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大晓:萨维尼的遗产

更新时间:2014-12-03 23:37:32
作者: 史大晓  

    

   摘要:  萨维尼主导的历史法学派旗帜鲜明地揭示了法律发展中的历史面向。对德国法学家而言,一个随之而来的问题便应该是去追寻他们的历史。萨维尼并没有在理论上讨论这个原本很重要的问题,而是不动声色地将罗马法的发展默认为德国历史之理所当然的一部分,并为此倾注了毕生精力。萨维尼的这种大度的历史观值得我们深思。

   关键词:  萨维尼;历史法学派;日耳曼人;罗马法

    

   一、    萨维尼带来的困惑

   弗里德里希·卡尔·萨维尼在今天的中国学界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人们早已经知道他是历史法学派的代表人物,提出了“法律民族精神说”。在《论立法与法学的当代使命》中,萨维尼指出:“在人类信史展开的最为古老的时代,可以看出,法律已然秉有自身的特性,其为一定民族所特有,如同其语言、行为方式和基本的社会组织特征。”(1)由此,萨维尼通常被认为“崇尚习惯法,而反对立法,反对法典编纂。”(2)甚至有人认为是由于他的阻挠,德国民法典才姗姗来迟。(3)然而,如果稍加留意,人们就会发现,萨氏在其显赫的一生中除了在柏林大学教书并担任校长外还做过GroD410W602.jpgkanzler,即“修律大臣”(Minister für Revision der Gesetzgebung)。想想我国历史上沈家本和伍廷芳等人的主张与实践,不难产生这样的疑问:萨维尼为什么一边担任立法要职,一边还反对立法呢?他真的反对法典编纂么?如果再罗列一下萨维尼的著述清单,人们的疑惑会更大。除去让其“一战成名”的那本1814年的小册子,萨维尼还在1803年出版了奠定其学界地位的《论占有》;在1815年到1831年间,出版了《中世纪罗马法史》;1840年到1849年间,还出版了皇皇巨著八卷本的《当代罗马法体系》。一个本该去关注其自身所属民族的法律的法学家竟然将几乎全部的精力放在研究罗马法上,这又如何解释?尽管萨维尼获得了世界性的声誉,而且似乎是无可争议的,但吕克特教授却说“即使在去世一百多年后萨维尼依然是一个危险的主题”。(4)前民主德国科学院院士赫尔曼·克莱纳则提到这样一个问题:“萨维尼是否应该因纳粹法学家将其提出的‘民族精神’作为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矿藏加以利用而受到谴责?”(5)这一问题令人感到不寒而栗。如何理解萨维尼及其历史法学思想并不是一个标签就能解决的问题。

   事实上,中文学界已经注意到萨维尼理论中的种种“费解”或者说“矛盾”之处,并尝试着给出有说服力的解释。台湾学者杨奕华从国际私法的角度出发,认为萨维尼“领导的历史法学派激烈主张德国法律应不假求外国,德国的法律可在本国的民族精神中得之。……可是,萨氏治国际私法时,却倡言有一国际社会,各国应捐弃狭隘的属地主义观念,一秉大公无私,就事论事,何以本据理论之国际主义为依归?”(6)谢鸿飞则以“历史主义与反历史主义”概括并解释了萨维尼给人们带来的困惑。(7)林刚则以“双重的生命,双重的历史”为依据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问题本身。(8)陈颐则认真探究了萨维尼从“民族诉求”到“法律科学”的过渡的内在理路以及其所采用的历史主义的方法。(9)笔者拟在此前研究的基础上,从历史出发尝试理解萨维尼的“矛盾”,也即从德意志民族和罗马法的历史发展情况来领会萨维尼的法律思想及其影响。如果对萨维尼及其历史法学派能够有一个透彻的理解,这将对处在一边移植外来法律一边致力于实现民族复兴的转型中国有所裨益。

    

   二、    历史精神的引入

   一般认为,正是由于启蒙之理性法的崩溃和历史性的发现才导致历史法学派在德国产生并发展。(10)

