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约翰·李:美国挑起日韩不和?

更新时间:2014-12-22 13:22:06
作者: 约翰·李  

  
最近几个月,《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和《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等美国大报纷纷刊文,指责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公然篡改历史,尤其是二战前夕及期间的朝鲜“慰安妇”问题。安倍现在已成为日本近些年来最得势的领导人,在上周末的提前选举中以明显优势成功连任,因此有关日本历史罪行的外交冲突(尤其是在涉及到韩国的时候)很可能会在好转前继续恶化。如果两国关系确实进一步恶化,可能会有更多的美国评论人士敦促日本就战争期间对邻国的所作所为表现出更大的忏悔。

   尽管出于好意,但美国人对东北亚的这段纠结历史发表意见会使局面变得更糟,把有关各方都拖入危险境地。这么做还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韩国政府对战时历史进行了有选择甚至是刻意的安排,以将其作为政治工具。要求日本表现出更大的忏悔,这只会鼓动而不是缓和民族主义情绪,从而使问题雪上加霜,无助于为这个依然麻烦不断的地区寻找解决之道。

   日韩之间的紧张关系由来已久。由于在1910年至1945年期间沦为日本的殖民地,现代的韩国民族主义正是在反对日本殖民统治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韩国前任领导人卢武铉(Roh Moo-hyun)和李明博(Lee Mung-bak)都曾就历史问题与日本政府发生摩擦,但韩国现任总统朴槿惠(Park Geun-hye)将这些问题升级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她从2013年初上任以来就一直强调,在所有的议题上,日韩双边关系的改善将取决于安倍政府就历史问题进一步作出真心实意的忏悔(她没有具体说明怎样做才符合这一要求)。她对历史问题的执着远远超过了前任领导人。

   这并不是说日本战时的行为对韩国社会造成的痛苦是凭空捏造的——这是真实存在的。但是,韩国把历史问题作为针对当今日本的武器,这种做法与该地区其他国家(除了中国和朝鲜)的态度截然不同。在上世纪前半叶,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印尼、菲律宾、澳大利亚和美国等国家都曾是日本帝国主义的受害者,战争对这些国家造成的创伤至今仍未愈合。

   尽管如此,这些国家依然加入了印度等其他国家的行列,欢迎一个在战略和外交上更注重“能做什么”和“将做什么”的日本,并明确支持安倍的愿景:让这个亚洲最大和最先进的经济体(也是美国在该地区最重要的盟友)在地区事务中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值得指出的是,皮尤研究中心(Pew)在2013年7月份进行的调查显示,这些国家中大约有80%的人都对安倍领导下的日本持正面看法。重要的是,虽然这些国家的政府并没有试图压制或者否认人们对日本在二战期间所作所为的记忆,但他们也无意于在各自的社会里煽动反日情绪。近70年来,战后的日本作出了巨大贡献,向该地区的国家提供了援助、资金、技术和庞大的国内市场,已经成为国际社会的模范公民。因此,所有这些旧日的战争对手都消除了疑虑,把自信和积极的日本视为本世纪亚洲繁荣稳定的重要支柱,与日益独断的中国和不可预测的朝鲜形成了鲜明对照。

   相比之下,韩国政府鼓动并迎合国内的反日情绪,这常常导致荒唐可笑的结果。近期的一个例子发生在2013年12月份。当时,在苏丹执行任务的韩国维和部队面临来自叛乱分子的紧迫威胁,发出了需要更多弹药的呼叫。由于日本的部队是附近唯一拥有同样口径弹药的军事力量,因此日本政府迅速批准向韩国人提供1万多发子弹。但此举在韩国国内引发轩然大波,导致韩国政府拒绝接受这批弹药,随后还指责日本公开此事是为了宣扬自己的慷慨,没有顾及韩国的感受。这遭到了日本政府的否认。但无论真相如何,这件事情表明,韩国对日本的反感超过了保护自己军队的需要。

   最后,揭开两国之间的近代历史疮疤不仅会使日本感到难堪,也会使韩国陷入尴尬境地,因为后者的一些行为也不光彩。2005年公布的官方文件中就有这样的例子。这些文件是韩国和日本关于缔结1965年《基本关系条约》的谈判记录,该条约确立了两国之间的正常外交关系。这些文件保密了40年之久。在谈判中,韩国要求日本向1910年至1945年殖民统治期间被强制劳动和征召入伍的100万名韩国人赔偿3.64亿美元。日本提议将这些赔款直接赔偿给受害者。在日本以拨款和低息贷款的形式给付了赔偿金后,时任韩国总统的独裁者朴正熙(Park Chung-hee,现任总统朴槿惠的父亲)却把这些钱用在了国家经济建设上。显然,韩国政府并不希望这段历史重见天日。

   韩国把战时历史作为针对日本的武器和阻止日本在该地区发挥更广泛作用的障碍,这种做法与其说是高尚的正义之举,不如说是弄巧成拙的政治决定。美国人应该鼓励韩国像亚洲大多数国家那样,在牢记过去的同时,不要让历史被用来阻碍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本文作者约翰·李(John Lee)系美国华盛顿特区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和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助理副教授。

   译 于波 校 丁盈幸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1675.html
文章来源:福布斯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