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严安林:2012年以来民进党两岸政策的变化及其制约因素

更新时间:2014-12-15 23:44:39
作者: 严安林  
但民进党的“台独”主张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潮流相违背,台湾主流民意与社会媒体尤其在关注民进党的“台独”政策调整的可能与时机。

   (四)民进党面临调整两岸政策的两大外在因素

   一是美国压力。美国等国际社会对民进党执政的不放心与民进党面临必须调整两岸政策的迫切性。美国在维持西太平洋地区稳定的前提下,希望民进党的两岸政策是“理性并保有弹性”,否则,不仅民进党未来难以再执政,而且即使侥幸上台,也会由此破坏美国乐观的两岸和平局面,美方甚至担心“可能被迫与北京联手处理‘台独党纲’问题。”(20)二是中国大陆的压力。民进党要体现其一旦执政有稳定两岸局势的能力,是否能与大陆打交道是关键,其中对话基础就在是否承认“九二共识”。对此,民进党人士郑文灿就认为,民进党大陆政策应该秉持三个原则:一是“台湾离中国大陆这么近,必须小心谨慎、步步为营,去面对中国的崛起。”二是“要立场坚定。民进党要作为一个守护台湾‘主权地位’的政党”。三是“要务实前进。随着两岸各方面的经贸文化互动越来越密切,民进党必须务实地处理每一个问题。”未来一段时间,民进党“要有一个让多数人可以接受的、整合性的‘主权论述’”。(21)

    

   三、民进党两岸政策调整面临的制约因素

   (一)“台独”主张是民进党内的“道德标杆”

   一是“‘台独党纲’在台湾,有如一种‘信仰’,现实上难以如愿,但却是许多深绿民众心中的‘神主牌’,也是民进党证明其不会卖台的护身符”。(22)民进党内部主流认知是“台湾主权独立”,“台湾人不是中国人”、“本土”与“主权独立”、不能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等,在“台独”成为民进党内部的“道德标杆”后,民进党两岸政策论述就难以走出“台湾主权独立”的怪圈。因为在民进党的“主权论述”中,包括“反倾中”与“护台湾”两个不同层面。所谓“护台湾”,就是要形成一个积极性的“保台运动”;“反倾中”,主要是对马英九的两岸政策的直接批判,这个“反倾中”的意思,当然包括“主权”、“民主”、经济等不同的层面。(23)尽管民进党多数政治人物都已认识到“台独”不可能,台湾社会“台独”市场也在越来越小,“‘台独党纲’存在将会妨碍民进党赢得政权,持续成为两岸冲突焦点”。(24)但不少政治人物特别是要选举的政治人物,基于选票极大化考虑,谁也不敢、谁也不愿去挑战“台独”,包括民进党内许多人士认为:“‘冻结台独党纲’之类的动作,会改变民进党的DNA,失去对‘独派’的号召力,不利于争取执政。”(25)二是“台独”基本教义派与保守派势力对民进党调整“台独”政策形成的重大牵制。“台独”在民进党内部尚有一定市场与势力,民进党之所以从成立之初的主要是反对国民党的政党演变成为一个主张“台独”的政党,党内的“台独”势力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也由此逐渐将民进党内的统派、“反独派”清除出民进党。陈淞山认为苏贞昌就是用“‘中国事务委员会’政治鸟笼困住民进党的两岸务实路线发展空间”。(26)三是民进党社会支持基础中有相当部分是“台独”信仰者。民进党长期以来对支持者的“台独”教育,不仅在社会基层形成一定的“台独”市场,而且形成“台独”的集体意识与惯性,包括民进党选举造势场合难以见到民进党党旗以外的旗帜,都说明“台独”主张在民进党内有一定的市场。因此,台湾学者指出:由于“‘台独’已经变成民进党的最高、也是唯一的价值,民进党人无法透过民主的方式选择‘台独’以外的议题。这就造成民进党人只要碰触到中国大陆相关的议题,就可能触犯到党内的禁忌。”(27)