   在近代欧洲,自笛卡尔以来,唯理主义长盛不衰,源远流长。笛卡尔相信人类理性有能力把握确实和普遍的知识,借助心灵中固有的概念和原理,可以建立一种包罗万象的理论,这种理论像几何学的命题那样必然为理性所遵守。(11)这种唯理主义被用来考察法律现象,其结果便是自然法的产生。格劳秀斯、普芬道夫、霍布斯等人都被视为自然法理论的代表人物。在自然法学者的推动下,在启蒙运动的鼓舞下,18世纪末19世纪初,一股法典编纂的浪潮席卷了欧陆。这一运动的基础便是启蒙运动和理性法所确立的,“即一种理性的社会生活秩序的基础,或许可以通过一种全面的法律规则的新秩序予以有目的的奠定。”(12)在这场运动中产生的著名法典有《普鲁士普通邦法》、《奥地利普通民法典》和《法国民法典》。其中,《奥地利普通民法典》尤其强烈地焕发着启蒙运动的理想主义和理性主义精神,而《法国民法典》更是被认为受到了自然法的强烈影响,以至有学者认为,“这部民法典若不是有来自于自然法的法典编纂思想,那么它在思想史上就会是不可想象的。”(13)甚至法国人莫莱里还专门总结了一部《自然法典》。

   然而,自然法画地为牢的特点也决定了它一定会走向自己的反面。既然自然法理应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规则,那么一旦被固定下来就失去了灵活性,而法律实践所要面对的却是变动不居的现实生活,最终理性的法律必将因无法满足现实的需要而受到质疑。同时,法国大革命的腥风血雨使得人们开始反省,难道在理性和自然法的光辉指引下,人们获得的就是这样一个在某种程度上草菅人命的“美好社会”。因此,启蒙的理性法被赶下了神坛。德国人罗门总结道,“法学天才已经被世界主义的自然法的虚幻抽象搞得筋疲力尽,这些天才是冷静的,但他们被法国革命者所设立的热衷杀人的法庭那些充满激情的修辞和让人恐惧的、在法律上臭名昭著的判决所震撼。现在,法学天才匍匐于大众心灵中繁荣发展起来的法律感觉的旺盛生命面前,把自己交给属于严格意义上的反革命的历史进程。”(14)

   在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的影响之下,民族意识日渐高涨,在德国出现了浪漫主义运动。这一运动的主要特征是注重个人情感的表达。长时间以来,人们往往认为浪漫派运动跟唯理主义和启蒙运动是针锋相对的。事实上,正如自然法从未在19世纪消失一样,理性也从未在19世纪消失。但浪漫主义毕竟让人们看到了理性之外的种种景象,其中之一便是历史。萨维尼在《论立法与法学的当代使命》中便提到,“一种历史精神已然觉醒,无处不在,不容上述浅薄的妄自尊大存身。”(15)萨维尼在《历史法学杂志》的创刊号中也声称,“法学的对象已预先被现行法的历史性所决定(而且不是经由理性法的抽象化或启蒙立法者的命令)。”(16)萨维尼也正是借由此一路径开启了历史法学派的大门。他把人们的目光从自然法的种种条规中解脱出来,投向身后的幽深的历史。

    

   三、    日耳曼人的罗马史

   虽然“历史性”这样的概念粉墨登场了,然而正如学者对他们总结出来的“历史主义”的概念的认知一样,“历史”本身也是多义的或者说多面向的。尽管历史唯物主义告诉我们,历史就是历史,它是一种客观的存在,不会因人的意志而发生改变,因而注定了历史绝不是胡适先生笔下的人们想如何打扮就如何打扮的“小姑娘”。然而对于在历史中遨游的人来讲,历史并非一个固定的景观,而是一种“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景观,这或许就是历史的局限性所致吧。

