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葛剑雄:给少数民族一点好处不是真的民族平等

更新时间:2014-11-21 23:39:22
作者: 葛剑雄 (进入专栏)  
后来又是如何认同“中国”的?

   葛剑雄:唐朝开始在少数民族地区设立了一些羁縻政权,羁縻府、羁縻州,对这些地方有三种不同的情况:一种是已经接近于内地的政权行政区,地区管辖的;第二种是完全自治的根本管都不管,只要不造反就行了;第三种完全是有名无实,甚至那些地方在哪里朝廷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以前地图上画出来了,却讲不出名、到底什么人管,就是这种情况。行政管理是要成本的。现在为止,像西藏有几个地方,中央早就已经批准它设立县了,但还是设不起来,为什么?人太少、太分散,地方很大,成本太高。

   到了元朝,朝廷在那里设立宣慰司、宣谕司、宣抚司,相当于今天的中央慰问团,但实际上选为司的长官是谁?是当地的土著,当地少数民族首领。中央给他一个名义让他自治,类似这样不管所以叫土司。在土司的阶段,对他们的要求是只要你忠于皇帝不造反就行,并不灌输文化。等到清朝大多数开始实行改土归流(什么叫改土归流?原来土著世袭的这些州改由流动的官治理,中央指派的或者省里派来的官取代了土司,这叫改土归流。改土归流的前提是这些地方大量汉人移民进入超过了当地少数民族人口,有了比较方便的交通路线,而且一般当地的粮食能够自给,在这种情况下朝廷往往采取改土归流把土官废除,有的土官被迁到江西等内地。)建立正式行政区以后马上开科举,办学校,逐步改变当地人的观念,让他们参加科举考试,有的还给一定优惠政策,比如让当地少数民族头目送子弟进学校参加科举,通过这些方法让他逐步认同中原文化。

   这个过程中间也会碰到少数民族的反抗,反抗就被镇压,这是无疑的。改土归流在贵州等地随着移民的进入开始有矛盾,很多汉人进去以后少数民族受到威胁,遇到这种情况,朝廷有时候用武力推广把土著废掉,但是另一方面清朝又对少数民族种种优待,比如在那些没有改土归流的纯粹的少数民族聚集区,像新疆、西藏、青海没法改土归流的地方,就依靠当地的少数民族上层或宗教领袖。改土归流的前提是汉族移民及当地的定居人口要占比较优势才可以,否则统治谁去?对这些少数民族地区一般通过对它的上层起作用,文化上很难使少数民族很快认同,主要是通过宗教,包括蒙古也是利用宗教。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今天西藏、新疆、蒙古对于中国文化的认同、国家认同相对来讲比较弱,就是还没有经过文化观念的阶段。特别是新疆,中原文化的影响本来就比较弱,与中原的联系也时断时续,公元12世纪之后很多都陆续皈伊斯兰教。

   搜狐文化陈波:现在和清朝时候有很大的差别。

   葛剑雄:这个当然差别很大。唐朝安史之乱以后整个新疆就脱离了中原,一直到一千年以后的乾隆年间才恢复。一个地方跟你隔开一千年,而且这个期间接受其他外来宗教的影响,再加上人口上他们是绝对优势。蒙古为什么例外呢?清朝入关前满蒙就结盟,而且世代通婚,清朝的公主都嫁给蒙古王公,所以它跟满族认同。随着满族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同,再加上大批的汉人移民进入,在内蒙古地区蒙古族已不是绝对多数了。新疆就没有这个情况,新疆要到乾隆年间才有汉人移民,以后又经过几次反复,现在的汉人大多是1949年后过去的,民国时过去的汉人也不多,这种情况再加上宗教因素、境外的影响,在认同上就出现问题。

    

   “一般民众应有民族文化的选择权 ”

   搜狐文化陈波:长期以来,海内外华人习惯于自称“炎黄子孙”,似乎有一个共同的华夏祖先能增强人们对民族国家的认同感。但您曾极力反对以国家的名义祭奠炎黄帝,为什么?

   葛剑雄:以国家的名义祭祀某一个或几个民族的祖先,并称之为各民族共同的祖先,是很不妥当的。既然《宪法》规定中国各个民族是平等的,汉族可以认炎黄为本民族的祖先,却不能强制其他民族也承认,要不然你为什么不去祭祀松赞干布、成吉思汗呢?各个民族认谁为祖先,或举行祭祀都可以,但是不应该以国家的名义。这样做会伤害少数民族的感情,实际效果根本没有的。

   美国从来不讲一个老祖宗,大家共同的美国梦,追求自由幸福在一起,美国也不分那么多的民族,所有亚洲来的称亚裔,说西班牙语的称西裔,非洲人就是非裔,大家都是美国人。我们非要搞这些东西,不利于民族之间的融合,完全是开历史的倒车。不符合世界潮流,而且是自欺欺人,除了年复一年的空话以外,我没有看到究竟产生了什么积极的效果。如果有,不妨举几个具体的例子看看,可惜至今没有见过。

   统一的基础是大家有共同的价值观念、共同的利益和前途,而不是一定要有共同的祖先。但是我并不反对民间的祭祀,比如陕西省不应该由陕西省委省政府组织,应该由陕西各界祭祀黄帝委员会,既然对老祖宗那么好,就不应该拿国库的钱,应该自己拿钱出来祭。其实这是文化认同,而不是血统认同,应该承认在历史上是有积极意义的。

   搜狐文化陈波: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进程中,有没有因为主要民族的文化优势和政治统治,导致一些弱小民族文化的消失?