   (二)不同的认知降低民进党两岸政策调整的必要性与迫切性

   蔡英文挑战马英九的选情开高走低以致最后落败,除了台湾社会选民结构蓝略大于绿、副手苏嘉全因素及党内整合不力等因素之外,其两岸政策不能让各方放心应是其中关键,这也是外界比较客观而普遍的评估。但民进党内部主流却未必这样认为,甚至蔡英文个人也没有认为无法走完“最后一里路”的关键是因为其“台湾共识”内涵空乏与两岸政策不能让人放心。由蔡英文主导出笼的败选报告已说明这一点。而民进党人士在认识上也始终存在误区,认为一旦承认“九二共识”,民进党就会崩盘,甚至“独派”出走。其实,“深绿”与“深蓝”支持群众一样,在“大选”时除了支持民进党候选人,别无选择,尤其是“深绿”群众对掌握政权的重要性看得比“深蓝”还要重。在蓝绿严重的对立下,“建国联盟”、台联党等“深绿”势力的出走,其结果都是被边缘化,台湾政局中没有第三势力发展空间,因此,“大选”时“深绿”选民别无选择。此外,马英九施政满意度低也让民进党不少政治人物认为民进党稳操胜券。正是因为民进党选情评估建立在国民党不佳的基础上,所以认为民进党无需调整两岸政策,无需调整“台独党纲”,甚至认为与其放弃“台独党纲”,搞得内部一团糟,不如静待马英九与国民党犯错,到时坐收成果即可。

   (三)民进党传统与习惯的对立思维及“反中”心态的影响

   一是台湾内部严重的蓝绿对立与民进党内部主流文化中的斗争思维,决定了民进党难以通过调整两岸政策向国民党所坚持的政策立场靠拢。民进党在其成长与发展的过程中一直以反对国民党起家,与国民党站在对立面是其传统与习惯思维,因而在两岸政策上进行调整,最后要与国民党不分彼此与差异是民进党尚难以做到的。民进党2008年失去政权、陈水扁被起诉后,“绿营人士陷入一种被国民党迫害、被清算的集体自囚心态中”(28),表现在民进党讨论两岸政策的时候,一个基本的前提是“民进党的政策必须一定要跟国民党有所区隔”。(29)因为是二元对立思维,所以,民进党人士认为如果承认“九二共识”,就是等于是在和国民党的政策对立中“输”了,承认“九二共识”就是和共产党的对立斗争中承认“输”了。所以,谢长廷提出向国民党政策靠拢,就被党内人士批评为“投降主义”、“失败主义”。蔡英文提出“全民保台运动”,意在与马英九当局两岸开放政策相对立,但无论是蔡英文还是民进党都没有深切地体察到马英九当局开启的密切两岸关系的路线正是台湾社会的主流民意,而蔡英文要与台湾主流民意相对立,又如何能够给民进党一个光明的未来呢!这正是民进党的困境,也是蔡英文的困境所在。二是“反中”意识形态作祟。民进党对大陆的主流思维在本质上带有敌视性与对抗性,民进党对待两岸关系的对立心态也存在严重的问题,即使是蔡英文,也只是用理性的言语来包装内在对立的心态而已,从而使民进党的“反倾中”色彩相当浓厚,罗致政承认“反倾中”已成为民进党必须遵守的一块“神主牌”。因为民进党无视世界形势的演变,不仅没有及时调整与改变政策,反而把“反共”政策上升为“反中”、“仇中”政策,提出了“联结世界”还是“依附中国”二元对立。台湾战略协会秘书长王崑义也认为,民进党面临的三座大山之一是“过度反中国的心态”(30)。如果“民进党不跨越‘仇共拒中’的冷战氛围,两岸政策永远迈不开一步。”(31)这样的评论应该是比较切中民进党要害的。

   (四)民进党缺乏两岸政策论述的能力

   即使在经过8年执政后,民进党两岸政策的论述能力依然不足,其要因:一是误判当今和平发展大趋势,因为民进党所坚持的“分裂与对抗,则始终是国际社会的逆流。”(32)二是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变化,两岸关系形势大变,但“民进党却始终不改其志,仍然不改冷战思维,仍然以围堵作为与中国(大陆)互动的最高战略,也仍然自困于‘台独党纲’与‘台湾前途决议文’的旧絮之中,让民进党变成了全球唯一至今仍对中国(大陆)进行冷战的政党。”(33)三是民进党内部在两岸政策上相对封闭与对立的思维,两岸政策缺乏理性辩论的空间与氛围。四是民进党长期以来重选举布局、轻政策规划,所以面对马英九当局的执政危机,在野民进党的政策论述也是乏善可陈,没有能够让人看到强有力的针砭、或者是令人信服的另类对策,这是其“长期重选举、轻政策的结果”。(34)

