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可先:杜甫叔父杜并墓志铭笺证

更新时间:2015-01-07 22:09:29
作者: 胡可先  
一时成为美谈。

   呜呼!彼奚弗仁,子毙之以鞭挞;我则非罪,父超然于罻罗。为谳之理莫申,丧明之痛宁甚,以圣历二年七月十二日终于吉州之厅馆,春秋一十有六。悲夫!

   按杜并死时,春秋一十有六,而传世史书及《大唐新语》等均记年十三,当为传世文献之误,可据墓志以纠正。详参上条所考。杜并卒地为吉州之厅馆,吉州,据《旧唐书》卷四十《地理志》三:“江南西道,吉州上,隋庐陵郡。武德五年,讨平林士弘,置吉州,领庐陵、新淦二县。七年废颍州,以安福县来属。八年,废南平州,以太和县来属。天宝元年,改为庐陵郡。乾元元年,复为吉州。”当时州治庐陵,今江西吉安市。

   安亲扬名,奋不顾命,行全志立,殒而犹生。岂与夫李暠终迁,苏欲雠而莫中;甘宁或备,陵既舞而空往。则知贯于幽显,通于神明,义结鲁人,冤深赵卒者,不亦痛乎。

   此处用李暠与甘宁的典故,盛称杜并之志节。李暠典出于《后汉书》卷三一《苏章传》:“(苏)不韦字公先。父谦,初为郡督邮。时魏郡李暠为美阳令,与中常侍具瑗交通,贪暴为民患。前后监司畏其执援,莫敢纠问。及谦至,部案得其臧,论输左校。谦累迁至金城太守,去郡归乡里。汉法,免罢守令,自非诏征,不得妄到京师。而谦后私至洛阳,时暠为司隶校尉,收谦诘掠,死狱中,暠又因刑其尸,以报昔怨。不韦时年十八,征诣公车,会谦见杀,不韦载丧归乡里,瘗而不葬,仰天叹曰:‘伍子胥独何人也!’乃藏母于武都山中,遂变名姓,尽以家财募剑客,邀暠于诸陵间,不剋。会暠迁大司农,时右校刍廥在寺北垣下,不韦与亲从兄弟潜入庵中,夜则凿地,昼则逃伏。如此经月,遂得傍达暠之寝室,出其床下。值暠在厕,因杀其妾并及小儿,留书而去。暠大惊惧,乃布棘于室,以板籍地,一夕九徙,虽家人莫知其处。每出,辄剑戟随身,壮士自卫。不韦知暠有备,乃日夜飞驰,径到魏郡,掘其父阜冢,断取阜头,以祭父坟,又标之于市曰:‘李君迁父头。’暠匿不敢言,而自上退位,归乡里,私掩塞冢椁,捕求不韦,历岁不能得,愤恚感伤,发病沤血死。不韦后遇赦还家,乃始改葬,行丧。”

   甘宁典出于《三国志》卷五五《甘宁传》注引《吴书》:“凌统怨宁杀其父操,宁常备统,不与相见。(孙)权亦命统不得雠之。尝于吕蒙舍会,统乃以刀舞,宁起曰:‘宁能双戟舞。’蒙曰:‘宁虽能,未若蒙之巧也。’因操刀持楯,以身分之。后权知统意,因令宁将兵,遂徙屯于半州。”

   “苏颋不用古人替父报仇成功的例子,而用这样二个报仇不成功的典故,用以说明杜并赤诚的孝心通贯于神明,因而报仇成功,极力表彰了杜并。”(《考古与文物》1980年2期曾意丹《介绍一块研究杜甫家世的重要墓志》)

   子曾未婚冠,便罹夭枉,休其家声,著在史笔者,不亦高乎?

   今以长安二年四月十二月瘗于建春门东五里。

   元佚名《河南志》卷二:“晋城阙宫殿古迹:建春门,汉之上东门,一曰上升门。按永嘉二年王弥烧建春门。”“三年,刘曜以兵屯于上东门,而一门二名,未详。”《洛阳新获墓志》227页,编者跋云:“‘建春门’是指白马寺东汉魏洛阳城东垣之城门(杨衒之《洛阳伽蓝记》)按墓志出土于偃师县杜楼村,距‘建春门’约十公里,志载‘五里’当是约数。”

   杜君流目四野,抚膺长号,情惟所钟,物为之感,乃谋终古之事,而刻铭云:

   杜君当为杜审言。因杜并卒于吉州,当时没有安葬,故于长安二年,即卒后四年,才归葬于洛阳。其时杜审言当是免官返归洛阳。所谓“谋终古之事”,即是请苏颋撰墓志铭,并以葬杜并事。

   呜呼淑哲兮,不享余庆。玉有碎兮兰有摧,何斯人之斯命。冥冥泉下兮,身可殁兮名逾令。

   二、申论

   一、杜并墓志的撰者情况

   据《洛阳新获墓志》介绍,杜并墓志1915年出土于偃师杜楼村,现藏偃师商城博物馆。志青石质,方形,高宽均37.5厘米,厚8.5厘米。志文楷书,22行,满行22字,共463字。下部断裂,但字未见缺损。