   葛剑雄:这个是一直在进行着的。比如说孔子时代就讲夷夏之辨,强调如果学了华夏礼仪接受了这个政治制度或者文化,那么可以由夷变夏,相反会由夏变夷。华夏诸族发展过程中,其他一些民族及其文化不可避免地消失了。

   当然我们也应该承认它的一些积极因素,比如说汉族的前身,华夏发展过程中间吸收了不少其他民族优秀的文化,不符合它要求的文化在这个过程中都消失了。比如骑马,是学北方的胡人,音乐舞蹈很多来自中亚,还有很多物质上的东西。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间,不符合统治者观念的,很多地方习俗在这个过程中都被消灭了。清朝就把汉人以前的服装全部改掉,发式都改掉了,何况对少数民族。好比我们现在讲现代化就是西化,在中国历史上的现代化就是汉化,最典型的就是拓拔鲜卑北魏孝文帝的汉化,把姓都改掉,规定皇族重新与汉族大族结婚,死后坟墓不许葬回北方,籍贯改成洛阳,50岁以下的鲜卑人在朝廷必须讲汉话不许再讲鲜卑话,很极端的。但是孝文帝自己也讲了一点苦衷:我也是没有办法,如果大家不跟我这么改,难道你们世世代代都在北方这个穷的地方,不识字地过着原始的生活吗?实际上这个过程当中进步是可以看到的,它的进步要付出代价,要是没有这些融合过程,包括这类强制措施,有今天的汉族吗?有今天的中国吗?

   今天说倡导地方文化,各地要保护方言,有其必要,但不能过度。秦始皇统一后采取了一个很重要的措施——“书同文”,统一文字。中国的方言那么多,那么复杂,要是没有统一的文字,早分裂成不同的国家了。必须在统一的文字、共同的语言的基础上保护地方文化和方言,过度的强调地方文化包含着离心的倾向。欧洲有些小国就有语言之争,像比利时这么小的国家有大概八个还是九个政府,就是因为居民使用不同的语言。历史上的中国和中国文化区的重要基础就是汉字、汉语,比如越南长期是中国的藩属国,像胡志明这一代都是学的汉字,以前官方的文书、科举考试都是汉字,后来法国传教士到越南,很快帮他们制定拼音文字,汉字不再是越南的文字了。

   搜狐文化陈波:众所周知,中国的历史是一个多民族融合的历史,在少数民族成为“中国”一部分后,汉化的程度很大。对比今天,在强大的汉文化面前,少数民族如何才能保持自身文化的独特性?

   葛剑雄:我的看法是这样,作为一般民众有他的选择权,外界是不应该去干涉的。中西方有些人有种很自我的心态,他希望少数民族永远保持着一个活的博物馆供他们去观赏,供他们去研究。外国人跟我讲,他到了拉萨很伤感,全是汽车看不到牦牛。我说我到你们国家去,你们的马车在哪里?你们为什么可以开汽车,藏族人为什么不可以开汽车?藏族人以前骑马,你问问他们骑马舒服还是骑摩托车舒服?为什么澳洲牧民开着直升机放牧,我们的藏人就不可以?这些都很狭隘的。

   另一方面,从专家学者、国家层面上讲,为了保存历史的记忆,我们要选择一部分把它保存下来,不能保存的我们要赶快记录下来。但是不等于说因为要这样就要人家不现代化,除非他完全自愿。我80年代到西藏去,西藏原来是没有方便面,没有“方便面”这个词的,刚开始买的是康师傅方便面,藏民就称方便面为“康师傅”。无论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的语言中都有不少外来语,有的就采用音译,不采用外来语言怎么行呢?中国汉语词汇里面多少语言是外来语?上海话里面很多都是外来语,实际是英文,这个挡不住的。反对的人看到外国人用汉语很高兴,觉得中国文化影响真大,那为什么人家不能影响你呢?所以我刚才讲一个民族它要接受什么文化要怎么样,一个地方要讲什么话这是谁都阻挡不住的。如果藏族坚持自己的民族文化,不用任何新词汇,那怎么跟你对话?比如说我坚持讲上海话,上海话很多词是原来没有的,你为什么能够接受英文就不能接受普通话呢?全世界任何语言都会受到外来影响,都是不断演变的,文化也是如此。这是民生民众自愿的选择,需要跟我们今天专家学者以及国家层面上把它分开。

