十七人,有苗含液。可考知姓名者共二十七人,如前所述,王湾、孙逖、王泠然、张均都是此期较为著名的诗人,张子容与孟浩然唱和,于休烈等人也有诗作传世,但此期大部分进士的作品今已亡佚,我们无法作进一步的研究。《封氏闻见记》卷三曰:“玄宗时,士子殷盛,每岁进士到省者常不减千余人,在馆诸生更相造诣,互结朋党以相渔夺,号之为‘棚’,推声望为棚头,权门贵盛,无不走也,以此荧惑主司视听。”(38) 所说的情况当包括姚、宋执政时期在内,由此亦可见当时的重文之风。

   一批名作产生于此时,如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王翰《凉州词》、王湾《次北固山下》(一作《江南意》)、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息夫人》、孟浩然《岳阳楼》(作于开元五年,用郁贤皓先生说,见其《唐刺史考•岳州》)、高适《别韦参军》、张说《五君咏》等。有两件诗人轶事值得特别注意,一是开元七年左右,王维经岐王援手,中京兆府解头之事;二是开元初年王之涣、高适、王昌龄在长安“旗亭画壁”之事。虽然这两条记载都见于晚唐人薛用弱的笔记小说《集异记》,未可全信,但我们认为王维之事是有可能的(39)。据傅璇琮先生考证,王之涣等三人开元中在长安交往的可能也是存在的(40)。高适开元十年左右即与王之涣有交往(亦据傅文),故事中又说三人“风尘不偶”,而王昌龄于开元十五年中进士,所以我们不敢断定此事发生在开元初,只是说存在这种可能。上述名篇的出现是唐诗杰作大量涌现的前兆,而这两则轶事,则表明当时唐诗已博得上至王公贵人,下至民间歌妓的喜爱,而且传播渠道广,传播速度快,这也是姚、宋开明政治催化的结果,这其实已预示着盛唐诗歌的高潮即将到来,诗坛万紫千红的繁荣局面就在眼前。

   四

   姚、宋与盛唐诗坛的关系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点:

   其一,姚、宋执政时期,政治开明、社会安定、经济繁荣,为诗人提供了宽松的创作环境,并开阔了他们的视野,增强了他们的自信心。

   其二,唐玄宗亲自参与创作,姚、宋积极唱和,但宫廷诗歌并没有形成垄断的局面(如齐梁时期),反而对宫廷以外广大诗人的创作起到了激励的作用。

   其三,姚、宋对当时的狂士诗人王泠然、王翰皆能容忍(41),使诗人少了很多顾忌,能直抒胸臆,写出好诗。不久,李白、高适、杜甫等人敢于在诗中讥刺时政、揭露黑暗,这与他们成长的土壤及姚、宋政策的影响有关。

   其四,张说被贬出朝,反而成就了其诗歌,他那些“得江山之助”的“凄婉”之作,正作于这一阶段。他的岳州诗,代表了当时诗坛的最高水平。张九龄此时在诗坛上也很活跃。作为本阶段诗坛的主角的他们,后来成为政坛的领袖,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现象。

   其五,总的来说,姚、宋执政时期诗歌的艺术水平不太高,名篇佳作较少,老的一批诗人已经谢世,新一代的诗人尚未成熟。如李白、王维、高适正处在十二三岁到二十岁上下,刚刚开始诗歌创作,杜甫比李白小十一岁,岑参比李白小十五岁,还处于幼年时期。孟浩然虽然年龄较长,但此时仍然在“为学三十载,闭门江汉阴”的阶段,尚未来到长安进入诗人的主流。我们曾以开元九年王维进进士及第作为盛唐诗歌高潮即将到来的标志,就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此期大诗人尚未出现,盛唐诗歌高潮要在稍后几年才真正到来。但是一大批一流诗人的储备,一批名篇的出现,已经昭示了盛唐诗歌美好的未来。

   注释:

   ①参看袁行霈《百年徘徊——初唐诗歌的创作趋势》,《北京大学学报》1994年第6期。

   ②姚崇于开元元年十二月至开元四年闰十二月为相,被罢相时荐宋璟取代自己,宋璟于开元四年闰十二月至开元八年正月为相。

   ③参见《大唐新语》卷一《匡赞第一》,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8—9页。

   ④《资治通鉴》卷二一○,中华书局1956年版,第6688—6689页。

   ⑤《资治通鉴》卷二一○,第6690页。

   ⑥唐人刘肃《大唐新语》的许多材料为《旧唐书》所吸收,足见其史料价值很高,该书虽未明确引用“姚崇十事”,但其叙述中,却点明了“十事”的要点,这段话可能是《开元升平源》的摘要。《新唐书•姚崇传》记载了姚崇所上的“十事”,赞曰:“姚崇以十事要说天子而后辅政,顾不伟哉,而旧史不传。观开元初皆已施行,信不诬矣。”后世学者多相信此书为吴兢所作,且记载了姚崇的“十事”,如《郡斋读书志》卷二上:“《开元升平源记》一卷,右唐吴兢载姚崇以十事要明皇。”《直斋书录解题》卷五:“《开元升平源》一卷,唐史官吴兢撰叙姚崇十事。”(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一九五赞同此说)

