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丁放 袁行霈:姚崇、宋璟与盛唐诗坛

更新时间:2015-01-20 21:09:56
作者: 丁放   袁行霈 (进入专栏)  
但姚、宋为这一高潮的到来打下了良好的政治和经济基础。

   二

   姚崇、宋璟不但是杰出的政治家,而且有较高的文才。姚崇“以文华著名”(17)、“弱冠补孝敬挽郎,又制举高第”(18),张说称姚崇“黼藻弥焕”(19),“黼藻”即华美的辞藻,泛指文才。《旧唐书•经籍志下》、《新唐书•艺文志四》均著录《姚崇集》十卷,已佚。《全唐诗》存其诗六首,陈尚君先生《全唐诗续拾》存诗二首,数量虽不多,但不乏名作,如《秋夜望月》云:“明月有余鉴,羁人殊未安。桂含秋树晚,影入夜池寒。灼灼云枝净,光光草露团。所思迷所在,长望独长叹。”(《全唐诗》卷六四)方回《瀛奎律髓》卷二二评曰:“欧公诗曰:‘元、刘事业时无取,姚、宋篇章世不知。’宋广平有《梅花赋》,姚元崇亦有此等诗,未可忽也。”(20) 还有人评为“调响、句工”(《汇编唐诗十集》)、“修洁”(《唐诗镜》)。《唐诗选脉会通评林》程元初曰:“‘桂含秋树晚’喻伤时迟暮之意。‘影入夜池寒’喻清虚寒苦之意。‘灼灼云枝净’申‘桂含’句,喻言时虽迟暮而性行光洁莹净也。‘光光草露团’申‘影入’句,喻言光明徒团于草露,无人知之。意多含蓄,故佳。”此诗当作于姚崇事业受挫,远离长安之时。诗中借秋夜望月,表达恋阙之情,文字雅洁,寄托高远。姚崇《夜渡江》云:“夜渚带浮烟,苍茫晦远天。舟轻不觉动,缆急始知牵。听草遥寻岸,闻香暗识莲。唯看孤帆影,常似客心悬。”中间二联不仅对仗工整,而且写出一个从不觉到暗识的过程,静中有动,耐人寻味,不知王维“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是否有得于此。《唐诗归》钟惺评曰:“字字是夜渡江,‘寻岸’二字,非身历不知其妙。”谭元春评:“人人历此景,然非有静思妙手,不能出而为诗。”周珽评姚崇这两首诗云:“极静,极细,极响。”(《唐诗选脉会通评林》)姚崇身为大臣,经常参加朝廷的一些唱和活动。如圣历二年(699)武后幸汝州,与武三思、姚元崇、苏颋、薛曜等宴于州南之流杯亭,赋诗凡七首,李峤为序,殷仲容书,刻石,可惜姚崇诗已不存。圣历三年(700)武后与群臣游于嵩山石淙,赋七言律诗一首,太子李旦、李峤、苏味道、姚崇、阎朝隐、崔融、徐彦伯、沈佺期等人有和作,姚崇诗名为《奉和圣制夏日游石淙山》。姚崇还有《故洛阳城侍宴应制》、《春日洛阳城侍宴》、《奉和圣制龙池篇》(以上三诗见《全唐诗》卷六四)、《奉使蒲州返辔奉答圣制》(见陈尚君《全唐诗续拾》卷九)等应制诗,还有一首《五言过栖岩寺》(《全唐诗续拾》卷九),除了《秋夜望月》、《夜渡江》和《五言过栖岩寺》外,均为应制、侍宴之作,表现出初唐后期宫廷诗歌占主导地位的特点和姚崇的大臣身份。姚崇之文,《全唐文》存一卷,《全唐文拾遗》补一篇,陈尚君先生《全唐文补编》补四篇(其中有三篇与《全唐文》重出,但更为完整)。

   宋璟也有一定的文学修养。《新唐书•艺文志四》著录其文集十卷,已佚。《全唐诗》存其诗六首,《全唐文》存其文十八篇。颜真卿说他“文包风雅”,“公七岁能属文,一遍诵《鵩鸟赋》。……八九岁时,尝梦大鸟衔书,吐公口中,公吞之,遂乘而直上。倏忽惊寤,犹若下在胸间,自后藻思日新,襟怀益爽。……相国苏味道为侍御史出使,精择判官,奏公为介。公作《长松篇》以自兴,《梅花赋》以激时,苏深赏叹之,曰:‘真王佐才也!’”(21) 宋璟调露二年(680)举进士(徐松《登科记考》卷二),刘禹锡曰:“尝闻昔宋广平之沉下僚也,苏公味道时为绣衣直指使者,广平投以《梅花赋》,苏盛称之,自是方列于闻人之目。是知英贤卓荦,可外文字,然犹用片言借说于先达之口,席其势而后骧首当时。”(22) 皮日休《桃花赋序》曰:“余常慕宋广平之为相,贞姿劲质,刚态毅状,疑其铁肠石心,不解吐婉媚辞。然睹其文而有《梅花赋》,清便富艳,得南朝徐、庾之体。殊不类其为人也。”(23)