    

   “尊重不同族群才是真的民族平等 ”

   搜狐文化陈波:这几年“复兴传统文化、重建文化认同”的呼声也挺高的,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葛剑雄:不可能的事情。简单地讲,中国的传统文化是适应农业社会的,现在到了工业社会、信息社会、后工业社会就不适应了,非常简单的道理。这一点恰恰是马克思主义思想,马克思强调人总要先有衣食住行,才能有政治文化活动这些,现在回头看中国大量的南北文化,特别是价值观念,基本上适合农业社会。比如传统文化的孝道,孝真正的本质是家族的延续、人口的繁衍,所以当初要结婚承担家庭责任,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都无后了这个家庭怎么延续?家庭不能延续社会也不能延续,那才是孝的本质。为了做到这一点,父母要给你找老婆。

   为什么这样的做法两千多年来都没有受到太大的挑战?因为符合社会需要。婚姻的目的是为了延续后代为了生孩子,在男女之间没有公共活动或接触机会的情况下,父母媒人反而能选到比较合适的。另一方面反抗不了。私奔后离开土地离开家庭怎么过日子?所以这个制度就延续了下来。为什么到了五四前后延续不下去了?因为有了工业有了社交,男女有同学了,像北大开始不招女生的后来招女生了,刚开始连戏院里都规定男左女右不能坐在一起,后来坐在一起,青春期男女有接触的机会,自然就萌发了爱情,那么开始要自己挑选结婚对象了。另外也有资本了,可以从家里逃出去,像郭沫若,家里给他讨的老婆不要了,当天晚上就走了,他可以去念书,在外面自己挣钱。

   到了今天,孝道怎么办?要不要?要。但是我们得给它新的内容。比如现在很多人不愿意结婚,结了婚不生孩子,生了孩子生一个就够了,都这样的话那人口也下降,社会会出现很多问题,怎么办呢?新的孝道就是不应该只考虑个人,而是应该考虑家庭社会的延续,把结婚生子看成是一个人应该承担的基本社会责任,这个才是新的孝道。而不是说,我生个孩子这么多钱将来收不回来,生孩子影响我个人的苗条,影响我评职称,这个时候我们的孝道就是生孩子是你应承担的社会责任,对家族对社会应有的责任。这样的解释就比一味解释我们的传统文化好。

   孝顺尊老,哪个民族不这样?我现在也看新儒家讲的对儒家创造性的转化,但是“转化”讲到现在没有讲出什么东西来,什么都没有。我看到的都是怎么跪拜,怎么搞一些形式主义挣钱,这是没有出路的。难道中国传统文化能够继承的就只有儒家吗?道家、阴阳家等都有它们优秀的部分。复古是没有出路的。另外,儒家发展到后来就形成了双重人格,因为儒家的很多东西都是针对精英的,提出的很多要求是不符合大众的。比如说,宋程理学的存天理灭人欲,有几个人能做到?毛主席讲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世界有几个这样的人?相反现代社会需要一种信仰,需要法律来保证这些基本的价值观念的实施,这两条恰恰是中国历来缺少的。社会核心价值观的目的,是要解释一个价值观念认同的问题,宗教信仰是比较容易达到这个目的的,但是政治信仰是不容易的,道德信仰更不容易。因为宗教信仰,人从小就有这个观念,他不会去怀疑这个为什么,不问为什么,照办就是了。但是道德信仰跟政治信仰就不一样了,不是很容易的了。还有一个人自己守不住怎么办?加强法制。我们现在光是依靠传统文化就能起到这个作用,那完全是做不到的。

   为什么儒家到最后会导致双重人格?说的做的完全是两回事,今天有很多所谓的那些高明的专家其实也是这样,他自己的正常人的欲望他只说不做,双重人格两面派。如果承认人自己的弱点,承认人需要有一种宗教情怀或者需要有法律约束,这倒是社会治理好的方法。

   搜狐文化陈波:从历史的经验来看,统一政权中发生的民族冲突分裂问题,究竟是治理本身有问题还是其它什么原因?

   葛剑雄:统一有它的范围,统一无限放大的话,那么这个统一只能是专制极权,注定要失败,而且是以牺牲个人、族群、地方正当的利益为代价的。改革开放第一是要使一种契约的方式明确权利分配,哪些是地方的,哪些是中央的,哪些是集体,哪些是个人的,同时要有真正意义上的群体之间、民族之间的平等。到现在我们还认为对少数民族应给点好处、照顾照顾,这并不是真正平等的观念。要强制人家承认是炎黄子孙,甚至研究出来什么藏人是大禹的后代,不是这么简单的,从来没有站在人家的立场上看一看。对蔡文姬歌颂她,内蒙古的人恨死,什么话啊,她把丈夫孩子都扔掉,还说是民族友好,这干什么啊?我们没有设身处地站在人家的角度想一想。

    

   来源:搜狐文化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037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