   ⑦李德裕《次柳氏旧闻》,《开元天宝遗事十种》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第2—3页。

   ⑧范祖禹评此事曰:“人君劳于求贤,逸于任人。古者畴咨佥谐,然后用之,苟得其人则任而勿疑,乃可以责成功,明皇既相姚崇而委任之如此,其能致开元之治,不亦宜哉?”(《唐鉴》卷四,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年影宋本,第110—111页)

   ⑨见颜真卿《开府仪同三司行尚书右丞相上柱国赠太尉广平文贞公宋公神道碑铭》(《颜鲁公文集》卷四,《四部丛刊》本);张说《广州都督岭南按察五府经略使宋公遗爱碑颂》(《张说之文集》卷一二,《四部丛刊》本)。

   ⑩《封氏闻见记》卷九《端悫》,赵贞信《封氏闻见记校注》本,中华书局2005年版,第82页;颜真卿《宋公神道碑》、《资治通鉴》卷二一一皆记此事。

   (11)《全唐文》卷六九五,中华书局1983年影印本,第7131页。

   (12)《新唐书》卷一二四《宋璟传》,中华书局1975年版,第4394页。

   (13)颜真卿《开府仪同三司行尚书右丞相上柱国赠太尉广平文贞公宋公神道碑铭》:“中书令河东张公,杰出将明之材,独运庙堂之上。镜机朗澈,见事风生,求公规模,悉阅堂案。每至危言谠议,执正守中,未尝不废卷失声,汗流浃背。其为通贤所服也如此。”(《颜鲁公文集》卷四,《四部丛刊》本)这位河东张公,就是继宋璟为相的张嘉贞。

   (14)见《旧唐书•苏瓌传》附《苏颋传》。

   (15)郑綮《开天传信记》,《开元天宝遗事十种》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第50页。

   (16)见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中华书局2006年版。

   (17)《大唐新语》卷八:“姚崇初不悦学,年愈弱冠,常过所亲,见《修文殿御览》,阅之,喜,遂耽玩坟史,以文华著名。”(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91页)

   (18)张说《故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赠扬州刺史大都督梁国文贞公碑(奉敕撰)》(《张说之文集》卷一四,《四部丛刊》本)、张说《神道碑》及杜牧《上宣州高大夫启》都说姚崇应的是“下笔成章科”,孟二冬《登科记考补正》定其事于仪凤二年(677)。

   (19)张说《故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赠扬州刺史大都督梁国文贞公碑(奉敕撰)》(《张说之文集》卷一四,《四部丛刊》本)

   (20)《瀛奎律髓汇评》卷二二,方回撰,李庆甲汇评,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版,第907页。

   (21)颜真卿《开府仪同三司行尚书右丞相上柱国赠太尉广平文贞公宋公神道碑铭》,《颜鲁公文集》卷四,《四部丛刊》本。

   (22)刘禹锡《献权舍人书》,《全唐文》卷六○三,第6096页。

   (23)皮日休《桃花赋序》,《全唐文》卷七九六,第8346页。

   (24)《苏轼文集》卷一○,中华书局1986年版,第329页。

   (25)《四库全书总目》卷一五六,中华书局1983年版,第1345页。

   (26)《瀛奎律髓汇评》卷二二,第907页。

   (27)韩休《唐金紫光禄大夫礼部尚书上柱国赠尚书右丞相许国文宪公苏颋文集序》,《全唐文》卷二九五,第2987页。

   (28)杨慎《升庵诗话》卷八,《历代诗话续编》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版,第787页。

   (29)王溥《唐会要》卷二二“龙池坛”条,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版,第503—504页。

   (30)郭茂倩《乐府诗集》卷七,中华书局1979年版,第102页。

   (31)这一段叙述文字,主要依据傅璇琮先生主编的《唐五代文学编年史•初盛唐卷》。

   (32)芮挺章《国秀集》卷中,傅璇琮主编《唐人选唐诗新编》本,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6年版,第247—248页。

   (33)芮挺章《国秀集》卷中,第246页。

   (34)独孤及《唐故左补阙安定皇甫公集序》,《全唐文》卷三八八,第2987页。

   (35)刘禹锡《唐故尚书主客员外郎卢公集序》,《全唐文》卷六○五,第6112页。

   (36)王象之《舆地纪胜》卷六九,中华书局1992年版,第2347页。

   (37)颜真卿《尚书刑部侍郎赠尚书右仆射孙逖文公集序》,《颜鲁公文集》卷一二,《四部丛刊》本。

   (38)赵贞信《封氏闻见记校注》,第16页。

   (39)参阅丁放、袁行霈《玉真公主考论——以其与盛唐诗坛的关系为归结》,《北京大学学报》2004年第2期。

   (40)见傅璇琮《唐代诗人丛考•靳能所作王之涣墓志铭跋》,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63—65页。

   (41)王翰事迹见《封氏闻见记》卷三《铨曹》、《旧唐书•王翰传》。王泠然事迹见其《与御史高昌宇书》、《唐会要》卷七五《藻鉴》、《旧唐书》卷一○○《王丘传》。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2909.html
文章来源:《文学遗产》(京)2007年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