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卫林:杜甫与禅学

更新时间:2015-01-08 21:38:55
作者: 刘卫林  
李邕在为普寂所撰《大照禅师塔铭》中,述北宗禅禅法便谓:“其始也,摄心一处,息虑万缘,或刹那便通,或岁月渐证。”(注:李邕:《大照禅师塔铭》,《全唐文》(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卷262,页2659。)这种息缘虑于一心,藉观照外间清静空寂境界以悟道的禅法,在专述北宗禅宗旨的《楞伽师资记》中,便有详细的描述:

   常念六根空寂,恒如中夜时,书日所见闻,皆是身外事。身中常空净,守一不移者,以此空净眼,注意看一物。无问书夜时,专精常不动。(注:净觉:《楞伽师资记》,石峻等编:《中国佛教思想资料选编》,第2卷,第4册,页165。)

   此即神会所极力攻击的“住心看净,起心外照,摄心内证”的北禅宗禅法,(注:神会:《南阳和上顿教解脱禅门直了性坛语》,载杨曾文编校:《神会和尚禅话录》,页9-10。)杜甫诗中写夜静中放下思虑,在一片空寂中观照身外清境,而最终有所悟于一心,事实上正以诗境深刻地表现出北宗禅这种藉观照清净外境而悟道的禅法。上述的这种禅法正是南宗禅所大力反对的,宗密在《中华传心地禅门师资承袭图》内述荷泽宗禅法特色,便指出其修行方式“不藉缘生,不因境起”(注:宗密《神会七祖传》载神会于“天宝四载,兵部侍郎宋鼎请入东都”。宗密:《神会七祖传》,载杨曾文编校:《神会和尚禅话录》(北京:中华书局,1996年),附编,页466。),本来就反对藉观照外境而悟道。据严挺之《大智禅师碑铭序》所记,神秀弟子羲福终于开元廿四年(736),葬于龙门奉先寺,其时继绅士庶丧服而送者万人,(注:严挺之:《大智禅师碑铭序》,《全唐文》(北京:中华书局,1983年),卷280页2843。)严挺之不但为作碑铭,而且更为羲福“躬行丧服”(注:赞宁:《宋高僧传》(北京:中华书局,1987年),卷9,《唐京兆慈恩寺义福》,页197。)。严挺之为杜甫故交,兼且杜甫开元、天宝间多在东都,对北宗禅一代宗师陨落以至士庶奔走之事当亲历,而《游龙门奉先寺》本篇即作于开元廿四年羲福葬于龙门奉先寺之后,(注:黄鹤注即将《游龙门奉先寺》一诗系年于开元廿四年后游东都时作。黄鹤注转引自仇兆鳌《杜诗详注》,卷1,页1。)若以时地观之,杜甫此番游寺可能不乏瞻仰一代禅门大德之意在内,是以篇中刻意表现北宗禅禅意,亦可谓理所当然事。

   然而杜甫除了对北宗禅禅法有深刻体会之外,对于南宗禅禅法亦非一无认识。在《夜听许十诵诗爱而有作》中,杜甫就提到:

   许生五台宾,业白出石壁。余亦师粲、可,心犹缚禅寂。何阶子方便,谬引为匹敌。(注:杜甫:《夜听许十诵诗爱而有作》,《分门集注杜工部诗》,卷 16,页 280。)

   本篇黄鹤注以为当作于天宝十四载(755)。从杜甫“余亦师粲、可”说法中,可知许生亦皈依于禅门,然而杜甫清楚指出虽然同属禅门一派,但许生业白已出,而自己则“心犹缚禅寂”。于此杜甫指出两者分别的同时,亦正好带出了其时禅门南北两宗在禅法观念上的重大差异所在。杜甫在诗中自称“心犹缚禅寂”,固然不乏自谦之意,然而杜甫所称修心至于禅寂的做法,事实上正属北宗禅禅法所追求的目标所在。在《楞伽师资记》中述北宗禅禅法,即教人:

   徐徐敛心,神道清利,心地明净,照察分明。内外空净,即心性寂灭,如其寂灭,则圣心显矣。(注:净觉:《楞伽师资记》,石峻等编:《中国佛教思想资料选编》,第2卷,第4册,页167。)

   又郭湜在《唐少林寺同光禅师塔铭》中,记普寂弟子同光之言,亦指出“修行之本,莫大于律仪;究竟之心,须终于禅寂”(注:郭湜:《唐少林寺同光禅师塔铭》,《全唐文》,卷441,页4495。),俱可证北宗禅本以禅寂为修行究竟,以此为修证一心的最终目标。然而南宗禅所极力反对者,却正是这种究竟之心终于禅寂之说。在《荷泽神会禅师语录》中,便记录神会教诸学道者修禅法不当缚于空寂之说:

   今言用心者,为是作意不作意?若不作意,即是聋俗无别;若言作意,即是有所得。以有所得者,即是系缚故,何由可得解脱?声闻修空住空,即被空缚。若修定住定,即被定缚,若修静住静,被静缚。若修寂住寂,被寂缚。(注:此外所据为石井本,原题为《敦煌出土荷泽神会禅师语录》,载杨曾文编校:《神会和尚禅话录》,页72。)

   杜甫诗中所称“心犹缚禅寂”,亦即神会以上所述之意,由此可以杜甫对于南宗禅之说,其实颇通其理;然而杜甫又以学禅法而缚于禅寂自居,则可见其本人对南北二宗禅法俱有深刻体会;亦足证所谓少陵予禅学原未研究南北、顿渐宗旨之说实不可取。

   五、总结

   论者或以为杜甫既亲近于儒学,则与主张出世的佛教思想必捍格不入,然而事实上唐时三教合流观念极盛,此风至玄宗朝益甚,玄宗本人即遍注儒、释、道三教经典,对于开元、天宝间三教合流思想所起的示范作用,可说是不可轻视的。杜甫生当其时,思想中亦有兼容儒佛的一面。杜甫向以知交见许的高适,在赠诗杜甫时便谓:“传道招提客,诗书自讨论”,又称其“听法还应难”的同时,“草《玄》今已毕,此外复何言?”(注:孙钦善:《高适集校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年),页263。)在在可见当日高适业以为杜甫能同时兼儒佛思想于一身。故知实不必因杜甫深于儒学,而以为少陵必无预于佛学。与此同时后世每争论杜甫所归心者,于禅门究竟为南为北,抑或根本未辨南北、顿渐之旨。论者又每自禅学发展经过上考论,未知自杜甫家世、出处,甚至作品中,本不乏足以说明杜甫与禅门关系,以至证明杜甫对禅学有深刻体会之材料。本文即以上所述各端,尝试阐明杜甫与禅门关系,及对于禅学的深入体会,藉以见出杜甫与禅学间的密切关系。其中疏陋之处,尚希方家赐正。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2321.html
文章来源:《杜甫研究学刊》(成都)2001年0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