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曾亚兰 赵季:说仇兆鳌以楚辞注杜诗

更新时间:2015-01-04 21:53:40
作者: 曾亚兰   赵季  
直接取楚辞词组、短语、成言入诗,往往半句袭用,使诗歌语词意境逼似楚辞。改写手法,将楚辞原句原意进行语词语意的变化修改,仿形模意重组新词,往往信手拈来,随意改变而成己诗。紧缩手法,将楚辞浓缩提炼,取其精华融入己诗,熔铸新词而形神近似。衍化手法,将楚辞扩大发展,模意组合,融为新句,衍化出之,与楚辞原句大同小异。取意手法,将楚辞借意活用化为己诗,辞异而意同,或借取其意,或反其意而用之。变化手法,无论是楚辞的语词、句式还是意境、气势都脱化而出,变化求新,注重发展,然变而不失其宗。诸如此类作诗手法都反映了杜甫学楚辞而不露筋骨的高明手笔和承袭熏染的骚体遗风馀韵。仇本分章析句,备存众义,于楚辞注杜诗发明隐微,既不假辞说,注者之用心亦自明。自古文人好採取,程棨《三柳轩杂识》以为世间所有好句都已被古人说尽,能者时复暗合孙吴罢了,因曰:“韩文杜诗号不蹈袭者,然无一字无来处。……大抵文字中,自立语最难,用古人语又难”。所以当用古而不露筋骨。杜甫注重学楚辞,好以楚辞语入诗,如取丹点铁,如取盐著水,皆得其妙,贵在善于变化,重在发展,而且其变化在于意与格。此为杜诗之妙成因之一。元好问论杜诗之妙曰:观其诗,“千变万变,不可名状,故学者之所以动心而骇目”。(注:元好问《杜诗学引》)故可谓杜诗为无一字无来处亦可,谓不从古人中来亦可。在仇兆鳌以楚辞注杜诗诸条目中,杜甫学楚辞,杜诗出于楚辞的脉络,杜诗与楚辞的承传关系,以及杜诗之功不在《骚》之下,都显而易见,一目了然。仇兆鳌以楚辞注杜诗可为杜甫《戏为六绝句》“不薄今人爱古人,清词丽句必为邻”、“别裁伪体亲风雅,转意多师是吾师”添一条注脚,且揭示出杜甫与楚辞一脉相传,在思想内容、精神世界、性情格调、写作技巧、艺术风格方面都有相似相近的现象。杜诗取法楚辞,师从所归,源出楚辞,得楚辞的性情至正、遗风馀韵,以及其炉火纯青的诗艺秘诀,一并通过仇兆鳌以楚辞注杜诗探寻出来。

   杜诗笺注杂出,异说、异意、伪注纷起,杜诗因注而晦,“世本讹舛,训释纰缪,有识恨焉”。(注:蔡梦弼《杜工部草堂诗笺跋》)自宋以来注杜家为着黄山谷所谓杜诗无一字无来处之说而繁称远引,甚或穿凿恶解,至于以诗证史,将杜诗当史看,动辄以史实与杜诗强为比附牵连,一部杜诗在有些注家手里几乎成了“国史补”,硬把杜诗的诗性抹杀了。誉杜诗为“诗史”,杜甫自当无愧,但将杜诗当史书注解,则注家有愧于杜甫。毕沅深恶这种注杜而使杜诗之本旨晦的注家注本,因曰:“余自束发授诗,与吴下诸子结为吟社,每讨论源流,必以工部为宗。有友人株守明人笺注一册,珍为枕中秘本,谓能笺释新旧《唐书》时事,确当详詹,此读杜金针也。余应之曰:如此何不竟读《唐书》?友人废然而去”。(注:杨伦《杜诗镜铨·毕序》)诚然,诗可补史之阙,正史之讹,杜诗“随时敏捷”(《进彫赋表》),“当时号为诗史”,(注:孟棨《本事诗·高逸第三》)但若将杜诗当史书看,便正如毕沅所谓“公诗之真面目、真精神尽埋没于坌嚣垢之中,此公诗之厄也”。(注:杨伦《杜诗镜铨·毕序》)以杜诗笺注本当新旧《唐书》笺注本,实为诗家可悲之事。

