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祥京:中国抗日战争的游击战

更新时间:2015-01-13 08:02:28
作者: 谢祥京  
6月下旬,龙云任命张问德为腾冲县长。

   7月初,腾冲敌后抗日政府成立了。

   日军欲拉拢诱降张问德,被张老大义凛然地回绝,他义正辞严痛斥日军罪行的《答田岛书》,立即被各大报纸争相刊载,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拍案叫好,并亲自为张老题匾——“有气节之读书人也”。

   在李根源先生的呼吁下,预备2师的动员下,抗日政府的组织下,各地纷纷建立起自己的抗日武装。

   滇西部分沦陷,时事维难,云南只有力图自保,才能稳住大西南后方。龙云在李根源与宋希濂的督导下亦发挥了积极作用,一概承认了各地自卫组织,一气颁发了近十个游击队编号。

   这些队伍是:

   朱家锡为司令的龙潞游击队;

   刀京版土司任司令的滇西自卫军第1路;

   龚绶土司任司令的滇西自卫军第2路;

   线光天土司任司令的滇西边区自卫军潞江支队;

   由罗正明任司令的阿佤山游击队。

   明增慧任司令的莲山独立自卫支队。

   以六库土司段浩为首,福贡、碧水、泸水、练地土司联合组成了“福、碧、泸、练”民众自卫队。

   滇西的各个山头都扯起了保卫家园的旗帜。

   5月18日,归化寺枪声打响。

   腾冲护路营营长李从善、瓦甸区长孙成孝、自卫队队长纳其中自发联合迎敌,打死日军中尉队长牧野以下44人。耀武扬威的日军首次遭到滇西人民的抵抗。

   抗日的枪声在高黎贡山回响,怒江西岸烽火燃遍。

   预备2师1942年5月渡过怒江,就留在腾北了。参谋长彭劢、洪行副师长率部突袭日军,一战获胜,当场击毙日军联队长松本。滇西人为之大振,预备2师威名远扬。

   1942年12月程杰任第二预备师营长,参加滇缅边界腾冲县、朝阳寺对日军的伏击战,率部毙、伤日军1100多人。参加东固街战斗,消灭日军400多人。程在滇缅边界期间,先后参加20多次大小战斗,英勇善战,功勋卓著。1943年元旦,第二预备师召开庆祝会,程在大会上介绍了与日军作战的经验,受到官兵的赞誉,被师长称为“抗日铁血男儿”。

   正在新胜得意中的日军则大惊,为了对它的上司推卸这次事件之责,日军的报纸极力渲染遇到中国“战神”了。

   滇西日军到处张榜,重金悬赏“洪胡子”。从此,“洪胡子”,在滇西家喻户晓,预备2师也更深人人心了。在腾冲抗日政府的支持下,短短几个月,预备2师在曲石、界头、马站、固东、明光、古永等要道布防,其前哨阵地已延伸到了打鹰山、打苴山。

   8月,预备2师参谋长彭劢又与副师长洪行率第4团深入滇南,以蛮东为中心,再在中和、荷花、清水、河西等地布防,切断了腾冲与八莫的交通线联系。有抗日政府和游击武装的相互支撑,滇西敌后根据地逐渐扩大。

   9月中旬,日军再次发动大围剿。

   这一次,日军从龙陵派出数千兵力与腾冲日军会合,兵分两路向腾北根据地合围,一路向阳桥前行,一路沿怒江西岸北上,日军来势凶猛,预备2师江苴、瓦甸、界头防地分别失守。就在日第56师团进攻腾北的同时,日第18师团高杉大队再次向蛮东进攻,滇西根据地全面告急。

