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佟德志:多元价值中的自由

——当代西方自由多元主义的理论与实践

更新时间:2015-01-04 17:11:42
作者: 佟德志 (进入专栏)  
即:某种价值和信仰需要相应的制度性安排来保障,而相应的制度保障则又会推动某种价值或信仰的形成。

   尽管有所改变,但基本上看,自由多元主义基本上没有离开宪政民主的制度选择,这使得自由多元主义既保持了对民主的警惕,也免除了宪政的保守性。

   自由多元主义对民主怀有戒心,这可以从盖尔斯顿那里得出结论。他明确指出:“第一,所有政治,包括民主政治在内,其合法的范围都是有限的;第二,在政治领域内,存在着民主政治的替代品,他们至少为了某些目的,在某些情况下具有合法性;第三,民主协商和决策应该以达成共识和寻求宽容而非专断的排外政策作为指导。”④

   因此,当民主走得太远时,其它重要的价值就可能受到危害。在此基础上,盖尔斯顿得出了自由多元主义关于民主的“总的观点”。即“如果我们有更好的理由让我们严肃地看待价值多元主义,那么,无论是在普通的研讨中,还是在哲学的争论上,我们都难以给予民主以一种不加审查的、规范化的优先地位。不仅民主政治权威的范围应该被限制;而且,在政治领域里,必须比以往更严肃地考虑以某种方案替代民主。”⑤

   我们看到,就自由多元主义的制度安排,盖尔斯顿的考虑无疑是大胆的。这可以从两个方面得到清晰的观察:其一即限制包括民主政治在内的政治范围;其二即寻找在政治领域中替代民主的方案。在盖尔斯顿看来,价值多元主义的抽象逻辑与具体的政治实践在两个方面上是吻合的,即“对政治范围的限制,包括民主政治;以及在政治领域里对民主的替代方案。”⑥

   同民主比起来,盖尔斯顿更推崇宪政安排。在盖尔斯顿看来,美国宪法无疑具备内在的多元主义特征,即“在美国宪法中,善是多样的,没有哪个能够在任何环境下具有压倒一切的重要性”。⑦然而,无论如何,民主的宪法表达了由人民做出的决策,其目的至少是为了组织公共生活而将一些值得的目标、意志以及价值的子集抬高到另外一些之上。因此,人们还是需要在种种价值之间的优先性上做出决断。尽管可能会与公共利益发生竞争,但人们还是强调宪法第一修正案中明文昭示的权利,法院需要在种种权利之间做出区分。因此,在多元主义的框架内进行协商就具备了以下内涵:“一堆混乱的善,需要在一个又一个案例的基础上进行排序;我们没有必要以此来开始协商。一般的道德规则在这里提供了大体完备的指导,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是,这些规则必须被理解为一些可以反驳的假设,而不是一些不可侵犯的行为准则。多元主义的协商必须对各种可能性开放;即使是根深蒂固的行为准则也可能在非常的环境中不得不被修正或是置之不理。偏离正常的行为之所以被证明为是正当的,原因在于其本性能参考事实的复杂性确定下来,这些事实规定特殊的选择情形。”⑧

   由此出发,盖尔斯顿认为立宪政体是对道德多元主义离心倾向的一种回答。政治共同体通过宪法的形式“选择有意义价值的一个子集,把它置于首要位置,并让其它价值服从于它。这些受到青睐的价值于是就成为评估立法、公共政策甚至公共文化状况的标准。”①

   事实上,无论多元价值得以落实的制度架构是什么,它都带有空想性。罗尔斯自己亦承认自己的方案具有乌托邦性质。罗尔斯将重叠共识的产生可能,且其稳定性可能得到确保的要领分为两个阶段,一是宪法共识,一是重叠共识。在宪法共识中,“能满足某些基本原则的宪法为缓和社会内部的政治对峙,确立了各种民主的选举程序”。②这样,既不深刻,也不广泛的宪法共识就由简单的多元趋向理性多元,重叠共识也就可能得到落实。通过对“重叠共识”的制度化,宪法权利得以确立,同时,也是通过这样的方法,自由主义就成了民主的框架。

   在白拉米看来,罗尔斯试图在众多的观点中寻找一种暗指的“重叠共识”,因此注定要失败。然而,罗尔斯的失败巧妙地把多元自由主义提上议事日程。白拉米试图借助于他所谓的民主自由主义在形而上学合理主义和道德相对主义这种进退两难的困境中采取某种中庸之道。③