   仇兆鳌《杜少陵集详注》由于搜集大量资料,援引繁复,不免出现一些疏漏。此集被公认的缺点是繁琐冗沓,四库馆臣就指出其“摭拾类书,小有舛误者”,(注:《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149 集部别集类二)至于错引、错注、甚至改诗,致使乖杜诗本旨,“如此之类,往往有之,皆不可据为典要”。(注:《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149 集部别集类二)仇本的这类毛病,后来的注杜家亦有所评论,较有代表性的如浦起龙、杨伦、施鸿保即对仇注的穿凿附会、疏漏错误进行了补充辩证驳难。

   仇兆鳌注杜虽未免有一些毛病,但与整部《杜少陵集详注》极高的学术文献价值相比,毕竟只是白璧微瑕。仅就其以楚辞注杜诗之成果为杜诗学界和楚辞学界开辟了一条研究杜诗与楚辞渊源关系的方便门径而言,便是极大贡献。仇兆鳌以其注杜巨著令世人瞩目,在学术界获得极高的声誉和不少好评。仅吟咏拣几条以见一斑,如张远《读杜诗详注》诗有曰:“朅来得新注,欻翕叹积薪。沧海鲜遗珠,纤毫必见珍。少陵如可作,不信是前身”。程师恭《读杜诗详注》诗有曰:“杜不易注恐失真,谁先洗髓惬传神。荟萃诸家多创获,指点后学启迷津。甬上仇先生,拥书胜百城。……豁目人惊杜再来,醒心不觉群疑开。作者待阐著者笔,著者已登作者台。广搜博采洵至矣,沿讹袭舛胡为哉”。田易《读杜诗详注》诗有曰:“镌兹善本传艺苑,晦翁《骚》注无点差。足慰吟魂赋《大招》,可许问字来侯芭”。金埴《读杜诗详注》诗有曰:“甬江先生善读杜,前人穿凿皆诛芟。详注祗求得真是,千秋知己神和諴”。又曰:“赏鉴经明主,流传启后人”。从诸吟咏评论可见时人对仇兆鳌注杜成果之贡献及其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的肯定,和广搜博采荟萃众家注杜精华,删削伪注讹传的校勘辩证成果的高度评价。就代表皇家最高学术权威最高评论权威的四库馆臣极其严格挑剔的提要评仇本亦曰:“核其大局,可资考证者为多”。(注:《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149 集部别集类二)楚辞与杜诗在文学史上的地位都极其重要,对其进行比较研究十分有意义。仇兆鳌对此已进行了艰苦努力,他对杜诗与楚辞承传关系所作的细致的基础工作和研究成果及其学术价值皆体现于其《杜少陵集详注》,其以楚辞注杜诗,对于学术界尤其是楚辞学界和杜诗学界可谓功德无量。

   自宋至今,杜诗笺注在体例详备,援引繁富,集注释之大成方面尚无任何杜诗注本能与仇兆鳌《杜少陵集详注》相比。如果说杜甫之诗集众家之长,杜甫为集诗之大成者的话,那么《杜少陵集详注》则集众注杜集本之长,仇兆鳌为集注杜之大成者。仇兆鳌在其注杜巨著中所显示的渊博学识及其详尽注释义训和精密校雠,对于杜诗与楚辞研究之功可谓空前之多之大,而对于探寻杜诗与楚辞的承传脉络,其以楚辞注杜诗之功亦可谓空前之多之大。杜甫继响前贤,兼取众长,取法楚辞而变化发展,翻古出新,发扬光大楚辞,写下许多不朽诗篇。他在文学史上创立的诗歌高峰,可与楚辞大家屈原所创的诗歌高峰一比高低。一部《杜少陵集详注》,为检索杜诗宗法楚辞,疏其源流关系,探其精神风貌,诗艺精湛之所以然提供了方便,亦足以使人领会仇兆鳌注杜导引杜诗与楚辞承传脉络路径之用心。仇兆鳌对杜诗与楚辞的关注和注解成果,就杜诗学界和楚辞学界来说,对于杜诗吸取楚辞思想艺术精华,寻杜诗风骨成因,和楚辞对杜诗的影响其文学历史意义都极具贡献,功不可没,有极高的学术价值和文献价值。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2175.html
文章来源:《杜甫研究学刊》(成都)1999年0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