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水木然:工业4.0,看看德国是如何干掉日本的?

更新时间:2015-01-17 23:28:17
作者: 水木然  
外界对安倍经济学的前景有所怀疑,前途一片渺茫。数据显示,安倍急功近利的“三支箭”几近饮鸩止渴,安倍自己都信不下去的“安倍经济学"失效之际,2014年国际评级机构穆迪最近下调日本政府信用评级到A1。

   如此极端的领袖,怎么可能把日本带向光明大道?

   大家对“安倍经济学”最大的批评就是投入大量的资金却没有收到相应的效果。特别是日本的实体经济依旧低迷,日本公司的利润率只有美国的二分之一,日本企业的创造力之所以逐渐丧失,也跟日本对于市场的引导有关。

   在德国,中小型企业(Mittelstand)是经济结构中独特而重要的一支,占据德国全部经济输出的52%。超过99%的德国公司属于中小型企业(“German Mittelstand”)。德国的中小型企业占据全部经济输出的52%左右,全职雇佣劳动力的60%,还有82%的管理培训生。这些中小型企业几乎都是家族所有,家族运营。因此,本质上公司的发展策略倾向于长远策略以求代代相传,股东权益比率很高并且借贷谨慎。这样的中小型企业在质量和产品方面展开角逐,却很少造成价格上恶性竞争。德国还鼓励中小企业同海外合作,助推其国际贸易发展。

   而日本的中小型企业大多仅限于向大型企业提供中间产物,日本的大型生产商已本身已经承受巨大的价格压力,于是中小型企业则被大生产商压榨。根据日本经济产业省(METI)的调查,21世纪初日本大型企业利润的反弹大多来自对中小型企业的压榨。在最后几年,大概只有三分之一的日本中小企业是盈利的。最无奈的是:在日本只要总公司可以维持,资不抵债的子公司就不能关门。

   因此在德国像汽车这样传统优势产业愈发成熟,而创新力匮乏的日本却在不断丢失如电子产品这类原有的优势市场。

   德国嘲讽日本的封建制

   另外日本这个民族骨子里其实还是有封建主义的残留。

   研究日本雇佣制度的塞巴斯蒂安发现了德国企业和日本企业的区别。对于德国企业来说,雇佣的核心指标往往是专业方向和技能。简而言之,德国企业更关注“你能做什么”。

   而日本企业更在乎的是“你是什么样的人。”他们更关心“你是否能融入我们这个团体?”。这就是封建制遗留下来的效忠潜意识。一个企业、一个机构,甚至一个学会都成了封建小王国,通过裙带关系和效忠原理构建起内部的等级制……

   举个例子:日本东京大学过去十任校长无一不是东大出身,而德国海德堡大学从80年代以来的历代校长只有一人有过在海德堡大学读书的经历。所以德国人用“封建制”比喻日本社会“门第”观,抨击其僵化的体制。

   两国对历史的态度

   水木然点评:虽然日本借助机遇发展了起来,在实力上后来超过了德国,!一个人对待各项事情的态度,决定了他能得到多少人的认同感。一个国家对待历史的态度,也决定了他能获取多少支持和帮助。其实德国以上的很多作为,跟他们二战以来举国上下的反省有关,德国可以诚恳的面对历史和现实,所以也会诚恳的往前发展。再纵观日本历史,日本由被人欺,走向欺人,最后又开始自欺,所以日本的发展也必然会走向“自欺欺人”。

   我们来看一下两国对于二战的表现的区别:

   1970年,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在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双膝下跪,如图:

   1985年纪念二战结束40周年,联邦德国总统魏茨泽克明确表态:“5月8日是解放之日,我们大家(在这一天)从纳粹独裁统治下解放出来。”

   2005年4月10日,在德国东部城市魏玛附近的布痕瓦尔德集中营旧址,德国总理施罗德为集中营遇难者纪念碑献花。

   再来看下安倍晋三的语录吧:“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是理所应当的,这是首相的责任。下任首相当然要继续参拜”“别国不应指手画脚”“我认为,甲级战犯不能被称为战争罪人。”“在日本,不能说他们是罪犯。”

   而且德国对二战的反思还有很多实际行动,先后向波兰、俄罗斯、原捷克斯洛伐克等受害国家和受害的犹太民族进行了巨额赔偿。联邦德国成立后即开始退还纳粹没收的财产,赔

   偿受损失者。1956年,联邦德国议会通过了纳粹受害者赔偿法,400万人获得赔偿。2001年6月,德国议会批准成立资金为45亿美元的基金,用来赔偿纳粹时期被迫为德国企业卖苦力的劳工。6300多家企业为这项基金提供了捐助。2002年,德国赔偿金额达到1040亿美元,它每年还继续向10万受害者赔偿624亿美元的养老金。

   德国在教科书方面规定:历史教科书必须包含足够内容的纳粹时期历史。根据这项法规,各州在联邦教育部的监督下编写、审定及出版历史教科书。

   而日本的教科书一直在掩盖历史。2015年1月初,日本文部科学省已经批准一家出版社修改高中教科书的申请,修改后的教科书删除“慰安妇”字眼。这家名为“数研出版”的出版社提出申请,计划新学年使用的三本社会学教科书中删除“随军慰安妇”和“强征”等字眼,文部科学省已经批准这一申请。安倍晋三再度上台以来,一直试图修改日本教科书,试图从根本上否认二战时日本的各种侵略事实!

   二战之后日本为战犯修建了靖国神社,将战争罪犯供奉起来,(如上图)。虽然现在德国境内也有二战遗址,也有纪念碑和墓碑,德国领导人每年都会在这些地方悼念,但是他们悼念的是与德军作战的苏联红军和西方盟军。纳粹分子在德国成为骂名,德国领土上没有他们的坟墓,更没有他们的任何纪念物!1995年,德国在柏林市中心修建了“恐怖之地”战争纪念馆,专门揭露纳粹的种种暴行,后来又修建大屠杀纪念碑和纪念馆。

   德国甚至还制定法律,坚决打击新纳粹主义、种族主义以及其它极右势力。1994年,德国议会通过了《反纳粹和反刑事犯罪法》,在法律上限制了纳粹的死灰复燃。德国人的反思真正触及到了民族的灵魂。

   而安倍晋三却力主修改日本“和平宪法”、要求实行集体自卫权、鼓吹中国的威胁论。2004年12月,正是在安倍晋三等人的活动下,日本政府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允许李登辉访日。

   再来纵观下两国的发展,我们会发现:德国经历了分裂统一、统一发展、分裂统一、统一发展的“生死轮回”过程。就像弹簧一样,被压制的越深,蕴含的能量也就越大。当然两次惨痛的教训彻底唤醒了德国,使德国充满的都是积极向上的“正能量”。这次又扛着“工业4.0”的大旗引领下一轮工业革命,准备第三次和平崛起。

   水木然点评:只有经历过地狱的人,才知道天堂在哪。中国不也是一样吗?中国自从鸦片战争以来经历的挫折和磨难其他任何一个大国也不能相比的。所以中国的选择也是“和平崛起”!崇尚和而不同的和谐境界。因为只有经历过彻痛的人,才能领悟到“大爱”,我至今坚决相信这一点。

   正是因为日本没有经历过分裂,也没有大起大落。所以日本的民族意识一直没有根本进步。一直停留在明治维新的阶段:要么你死要么我亡。日本对周边的国家一直都是敌对态度(比如同韩国、俄罗斯的领土争端)。我可以理解一个岛国浓重的忧患意识,但是一向以擅长学习和模仿外来文明的日本,为什么看不到这股和平与协作的世界大浪潮?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273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