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唐世平:社会科学的基础范式

更新时间:2014-12-24 20:16:07
作者: 唐世平  

   尽管(结构)功能主义和(马克思及韦伯)冲突学派之间的争论早已硝烟散去,但是这一争论却并没有真正的结果,因此这一争论基本上只关注两个方面的问题:和谐与冲突,稳定和变迁。

   功能主义主张社会的完整是通过规范体系来维系的,大大低估了物质力量的作用,它主要是一个观念主义理论。功能主义还是一种纯集体主义理论:它视社会为有机体,个体只是边缘性的角色。

   韦伯的冲突论整合了前述大多数基础范式,但社会进化范式除外。因此,在三种理论中,韦伯主义冲突论捕捉到的社会现实最多。

   理性选择方法:力量有限、野心无边。理性选择方法本质上是一种纯物质主义理论:它大体上与人类行为的观念主义理论不相容。然而,人类行为的很大一部分是社会建构的(因而也是历史建构的),这种社会建构不仅包括物质利益,而且包括情感和观念的影响。

   理性选择方法还是纯个体主义理论。在它看来,集体只不过是原子的个体之和。即使理性选择方法不得不承认集体间或有一些自己的特征(如制度、文化或认同),这些特征通常也是在理性选择方法无法做出解释时进行事后解释的结果。

   在人性层次,理性选择方法只承认社会化范式的一个方面:人类行为仅由物质得失的(弹性)理性计算驱动。

在社会系统范式方面,理性选择方法遗漏了很多基石性范式,几乎没有任何系统方法的特征。在进化方面,理性选择方法至多也只是伪进化论:一旦达到均衡,除非有外力推动,否则不会有任何进一步的变化。因此,理性选择方法不可能为任何社会变化提供内生性的解释。由于理性选择方法根本不讨论行动者行为的社会背景,也不讨论为行动者行为的历史背景,它是反进化的。理性选择方法的力量非常有限,但不幸的是它的野心却很大。

   结论性评论

   不同的社会科学的基础范式犹如一支支手电筒:每一支都能照亮人类社会的一个方面,但不能照亮整个人类社会。因为社会科学不同学派整合的基础范式数量有限,所以,这些学派无法充分理解人类社会。不同学派的支持者就象“盲人摸象”寓言中那些盲人一样:每个学派都相信自己掌握了人类社会的全部真理(或者至少是最核心部分),却没有认识到自己只是触摸到其中一部分。

   我们只有从各种基础范式入手,架通它们的本体论和认识论假定,才有可能综合不同学派。通过阐明基础范式及其本体论和认识论假定,然后揭示社会科学中由这些基础范式错杂组合而成的不同学派。

   虽然有限的范式的组合可以充分理解一些特定的社会事实,但是,为了充分理解人类社会这一复杂系统及其历史,我们需要使用所有十一种基础范式。

   至于该运用那些基础范式来理解特定的社会事实,我们应该遵循四个大的原则:不要对自己的框架过于坚持:不同的社会事实经常需要这些基础范式的不同组合,而且在多数时候,他们可能需要比我们预想要多的基础范式;不要忽视那些拥有本体论上的优先性的范式;我们面对的都是一个复杂系统的不同侧面,因此,系统的方法(特别是社会系统范式)是必需的;对于要理解社会变迁,一个运用了社会进化范式的社会进化方法是理所当然的。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1781.html
文章来源:《复旦》第877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