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第四章: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外交思想

更新时间:2002-01-07 17:53:00
作者: 王福春 (进入专栏)   张学斌  

  世间有两种办法:一种用法律,另一种凭暴力;第一种是人的方法,第二种是兽的方法;不过第一种方法会时常觉得不足的,必须借助于第二种。因此,为君的人一定要懂得如何善自利用兽,又善自利用人。” 他还强调:“君王不应该有其他思想或其他目的,他只应该为战争艺术及其军队的组织与纪律而操心,他应该拿别的事情来作为自己的专门研究;因为战争乃是他这个君临天下者所应学会的唯一艺术。

  马基雅维利在西方外交思想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从外交学的角度来看,他是近代西方资产阶级外交学之父,也是西方国际关系现实主义学派的开创者。马基雅维利的理论贡献主要体现为:

  1.马基雅维利在人文主义思想的影响下,冲破了中世纪神学的束缚,第一次用人的眼光来观察和研究政治、外交问题,从而把对政治、外交现象的研究建筑在现实的基础上。他对政治、外交的观点包括他对人性的看法都是他个人以及他研究古罗马共和国等历史经验的结晶。正如马克思指出:马基雅维利是“用人的眼光来观察国家了,……是从理性和经验中而不是从神学中引申出国家的自然规律。”

  2.马基雅维利第一次严格区分了道德和政治,并对政治权力和国家实力等问题做了研究,为后来国际关系的现实主义学派奠定了基础。正如马克思指出:“从近代马基雅维利谈起,权力都是作为法的基础的,因此,政治的理论观念摆脱了道德,所剩下的就是独立地研究政治的主张,其他没有别的了。”

  3.马基雅维利主张在意大利建立中央集权的君主制,并通过强力手段结束意大利的分裂状态,实现国家的统一,在当时具有进步意义,符合资本主义发展的需要以及民族国家形成的历史潮流。马克思、恩格斯说得好:在当时的意大利封建割据、战争连绵不断的“这种混乱的状态中,王权是进步的因素……王权在混乱中代表着秩序,代表着正在形成的民族与分裂或叛乱的各附庸国的状态对抗,”“君主专制是作为文明中心,社会统一的基础出现的。”

  4.马基雅维利从资产阶级反对封建斗争的需要出发,首次对封建集团内部政治斗争及外交斗争的经验进行了系统的总结和理论化,这种总结把封建统治阶级为了夺取和维护权力所采用的各种阴谋手段,不加掩饰地暴露在人们面前,因而从反面教育了人民。对此,意大利思想家葛兰西指出:“这位佛罗伦萨思想家的马基雅维利主义不应掩盖其‘实质上的革命性’。” 法国启蒙学者卢梭也曾在《社会契约论》中强调,马基雅维利的《君王论》是一部为君主的绝对统治设谋的极好的反面教材,他“自称是在给国王讲课,其实他是给人民讲大课。”马基雅维利的《君王论》“乃是共和党人的教科书。”

  在看到马基雅维利外交思想进步性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他思想上反动落后的方面,特别是他的有关政治权术和以“目的说明手段正确”为原则的政治无道德论,即这种被称为“马基雅维利主义”的东西后来被一些资产阶级反动政客利用,成为对外发动侵略战争以及压迫人民的工具。

  

  第二节、布丹的国家主权学说

  

  让·布丹(Jean Bodin 1530-1596), 是文艺复兴时期法国著名政治思想家,近代西方国家主权理论的创始人。

  布丹出生于法国安吉尔省的一个富裕贵族的家庭,曾在土鲁木大学学习法学,毕业后留校任教,担任法学讲师。不久独立开业担任律师,同时从事学术研究。1556年,布丹出任安吉尔省议会的代表和法国三级会议的第三等级的代表。1576年,布丹获得法王亨利三世垂青,出任宫廷辩护官。晚年,布丹为阿朗松伯爵的顾问,并参与法国宫廷的政治活动。

  布丹是一位通今博古的大学者。他对法学、哲学、政治学、天文、地理、医学等多种学科都有涉猎,并精通希伯莱语、意大利语、德语等多国语言。布丹在外交思想方面的代表性著作是《国家论六卷》(1575)。在这本著作中,他首次提出了国家主权的概念及其理论。

