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可先:杜甫叔父杜并墓志铭笺证

更新时间:2015-01-07 22:09:29
作者: 胡可先  
隋河内郡司功、获嘉县令。”与墓志鱼石仕历相合,则鱼石为杜甫直系祖先,当无可疑。考查杜甫的世系,鱼石是个关键人物,当由鱼石进一步上溯,方能获得正解。据《元和姓纂》卷六,鱼石的兄弟还有凭石、安石、黄石。考《千唐志斋藏志》五四一《大唐故忻州定襄县令杜府君墓志铭并序》:“君讳安,字元安,河南洛阳人也。……曾祖毗,周硖州刺史。祖石,隋寿州霍山县令。父英,唐汝州鲁山县丞。”此处“毗”即“叔毗”之省,石亦当叔毗之子“凭石、安石、鱼石、黄石”之一。而此处官历与鱼石不同。则又非鱼石可知。然以此参证,鱼石之父为叔毗而非懿则无可疑。

   再考《周书》卷四六《杜叔毗传》:“杜叔毗字子弼,其先杜陵京兆人也,徙居襄阳。祖乾光,齐司徒右长史。父渐,梁边城太守。叔毗早岁而孤,事母以孝闻。……天和二年,从卫国公直南讨,军败,为陈人所擒。陈人将降之,叔毗辞色不挠,遂遇害。子廉卿。”《北史》卷八五《杜叔毗传》:“杜叔毗字子弼,其先京兆杜陵人也,徙居襄阳。父渐,梁边城太守。”“(叔毗)子廉卿。”则叔毗之父为渐,渐父为乾光。这又与《元和姓纂》所记杜甫出于杜耽一系吻合。再考《旧唐书》卷一九○上《杜易简传》:“杜易简,襄州襄阳人。周硖州刺史叔毗曾孙也。……易简从祖弟审言。”称易简为审言的从祖弟。则二人的曾祖相同,即叔毗。由此考证,杜甫的世系,自杜预以后,应该是:

   预—耽(凉州刺史)—顾(西海太守)—逊(居襄阳)—乾光(齐司徒右长史)—渐(梁边城太守)—叔毗(周峡州刺史)—鱼石(获嘉县令)—依艺(审言(膳部员外郎)—闲(奉天令)—甫(左拾遗)

   但这里只有十二世,而《杜工部集》卷二十《祭远祖当阳君文》称自己为“十三叶孙甫”,岑仲勉《元和姓纂四校记》卷六云:“按《周书》四六称叔毗祖乾光,依此计去,甫祗是预之十一叶孙,即连本身,亦不过十二,惟若依库本,督毗为乾光玄孙,则与祭文世数相合。”但据前引文献资料,杜叔毗为乾光孙不误。岑氏所说并无依据。

   钱谦益《少陵先生年谱》云:“案《唐宰相世系表》,杜预四子:锡、跻、耽、尹。襄阳杜氏,出自预少子尹。元稹《墓志》云:晋当阳侯下十世而生依艺,甫《祭远祖当阳君文》,称十三叶孙甫。甫为预之后。未知预四子,谁为甫之祖。而旧谱以甫为尹之后,此何据也。唐《旧书·杜易简传》:易简,襄州襄阳人。周硖州刺史叔毗曾孙。易简从祖弟审言。易简、审言,同出叔毗下。获嘉为甫高祖,即硖州之子也。《周书·杜叔毗传》:其先京兆杜陵人也。徙居襄阳。祖乾光,齐右司徒右长史。父渐,梁边城太守。此世系之较然可考者也。以世系表推之,尹下六代,为袭池阳侯洪泰。与乾光为行。洪泰生二子:祖悦、颙。与渐为行。颙生三子:景仲、景秀、景恭。与叔毗为行。叔毗、景恭皆仕周,其子皆仕隋。叔毗之子为廉卿,则未知其为易简之祖与,审言之祖与?旧谱以叔毗为颙子,景仲、叔毗,并系颙下,纰缪极矣。此不可不正也。”故对杜甫世系,钱谦兼早已致疑。以为旧谱以甫出于杜尹之后,所据不足。只是其怀疑廉卿为杜审言之祖,盖因其未考《元和姓纂》之故,今据墓志,则必误无疑。要之,由杜并墓志及《元和姓纂》等书参证,杜甫非杜尹之后,而应为杜耽之后。

