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恺 俞敏:缓刑撤销程序的解读及完善

更新时间:2014-12-08 12:09:45
作者: 朱恺   俞敏  
近年来,基层法院缓刑裁判率不断上升,进入社区矫正的人日趋增多。[5]如何规范调整这个日趋庞大队伍的法律关系应被提上日程,相关社区矫正调整法律法规亟待出台。

   (二)缓刑撤销具体程序规制

   1.撤销缓刑申请。首先,撤销缓刑申请人由原来的司法行政机关变更为检察机关。其次,撤销缓刑申请程序。司法行政机关在考验期内发现被撤销缓刑人具有缓刑撤销情形,及时提出缓刑撤销意见并制作相关法律文书,并将意见文书移送同级检察机关负责社区矫正部门。检察机关收到该文书后进行审查,符合缓刑撤销条件,在1月内向人民法院提出缓刑撤销申请。人民法院对检察机关提出的缓刑撤销申请在规定审限期内予以审理。

   2.撤销缓刑的归案程序。其一,明确归案负责主体。被撤销缓刑人归案责任,明确由司法行政部门、公安机关、检察机关联合承担。其二,归案程序。司法行政部门经系统核对,被缓刑撤销人如果确系潜逃,应立即通知公安机关,由公安机关向检察机关报捕,经人民检察院批捕后,再由公安机关通缉归案。其三,被撤销缓刑人归案后,公安机关根据案件情况对其采取强制措施,保障缓刑撤销程序审判顺利开展。

   3.撤销缓刑的审理。一种是缓刑撤销书面审查模式,审查过程也没有了调查取证、审查起诉等环节,刑事诉讼三元结构被打破,这是不合理的。但是基于其高效办理,应该对其加以合法性规制。人民法院受理缓刑撤销的申请后,应当组成合议庭进行书面审理。审理前,人民法院应通知被撤销缓刑人有权委托诉讼代理人,如其没有委托的,应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帮助,加强对其权利保障。同时还需通知提交缓刑撤销申请的检察机关派员参与讨论,并制作讨论笔录。在案件审理过程中,相关证据、材料均需双方质证、认证。最后,人民法院根据高效审判原则,依据刑事诉讼法及相关法律解释,结合庭审内容,对确实符合缓刑撤销条件的在1个月审判期限内作出是否撤销缓刑的裁定。

   另一种听证审查模式由检察人员、缓刑考验机关人员、缓刑犯以及辩护律师等相关人员参与,法官主持,缓刑申请撤销方与缓刑被撤销方双方阐述理由,法官基于听证会内容进行审查后作出裁判。这种模式有一定的合理性应加以推广,同时简化繁琐召集程序,主要从保障辩护人权益方,召集核心诉讼参与人参加即可。

   4.缓刑撤销执行、监督完善。经人民法院裁定撤销缓刑的,人民法院应制作缓刑撤销裁定书送达被撤销缓刑人,被撤销缓刑人不服法院裁定的,可在10日内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缓刑撤销裁定生效后人民法院应在10日内制作刑罚执行书将被撤销缓刑人交付执行。检察机关作为国家法律监督机关,依法对缓刑撤销过程实施监督,保证缓刑撤销案件诉讼合法,同时保障被撤销缓刑人各项权利落到实处。

   (三)注重司法理念转变,以控辩平衡为前提目标,提高诉讼效率

   控辩平衡是现代刑事诉讼的基本原则,是法治建设重要的衡量标准。在诉讼过程中,被告人地位不断上升是法治理念践行的表现,也是我国日前控辩平衡发展所需,即践行法治理念的博爱思想到实际的展开过程。[6]控辩平衡是指控辩双方在诉讼过程中法律地位平等、权利对等,能力相当。具体包括三方面内涵:一是地位平等,即控辩双方身份没有高低之别;二是权利对等,即一方能主张诉讼,另一方则具有相应的抗辩能力;三是能力相当,即双方的举证能力、对抗能力等相当。只有三方面内容都实现了,才是真正的控辩平衡,是刑事诉讼惩罚犯罪与保障人权两方面均实现的保障。当前缓刑撤销程序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控辩失衡,双方地位、权利不对等,被撤销缓刑人的辩护权得不到保障。在这种不公正情况下,审判员(审判长)无法得出正确事实及支撑证据。所以,要在具体缓刑撤销程序、审判上保障被撤销缓刑人的权利,积极追求控辩平衡,为法治化作出贡献。

   效率是刑事诉讼的重要原则,是指用最小的资源配置去实现尽可能大的效益。效率本身是程序的评价标准,也要通过程序去实现。所谓“迟到的正义是非正义”,高效的诉讼程序是正义的保障,如果诉讼效率低下不但无法保障公民民主权利,也是对法律制度的一种破坏,会使其丧失对法律的信任。被撤销缓刑经社区矫正后仍无法回归社会,可见其再犯可能性较大,人身危险性较高,故对其撤销缓刑来说,低效的缓刑撤销程序意味着本该服刑的人仍然游荡于社会,无疑是放任犯罪的表现。在保障权利的同时,还要注重效率的提高。

  

   【注释】

   [1]申君贵、罗红兵:《论缓刑撤销程序的构建》,《求索》2008年第3期,第146页。

   [2]朱琳:《关于量刑辩护的思考》,《铁道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9年第5期。

   [3]石经海:《量刑个别化的基本原理》,法律出版社2010年版,第304页。

   [4]广义的量刑应指刑罚适用的全过程,包含法定刑、处断刑、宣告刑甚至执行刑的适用,缓刑制度作为执行刑的一项制度,其外延应被量刑所包含。

   [5]以浙江省为例,该省各基层法院的缓刑适用率有所升高,有的基层法院缓刑适用率甚至达到50%左右。

   [6]陈林林:《论诉讼不加刑》,《法学研究》1998年第4期,第78~79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1060.html
文章来源:《上海政法学院学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