  布丹所在的法国与马基雅维利生活的意大利有很大不同。16世纪的法国在政治上已经完成了国家的统一,并建立了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制度。在经济上,尽管封建生产关系占有统治地位,但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已经开始,资本主义工场手工业得到了一定的发展,新兴资产阶级的力量日益壮大。然而教会和贵族的势力在法国仍然十分强大。他们反对加强王权,反对发展资本主义工商业。这种情况由于法国国王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争夺意大利的战争以及法国国内发生的天主教徒与胡格诺教徒的战争,而更加严重。因此,新兴的资产阶级与王权结成了联盟,并要求加强君主专制制度,维护国家的统一及促进资本主义的发展。作为法国新兴资产阶级的代言人,布丹实际上是“给近代资产阶级统治打下基础的人物。” 他在其著作《国家论六卷》的开头中曾写道:“我想以这部著作来巩固因内乱而动摇的法国王权的基础,来实现关于国家的理想。”

  布丹的外交思想主要就是国家主权的学说。具体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国家主权的概念、性质和特点。布丹在他的著作中第一次提出了国家主权的概念并给它下了一个定义。他指出:主权是国家的最本质特征,没有主权就不成其为国家。这样,布丹首次把国家与主权联系了起来并形成了国家主权的概念。布丹指出:“国家是由许多家庭及共同财产所组成的,具有一种最高主权的合法政府。”而国家主权则是一个国家“超乎公民与居民之上,不受法律限制的最高权力;”“主权是在一个国家中进行指挥的……绝对的和永久的权力。” 布丹的国家主权的定义明确地说明了国家主权的性质和特点。一是最高性和绝对性,强调了国家主权是高于其他任何社会和政治组织的权力的,是至高无上的,是不受任何限制的。因为从一个国家的内部来说,主权者享有高于一切的权力,即“一般的对所有人民和个别的对每个人”,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意而制定法律的权力;从对外关系而言,它也是不受其他权力约束和支配的权力;二是永久性和不可转移性,主要指国家主权在时间和任期上是不受限制的,因为国家主权依靠自己的权利而存在,所以它也是不可转移的;三是统一性和不可分割性,它也是主权的基本特性。但是,布丹同时认为,主权和主权者是有区别的。国家主权是绝对的和不受限制的,但握有主权的君主必须服从先于国家而存在的、并高于国家和国家主权的“神命法和自然法”。如果君主不遵守神命法和自然法,任意侵害人民的自由和财产,甚至残害人民的生命,则该君主就是暴君,人民有权推翻暴君,甚至可以杀死暴君。

  2.国家主权的来源。布丹认为,家庭是国家的基础,国家主权来源于家长的权力。他说:“一个国家是由许多家庭及其财产组成的,” “家庭是一切国家的真正由来和起源,”“一个国家就象一个家庭,只能有一个统治者,一个领主。” 他指出,人类最初建立了家庭等社会团体,这些家庭团体曾因利益冲突而发生战争。战争中的胜利者自立为王,并把许多小团体联合起来,从而形成有主权的国家。后来,许许多多的家庭为了摆脱相互争夺的混乱状态,并因共同防卫和共同利害的需要而通过协议形成为国家,国家就是合乎正义和自然法的合法政府。布丹关于国家起源的理论为君主专制政体的合法性进行了辩护。

  3.国家主权的内容。布丹认为,国家权力中最重要的是立法权。因为主权者就是立法者,法律则是表示主权者意志的命令。主权者的意志高于法律,是法律的来源。从维护君主专制制度出发,布丹主张立法权是不能分属于他人的,除主权者以外,一切人均不能拥有立法权,议会也无权立法。除立法权外,布丹认为,国家主权还包括宣布战争和缔结条约的权力、任免国家官吏的权力、最高裁判权、赦免权、对臣民提出忠节和服从的权力、货币铸造和度量衡的选定权以及课税权等等。

  布丹的国家主权学说,摆脱了宗教神学的影响,第一次系统地论述了国家主权的由来、发展和本质特征,为当时法国资产阶级的政治统治奠定了基础,同时也对近代欧洲民族国家体制的形成起了推动作用。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