   四川省博物馆所编的《杜甫年谱》列出的杜甫世系,可能与事实是最为接近的。我们对该谱所列的杜甫直系录之于下:

   杜预—耽—逊—灵启—乾光—渐—叔毗—鱼石—依艺—审言—闲—甫

   这里主要根据《元和姓纂》所记,惟比《姓纂》多出了“灵起”一世。注中申其说云:“惟乾光不应与灵启同辈行,《姓纂》此点必有误。查《唐宰相世系表》,元凯少子尹下五代为洪泰,与乾光为行;洪泰生二子——悦、颙,与渐为行;颙生三子——景仲、景秀、景恭,与叔毗为行;叔毗、景仲、景秀、景恭皆仕周,其子皆仕隋;此与《周书·叔毗传》所言‘叔毗祖乾光,齐右司徒长史,父渐,梁边城太守’合矣,故知乾光当为灵起之子,乃得为叔毗之祖也。”这里的推测结果,与杜甫自言为杜预十三世孙吻合,然将《姓纂》所载灵起、乾光兄弟又重新定为父子,则尚缺乏可靠依据。故杜甫世系所缺的一世,仍应在乾光的上几世间。目前尚无材料证明,待以后详考。

   三、由杜并墓志推测杜甫的终葬之地

   杜甫的葬地,古今众说纷纭,至今尚无定论。我们通过新出土的杜并墓志,虽不能最后给杜甫终葬之地加以定论,但可以通过合理的推论,得出颇为有意义的结论。

   杜甫的葬地,现在说法很多,正史及元稹所作墓志所说,有初葬与终葬两地。元稹《唐故工部员外郎杜君墓系铭》:“适子美之子嗣业,启子美之柩,襄袝事于偃师。”《旧唐书》卷一九○下《杜甫传》:“卒于耒阳,时年五十九。子宗武,流落湖湘而卒。元和中,宗武子嗣业,自耒阳迁甫之柩,归葬于偃师县西北首阳山之前。”据此,则杜甫初葬于耒阳,终葬于偃师。而唐人怀念杜甫者,以题咏耒阳之墓居多。晚唐诗人李节《耒阳中吊杜子美》诗:“耒阳浦口系扁舟,红蓼洲头宿白鸥。半夜清灯千里客,数声寒雁一天秋。蛩吟隔岸情如诉,斗柄横江势若流。惆怅杜陵老诗伯,断碑石木绕荒丘。”又《全唐诗》卷七一六曹松《哭陈陶处士》:“白日埋杜甫,皇天无耒阳。”同书卷六九一杜荀鹤《经青山吊李翰林》:“谁移耒阳冢,来此作吟邻。”又卷六九三《哭陈陶》诗:“耒阳山下伤工部,采石江边吊翰林。”罗隐《甲乙集》卷八更有《经耒阳今杜工部墓》诗,前四句云:“紫菊馨香覆楚醪,奠君江畔雨萧骚。旅魂自是才相累,闲骨何妨冢更高。”与李节诗所言地理位置大致相同。《郑谷集》卷一有《送田光》诗,末二句为:“耒阳江口春山绿,恸哭应寻杜甫坟。”齐己《白莲集》卷六有《次耒阳作》诗:“绕岳复沿湘,衡阳又耒阳。不堪思北客,从此入南荒。……因经杜公墓,惆怅学文章。”则杜甫初葬于耒阳,盖无可疑。然历代文献对杜甫初葬之地,亦颇有异说,今略举二例,以见一斑。宋赵子栎《杜工部年谱》大历六年:“甫其冬北征,弃魄巴陵。元稹《志》:剑南两川节度使严武状公工部员外郎参谋军事,旋弃去,扁舟下荆楚间,竟以寓卒。旅殡岳阳,享年五十九。或谓游耒阳江上,宿酒家,是夕江水泛涨,为水漂涨,聂令堆空土为坟,或谓聂令馈白酒牛炙,胀饫而死,皆不可信。”宋鲁訔《杜工部诗年谱》大历五年:“公益南至衡山县,谒文宣新学堂呈陆宰,及入衡州。……公又至耒阳,游岳祠。大水遽至,涉旬不得食,聂耒阳以公阻月,致酒肉疗饥。……传云聂令馈牛炙白酒,大醉一夕卒。……以诗考之,公在耒阳,畏瘴疠,是夏贼当已,乃沿湘而下,故回相之什,曰‘衡岳江湖大,蒸池疫疠偏’。……秋已还潭,暮秋北首,其卒当在潭岳之间,秋冬之交。……传言卒于耒阳,非也。”

