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大鸣:关于人类学学科定位的思考

更新时间:2014-11-22 14:35:26
作者: 周大鸣  

   人类学作为一门基础学科并在世界各国大学中普遍设置。人类学传入中国也已经超过一百年,但是学科的发展一直比较坎坷,至今人类学在国家学科体系中的地位一直不太明确,这也成为阻碍人类学发展的一个瓶颈。本文就人类学学科定位及相关问题进行探讨。

   一、国际人类学的学科特点及发展

   人类学于19世纪六七十年代在欧美各国确立了独立的学科地位,出现专职研究人员。现代意义上的人类学学科体系的形成,与殖民主义在全球的扩张紧密联系在一起。在19世纪的学科分工体系中,人类学被定位为对“原始社会或文化”,或者对“异文化”的研究。随着殖民体系的解体,人类学也作为对人类整体多样性的研究而被重新定义,其研究领域也从乡村社会扩展到现代都市社会。在其百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形成了鲜明的学科特点,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综合性研究的学科。人类学主要通过分析田野工作所得的资料,运用跨文化比较的方法、从人的生物性和文化性两大方面来研究人类自身。人类学源于自然科学和人文学,与历史学、哲学、文学、社会学、心理学、生物学都有着深厚的渊源。从世界范围内来看,考古学、体质人类学、文化人类学和语言人类学是构成人类学主体的四大分支学科,但各国依据不同的传统而各有侧重。在研究范式上,注重整体研究,不仅要把人类的体质和行为(包括体质、社会、文化,甚至心理)的所有方面联系起来研究,而且要把特定文化的各个方面与更大的生态环境和社会环境相互整合形成系统来研究。

   二是跨学科研究的学科。人类学从诞生伊始,就具有浓厚的跨学科色彩。随着一个多世纪以来的分化扩展,人类学的跨学科特色大大增强。不仅越来越多的学科,如生态学、生物学、医学、地理学、人口学等与人类学发生融合交叉,而且相互渗透的程度也越来越深。该学科介于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之间,既从生物和环境的角度对人类进行研究,也从社会和文化角度研究人。同时,该学科也介于理论和应用之间,既是人文社会科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又具有极高的应用价值。

   三是反思性研究的学科。人类学的传统是对异文化的研究,通过研究他者来反观自己。因此,人类学是一门极具反思性的学科。跨文化比较和文化相对论是其反思性研究的两大工具。基于跨文化比较和文化相对论,人类学的研究致力于端正我们自己的文化观,排除民族中心主义的观念或是去除文化自卑感,并使各种文化能够更好地交流。同时基于对非西方社会的研究经验,人类学还建立起了研究异文化的一套认知体系,也即从经济生活、政治组织、亲属制度和宗教信仰四个方面整体性认识异文化。虽然今天的人类学的研究对象发生了重大变化,这套文化认知体系仍然是人类学家认识文化的基础。

   该学科以田野调查,尤其是参与观察为特色,通过对研究区域的长期、经验上的深入了解,深度检视当地社会的文化脉络。

   人类学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进入高速发展的阶段,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方面人类学教学、科研体系的迅速扩大,人类学作为基础学科的社会影响不断增加。在国际上,人类学早已成为独立的学科体系,具备了一大批具有共同研究规范和价值取向的学术团体、培养人才的学科建制,并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在英国牛津大学、剑桥大学,以及美国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等名校,人类学都是排名靠前的传统优势学科。此外法国、德国、荷兰、加拿大、澳大利亚、印度、日本等国的顶尖大学也都开设了人类学的本科、硕士和博士专业。在当代以北美、欧洲的英法,亚洲以印度、日本、韩国,澳洲的澳大利亚人类学最为发达。其中美国有八百家人类学系所,从事人类学的专业人员约1.8万人(据AAA年报);印度有三百余家人类学系所,从业人员超过0.8万人。可以说全世界所有著名的大学都建立了人类学教学科研机构。