   墓志未题撰人姓名,但据上文所考之《大唐新语》卷五及新、旧《唐书·杜审言传》,撰者为当时著名散文家苏颋。苏颋,《旧唐书》卷八八、《新唐书》卷一二五有传。《旧传》称其京兆武功人。“少有俊才,一览千言。弱冠举进士,授乌程尉,累迁左右监察御史。长安中,诏颋按覆来俊臣等旧狱,颋皆申明其枉,由此雪冤者甚众。神龙中,累迁给事中,加修文馆学士,俄拜中书舍人。”后历太常少卿、工部侍郎。“开元四年,迁紫微侍郎、同紫微黄门平章事。”“十三年,从驾东封,玄宗令颋撰朝觐碑文。俄又知吏部选事。颋性廉俭,所得俸禄,尽推与诸弟,或散之新族,家无余资。十五年卒,年五十八。”《新传》称:“自景龙后,与张说以文章显,称望略等,故时号‘燕许大手笔’。帝爱其文,曰:‘卿所为诏令,别录副本,署臣某撰,朕当留中。’后遂为故事。其后李德裕著论曰‘近世诏诰,惟颋叙事外自为文章’云。”

   作为“燕许大手笔”的苏颋,能为十六岁的杜并撰写墓志,在当时是颇为轰动的事,故刘肃的《大唐新语》专门入录。苏颋撰写墓志,大概出于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杜并的行为非常值得称道。他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为了给父亲报仇,竟然不惜一死,连自己的仇人也感叹杜并是杜审言的孝子。虽然此事有越常轨,杜审言也因此而免官。但从反诬陷这个侧面来说,他的行为是非常值得称道的。因而苏颋为杜并撰写墓志,就有特殊的意义,更有警世的作用。第二,撰写杜并墓志也是苏颋的个性使然。《旧唐书》称苏颋“按覆来俊臣等旧狱,颋皆申明其枉,由此雪冤者甚众”,《新唐书》称“长安中,诏覆来俊臣等冤狱,颋验发其诬,多从洗宥”。他在做官时有这样精神,那么对于周季童等人构陷杜审言也就恨之入骨了,当然对杜并的行为更是加以同情与赞叹。第三,这篇墓志作于长安二年四月十二日,其时苏颋正在监察御史任。《资治通鉴》卷二○七《唐纪》:长安二年“十一月辛未,监察御史魏靖上疏,以为:‘陛下既知来俊臣之奸,处以极法,乞详覆俊臣等所推大狱,伸其枉滥。’太后乃命监察御史苏颋按覆俊臣等旧狱,由是雪免者甚众。”其时苏颋三十三岁。第四,杜并归葬洛阳,杜审言免官回洛阳,正与苏颋在东都洛阳为监察御史时间地点吻合。故苏颋为杜并撰写墓志,当是出于杜审言的请求。第五,杜并之死,除了苏颋撰写墓志以外,刘允济还撰写了祭文,更说明杜并此事的影响。刘允济,《旧唐书》卷一九○中、《新唐书》卷二○二有传。《旧传》:“刘允济,洛州巩人。”“拜著作郎。天授中,为来俊臣所构,当坐死。以其母老,特许终其余年。仍留系狱。久之,会赦免,贬授大庾尉。长安中,累迁著作佐郎,兼修国史。未几,擢拜凤阁舍人。”则刘允济也是受过诬陷的人,对杜审言的遭遇颇有同命相怜之感,因而为杜并之死作祭文,也是事出有因的。惜刘允济所作的祭文已经散佚。而苏颋所作的墓志于近世出土,弥见珍贵。

