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欧立德:历史不会循环,但它会“押韵”

更新时间:2014-11-21 22:42:26
作者: 欧立德  

  

   欧立德简介

  

   欧立德(Mark C.Elliott)是美国著名清史学家、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早年在耶鲁大学获得学士和硕士学位,致力于东亚研究。他曾经在中国台湾、大陆以及日本学习生活多年,1993年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博士学位。他基于扎实的满文史料,研究出版了《满洲之路:八旗制度与清代的民族认同》(The Manchu Way: The Eight Banners and Ethnic Identity in Late Imperial China),此书被称为“新清史”的“新四书”之一。《乾隆皇帝》是其第二部书,于2009年出版。今年由社科文献出版社推出简体中文版,他目前正研究的课题是满洲王朝与现代中国的内在联系。

   “天之骄子,世之凡人”,这是《乾隆帝》一书作者、美国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欧立德受邀参加方所书店“创作者现场”系列活动的演讲主题,也是《乾隆帝》一书尾语中的“结论”。

   日前,记者专程奔赴香港,对欧立德进行了独家专访。访谈中,欧立德谈兴甚高,我们的交谈并没有仅仅围绕《乾隆帝》一书的内容及相关问题,亦曾涉及清朝与现代中国的内在联系、作者的治学方式和态度等深层话题。

  

   历史传记作者应与传主保持适当距离

  

   晶报:在中国,近三十年来,有关乾隆皇帝的研究专著、历史小说与影视作品层出不穷,民间以戏说态度看待乾隆皇帝一生的事功与风流韵事,而学界将其视为导致近代中国落后于时代大潮的始作俑者;而阅读您的近著《乾隆帝》,书中流露出的对于乾隆帝的“同情式理解”,让人印象深刻,甚至有人觉得您对乾隆帝有“过多溢美之词”——我很好奇,您在写作过程中是如何选择自己的立场和姿态的?

   欧立德:历史有各色各样的写法,人物传记是很常见的一种方式。写人物传记常常碰到的一个问题是,你会花很多时间了解传主的生平,查阅很多资料,久而久之你会感觉跟传主之间“神交”至深,自然而然可能采取传主的立场去看待问题。我想,任何一个历史研究者都会意识到这个问题,只能尽量避免以个人好恶臧否人物,与传主保持适当的距离。但,即使一个研究者有意去避免倾向性,也多多少少会受到传主个人魅力的影响。至于《乾隆帝》一书,既有来自中国学者的批评,也有来自美国同行们的意见,他们觉得这本书“对乾隆本人有过多褒扬之词”。我可以接受这些批评,也许我对乾隆帝的一些行为采取了较为正面的理解,不过我还是觉得乾隆帝在中国被更多塑造成一个比较消极的形象,人们总是强调在他统治后半期的一系列决策失误,包括他以传统礼仪接待马戛尔尼使团、他信任和珅并亲手造就一代巨贪等等,总之乾隆的历史名誉并不太好。在某种程度上,我希望弥补一下乾隆的形象,更全面地去看待乾隆的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