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贵华:《唯识通论-瑜伽行学义诠》自序

更新时间:2014-11-16 06:13:07
作者: 周贵华 (进入专栏)  
但是在断言瑜伽行学是印度佛教义理发展之顶峰,同时亦是印度佛教思想发展之终结这点上,是毫无疑义的。确实,瑜伽行学作为印度佛教最精致之构造,及最繁复庞大的大乘思想体系,代表了印度佛教义理发展之最高阶段与终结。

   瑜伽行派作为印度佛教在教理上发展最为充分之流派,既有自己独创之思想因素,又有集其前佛教大小乘学说之大成之色彩,结构庞然而严整,全面展现出大小乘佛教教理之深刻与广大。但瑜伽行派学说尽管复杂,其特质还是极明显的。如果以其核心之唯识学来观照,瑜伽行学可区分为两大流,即以有为依唯识学为中心之支分——所谓有为依形态,以及以无为依唯识学为中心之支分——所谓无为依形态。有为依支分是基于以阿赖耶识为根本所依这个前提建构的,其相当多理论因素是与部派佛教说一切有部、经量部相连继的;无为依支分则是基于以心性真如为根本所依这个前提建构的,在其中可看到般若思想、早期佛性如来藏思想之重要影响。在二者当中,无为依形态作为心性如来藏思想之基本形态,融摄了前期大乘佛性如来藏经典之思想,又是后期佛性如来藏思想发展之滥觞,但在瑜伽行派学说之进一步发展中被边缘化,而有为依形态由于其纯粹性,成为瑜伽行派学说之主流。本书虽然对无为依与有为依形态都有抉择,但主要是对有为依形态的一个阐释,是关于有为依唯识学的一个通论。

   在印度早期唯识学之发展中,有为依与无为依思想在相当程度上是没有明晰区分的,但到其中期阶段亦即十大论师时期,唯识思想被纯洁化,有为依模式被凸现出来,而成为唯识学之正宗。到公元七世纪玄奘取经时,印度唯识学仍是有为依形态大行,所以奘传唯识即是纯粹之有为依唯识学,并且对其印度形态予以了进一步纯化与系统化,使之成为极为精致之整全学说。虽然在玄奘传译印度唯识学前,菩提流支、勒那摩提、真谛等在中国所传唯识皆属无为依唯识学,但到奘传唯识兴起后,中国唯识学基本上被统一为有为依形态。这造成在古代中国佛教中,有为依唯识学形态成为了唯识学之代名词。即使到公元二十世纪唯识学复兴时,亦是有为依唯识观念在弘传。不过,虽然有为依唯识思想是印度唯识学之主流,亦是中国唯识学之正宗,但其思想一直没有达到真正之纯化。比如,在印度以及中国之有为依唯识著述中,境学与行学方面较为纯粹,但在果学方面却是糅杂性质的,无为依唯识因素较多,还没有得到纯化。正是有鉴于此,笔者撰著了这部有为依唯识学通论,一方面用以反映印度有为依唯识学之历史面貌,另一方面用以建构有为依唯识学完整之纯粹形态。

   瑜伽行派学说从结构看,一般可分为境、行、果学三分,但如果进一步将其中统摄义理之境学区分为教义学、法相学与唯识学,即可得到教义学、法相学、唯识学、道行学(行学)与果位学(果学)五分。当然,此中的唯识学是狭义的,应与作为瑜伽行派学说代名词的唯识学称法区别开来。在此五学中,教义学是关于佛理大义、认知量准以及诠释意趣之学,强调瑜伽行学作为佛教是在佛教以及大乘佛教之义境中展开的;其余四学则是瑜伽行学之具体内容的阐述。其中,法相学是关于诸法性相之学,如三性说;唯识学是唯心与缘起之说,如唯识观与种现说;道行学是大乘道次第及行之学,如五位道地以及无分别智所摄菩萨行之说;果位学是关于修行之果之学,如涅槃所摄之三身四智说。此中须注意,虽然因明内容作为历史形态属于瑜伽行学,但其并非是内在于瑜伽行学的,因此没有编入此通论。这样,本书对瑜伽行派教理的组织即按照教义学、法相学、唯识学、道行学与果位学此五学规范进行。