   杜甫终葬之地,当即偃师。今据杜并墓志称:“今长安二年四月十二日瘗于建春门东五里。”墓志出土于杜楼村,距古建春门约十公里。此处为杜氏祖茔。唐人有葬于祖茔的习俗,《唐代墓志汇编》中随处可见,不烦枚举。宋赵令畤《侯鲭录》卷六:“杜子美坟在耒阳,有碑其上。唐史言:至耒阳,以牛肉白酒,一夕醉饱而卒。然元微之作《子美墓志》曰:扁舟下荆楚,竟以寓卒,旅殡岳阳,至其子嗣业始葬偃师首阳山。当以墓志为正。盖子美自言晋当阳杜元凯之后,故世葬偃师首阳山。又子美父闲,常为巩县令,故子美为巩县人。偃师首阳山在官路,其下古冢累累,而杜元凯墓犹载《图经》可考,其旁元凯子孙附葬者数十,但不知孰为子美墓耳。”此段文字错误甚多,但其说杜甫终葬之地为偃师,则与杜并墓志相合。参考杜预墓、杜审言墓、杜并墓等杜氏墓都在偃师,那么杜甫卒于耒阳,当时权厝于此地,后至元和中,其孙嗣业迁葬于偃师,作为终葬之地,是非常可信的。至于后来的不少说法,多系推测,不足为据。如巩县说。宋敏求《春明退朝录》卷上:“杜甫终于耒阳,蒿葬之。至元和中,其孙始改葬于巩县。元微之为志,而郑刑部文宝谪官衡州,有《经耒阳子美墓》诗,岂但为志而不克迁,或已迁而不故冢尚存耶?”杜甫裔孙清人杜漺《杜少陵先生墓碑记》说:“读《偃师县志》云:先生归葬袝于当阳侯之墓侧,复移于巩县焉。”杜甫终葬偃师,乾隆《偃师县志》卷四《陵庙志》所记较为详细,今录之以供参考:“唐杜甫墓,在县土娄村。《明一统志》:杜甫墓在首阳山。《通志》:杜甫墓在土娄村,元和八年,元微之志其墓。毓倬按:刘昫《旧书·甫传》,载宗武子嗣业,迁甫之柩归葬于偃师县西首阳山之前。唐元稹《甫墓志》亦云,启子美之柩,襄袝当阳侯墓也。是甫墓在偃师土楼,毫无疑义。……杜公墓乾隆初年为村民侵为麦地,邑令朱续志访出,造茔树碑,载《艺文志》,阅四十余年,今夏陊削。毓倬向村民购阔兆域广轮,共地二亩六分三厘九毫,崇封环墙,前开墓道,并树碣通衢,修而不废,是所望于后之君子。”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2303.html
文章来源:《杜甫研究学刊》(成都)2001年0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