   为集中兵力对付日第56师团,顾葆裕师长只得放弃腾南,迅速撤回第4团增援腾北,又急令第5团由明光北增援马面关,给日军侧背一击。日第56师团腹背受击,被迫撤退。

   10月14日,顾师长与彭劢抓住战机乘胜追击,日军被赶到曲石江、碗窑河以南。预备2师保住了腾北根据地,不幸的是腾南根据地丢失了。

   1943年秋,日军猖狂备战英帕尔。为了消除中国军队对其后方的威胁,日本南方军内竟然有人喊出要武力摧毁保山,不过由于日军兵力不足,日南方军不敢贸然再渡怒江。只得改攻击保山的方案为:击破腾北抗日游击根据地,阻止怒江东岸中国军队对腾南的增援,一并切断第36师退路。

   10月中旬,日军由密支那、龙陵等地调集重兵,大举向滇西发起进攻。

   日军兵分三路,一路经罗孔、拖角、片马由北而来;一路经古永、伦马由西而来;一路沿怒江而上,攻击大塘子、蛮允街由东而来;而腾冲日军则分别指向马站街、向阳桥等地,配合各路日军对第36师发动围攻。

   这一次,日军出动了第56师团的113、146、148联队,第18师团的114联队与55联队1大队,兵力达15000人以上,大有一举歼灭第36师之势。

   为便于指挥,日第56师团把师团指挥所推进到了腾冲,后来又将师团指挥所移到了桥头街。

   强敌之下,李师长的明光、固东、瓦甸、桥头等据点相继失陷,高黎贡山东北面交通道也被日军切断,第36师已陷于日军密密实实的包围圈中。

   第36师主力只得被迫突围。在姐妹山附近,李志鹏将部队化整为零,以连排为建制潜伏深山。高黎贡山的老百姓冒着生命危险掩护部队,并带领各游击部队昼伏夜行,躲过了日军的眼睛。

   按抗战史学界的说法,中国抗日战争的正面战场有22次大会战;由美英主导的中缅印战区的缅北、滇西会战,并未包括在内。实际上,缅北、滇西的抗日战争,正如林超民教授所言,不仅是中国抗日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

   1944年的滇西大反攻还是中国军队抗战以来的第一次主动性进攻。它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内地军民的抵抗斗志,使胜败分明的战局得到了缓和,才使中国民众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1944年初,日军试图打通中国陆上通道的“一号作战计划”得以实施,势如破竹,战火马上要烧到广西了。宋子文此时提醒蒋介石:“美国准备派赫尔利为总统特使来华,并催促说中国战场形势严峻,关于史迪威指挥中国军队的事须立即行动!”

   蒋介石提出的要求是:“就按照三个条件来办,第一,共产党军队不能接受史迪威的指挥;第二,史迪威和我的关系必须明确;第三,租借物资要完全由中国控制。”

   此时的蒋介石,在“日失一城”的压力下,继续与英美盟国进行着利益协调。1944年春季开始,日军设想在中国大陆打通一条从东北到越南的陆上通道,攻占美军在中国大陆的军用机场。日军结集50多万军队向豫湘桂地区大举进攻。8个月中,中国军队损失兵力五六十万,丧失河南、湖南、广东、广西等省大部和贵州一部,丢失大小城市146座及美军空军基地7个、飞机场36个。

   中国战场形势岌岌可危。

   盟军反攻缅甸,实际上是中英美三方的战略部署之一。

   据余戈先生在著作《1944:腾冲之围》第21章战场侧翼片马一文中论证:

   在酝酿反攻作战初期,最高统帅部即决心首先收复片马这个战略重镇,以扫除反攻战场侧翼威胁。1944年4月初,“滇康缅边境特别游击区总指挥部”奉命后,决心以步兵第一团与游击第一纵队配合,向片马日军发起反攻。作战布署为:以步一团从正面攻击,游击第一纵队从侧面袭击,使敌首尾不能兼顾。以上两部,由第一纵队司令谢晋生统一指挥。

   1944年的滇西大反攻,是自中国抗战以来第一次战略性大反攻。是真正意义上的进攻!中国远征军“滇康缅边境特别游击区”第一纵队突破了日军在高黎贡山占居的雄关险隘,把片马之敌,彻底驱除,首战告捷,扫除反攻战场的侧翼威胁。1944年5月17日,纵队司令----谢晋生将军代表中国军队收复了战略重镇——片马。