   宋璟被苏味道赏识的诗歌《长松篇》今已不存,《梅花赋》今存,见于元人刘埙《隐居通议》卷五,《全唐文》卷二○六所录文字与之大体相同。但今存的《梅花赋》肯定是伪作,傅璇琮先生主编的《唐五代文学编年史》已经有所考辨(第307—308页)。这里再补充几条材料。苏轼《牡丹叙记》:“然鹿门子常怪宋广平之为人,意其铁心石肠而为《梅花赋》,则清便艳发,得南朝徐、庾体,今以余观之,几托于椎陋以眩世者,又岂足信哉!”(24) 李纲《梅花赋》并序:“然广平之赋,今阙而不传。”《四库全书总目•梁溪集提要》:“集中有《补宋璟梅花赋》,自序谓璟赋已佚,拟而作之,其文甚明。元刘埙《隐居通议》所载璟赋二篇,皆属伪本。明田艺蘅《留青日札》乃称得元鲜于枢手书璟赋,急录传之,枢之真迹旋毁。核其文句,大抵点窜纲赋,十同七八,其为依托显然。”(25)

   宋璟之诗,今仅存六首,有四首见于《唐诗纪事》,这六首诗中有两首是唐玄宗先赐诗给宋璟,宋璟与玄宗唱和的,还有两首是应制之作,一首是迎驾之作,可见其诗基本上都是与唐玄宗有关的。我们举一组唐玄宗与宋璟的赠答诗为例:

   赤帝收三杰,黄轩举二臣。由来丞相重,分掌国之钧。我有握中璧,双飞席上珍。子房推道要,仲子讶风神。复辍台衡老,将为调护人。鹓鸾同拜日,车骑拥行尘。乐聚南宫宴,觞连北斗醇。俾予成百揆,垂拱问彝伦。(唐玄宗《左丞相说右丞相璟太子少傅乾曜同日上官命宴东堂赐诗》,《全唐诗》卷三)

   丞相邦之重,非贤谅不居。老臣慵且惫,何德以当诸。厚秩先为忝,崇班复此除。太常陈礼乐,中掖降簪裾。圣酒山河润,仙文象纬舒。冒恩怀宠锡,陈力省空虚。郭隗惭无骏,冯谖愧有鱼。不知周勃者,荣幸定何如。(宋璟《奉和御制璟与张说源乾曜同日上官命宴都堂赐诗应制》,《全唐诗》卷六四)

   据《旧唐书•玄宗纪》,张说由右丞相迁左丞相,宋璟由吏部尚书迁右丞相,源乾曜由右丞相迁太子少傅,在开元十七年八月二十七日。《旧唐书•宋璟传》云:“十七年迁尚书右丞相,与张说、源乾曜同日拜官。敕太官设馔,太常奏乐,与尚书都省大会百僚。玄宗赋诗褒述,自写与之。”唐玄宗诗中用一连串的典故来赞美三人,如用汉高祖刘邦的三大功臣张良、萧何、韩信来比喻张说、宋璟、源乾曜等人,又分别将他们比作黄帝时、汉光武帝时的贤臣,希望他们三人能帮助自己处理朝政,而玄宗本人可以垂拱而治。张说、宋璟、源乾曜等三人都是玄宗的元老重臣,此次亦非任命他们为实际的宰相,而主要是一种荣誉,故玄宗的诗写得十分客气。宋璟的和诗一是赞颂玄宗的诗为“仙文”,二是表达自己的感激与惭愧之情。全诗相当工稳,显示出一定的诗才。纪昀评此诗为“风力绝高”(26)。

   宋璟还有《奉和圣制同二相已下群官乐游园宴》、《奉和圣制送张说巡边》、《奉和圣制答张说扈从南出雀鼠谷》、《蒲津迎驾》、《送苏尚书赴益州》等诗,从现存作品来看,宋璟还是颇有诗才的。

