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良荣:论中国新闻改革的优先目标——写在新闻改革30周年前夕

更新时间:2014-11-26 23:26:14
作者: 李良荣 (进入专栏)  
炒作之风越刮越盛。

   政府、大众、传媒,三者之间的关系,三者之间的博弈是传媒业永恒的主题,看看这方面的著作数不胜数,但都无法改变中国传媒业目前的格局:在政府与媒体关系上,政府是强者,传媒业必须服从,服务政府;在传媒与大众关系上,传媒业是强者,不要说斗升小民,即使一批企业,对于媒体的侵权行为也无可奈何。中国传媒业不但有严格的准入制,造成事实上的行政垄断,还实行属地管理,市场严重被切割。近些年来,文化产业成为各地的新兴产业,受到地方政府的大力扶植。地方政府对当地传媒业更加悉心保护,这样一来,地方政府一方面管制着当地媒体,另一方面精心呵护,防止外来竞争者。传媒业只需服务好当地政府,其他一切无所顾忌,一不怕被公众唾弃而倒闭,二不怕竞争失败而破产。这就使有些媒体敢于有恃无恐地任意侵损公共利益。于是,我们不能不问:

   谁来保护公共利益?

   五、制度创新的原则:公共利益至上

   政府从政治上考虑问题,确立传媒业的优先目标是意识形态安全,天经地义,因为这关系国家安全。

   传媒业要赢利,也无可厚非,因为当国家切断对传媒业的资金供应后,传媒业必须依靠自身的经营来自负盈亏,如果连饭都吃不饱,怎样谈发展?

   学者要求传媒业维护公共利益,同样有理有据。因为我们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维护公众利益是党和政府一贯主张,尤其中央确立"以人为本"的施政理念后,更是如此。我国所有媒体都声称把服务公众作为办报(台)的根本宗旨。

   那么,为什么在实施过程中,传媒业会对公民如此藐视,公共利益受到如此侵损?根本原因在机制上。

   政府以"党性原则"约束传媒业,如前所述,这有一系列行政手段、组织纪律手段来保证,所以政府对传媒业的约束是硬约束,媒体不服从绝对不行。

   传媒业为求生存,求发展必须赢利,这是"硬道理",也是各级政府考核传媒业领导层的一项"硬指标"。

   而传媒业服务公众,维护公众利益却仅仅是一种理念,一种道义力量。全国以及各地方虽然都制订有新闻从业者的职业道德条例,那仅仅是"自律",基本上是一纸空文。传媒界确有一大批有高尚职业素养的从业者,他们不懈地维护公众利益,中央也在不断倡导向他们学习,但终究是一种道义呼唤,并没有形成有效的制度约束。服务公众,维护公众利益至今仅仅是一种软约束,是依靠个人的良心、良知来实施的。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使服务公众、维护公众利益成为传媒业的制度,成为一种像遵守党性原则那样的硬约束。我认为:

   首先,传媒业的制度创新必须确立一个原则:公共利益至上。传媒业从学界到业界不断呼吁制度创新,制度创新首先必须明确目的、明确目标。公共利益至上应该成为制度创新的指导思想。否则制度创新不会有新意。国家投入数千亿资金兴办传媒业,不是为了让从业者自娱自乐,自私自利的。如果传媒业连为谁服务都不清楚,制度创新有何意义?

   确立公共利益至上原则需要制订一整套规则来约束传媒业。在这一点上可以借鉴美国FCC设立"公正原则"的办法,对传媒业内容加以约束,并有相应的惩罚措施。

   其次,必须改变传媒业完全市场化的制度安排。上世纪90年代以后,中国传媒业,不分地域,不分性质,不分类别,都一个早上齐步冲向市场。传媒业市场的过度进入,形成惨烈的市场竞争。事实证明,物质性产品的市场竞争一般会使产品越来越价廉物美,而精神产品的市场竞争,却降低产品的格调,尤其像目前的恶性竞争,更使传媒产品斯文扫地,原本传播精神文明的传媒业几成生产精神垃圾的工厂。

   需要对传媒业作分门别类的疏理,按性分类,按类管理,让一部分媒体退出市场。

   1. 党报党刊是党的宣传机构,应该专注于宣传党和政府的主张,应该退出市场,如果有广告,也仅仅是政府广告。党报应该以党费维持。

   2. 教育电视台、少儿频道、面向农村的媒体都是公益性媒体,应该成为公共媒体,应该退出市场,由政府拨款来支持。

   3. 除党报党刊外,其他的新闻媒体继续实行"事业性质,企业化运作",真正实行"社会效益第一,经济效益第二"方针。

   4. 其他一切娱乐性媒体按现代化企业要求改制,实行市场化运作。

   上述各类媒体都应该按不同类别制订规则。

   我们决不否认,经过近30年的改革,我国的传媒业取得长足进步,成绩有目共睹。只是,在繁华之中有喧嚣,热闹之中有混乱,在光明前景中潜伏着危机,这是传媒人应有的忧患意识。

   注释:

   ①温飚:《英国广播公司的改革之路》,《视听界》,2004年第5期。

   ②《一个传闻,瓜农赔了3000万》,《新民晚报》,2006年5月17日A17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0570.html
文章来源:《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京)2007年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