   中国军队,旗开得胜。

   抗战史专家章东磐先生讲得好:“如果历史是根,今天就是树;历史是种子,今天就是果实;历史是父亲,今天就是儿子。从这个意义上讲,编造历史无异于认贼作父。

   历经七十七个春秋,2014年迎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国家的名义,以最高的规格,在北京卢沟桥纪念馆广场隆重纪念“七七事变”七十七周年。国家主席、国家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了纪念仪式,并作了重要讲话。这次讲话在尊重历史方面更有突破。

   2014年7月8日,在新华社通稿中,还出现了习近平与原国军抗战老兵赵振英握手的照片。在参观纪念馆时,习主席一一与每位参加活动的抗战老兵握手,并一再表示感谢。当听说卢少忱老兵曾参加入缅作战时,习主席回答了四个字:艰苦卓绝。

   “艰苦卓绝”这四个字也可以说是对抗战老兵最好慰藉。

   早在1937年7月17日,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兼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发表了《对卢沟桥事件之严正声明》,并在声明中强调: “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对卢沟桥事件之严正声明》得到全国的响应。中国共产党发表声明﹐支持蒋中正代表国民政府的演讲。广西李宗仁﹑白崇禧通电拥护国民政府的对日主张。四川的刘湘﹑云南的龙云也都赶去南京﹐参加商讨抗日大计。自此﹐全国掀起了团结抗日的新高潮。

   原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具有深远意义。不过,几十年的“传统”教育,积重难返。不少人还认为凶顽的日本侵略者,就是被咱们的“平原游击队”、“铁道游击队”、“小兵张嘎”、地道战、地雷阵打败的。更多的“抗日神剧”演得主流媒体的核心---人民日报都感到羞愧,不得不撰文制止。

   过去的2014年,在所有关注中国抗日战争历史的人看来,似乎是微妙的一年。2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全体会议通过决议:确定每年的9月3日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12月13日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全国人大常委会确定9月3日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是还原历史的重大决策。

   1945年9月2日,参加对日作战的同盟国代表接受日本投降签字仪式在停泊于日本东京湾的美军军舰“密苏里”号上举行。日本代表在无条件投降书上签字,中、美、英、苏等9国代表相继签字。至此,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也落下帷幕。9月3日,“中国国民政府”下令举国庆祝,放假1天,悬旗3天。

   抗战结束69年后,中华人民共和国以立法形式确认“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为每年的9月3日,这无疑是社会的进步。

   近几年来,中国外交部的发言人常常告诫日本领导人:要重视历史,好好补补历史课。其实,中国政府更应为民众好好补补中国抗战史的课程。

   不然,令两岸民众尴尬之事,还会不时发生。

   就在“七七事变”七十七周年纪念日的当天下午,台湾前“行政院长”,95岁的郝柏村来到了北京参观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据台湾“中央社”报道,郝柏村当面向大陆方面人员表达了不满,他说“是蒋委员长领导抗战”,也指责大陆方面未呈现当时历史文献“共赴国难宣言”,对国民党军不公。好在,他是以私人身份来大陆参观访问的。

   值得赞扬的是,咱们官方媒体,客观地报导了郝柏村这次来大陆参观访问的行踪和言论。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

   原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纪念大会的讲话中,把中国的抗日战争简单地分为正面战场和游击战场。领导人的良苦用心,大家都懂。

   真实历史的缺席,也让中国失去了塑造国家英雄的机会。走在英国伦敦的大街和公园,随处可见二战将领和士兵的雕像,下面摆着花环,随时有人祭奠瞻仰。不分族群与党派,为反法西斯战争牺牲的将军士兵都能得到民众的敬仰,这极大地增加了民众的国家认同。而这些超越党派与政争的国家纪念,我们做得远远不够,愧对先人。

   面对现实,我们应有所反思、反省,尊重过去,寄望未来,还原中国的抗战史,海峡两岸的中国人方能共圆中国梦。

   撰此文,纪念中国人民抗战胜利七十周年。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2494.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