   目前,已有多本具有世界级影响力的人类学术期刊,如Current Anthropology、American Anthropologist、Journal of the Royal Anthropological Institute、Annual Review of Anthropology等;许多具有人类学传统的国家都设有人类学学会,其中以美国人类学学会和英国皇家人类学学会最为著名;在亚洲地区,日本的东京大学和京都大学、韩国国立首尔大学、马来西亚大学、中国的台湾大学和香港中文大学的人类学研究享有的知名度较高。在西方发达国家,许多国家都把人类学列入大学本科必修课程,也是中小学社会科学中的必修内容。

   另一方面人类学研究领域日益多元化,新兴分支学科蓬勃发展,各类理论百花齐放。随着时代、社会环境的剧烈变化,人类学的传统研究主题也处于剧烈的变迁过程之中,出现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对此,人类学家给予了充分和密切关注,试图把握这些变化的趋势规律,了解其对未来社会生活的影响。同时,随着社会科技的发展,出现了许多新兴的现象、产品和社会问题,如环境危机、恐怖主义、公民社会、电影、科技等等。在这些新的社会问题和社会现象面前,人类学家迅速作出反应,运用人类学专业知识和视角对其进行观察解读,形成了许多新的研究领域。相关新兴分支学科,如都市人类学、旅游人类学、医学人类学、影视人类学、发展人类学、公共人类学等随之形成并蓬勃发展,显示了人类学者对世界变迁的敏感性和洞察力。

   随着新领域、新分支学科的出现与发展,人类学的各类理论也呈现百花齐放的状态。学者们已经放弃了对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宏大理论的追求,转而关注对真实世界、真实问题、真实生活的研究。今天的人类学界已经很难用理论学派为标准来划分不同的研究群体和发展阶段。研究主题和研究地域取而代之成为人类学者们建立学术联系、寻求学术认同的标准,形成了一系列以研究主题和地域为标志的学术研究组织和机构。同时,跨学科合作成为今天人类学发展的一种常态,人类学者们愈加突破学科的边界,寻求与其他学科具有共同研究兴趣的学者合作,从而形成了各类极具特色的研究理论和方法。

   二、中国人类学发展的历史、现状和问题

   人类学于20世纪初被引进中国,其研究一度繁荣,中国人类学曾经是世界人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20世纪初,随着人类学等新知识的介绍,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在中国有了长足的发展。1923年,在美国哈佛大学人类学博士李济主持之下,南开大学建立了中国第一个人类学系。至20年代至30年代初,全国许多院校,如金陵大学、燕京大学、厦门大学、浙江大学、华西协和大学、大夏大学、中央大学、岭南大学、中山大学、复旦大学、东吴大学、光华大学、广西大学、华中大学、福建协和学院等校纷纷设立人类学机构,或者在社会学系中开设与人类学相关的课程。北京大学等校虽然没有设置系科,但也开设了人类学、民族学课程。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教育部先后批准暨南大学、清华大学、中山大学、浙江大学、辅仁大学建立人类学系。1952年院系调整,国内各大学的社会学系、人类学系和民族学系先后撤销,人类学中研究体质的部分基本保留下来,但被归并到生物学或古生物学之下;研究人文与社会的那部分则被调整到历史学内,或以“民族研究”的名义得以延续。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人类学地位重新得到恢复。1981年,中山大学复办人类学系,设民族学和考古学两个专业。随后,厦门大学也建立了人类学系和人类学研究所,设人类学、考古学两个专业。中央民族学院于1983年建立民族学系, 1993年该校成立民族学研究院,2000年9月改名为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民族系于1978年成立,设有民族学与人类学专业,并于当年开始招收硕士研究生,1983年起开始招收博士研究生。北京大学社会学人类学研究所成立于1985年3月,是一个以研究为主、教学为辅的机构。此外,云南大学、中南民族学院、湖北民族学院、广西民族大学、云南民族大学、贵州民族学院等一些综合性大学和民族学院(大学)也成立了人类学研究所或民族研究所,招收博士、硕士研究生。