   本书的主要特点之一是注重整体性,这通过将内容与瑜伽行派学说之内在结构相契而体现出来。全书分六编,即序论编、教义学导论编、法相学导论编、唯识学导论编、道行学导论编、果位学导论编。序论编是对瑜伽行学之概括性勾勒,而教义学、法相学、唯识学、道行学、果位学导论编则对瑜伽行学作为佛教学说予以了全面与深入之具体阐述。就此角度而言,本书亦是一个纠偏之尝试。在后世,特别是在现代的一般瑜伽行派概论性质之著述中,多偏重法相学与唯识学所摄之义理系统,而忽略道行学与果位学。但瑜伽行派学说作为佛教教说之一支,虽然注重义理之阐释,但其目的并不在于哲学意义上之思辨,或者哲学系统之建构,而是在于依义理而闻思修,即起行与证果。所以,本书不仅强调法相学与唯识学所摄理境之重要性,而且将道行学与果位学突出出来与法相学与唯识学平等对待。这样,本书所述的瑜伽行派学说在内容上就具有了完整性。可以说,将道行学与果位学予以系统叙述形成了本书之一个重要特色。另外,区分出教义学,是为了观察瑜伽行学作为佛教之一般性质,这是通常在诠释瑜伽行学时易于忽视的地方,其结果是将瑜伽行学处理成为了世俗性质之哲学系统。

   从具体内容看,六编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序论编作为对瑜伽行派学说之整体概括,梳理并阐释了瑜伽行派学说之性质、分流及其兴起与展开之教史。其中注意到了佛教性质的教史与学术性质的历史之别,亦即“内在者”与“外在者”立场之不同。“外在者”是现代学术预设的所谓“客观性”与“公正性”的“准则”,采用经验与现代人本理性主义之视角,这在佛教看来是一种典型的世俗性质之立场,必然曲解佛教教理及其意趣,也就先入为主地消解了佛教之宗教与社会意义。因此,此编在叙述时,主要采用“内在者”视角,即以贴近甚至融入佛教意趣之方式,从佛教教史与教理展开之立场出发,再兼顾佛教历史的一些学术成果,以期能够如实观察与揭示佛教教理建构与展开之思想脉络及其独特性质。教义学导论编略述了佛教之基本思想原则,认知标准,诠释原则,以及乘宗之安立与判教。法相学导论编系统地诠释瑜伽行学义境中一切法之种种事体、性相及其差别,其中所述之三性说是瑜伽行学的代表性学说之一,与唯识说一道构成瑜伽行学之理论基础。唯识学导论编叙述了狭义的唯识学之基本内容,将其区分为本体论、识境论与缘起论三分,即从唯识体论、唯识相论、唯识用论角度对唯识基本思想内容予以了说明。其中,唯识体论以第八识为一切法之根本所依立论,唯识相论探讨诸识与境之关系,唯识用论阐释种子与现行间互为因果之道理。道行学导论编说明大乘五位十地之道次第以及以六度为纲之一切菩萨行,并表明菩萨诸行以无分别智为本、为导。果位学导论编阐述依据瑜伽行派有为依形态之义境安立之转依学说,并由此进一步系统说明了涅槃思想,及其所摄解脱、菩提与佛身学说。

   本书在注重瑜伽行派有为依形态之整体性的同时,亦注意根据经论抉择义理,而使有为依唯识学之内在逻辑更为自恰。总的来看,在瑜伽行派经典中,有为依与无为依线索还是很清晰的。《究竟一乘宝性论》、《大乘庄严经论》、《楞伽经》、《密严经》等是无为依路线的,《辨中边论》、《辨法法性论》等也偏于此方向,但没有引入佛性如来藏概念,而《解深密经》、《阿毗达磨大乘经》、《瑜伽师地论》、《摄大乘论》、《成唯识论》等是有为依路线的。但即使是前述的有为依倾向的经典,其内容还有一些典型的无为依思想因素。如在这些典籍之转依思想中,应唯围绕依他起性或者说第八识建立转依,但又提到有以圆成实性真如为转依之所依;又如法身说,按照无为依唯识学之视角,应依于无垢识建立,但这些典籍多有依于真如建立的。因此,本书在叙述之逻辑上就强调了有为依唯识学内在之自恰与一致性,对无为依唯识思想因素予以清理,以梳理出有为依唯识学之纯粹形态。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本书是有为依唯识学迄今最为严整的一次表述。

   本书在叙述时,力图达成一种平衡,以反映瑜伽行派学说之构成特色。为此,必须兼顾两个方面:一是瑜伽行派学说综融其前大小乘各派思想之集大成性质,二是瑜伽行派学说自身独创思想之特色。因此,笔者在阐释瑜伽行派思想时,多将其前大小乘佛教之相关思想予以比较与组织,借以梳理瑜伽行派学说与这些思想之差别与联系。在此意义上,本书是在瑜伽行派意境中对佛教教理之一次全面梳理、比较与整合。

   --------------------------------------------------------------------------------

   [1] 古代印度的思想流派分为正统与非正统两类。正统派指以印度上古经典吠陀(Veda)为依据建立的思想流派,否则即称非正统派。正统派主要有数论派、瑜伽派、胜论派、正理派、弥曼差派、吠檀多派六派,而非正统派主要包括佛教与耆那教。非正统派的一个鲜明特点就是对吠陀持否定态度。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8013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