   由于姚、宋二人的十卷本文集已经亡佚,我们现在无法见到他们诗歌的全貌,但他们并非粗鄙不文的俗吏,则是确信无疑的。

   与宋璟同时为相的苏颋是开元前期的著名文人,苏颋(670—727),字廷硕,苏瓌之子。年十七举进士,授乌程尉。中宗神龙中,迁给事中,加修文馆学士、拜中书舍人,当时其父同中书门下三品,父子同掌枢密,时人荣之。景云中,苏瓌去世,苏颋袭封许国公,起复为工部侍郎。玄宗时擢中书侍郎,与紫微侍郎李义对掌文诰,号为苏、李,玄宗认为可比苏味道、李峤。开元四年与宋璟同时入相,开元八年同时罢相。“自景龙后,与张说以文章显,称望略等,故时号‘燕许大手笔’。”(《新唐书•苏颋传》)唐玄宗对他说:“朕每见卿文章,与诸人尤异,当令后代作法,岂惟独称朕心。”(27)《全唐诗》存其诗两卷,多应制奉和之作,这也是由其朝廷重臣的身份决定的。《唐诗品》评曰:“许公天命英标,夙年妙悟,遭时丰豫,大启菁华,凡宴赏览游,靡不应制。虽君臣道合,侪辈同声,足以成其令节,而祥麟威凤,世所罕睹,盛时气候,亦可想见之尔。或曰:绮丽太胜,音节太缓,许公安得而辞焉?予解之曰:诗有六义,颂声独扬,非浑厚不足以庄其体,非藻丽不足以华其节,视之郁积感思之言,其尚异矣。识者谓许公有宫调,其殆此乎?”其诗如《奉和春日幸望春宫应制》:“东望望春春可怜,更逢晴日柳含烟。宫中下见南山尽,城上平临北斗悬。细草偏承回辇处,飞花故落舞筵前。宸游对此欢无极,鸟弄声声入管弦。”(《全唐诗》卷七三)杨慎《升庵诗话》云:“唐自贞观至景龙,诗人之作,尽是应制。命题既同,体制复一,其绮绘有余,而微乏韵度。独苏颋‘东望望春春可怜’一篇,迥出群英矣。”(28) 许学夷《诗源辩体》评“宫中”二句为“初唐佳句”。苏颋的一些边塞诗写得也不错,如《边秋薄暮》:“海外秋鹰击,霜前旅雁归。边风思鞞鼓,落日惨旌麾。浦暗渔舟入,川长猎骑稀。客悲逢薄暮,况乃事戎机。”(《全唐诗》卷七三)周珽曰:“首二句见边秋,中四句见薄暮。‘边风’二语情景妙合,‘思’、‘惨’二眼可悲,‘浦暗’二语喻筹边共事之臣,相时势辄多退避。收句用意凄楚,秉忧国之责者,可玩戎机为轻小,不思顺时一奋其志哉!‘况乃’二字有味。”(《唐诗选脉会通评林》)《同饯阳将军兼源州都督御史中丞》云:“右地接龟沙,中朝任虎牙。然明方改俗,去病不为家。将礼登坛盛,军容出塞华。朔风摇汉鼓,边马思胡笳。旗合无邀正,冠危有触邪。当看荣还日,及此御沟花。”(《全唐诗》卷七四)李梦阳评云:“博识宏襟,雄才雅调,具见此作。”(《唐诗选脉会通评林》)《汾上惊秋》云:“北风吹白云,万里渡河汾。心绪逢摇落,秋声不可闻。”(《全唐诗》卷七四)亦为佳作。《删定唐诗解》评云:“急起急收,而含蓄不尽,五绝之最胜者。”《唐人万首绝句选评》云:“大家气格,五字中最难得此。与王勃《山中作》运意略同,而此作觉更深成。”

总之,当时朝廷的重臣姚崇、宋璟以及苏颋,不仅擅长文章,而且能为诗歌,这肯定有助于诗坛的繁荣。他们执政期间,唐诗虽然尚未发展到高潮,但此时经济繁荣、政治开明,为诗人的成长提供了极为理想的外部环境。如李白读书大匡山,“十五观奇书,作赋凌相如”、“十五学剑术,遍干诸侯”、“十五学神仙,仙游未曾歇”,李白为苏颋所赏识,曰:“此子天才英丽,下笔不休。虽风力未成,且见专车之骨。若广之以学,可以相如比肩也。”(李白《上安州裴长史书》)此事当发生在开元九年。开元十三年出川,李白在江陵,遇司马承祯,作《大鹏遇希有鸟赋》。高适此时仍在读书漫游,积累生活经验,他“性拓落,不拘小节,耻预常科,隐迹博徒,才名自远”(殷璠《河岳英灵集》卷上),“少濩落,不事生业。家贫,客于梁宋,以丐求取给”(《旧唐书•高适传》)。开元七年,高适年二十,初游长安,不遇,复归宋州,作《别韦参军》诗云:“二十解书剑,西游长安城。举头望君门,屈指取公卿。国风冲融迈三五,朝廷欢乐弥寰宇。白璧皆言赐近臣,布衣不得干明主。归来洛阳无负郭,东过梁宋非吾土。兔苑为农岁不登,雁池垂钓心长苦。”王昌龄约于此时游历河南、河北、河东并一度客居太原(见胡问涛等《王昌龄集编年校注•前言》),他开元十五年举进士。王维已为岐王府属,随王在岐州,有应教之作,如《从岐王过杨氏别业应教》、《从岐王夜宴卫家池应教》等,逐渐在诗坛崭露头角,《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息夫人》等名作皆成于此时,他得公主之助,夺得京兆府解头,亦发生在此期间。有了这些基础,开元九年王维才考中进士,从此步入诗坛与政坛。开元十四年,储光羲、崔国辅、綦毋潜举进士。杜甫此时处于“七龄思即壮,开口咏凤凰。九龄书大字,有作成一囊”的学习期,岑参开元七年五岁,已开始读书,其《感旧赋序》称“五岁读书”。可见姚崇、宋璟所营造的宽松的政治环境,丰厚的物质基础,使得这一批诗人自信心空前高涨。加上此后数年间,张说、张九龄对文人的礼遇,盛唐这一批诗人终于脱颖而出,领袖诗坛,唐诗达到“声律风骨始备”(殷璠《河岳英灵集序》)的境界,他们的诗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2909.html
文章来源:《文学遗产》(京)2007年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