   二、杜甫世系及先世迁居襄阳的情况

   直接记载杜甫世系的文献有两种,一是唐林宝《元和姓纂》卷六杜氏:“〔襄阳〕当阳侯元凯少子耽,晋凉州刺史;生顾,西海太守;生逊,过江,随元帝南迁,居襄阳。孙官至魏兴太守,生灵启、乾元(岑校:元当作光)。……乾光孙叔毗,周峡州刺史,生廉卿、凭石、安石、鱼石、黄石。……鱼石生依艺,巩县令。依艺生审言,膳部员外。审言生闲,武功尉、奉天令。闲生甫,检校工部员外。”二是宋邓名世《古今姓氏书辨证》卷二四:“《西京杂记》:杜陵杜夫子善棋,为天下第一,自言精其理者,足以大裨圣教。即徙家者也。孝宣帝布衣时游诸陵,往来鄠杜间,至隋唐都京兆,杜氏、韦氏,皆以衣冠名位显,故当时语曰:城南韦杜,去天尺五。二家各名其乡,谓之杜曲、韦曲。自汉至唐,未尝不为大族。周字长孺,三子:延寿,西河太守;延考,河东太守;延年,字幼公,御史大夫,建平敬侯。七子:缓、继、紽、熊、绍、绪、絪。缓字元仁,雁门太守;二子:业、彰。熊字少卿,荆州刺史。生穰,字子饶,后汉谏议大夫。二子敦、笃。敦字忠信,西河太守。生邦,字召伯,中散大夫。三子:宾、宏、繁。繁字叔达,举有道不就。二子翕、崇。翕字伯括,太子少傅。生畿,字伯侯,魏太仆卿,丰乐载侯。三子:恕、履、宽。恕字伯务,御史大夫,幽州刺史。生预字元凯,晋荆州、益州、宁州刺史,征南大将军,荆南大都督长史,驸马都尉,开府仪同三司,当阳侯,尚宣祖长公主,有平吴大功,注《春秋左氏传》,行于世,自号‘《左传》癖’。宋尊崇祀典,历代贤臣惟预从祀。文宣、武成二庙,古今无与为比。预四子:锡、耽、跻、尹。”“襄阳杜氏,出自当阳侯预幼子尹,字世甫,晋弘农太守,二子綝、弼。弼字君佐,魏治书侍御史,綝字宏固,奉朝请。一子袭字祖似,上洛太守,二子标、冲。标字文湛,中书侍郎,池阳侯;冲字方进,袭池阳侯。生洪泰,字道廓,南徐州刺史,袭池阳侯。三子:祖、悦、颙。祖字绍先,员外散骑常侍;悦字望之,上柱国,吏部尚书;颙字思颜,后周侍中,骠骑大将军,雍州刺史,安平公,赠太尉。六子:景懋字公谨,常州刺史;景仲字世则,鄜州刺史,当阳侯;胜字景骧,济州刺史;景峻,湖州刺史;景恭字庆之,后周骠骑大将军,庆成公;景秀字彦之,后周魏州刺史,思宁公。二子懿、逊。懿,隋殿内监,甘棠公。生乾播、乾yòu、乾祚、依艺。依艺,监察御史,巩令。生审言,膳部员外郎,修文馆学士。生闲,奉天令。闲生甫,字子美,左拾遗,检校工部员外郎,剑南西川节度参谋。”

   从上面的两种记载,可列出杜甫的直系世系从杜预之前也就是迁居襄阳之前,大致没有什么疑问:

   迁居襄阳之前:

   杜周(西汉御史大夫,本居南阳)—延年(御史大夫,再徙杜陵)—熊(荆州刺史)—穰(后汉谏议大夫)—敦(西河太守)—邦(中散大夫)—繁—翕(太子少傅)—畿(太仆卿)—恕(幽州刺史)—预(荆州刺史)。

   自杜预之后,杜氏迁居襄阳,杜甫的直系世系有二说,一是源于预子耽,即《元和姓纂》说:

   耽(凉州刺史)—顾(西海太守)—逊(居襄阳)—乾光—?—叔毗(周峡州刺史)—鱼石—依艺(巩县令)—审言(膳部员外郎)—闲(奉天令)—甫(左拾遗)

   二是源于杜预少子尹,即《古今姓氏书辨证》说:

   尹(弘农太守)—綝(奉朝请)—袭(上洛太守)—标(中书侍郎)—冲(池阳侯)—洪泰(南徐州刺史)—颙(雍州刺史)—景秀(魏州刺史)—懿(殿内监)—依艺(巩县令)—审言(膳部员外郎)—闲(奉天令)—甫(左拾遗)

   对于这样的歧异,清人钱谦益《钱注杜诗》附录《少陵先生年谱》世系及仇兆鳌作《杜诗详注》附录载《杜甫世系》则将杜预列为第一代始祖,其第二代并列锡、跻、耽、尹四人,而未能确定到底是谁。三代、四代、五代空阙,六代始为乾光。近人李书萍所编《杜甫年谱新编》所载“杜甫家系”,也与钱、仇二氏一致。这样做法比较审慎,而其依据则主要是《元和姓纂》。但后代对杜甫世系持有不同看法。曾意丹以为杜甫的世系应该根据《古今姓氏书辨证》,他说:“如依据《古今姓氏书辨证》,由预、尹传至甫恰好十三世。不过此书亦有小错,即把依艺的父亲误为懿。造成错误的原因可能是字音问题。即懿的字音即‘鱼石’快念的字音”(《考古与文物》1980年2期曾意丹《介绍一块研究杜甫家世的重要墓志》)。《洛阳新获墓志》的编者也赞成这种说法,并将曾意丹的文字录入该书的考证中。

我们如果对文献加以比勘,则知“懿”并非“鱼石”快念的字音。考《新唐书·宰相世系表》:“懿,隋殿内监、甘棠公。”其兄弟为愻,亦从心。故言懿其为鱼石音误,缺乏可靠依据。《新表》懿父为景秀,《姓纂》鱼石父为叔毗,二者也不相同。故此处世系的衔接,当更加详考。杜甫《唐故万年县君京兆杜氏墓志》:“曾祖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2303.html
文章来源:《杜甫研究学刊》(成都)2001年0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