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利刚:做好金融这盘棋 中国经济不会有问题

更新时间:2014-12-02 08:49:18
作者: 刘利刚  

   2014年财经年会于近日在北京中国大饭店正式召开。2014年,全球经济仍处于危机后的温和复苏期,新一轮经济周期起点已经来临。难题诸多,然再一次有望进入螺旋式缓慢上升阶段。错综复杂的全球经济局势和格局,对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不利影响增多。如何未雨绸缪,既着眼于大局又尽早防范各类风险隐患成为关键。本届年会主题为“2015:预测与战略”。 夜话四:财富管理与全球资产配置,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刘利刚先生出席会议并做了主题演讲。

   刘利刚表示:如果我们允许企业到债市去发债的话,中国大企业对银行的依赖也会减少,在这样一种状况下银行最好的客户走到资本市场去融资了,那么银行最后一定会关注中小企业,如果这个结构问题能解决的话,今后五到十年6%到7%的经济增长完全是可以达到的。朝前看我们把金融这盘棋做好的话,中国经济一点问题都没有。人民币资产配置过高,居民几乎100%的资产都在人民币资产上面,等于说我们没有任何币种的分散,这样人民币收益率相对比较高,居民很难到海外去投资,这种情况下也造成了居民在房地产资产配置过高,所以说如果在今后资本进一步的开放有更多的QDII的基金出现,居民可以自由到海外配置资产的话,这种问题也会减少,等于说我们一些高收入的人群可以在全球配置它的资产,他们如果可以分散风险的话,对他们收益率也会有很大提高。 财富管理是一个相当大的市场,是中国金融改革重要的一个部分,怎么样允许机构投资者的出现,因为机构投资者可能在资本市场上起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它对公司治理会起到很好作用。

   以下是演讲全文:

   刘利刚:我讲三点,从一个数据来看中国居民现在在房地产市场、股票还有银行存款的配置我们有一个数据,那就是从宏观角度来看中国居民大概是我们把占GDP211%的财富放到房地产市场上面,在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的配置只有15%,剩下的钱是占GDP的84%,你可以从这样简单的宏观资产配置可以看出我们现在中国居民在房地产资产的配置过高,跟发达国家相比这是一个风险,也许前几年这是一个好事情,朝前看这就是一个风险。

   另外从财富管理的角度来看缺乏专业性,作为卖方的经济学家我们经常到海外去做路演,我们见到最多的投资者是机构投资者,他们都是美国各个机构大的养老金的基金,一些对冲基金还有一些其他专业投资者,你如果看我们现在国家怎么管理我们自己的养老金,那就是说各个省都有自己的劳动管理部,就是说他的钱很容易收过来放到银行里面,让银行来替我们管理我们现在养老金的财富。银行怎么做?很简单他们也去买一些债券或者做一些理财,收益率相对来说是非常非常的低,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说我们今后有一个比较专业化的这种机构投资者的人群像更多的像王庆这样专业人士出现的话,那么在机构投资方面我们可能做得很好。这方面就是说我觉得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市场,中国金融改革重要的一个部分,怎么样允许机构投资者的出现,因为机构投资者可能在资本市场上起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它对公司治理会起到很好作用。

   第三点我想说一下如果看我们中国老百姓资产配置,我觉得我们人民币资产配置过高,我们几乎居民100%的资产都在人民币资产上面,等于说我们没有任何币种的分散,这里有一定的风险,特别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正是因为这样一种状况,人民币收益率相对比较高,居民很难到海外去投资,这种情况下也造成了我们居民在房地产资产配置过高,所以说如果在今后我们的资本进一步的开放有更多的QD,II的基金出现,我们居民可以自由到海外配置资产的话,这样一个问题也会减少,等于说我们一些高收入的人群可以在全球配置它的资产,他们如果可以分散风险的话,对他们收益率也会有很大提高,我从三个方面来谈一下我对中国资产管理的看法。

   刘利刚:作为一个宏观的经济研究学者我从一些数据讨论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们觉得在未来十年当中中国资本市场有一个快速发展,如果前六年当中看哪一个金融行业在支持我们实体经济那就是我们银行业,银行业资产从60万亿人民币在2008年猛增到160万亿人民币。如果说将来中国经济更加依赖银行系统,银行需要融更多资本金才能给实体经济贷款,在这样一个大规模下银行可以做的事情已经非常少了。你看前六年我们资本市场如何,其实我们股市几乎没有发展,我们债市也非常小。朝前看我们进行一些必要的金融改革,我们股市我们债市一定发展非常大非常快,原因很简单?如果我们国企今后进行混合经营制的改革,国家的这种股权会卖出去,在股市里面就是说股市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另外一个你从中国的一些大的国企和上市公司融资结构来看,他们在以前都是过渡依赖于银行,其实像这样的大的上市的公司他们的财富报表相对的透明,你如果看这些发达国家他们这些大的公司都是向债市融三到五年的长期资金,所以说你从这样一个角度来看如果我们允许我们企业到债市去发债的话,中国大的企业对我们银行的这种依赖也会减少,在这样一种状况下我们银行最好的客户走到资本市场去融资了,那么我们银行最后一定会关注中小企业,这个结构问题我觉得如果能解决的话,我们今后五到十年6%到7%的经济增长完全可以达到的。我觉得朝前看我们把金融这盘棋做好的话,中国经济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们应该从中国经济下一步转型看这个问题,那就是我们投资将会不是唯一拉动经济的一个引擎,消费将会上来,转型里面还有一个从重工业到知识化的这种中国织造的过程,朝前看我们在能源方面对煤炭需求逐渐的减少,对清洁能源特别是天然气的需求可能将会变得更大,从这样一个角度如果说我们工业再转型的话,将来说在能源方面更多的清洁能源新能源的需求将会变得更大,这是不是将来我们投资者要关注的一个地方。

   另外讲到消费,将来就是说跟消费有关的企业也好包括互联网金融或者是这些像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将来会做得更好,另外跟中国人口老化也有很大相关性,跟养老、医疗、卫生这方面的投资也会有更大的相关性,所以说从这样一个转型的角度来看的话,我觉得这样一些行业在今后可能有一个长期投资的价值。我想再补充一点大家都在讲中国资本帐户的开放,你如果看现在中国资本的流动,其实资本流入中国还是相对的容易,但是资本流出中国相对的困难,造成在现在这种状况下,三大央行在放水情况下更多热钱流入中国,流入中国结果造成我们房地产资产更加泡沫化,我们资产帐户做文章我们央行要考虑怎么鼓励资本的流出,会创造两个效应,第一个造成我们中国资本的双向流动,双向流动也会使我们人民币逐渐的动起来,正是因为我们人民币没有波动,我们利差这么大的情况下资本总是向中国流进,资本流出动力比较小,这样造成人民币单向预期的加强,朝前看我们要真正想想怎么鼓励资本的流出,今后我们民营企业到海外进行兼并投资的话,他们是不是可以更自由的出去,更重要我们居民,中国居民现在每年每人换国外美元的额度非常小,这个额度是十年前制定的,为什么在我们有四万亿外汇储备的情况下,这个额度能不能放开,10万,15万,甚至25万这样的状况,居民在海外投资额度放开的话,我们造成这种状况,可能很多居民利用这样一个机会到全球去布置它的投资,这样以来会造成双向资本的流动,双向资本流动会真正使人民币动起来,这样使央行能更好做,我们资本流出去对国外金融机构都会创造新的利好机会,我们国内的金融机构可以通过QDII的方式使我们金融资产到海外布局,这样使我们整个投资分散风险配置的问题。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郑雷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0813.html
文章来源:金融界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