   对受到历史性暗示的人来说,接下来问题就是:历史是什么样的历史?是谁的历史?德国历史的复杂性在这一刻显现出来,能够导致后来历史法学分裂为罗马法派和日耳曼法派的因素便蕴藏在这一问题之中。萨维尼如后来人们所见到的那样,理所当然地将罗马法视为德意志历史的一部分,因而留在罗马法派的阵营中,并对罗马法倾注了毕生的心血。但他并非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存在,在《论立法与法学的当代使命》中,萨维尼提到,“直到非常晚近的阶段,一个统一的法律体系,始以‘普通法’为名,实际施行于全德。虽然该法律体系多少系根据各邦法律酌情修订的,但却具有一体遵行的普遍效力。此种‘普通法’的主要渊源是查士丁尼的各种法律汇编,其之适用于德国本身即已引致了重大的修订。对于此一‘普通法’,德国法学家们的科学研究一直撅力甚伟。但是,也正是吾人法律中所具有的这一强烈的异域因素,长期以来,一直为社会所诟病。批评指出,罗马法剥夺了我们的民族性,我们的法学家只专注于罗马法,便阻止了将我们的本土法律提升至同样独立而科学的状态。”(17)不过,萨维尼似乎并没有把对罗马法在德意志法中所居地位的批评当回事,只是轻描淡写地提到:“一如古代民族的发展,一个国族的独立发展,通常并非绝对循沿大自然所已然昭示于现代人的那种既定轨程亦步亦趋。各国族的宗教并不一定是她们自身所独具的,其文学亦甚少绝然摆脱最为强势的外部影响——基于同一原理,她们拥有一个外来的、一般的法律体系,亦未非不自然。非惟如此,不仅加诸文明和文学的影响主要是外来的,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上述影响吾人法律的外来影响,亦曾在古罗马,正是在古罗马,的的确确发生过。”(18)由此可以看出,在萨维尼眼中,民族之间的影响与交融是一个基本的历史事实,连辉煌的古罗马亦未曾在孤立的状态下按照所谓的既定轨迹发展,因而在德意志的法律中接受某些罗马法的因素并不值得大惊小怪。有学者因而指出:“萨维尼的民族概念乃是一种文化概念,而不是心理学/生物观乃至国族政治的理解方式,他想象中的‘民族’不是政治/社会实际存在的团体,毋宁是透过共同的教育养成的文化社群,更确切地说,其民族概念所制成的乃是一种‘文化传统’。”(19)最后,萨维尼认为:“即便没有罗马法的掺入,亦不可能有一个不受外来因素扰乱的德国法之逐渐形成;其之形成的一切条件均付阙如,而须由在古罗马的法律嘉惠者甚多。”(20)因而,引发人们强烈兴趣的问题——反映德意志/日耳曼民族精神的法律为何是罗马法——就这样被萨维尼瓦解了。

   诚然,就生活在那个时代的萨维尼以及其他罗马法派的法学家看来,罗马法之于德意志精神似乎毋须深入讨论,这简直就是一个既定的事实。然而,对于今天意欲深入了解历史法学派的人而言,萨维尼上述论述中提到的一些历史背景却不得不察。下文将从三个方面去了解为何萨维尼能理直气壮地说出上述那番话。

   纳粹的暴行使得人们至今对“日耳曼优等民族血统论”心有余悸,但同时,世人也开始更多关注这个欧洲历史上曾经被称为“蛮族”并灭亡了西罗马帝国的民族。似乎这个民族极端重视自己的血统的纯洁性和纯粹性,因而也就很难想象它竟然愿意把被它亲手打败的罗马帝国的法律当成本民族的一部分。然而,历史就是如此吊诡,日耳曼民族和罗马帝国有着非常深厚的渊源关系。

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后,在西罗马帝国的土地上建立了很多日耳曼人的王国。日耳曼人的一支——法兰克人比较早地建立自己的王国,经过了莫洛温王朝和加洛林王朝的统治后,843年查理大帝去世,法兰克王国分裂为三部分,其中东法兰克即成为德意志的基础。查理大帝曾经在800年由教皇利奥三世加冕为罗马帝国的皇帝。英国历史学家詹姆斯·布赖斯认为,严格来讲这是神圣罗马帝国的真正开端。(21)但更通常的一种见解是将神圣罗马帝国的开始定格在962年奥托一世由罗马教皇加冕为皇帝的那一刻。从此德意志王国便称为“罗马帝国”,以后又加上“神圣”和“德意志民族”的字样。自16世纪起,它的全称为“德意志民族神圣罗马帝国”(Heiliges R misches Reich Deutscher Nation);直到1806年灭亡。这样一个帝国承载了德意志民族过去的一段光荣与梦想,也在这些日耳曼人心中留下了永远的怀念。后来德国史学家将神圣罗马帝国称为德意志第一帝国,便可看出它在德意志人心目中的地位。从这个角度看,罗马帝国并未被德意志民族排斥在其历史之外,恰恰相反,德意志民族还引以为豪。因此,萨维尼也并非在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向他的同胞解释罗马法也应是其民族文化的一部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088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