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道英:“解禁集体自卫权”与“超越”宪法解释

更新时间:2015-01-16 22:43:16
作者: 陈道英  
吉川智『日本国憲法第九条解釈の特殊性———自衛隊に関する学界·政府および国民意識の検証』法政論叢48(1)。

   [3]日本宪法学界将这一做法称为“解释改宪”。岩間昭道『憲法九条と解釈·変遷·改正』千葉大学法学論集第22巻

   第3号(2007)。

   [4]http://www.ndl.go.jp/constitution/etc/j01.html#2,2014年7月2日访问。参考译文如下:“日本国民真诚地祈求以正义与秩序为基础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作为解决国际争端之手段的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为实现前款的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管颖、李龙:《日本宪法第九条及其走向》,载《中国社会科学》2002年第4期。)

   [5]http://www.ndl.go.jp/constitution/shiryo/03/093/093tx.html,2014年7月2日访问。参考译文如下:“永远放弃作为国家主权发动的战争以及作为解决国际争端之手段而进行的武力威胁或行使武力。不保持海陆空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这一表述与麦克阿瑟草案的表述是基本相同的。麦克阿瑟草案这一条款的表述可见:http://www.ndl.go.jp/constitution/shiryo/03/076shoshi.html。

   [6]野中俊彦、中村睦男、高橋和之、高見勝利『憲法II』(第四版)(有斐閣、2006年)169頁。

   [7][日]美浓部达吉:《日本新宪法精义》,陈固亭译,正中书局1951年版,第31页。

   [8]前引[6],野中俊彦など、165-167頁;[日]芦部信喜著,高桥和之增订:《宪法》(第三版),林来梵等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50页以下。

   [9]前引[8],芦部信喜书,第51页。

   [10]前引[6],野中俊彦等书,第165页。

   [11]前引[8],芦部信喜书,第51页。

   [12][日]阿部照哉、池田政章、初宿正典、户松秀典编:《宪法》(上),周宗宪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68页。

   [13]前引[6],野中俊彦等书,第170页以下;前引?瑏瑢,阿部照哉等书,第168页。

   [14]前引[2],吉川智文。

   [15]即本文开篇所述的武力行使三原则。

   [16][日]宫泽俊义著,芦部信喜修订:《日本国宪法精解》,董璠舆译,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1990年版,第150-151页;前引[6],野中俊彦等书,第178页以下。

   [17]前引[6],野中俊彦等书,第179页以下。

   [18]前引[6],野中俊彦等书,第177页。

   [19][英]詹宁斯、瓦茨修订:《奥本海国际法》(第1卷第1分册),王铁崖等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5年版,第308页。

   [20]余民才主编:《国际法专论》,中信出版社2003年版,第65页。

   [21]前引[19],詹宁斯、瓦茨书,第309页。

   [22]前引[19],詹宁斯、瓦茨书,第310页以下。

   [23]前引[20],余民才书,第65页。

   [24]金熙德:《“集体自卫权”:日本究竟“自卫”什么?》,载《世界知识》2002年第3期。

   [25]前引[20],余民才书,第74页。

   [26]前引[20],余民才书,第75页。

   [27]前引[20],余民才书,第75页以下。

   [28]藤末健三参議院議員の『集団的自衛権についての政府見解等に関する質問主意書』にたいする答弁書第九号内閣

   参質一六三第九号,http://www.sangiin.go.jp/japanese/joho1/kousei/syuisyo/163/touh/t163009.htm,于2014年7月6日访问。

   [29]梁明:《日本“搭车”向外伸展军事触角》,载《国际政治》2002年第2期。

   [30]全面放弃说和第2款全面放弃说均持此观点。

   [31]深瀬忠一『戦争放棄と平和的生存権』(岩波書店、1987年)176-177頁。

   [32]前引[31],深瀬忠一书,第176页以下。

   [33]三並敏克『日本国憲法の平和主義の理念と現実』京都学園法学2010年第3号。

   [34]1983年2月内阁法制局长田礼次郎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的发言,转引自前引?瑑瑤,三並敏克文。

   [35]宮沢俊義『憲法論集』(有斐閣,1978年)第473頁,转引自前引③,岩間昭道文。

   [36]南野森『憲法解釈の変更可能性について』法学教室No.330(2008)。

   [37]有关来栖三郎的观点可参见前引?瑏瑢,阿部照哉等书,第107页。

   [38]前引[36],南野森文。

   [39]前引[3],岩間昭道文。

   [40]宮沢俊義「賽は投げられた」(『憲法論集』(有斐閣,1978年)所収)453頁,转引自前引[33],三並敏克文。

   [41]芦部信喜「憲法判例を読む」岩波書店1987年,34頁;芦部信喜「憲法訴訟の理論」有斐閣1973年,45頁。

   [42]前引[2],吉川智文。

   [43]实际上,美浓部达吉虽然的确未能将政治价值判断与宪法的“科学性”相区分,但是在宪法解释上采取的是“不缺乏理想、不无视实际而超越两者的‘批判性’立场”。[日]芦部信喜:《制宪权》,王贵松译,第169页,注释②。因此,宪法政策论更多的是对美浓部达吉宪法解释方法的一种极端化放大,或称“活用”。前引[3],岩間昭道文。

   [44]前引[43],芦部信喜书,第170页。

   [45]前引[3],岩間昭道文。

   [46]第151国会参議院憲法調査会会議録9号(平成13年6月6日)10頁(阪田雅裕内閣法制局第一部長発言),转引自横大道聡『執行府の憲法解釈機関としてのOLCと内閣法制局———動態的憲法秩序の一断面〔補訂版〕』研究論文集-教育系·文系の九州地区国立大学間連携論文集,5(1)。

   [47]第144国会凶h院予算委員会会議録2号(平成10年12月7日)16頁〔大森政輔内閣法制局長官発言〕,转引自前引[46],横大道聡文。

   [48]藤末健三参議院議員の『集団的自衛権についての政府見解等に関する再質問主意書』にたいする答弁書第一四号内閣参質一六三第一四号,http://www.sangiin.go.jp/japanese/joho1/kousei/syuisyo/163/touh/t163014.htm,于2014年7月6日访问。

   [49]国民安保法制懇設立委員『集団的自衛権の行使を認める閣議決定の断念を求める声明』,http://kokumin-anpo.com/33,于2014年7月2日访问。

   [50]解释改宪论即持此主张。参见前引[2],吉川智文。

   [51]高見勝利「憲法9条と国連平和維持活動への自衛隊派遣」法学教室1993年3月号439頁。

  

   原载《法学评论》2014年第6期。

   陈道英,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刘亮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2697.html
文章来源:《法学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