   在中国,现阶段,本科开设人类学课程的只有中山大学及一些民族学院(大学)。截至2009年止,全国共有二十多所高校院所在民族学、社会学一级学科下设立了人类学硕士授予点,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清华大学、中央民族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南开大学、上海大学、厦门大学、中山大学等9所大学设立了人类学博士点。其中,北京大学和中山大学的人类学专业被评为国家重点学科。去年开始博士授予权下放到部分重点高校,一部分高校增设人类学博士点,如南京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等。

   学科地位恢复以来,人类学为全国培养了大量各类人才,他们服务于社会的不同领域和各个层次。高校、政府部门、公司、媒体、文博单位、非政府机构等领域,到处都活跃着人类学学子的身影,为推动社会各项事业的发展,构建和谐社会发挥着积极作用。

   可见,中国的人类学学科体系已经初具规模。但是,囿于管理体制上的限制,目前人类学还未成为一个独立的、统一的学科体系,其进一步成长的空间严重受阻,具体体现在以下方面:研究生高层次人才培养上没有统一的专业设置,所属学科的性质差异大,不利于整个学科人才培养计划的优化和深化;研究领域和研究方向上格局纷呈,研究力量过于分散,不利于产生高端的、有国际影响的研究成果;由于缺乏统一的规范和学科名称带来管理成本的居高不下,同时由于管理上过于分化从而限制了各种学科资源的优化整合等。

   这种管理体制上的限制直接导致了人类学学科人才培养上存在以下问题:第一,人才培养目标和培养模式纷杂不清,缺乏统一规划和分类指导,使得多元化的人才培养模式难以贯彻,不利于整个学科长远的人才储备;第二,专业属性不清,影响生源的质量和学生就业的领域,目前公务员录用专业目录上仍未包含人类学专业;第三,人才培养质量良莠不齐,影响了学科整体的社会声誉和影响力;第四,作为一门重获新生的、交叉的、综合性学科,其所属的一级学科和二级学科纷繁混杂,管理上出现高度的细碎化和分化,为人才培养资源的整合人为设置了壁垒。

   上述管理体制和人才培养上的问题,影响了人类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在中国的发展,这与人类学在国际学界的地位和发展势头极为不相符合。笔者认为,作为一门交叉性、综合性学科,中国人类学学科的健康发展关键要理顺管理体制,提升人类学在中国学科体系中的地位,将人类学作为一级学科体系来建设。一级学科体系的构建意味着打通这些壁垒,组建一个促进本学科相关信息交流、合作和管理优化的权威性平台。

   三、人类学一级学科定位及发展前景

   根据国际人类学学科特点及发展趋势,并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笔者认为对人类学一级学科的定位需要考虑以下三个方面的要素:

   首先,是人类学的基础理论和方法体系的要素,这是人类学一级学科赖以存在的基础。人类学是研究人的科学,该学科的理论基础可以分为两个层面:一是哲学层面的理论基础,二是具体学科层面的人类学理论。

哲学层面的人类学理论基础在于存在论,即人作为一种存在,是可以通过科学试验的方式,被客观地观察、描述、研究的。正是因为这一点,田野调查这种“科学方法”才开始被用来对人群进行研究。人类学家试图从中探讨人类发展的起源、人类发展的动力、人类创造的文化、人类发展的规律、人类前进的方向等。在人类学发展史上,人们持续争论那些如今还对塑造现代人类学理论和实践发挥着强有力影响的古老哲学命题。哲学层面上的人类学理论是整个学科理论的基石,从西方中心论到文化相对主义,从人类学家的价值中立到价值介入,从对大传统的迷恋到对地方性知识的尊重,人类学所取得的每一个进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haoche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0379.html
文章来源:社会学吧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