   (五)两岸政策调整与党内权力分配纠缠在一起

   民进党内部虽然出现不少主张调整两岸政策声音,但发表意见的动机其实不一,有的是出于对民进党路线调整的真正迫切性的考虑,不少则是基于争取曝光需要,甚至有为了抢占媒体与舆论版面的需要,借两岸政策的论述进行权力分配的斗争。包括对于柯建铭的“冻结台独党纲”主张,反对最力者就是新潮流派系,其“目的则是挡下柯建铭的‘冻独’提案,好让苏贞昌、蔡英文都战死在2016年沙场后,由赖清德收拾战果、接棒演出!”(35)再如“对中政策纪要”的出笼也是充满权力纷争的产物,苏贞昌主持“华山会议”的策略是在就任党主席后面临调整两岸政策压力,而真正要调整又难,于是,“以讨论换时间”,只要有讨论,是否有调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过程中首要防止的就是论述大权旁落,尤其不能让谢长廷整碗捧去,甚至促成可能的谢、蔡联盟。”(36)最终因为苏贞昌挡住了谢长廷提出的“宪法各表”,没有得罪深绿。蔡英文的策略是防止苏贞昌垄断两岸政策论述,也要避免具体结论对其未来参选造成制约,因此蔡英文是“低度涉入”,“显然是以消极方式抗拒论述成型”,蔡英文并在最终出手将“会议结论”降格为“检讨纪要”。所以陈景峻承认:“派系与路线是影响民进党进步的最大阻碍”,(37)“‘华山会议’最多只发挥汇聚意见的程序性功能,最后并无任何实质结论产出,民进党的两岸论述还是僵在原地,哪里都去不了。”(38)

   总之,民进党陷入既需要调整“台独”政策的压力,又面临难以真正放弃“台独党纲”、难以承认“九二共识”、难以真正实现两岸政策主张与路线的转型的困境中。因此,民进党要成为一个成熟、健康、有能力处理两岸关系的政党,尚需相当长一段路要走。民进党“逃避两岸议题长达20年,似乎许多既成的事实,已经远远超出党的智慧范围。‘华山会议’提出的言论,恰好证明民进党早已沦为历史的囚犯。对国共两党会商的任何指控,显然已不能帮助自己向前移动。一个要解决台湾问题的政党,到今天也无法解决自己的落伍。”(39)陈芳明的评论可谓一针见血。

    

   注释:

   ①社论:《自外于中国,任何两岸政策都枉然》,台湾《中国时报》,2013年5月27日,A15。

   ②③林河名:《苏贞昌:4层面规划“中国政策”》,台湾《联合报》,2013年6月14日,A21。

   ④林河名、郑宏斌:《苏贞昌批一中架构:对岸不要逼人到绝地》,台湾《联合报》,2013年6月15日,A2。

   ⑤郑宏斌:《柯建铭建议冻结“台独党纲”》,台湾《联合报》,2013年12月27日,A2版。

   ⑥翁路易、罗印冲:《柯建铭吁民进党冻结“台独党纲”》,台湾《旺报》,2013年12月27日,A16版。

   ⑦短评:《蔡英文路线》,台湾《旺报》,2013年7月15日,C5版。

   ⑧陈淞山:《为民共关系解套》,台湾《旺报》,2014年1月27日,C2版。

   ⑨林河名:《谢苏重演2007年互砍》,台湾《联合报》,2014年1月23日,A3版。

   ⑩傅建中:《苏贞昌两岸政策,待用功》,台湾《中国时报》,2013年6月28日,A31。

   (11)社论:《民进党两颗太阳格局大不同》,台湾《中国时报》,2014年1月21日,A15版。

   (12)王崑义:《民进党两条道路的抉择》,台湾《旺报》,2014年1月23日,C3版。

   (13)社评:《权力结构老化,民进党前途何在?》台湾《旺报》,2013年5月28日,C5版。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1409.html
文章来源:《现代台湾研究》2014年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