   与在价值论上主张妥协相吻合,白拉米在制度上主张通过民主的手段实现妥协,在自由主义的基础上主张一种民主自由主义。④白拉米同意乔恩·厄尔斯特的观点,将民主进程描述成与“讨价还价”和“说明”有关。与罗尔斯试图以正义塑造民主相反,白拉米试图以民主建构正义。在他看来,这样,人们就可以通过采取一种允许做出妥协的政治策略达到更彻底地接纳多元论。在这里,他推崇罗伯特·古丁提出的就第二选项达成一致的办法。⑤

   事实上,白拉米主张的民主自由主义与所谓的自由主义民主还是存在着很大的区别,这也构成了白拉米的民主自由主义与哈耶克的宪政自由主义和盖尔斯顿的自由民主主义的最大区别。比如,在合法性观念上,白拉米更强调普遍协商,而不是先行存在的普遍意向。⑥更有进者,白拉米亦承认多数权威作为解决冲突的一种权威手段,这与自由主义试图以宪政制、官僚制等制度约束来限制多数原则的努力正好相反。

   白拉米试图将自由主义置于民主的框架内,而不是将民主置于自由主义的框架内,引起了自由主义者的不安。可能会突破权利底线的妥协值得追求吗?对多数原则的推崇会造成多数暴政吗?等等这样的一些命题毫无疑问会引来自由主义者对民主自由主义的反感。然而,通过强调民主克服自由主义与生俱来的某种贵族倾向,通过强调充满了妥协的协商程序克服自由主义普遍主义内在的某种先定倾向,这些无疑都是极其可贵的尝试。

   我们看到,尽管人们在价值多元主义和自由主义之间做了种种调和,从而极大地扩展了自由主义的生存空间。然而,两者之间不可消解的紧张亦无法使自由主义能够被理解为人类生活的普遍形式,而只是人类共同体在特定时间、地点的一种表现而已。

  

   RichardBellamy,LiberalismandPluralism,TowardsaPoliticsofcompromise,Routledge,1999,p.10.

   JohnGray,Post-liberalsim,London:Routledge,1993,p.284.[英]理查德·白拉米:《重新思考自由主义》,王萍等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279页。

   刘擎:《面对多元价值冲突的困境———伯林论题的再考察》,《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社版)2005年第6期。

   应奇:《从自由主义到后自由主义》,北京:三联书店,2003年,第216页。

   JohnGray,IsaiahBerlin,Oxford:OxfordUniversityPress,1969,pp.152.

   [美]约翰·格雷:《自由主义的两张面孔》,顾爱彬、李瑞华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2年,第1页。

   IsaiahBerlin,FourEssaysonLiberty,Oxford:OxfordUniversityPress,1969,pp.126.IsaiahBerlin,FourEssaysonLiberty,Oxford:OxfordUniversityPress,1969,pp.168.

   JohnGray,IsaiahBerlin,Oxford:OxfordUniversityPress,1969,pp.160-161.

   ④⑤WilliamA.Galston,LiberalPluralism:TheImplicationsofValuePluralismforPoliticalTheoryandPractice,

   Cambridge:CambridgeUniversityPress,2002,pp.63-64,30-31,38.

   H.L.A.Hart,TheConceptofLaw,Oxford:Clarendon,1961,pp.189-195.

   StuartHampshire,MoralityandConflict,Cambridge,Mass.:HarvardUniversityPress,1983,p.155.②[美]约翰·罗尔斯:《政治自由主义》,万俊人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0年,第139-149、141页。

   [英]理查德·贝拉米:《重新思考自由主义》,王萍等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283页。

   ⑤⑥⑦⑧WilliamA.Galston,LiberalPluralism:TheImplicationsofValuePluralismforPoliticalTheoryandPrac-

   tice,Cambridge:CambridgeUniversityPress,2002,pp.90-91,81,81-82,88,89.WilliamA.Galston,LiberalPluralism:TheImplicationsofValuePluralismforPoliticalTheoryandPractice,Cam-

   bridge:CambridgeUniversityPress,2002,p.66.

   [美]约翰·罗尔斯:《政治自由主义》,万俊人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0年,第169页。

   ⑤⑥[英]理查德·白拉米:《重新思考自由主义》,王萍等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288、292、290页。

   RichardBellamy,“DethroningPolitics:Liberalism,ConstitutionalismandDemocracyintheThoughtofF.A.Hayek”,

   BritishJournalofPoliticalScience,Vol.24,No.4(Oct.,1994),p.436.

  

   原载《浙江学刊》2006年第4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215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